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美国黑人相关抗议活动组织情况分析

2020-9-29 23:09|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592| 评论: 0|原作者: 清华大学求是学会|来自: 清华大学求是学会

摘要: 从组织情况来看,本轮抗议活动的组织是很松散的。将人们团结起来的主要是对于普世价值式的“正义”的追求,因而使用的是“正义的”(例如,和平的,同时也不可避免是软弱的)方式进行示威。而运动中一小部分人的暴力抗议,也主要停留在发泄不满的阶段,还未能够做出实质的改变。



总的来说,从组织情况来看,本轮抗议活动的组织是很松散的。将人们团结起来的主要是对于普世价值式的“正义”的追求,因而使用的是“正义的”(例如,和平的,同时也不可避免是软弱的)方式进行示威。而运动中一小部分人的暴力抗议,也主要停留在发泄不满的阶段,还未能够做出实质的改变。运动中兴起的自治运动,并没有持续下去的能力,也不可避免要成为昙花一现。

  美国非裔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在全美乃至世界引起了规模巨大的群众运动,Black Lives Matter的口号在世界各地响起。马克思曾经说过:“人对人的剥削一消灭,民族对民族的剥削就会随之消灭”,种族矛盾亦是如此。在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兴起的大规模反抗种族矛盾的抗议活动,在如今资本主义经济岌岌可危的情况之下,无异于奏响了资本主义挽歌的前奏。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看到,尽管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的社会运动频繁发生,也有许多大规模的社会运动,但是大多是昙花一现,缺少持续的、有广泛组织基础的运动的跟进。本次抗议活动是否也会在短暂勃兴之后逐渐萎靡?还是说会越烧越旺形成燎原之势?为了回答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需要考察此次运动的组织情况。

  一、扩大了的但仍松散的联合

  美国在之前已经有了多次因为警察暴力执法致黑人死亡而引起的示威活动,然而没有一次示威活动能够与此次规模相比。ABC news于6月份发布的一项投票[1]显示,74%的美国人认为弗洛伊德之死是警察对待非裔美国人态度的更广泛问题的一部分,与之相对比的是,2014年,另外两位黑人(Michael Brown 和 Eric Garner)因为类似的事件死亡时,仅43%的美国人认为这些事件反映了一个更广泛的问题。人们在这一次抗议中更加广泛地参与进来,许多人是第一次参与进街头游行示威当中,这次人们的联合明显扩大了。

20200929_185707_020.jpg

  ABC news投票结果

  为何此次的抗议活动规模如此之大?事实上,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以新自由主义为主的美国资本主义体系越来越处于前所未有的危机。虽然美国声称经济前所未有的繁荣,但美国在全世界急剧衰退是不争的事实,而金融市场泡沫也有摇摇欲坠的趋势。由此我们也可以看到以特朗普为首的强调本土优先的一系列政治黑马上台,这体现出美国资产阶级在危机面前寻求变革。今年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给美国挂上了沉重的枷锁,失业率骤增,金融市场急剧动荡,社会的矛盾在加剧,疫情也使得对于黑人的不公进一步突显(非裔美国人的感染率和死亡率都远高于白人)。而社交网络的发展使得本次事件与之前有所不同,弗洛伊德生命中的最后几分钟被路人录了下来,使得人们知道了弗洛伊德并没有拒捕,在压在地上之后已经没有任何反抗能力,而且还数次说“I can’t breath”,事件的事实非常清楚,使得当事警察完全丧失了为自己辩护的可能。正如一场守夜活动的组织者所说:“我认为这起案件的残忍程度是如此的明目张胆,以至于来自各种背景和信仰的人都能看出事情不对劲。” [2]人们需要寻求一个表达不满的宣泄口。

20200929_185707_021.jpg

  抗议活动照片

  然而,扩大了的联合的组织程度怎么样呢?在网上能够找到的资料显示,人们对于抗议活动的组织绝大多数都是自发的,没有跨地区的一致的组织,而将人们联合起来的,最主要的是对于“正义”的追求,相信“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许多示威的参与者不将此次事件看成是政治问题,认为“错误就是错误的”,希望抛却其包含的政治属性,进而追求抽象“正义”。

  这是一种偏向于普世价值的诉求,是一种不涉及具体前提、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诉求。而我们需要考察其前提。这里的人人平等应当放在美国社会存在着体制性不公的背景下,社会大多数资源集中在白人社区中,黑人社区则难得分一杯羹,即使实现了抽象的人人平等,对于社会资源掌握的优劣也会使得白人和黑人的矛盾继续出现。这样的抽象“正义”诉求,在将人们的联合扩大了的同时,使得联合继续维持着一个松散的状态,所能换来的最多仅是当局的妥协。事实上,在许多地方,警察加入示威者行列一起进行喊“Black Lives Matter”等活动后,示威活动的热度也慢慢降低了。

  当然,除了由于对抽象“正义”的追求而兴起的抗议活动之外,还有一系列的有一定政治诉求的行动,比较出名的是极左翼的Antifa和极右翼的Boogaloo。

  Antifa是反法西斯的缩写,其成员希望用暴力来打击他们认为是“法西斯主义者”的人,如白人至上主义者。当地时间5月3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将Antifa列入了恐怖组织的行列。然而,Antifa并不是传统意义上有组织的组织,在某些方面,更像是一种概念或运动,参与Antifa运动的人,往往是“如果你说你是,你就是”。运动的组织松散或者并没有组织,因而也无法衡量相应运动的规模有多大。

  Boogaloo也类似,即使其成员一般都以“穿着夏威夷衬衫”作为标识,但是各个自称是Boogaloo运动的活动诉求也不相同,乔治华盛顿大学极端主义项目的研究员J.J.麦克纳布表示:“Boogaloo运动没有凝聚力。”

  可见,这一些有一定政治诉求的行动在弗洛伊德之死事件后虽然规模扩大了,但组织仍然是松散的,并不能很有力地实现诉求。

  从以上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相比于之前的黑人抗议运动,这次还是美国资本主义制度逐渐出现总危机的表现。列宁指出,“要举行革命,单是被剥削被压迫群众认识到不能照旧生活下去而要求变革,还是不够的;要举行革命,还必须要剥削者也不能照旧生活和统治下去。只有‘下层’不愿照旧生活而‘上层’也不能照旧维持下去的时候,革命才能获得胜利。”在如今美国统治阶级无法照旧生存的今天,人们的联合必然扩大了,群众运动也以更大的规模展现出来。然而我们也需要看到,这些活动的组织仍然是很松散的。如果按以前美国黑人运动的规律,抗议活动整体上难以持续地维持,如果当局妥协,抗议活动将失去继续前进的生命力。但由于两党斗争等一系列统治阶级的危机,这种追求普世价值式的“正义”,看似烧不旺的星星之火甚至还有烧不完的迹象。

  因而我们继续研究此次抗议活动的组织情况也是有必要的,组织起来的不同方式、暴力或者非暴力以及方兴未艾的群众自治运动,都值得我们进行研究。下面将一一进行论述。

  社区自发动员 vs 政治化活动

  此轮运动中,大多是由社区成员自发地组织起来的。他们有的通过社交网站发布帖子,号召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进行集会,有的则制作了传单,并招募社区成员参加。由于弗洛伊德之死的残忍和事实清晰,社区的人们广泛地参与进来,相关活动的新的领导人也在崛起。

  可以看得出来,美国老百姓的社区内部实际上不乏能够组织起活动的人,还有一些是有经验的活动家,如凤凰城的一场抗议活动的参与者说:“事实上,我们有经验丰富的社区组织者的支持,确保了一切进展顺利。在游行那天,它是和平的,有影响的,组织得很好。如果我们没有社区的支持,这是不会发生的。” [3]

  而今天与往年还有一个不同在于,今年是大选年,在两党竞争的大背景下,抗议相关活动也可以被政治化。如特朗普在应对此次抗议活动中调动现役军队,以展现自己的执政能力,为自己拉选票。这一做法实际上也广受人诟病,如美国退役海军上将、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克·马伦(Mike Mullen)发文称:“我对我们的现役军队再次被用于政治目的服务深表担忧。”[4]

  与政治或许相关的还有许多美国科技巨头纷纷捐款支持种族平权运动,如亚马逊发文团结黑人社区,并为自家黑人员工发放赠款;谷歌发动了历史上最大的员工捐款,“将向种族平等组织提供1200万美元的资助”;苹果的库克也多渠道发声支持种族平等……

  大选年是民主党势力和共和党势力拼死拼活的关键一年,这一些科技巨头均支持的是民主党。基于此,6月12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位匿名历史教授写了一封公开信,声称,如今各大科技公司对黑人民权运动提供的资金支持看起来是在间接支持民主党的竞选活动,而非真正的关注有色人种群体[5]。这一些科技巨头的善款是否包含了政治因素,我们不能知道确切的答案,但是很难排除这样的可能性,这也恰恰表现出统治阶级危机下这种运动的复杂性。

  暴力 vs 非暴力

  暴力与非暴力是种族平权运动中争论了多次的问题。此次活动中,大多数的抗议示威活动都是和平的。CNN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6]显示,84%的美国人认为,对警察对非裔美国人的暴力行为进行和平抗议是合理的,而27%的人认为暴力抗议也是合理的——尽管对暴力抗议的支持在政治立场上有明显分歧。

20200929_185707_022.jpg

  CNN民意调查结果

  和平的抗议都是相似的,一般都是组织者尽力地将活动限制在和平的范围之内,并且警察采取了默认或者支持的态度,示威者采用喊口号、游行等方式举行活动。

  而暴力抗议各有各的不同。

  一部分抗议活动之所以暴力,是因为他们知道和平的抗议很快就会消弭。“事实上,我们不希望任何人受到伤害。但我们也必须认识到,作为一种政治和媒体策略,无论是好是坏,骚乱往往是活动人士确保摄像机关注事件的一种方式。”

  另一部分抗议活动之所以暴力,是因为警察当局采取了强硬的态度激起了人们的反抗。如在华盛顿特区,当局强行将和平抗议者从白宫外的一个广场赶走,为的是不久之后,唐纳德·特朗普总统穿过街道,在一座教堂前拍照。数十名报道抗议活动的记者也报道说,安全部队使用了催泪瓦斯、橡皮子弹和胡椒喷雾来对付他们。这一些行动刺激人们走上街头——“当我听说警察变得如此暴力时……这似乎是一件我必须要做的事” [7]——抗议活动的冲突也越演越烈。

  还有一部分抗议活动之所以暴力,则是为了表达对于大资本剥削的隐形“暴力”的反抗,如发生在苹果等高档商店中的抢劫事件。纽约负责情报和反恐事务的副专员约翰·米勒(John Miller)说:“他们准备造成财产损失,并指示跟随他们的人选择这样做,并且只能在较富裕的地区或由法人实体经营的高档商店中进行。”[8] 这一部分人的组成是很复杂的,其政治诉求也是形形色色的,想对这一部分人进行精确的划分是困难的,也很难评估一些政治团体,如antifa和boogaloo,在组织这样的暴力抗议活动者发挥了多大的作用。但是这一部分人的共同特点是对大资本表示抗议,认为大资本在平时凭借自身资源对民众施加隐性的“暴力”,去暴力抢劫高档商店被认识是拿回一部分本属于他们自己的东西的行为。

20200929_185707_023.jpg

  有关苹果商店被抢劫的推特截图

  暴力或者非暴力也并非我们评价一个运动进步与否的标准,不过我们通过资料查找可以发现,大多数抗议活动是非暴力的。这印证了第一部分所说的抗议活动的联合大多是依靠着对于普世价值式的“正义”的追求而实现的,暴力也会被视为非“正义”的因素,而人们打算做的就是用他们所认为正义的行为来追求他们所期望的正义。而暴力的抗议活动则更多地是停留在发泄不满的阶段,很少能够去寻求其矛盾的经济根源,并推动做出根本的改变的。这样看来,美国此次的抗议活动所能实现的改变是很小的,并不能改变社会深层的结构性顽疾。

  自治运动

  以上所分析的均是运动的整体情况。在运动中,除了前面所说的普世价值式的“正义”诉求和极端化的政治诉求之外,还有人提出了取消警察的经费、废除警察制度等要求,甚至建立了自治区,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西雅图兴起的自治运动。

  6月8日,一些当地和外来的示威者在西雅图以东区警察局大楼为中心的国会山地区附近6个街区、1个公园宣布自治,成了国会山自治区,简称CHAZ或CHOP。从地图上看“国会山自治区”占地并不大,能容纳的示威者最多不过几万人。特朗普督促西雅图政府对国会山自治区进行取缔,但是西雅图的民主党人市长并没有迅速采取行动。

20200929_185707_024.jpg

  国会山自治区附近地图

  在一些媒体的笔下,西雅图被说成了将要成立共和国,还有一些媒体的笔下,西雅图许多街区出现了全副武装的“起义军”或“国内恐怖分子”。而实际情况与之相去甚远。

  一场可以持续的自治运动,应当能够实现自治区内部物质生产的基本自给自足,应当具备足够的武装力量来保卫自身。这一些不仅仅需要群众的团结参与,还需要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团体,更需要相应的物质资源。而在国会山自治区,除了发起者在最开始的一腔热血之外,其他因素都很缺乏。

  国会山自治区号称要建立一个没有警察的社区,而一个真正的没有警察的社区,是需要以群众的政治觉悟足够高为前提的。而在当前的美国,这样的条件显然不具备。建立无警察社区目前仅是无政府主义者的空想而已。自治区内实际上也出现了自称“防卫军”的武装,但总体上他们既难以有效维持秩序、也“难以有效破坏秩序”。[9]

  国会山自治区内部的物质生产也无法维持。据福克斯新闻网6月12日报道,示威者们在推特上发布的所需物品清单显示,他们需要衣物、香烟、帐篷和被褥等生活物资。

640.jpg

  福克斯新闻截图

20200929_185707_026.jpg

  CHAZ示威者发布的物资需求清单[10]

  而在国会山自治区的运动,甚至部分还成为了一场闹剧。比如在自治区内有人穿着奇装异服站在街头舞台上,再比如上百个人在同一地点聚集,载歌载舞。连来到自治区进行观光的人,很多是抱着拍照的目的来的。[11]

  自治区推行无政府主义后出现的乱象也显现了出来,6月20日凌晨,自治区发生一起枪击事件,导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6月21日晚间,又有一名17岁年轻人在自治区内遭到枪杀。据美联社6月23日报道,鉴于示威者们在美国西雅图市建立的“国会山自治区”内近期连续发生两起枪击事件,西雅图市长宣布正准备逐步废除这一地区。

  当地时间7月1日凌晨开始,全副武装的西雅图警察现身被示威者占领的抗议区清场,并至少逮捕31人。白宫重新在西雅图扬起了“秩序”的大旗。

  可见,“国会山自治区”可能仅是成为一场吸引了许多关注的露营活动,由一群热情的示威者维持,但是不可避免会成为昙花一现。  

  总结

  总的来说,从组织情况来看,本轮抗议活动的组织是很松散的。将人们团结起来的主要是对于普世价值式的“正义”的追求,因而使用的是“正义的”(例如,和平的,同时也不可避免是软弱的)方式进行示威。而运动中一小部分人的暴力抗议,也主要停留在发泄不满的阶段,还未能够做出实质的改变。运动中兴起的自治运动,并没有持续下去的能力,也不可避免要成为昙花一现。

  因而,我们不能对于美国的抗议活动过于乐观。美国现今的抗议活动,还没有出现有明确纲领、有广泛而强力的组织的运动,如今抗议活动就像是散落的沙子,数量很多,但是如要使其结合成能够敲碎旧制度的砖头,还需要很大的一番功夫。

  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本轮抗议活动的规模之大,影响之广泛,揭露矛盾之明显,对于表达人民群众的诉求有着重大的积极意义。在各地社区内广泛兴起的抗议活动中,也涌现了许许多多新兴的社会活动家,锻炼了群众,也教育了群众。本轮运动存在着积极因素,但不可避免地还不成熟。

  列宁指出,自发的群众斗争不能产生社会主义的意识,而在资产阶级思想影响非常广泛的美国尤为如此。为解决美国深刻的阶级矛盾和由此引发的广泛的种族矛盾,需要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对运动的指导。这种思想反对 “运动就是一切”的无目的行为,也可以摆脱单纯发泄式的暴力行为对广大群众的影响,同时摆脱狭隘的种族对立思想而转向更为深远的贫富差距、失业等资本主义制度下的问题。

  诚然,马克思主义思想传播在美国的政治环境较为困难,但这次运动我们能看到统治阶级在社会制度、思想体系等一系列的危机,它给马克思主义的广泛传播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机遇。这一轮抗议活动不可能成为终点,而会成为后续重磅篇章的前奏,美国资本主义发展的诸多矛盾被展现了出来,或许我们这一代人,就能看到美国资本主义被埋葬入坟墓的那一刻的到来。

20200929_185707_027.jpg

  民众在游行中高喊:“1,2,3,4, this is f***ing class war(这是***阶级斗争)”[12]

  参考资料:

  [1] 74% of Americans view George Floyd's death as an underlying racial injustice problem: POLL. https://abcnews.go.com/Politics/74-americans-view-george-floyds-death-underlying-racial/story?id=71074422

  [2] My tiny, white town just held a protest. We’re not alone.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opinions/2020/06/05/my-tiny-white-town-just-held-protest-were-not-alone/

  [3]https://www.dailyrecord.com/story/news/2020/06/04/protest-nj-first-time-organizers-lead-george-floyd-rallies/3143358001/

  [4] 关于乔治·弗洛伊德之死的抗议活动 特朗普与军方之间的冲突。https://chinese.aljazeera.net/news/2020/6/6/%E5%85%B3%E4%BA%8E%E4%B9%94%E6%B2%BB%C2%B7%E5%BC%97%E6%B4%9B%E4%BC%8A%E5%BE%B7%E4%B9%8B%E6%AD%BB%E7%9A%84%E6%8A%97%E8%AE%AE%E6%B4%BB%E5%8A%A8

  [5] 美国科技大佬大笔撒钱种族平权运动,六年前他们为何一片沉默?http://www.580-8.com/news/news-show-234438.htm

  [6] CNN Poll: Trump losing ground to Biden amid chaotic week. https://edition.cnn.com/2020/06/08/politics/cnn-poll-trump-biden-chaotic-week/index.html?utm_medium=social&utm_content=2020-06-08T10%3A43%3A17&utm_term=image&utm_source=twCNNp

  [7] https://www.bbc.com/news/world-us-canada-52969905

  [8] https://www.voanews.com/usa/whos-behind-violence-george-floyd-protests-us

  [9] 从西雅图自治区到黑宫自治区,特朗普何以怒不可遏。bjnews.com.cn/feature/2020/06/24/741792.html?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

  [10] 成立"自治区"仅5天 美国这群示威者推特上求助物资。http://news.163.com/20/0613/17/FF15BLJB0001875O.html

  [11] 再见乌托邦,西雅图“自治”美梦在枪声中破灭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70472646670600407&wfr=spider&for=pc

  [12] https://twitter.com/canadamarxists/status/126683611262821171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17 11:20 , Processed in 0.01493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