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资本主义工业化的规律

2020-10-3 14:5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458| 评论: 0|原作者: 马宁|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工业党的理论水平普遍不高,但是内心深处却是深谙这些道理的。我们看到工业党的每一个论点,都是拔高机器、工业和资产阶级的作用,而贬低劳动者;在种种立场上,力图使劳动者服从资产阶级的利益。工业党为这些立场找到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打倒美帝!

  前几篇文章围绕着工业党。对工业党的逻辑,我曾指出,工业党把工业化理解为一个技术性的工程问题,同时站在工业资产阶级一边反对劳动者阶级,反对劳动法。也就是说,在工业党那里,工业化和资本主义实质上是一回事。虽然很多工业党嘴上会反对资本主义,心里也认为自己反对资本主义,但是从根本上讲,他们就是工业资产阶级的走狗,他们的梦想就是工业资本主义社会;即使他们讲的社会主义,也是国家资本主义,即国家作为一个总的资本家取代资产阶级(至少部分资产阶级)的社会制度。

  在《资本论》第一卷中,马克思专门研究了机器的使用和工业化。在第一卷第13章的一开头,马克思就指出了一个基本事实:

  象其他一切发展劳动生产力的方法一样,机器是要使商品便宜,是要缩短工人为自己花费的工作日部分,以便延长他无偿地给予资本家的工作日部分。机器是生产剩余价值的手段。

  这为马克思主义的工业化理论奠定了基础。“生产方式的变革,在工场手工业中以劳动力为起点,在大工业中以劳动资料为起点。”什么叫以劳动资料为起点呢?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劳动资料是劳动者置于自己和劳动对象之间、用来把自己的活动传导到劳动对象上去的物或物的综合体。”在手工工场阶段,代表性的劳动资料是工具,而在大工业阶段,代表性的劳动资料是机器。

  机器与工具有什么区别呢?机器是由三个部分组成的:发动机,传动机构,工具机或工作机。

  发动机是整个机构的动力。它或者产生自己的动力,如蒸汽机、卡路里机、电磁机等;或者接受外部某种现成的自然力的推动,如水车受落差水推动,风磨受风推动等。传动机构由飞轮、转轴、齿轮、蜗轮、杆、绳索、皮带、联结装置以及各种各样的附件组成。它调节运动,在必要时改变运动的形式(例如把垂直运动变为圆形运动),把运动分配并传送到工具机上。机构的这两个部分的作用,仅仅是把运动传给工具机,由此工具机才抓住劳动对象,并按照一定的目的来改变它。机器的这一部分——工具机,是十八世纪工业革命的起点。在今天,每当手工业或工场手工业生产过渡到机器生产时,工具机也还是起点。

  “在真正的工具从人那里转移到机构上以后,机器就代替了单纯的工具。”也就是说,机器与单纯的工具的根本区别,在于工具是由人操作的,而机器上的工具部分不是由人直接操作的。在使用机器时,人是单纯的动力;在使用单纯的工具时,人是操作工。“一旦人不再用工具作用于劳动对象,而只是作为动力作用于工具机,人的肌肉充当动力的现象就成为偶然的了,人就可以被风、水、蒸汽等等代替了。”“只是在工具由人的机体的工具变为机械装置即工具机的工具以后,发动机才取得了独立的、完全摆脱人力限制的形式。于是,我们以上所考察的单个的工具机,就降为机器生产的一个简单要素了。现在,一台发动机可以同时推动许多工作机。随着同时被推动的工作机数量的增加,发动机也在增大,传动机构也跟着扩展成为一个庞大的装置。”

  大工业的兴起和机器的这些特性是不可分的。机器的出现使大工业成为了可能,大工业的发展使机器迅速普及。一个生产部门应用了机器,就成为了一个工业部门;一个工业部门的形成,必然促使其他生产部分也转变为工业部门。“一个工业部门生产方式的变革,必定引起其他部门生产方式的变革。”机器的普及和发展,使得必须使用机器来制造机器。用传统的手工业方法,越来越不能胜任制造机器的重任。“大工业必须掌握它特有的生产资料,即机器本身,必须用机器来生产机器。这样,大工业才建立起与自己相适应的技术基础,才得以自立。”一句话,没有自己的装备制造业,工业是不可能自立的。

  “劳动资料取得机器这种物质存在方式,要求以自然力来代替人力,以自觉应用自然科学来代替从经验中得出的成规。”所以自然科学的发展是建立在工业发展的基础之上的。一个工业化的社会,才可能是一个自然科学蓬勃发展的社会。

  资本主义大工业中,机器的使用对劳动阶级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所谓资本主义,是指这样一种生产方式:社会中不存在人身依附关系,人都是自由的;少数人占有生产资料,大多数人没有生产资料;占有生产资料的阶级雇佣没有生产资料的阶级从事经济活动。资本主义的大工业,是建立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基础上的工业社会。这种工业社会以最大限度地攫取剩余价值为唯一使命。因此,资本主义工业化的第一个结果,是妇女和儿童劳动。因此,工人家庭中不分男女老幼都成了劳动者。当然后来立法禁止了儿童劳动。

  机器把工人家庭的全体成员都抛到劳动市场上,就把男劳动力的价值分到他全家人身上了。因此,机器使男劳动力贬值了。购买例如有四个劳动力的一家,也许比以前购买家长一个劳动力花费得多些,但现在四个工作日代替了原来的一个工作日,劳动力的价格按照四个工作日的剩余劳动超过一个工作日的剩余劳动的比例而下降了。

  其次,机器的使用延长了工作日。从主观的方面,由于机器的使用大大扩大了雇佣劳动者的数量,因此也大大减少了劳动者对延长工作日的反抗能力。从攫取剩余价值的角度,机器的使用从而资本主义大工业也必须延长工作日。

  利用机器生产剩余价值包含着一个内在的矛盾:在一定量资本所提供的剩余价值的两个因素中,机器要提高一个因素,要提高剩余价值率,就只有减少另一个因素,减少工人人数。一旦机器生产的商品的价值随着机器在一个工业部门普遍应用而成为所有同类商品的起调节作用的社会价值,这种内在的矛盾就会表现出来;但正是这种资本没有意识到的矛盾[注:为什么资本家个人以及受资本家见解束缚的政治经济学意识不到这个内在的矛盾,我们将在第三卷头几篇中看到。]又重新推动资本拚命延长工作日,以便不仅增加相对剩余劳动,而且增加绝对剩余劳动,来弥补被剥削的工人人数的相对减少。

  再次,提高了劳动强度。机器的使用使人在工作之中高度紧张,工作节奏不断加快,使得同样的劳动者在同样的劳动时间内提供越来越多的产品和剩余价值。相对于妇女和儿童劳动,这一点我们更加易于理解和感受。

  马克思把“有组织的机器体系”称为“工厂的躯体”。马克思指出,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和资本主义的现代工厂制度中,“自动机本身是主体,而工人只是作为有意识的器官与自动机的无意识的器官并列,而且和后者一同受中心动力的支配。”马克思有一句名言:“过去是终身专门使用一种局部工具,现在是终身专门服侍一台局部机器。”机器的使用和现代工厂制度的普及,使劳动者越来越渺小,劳动越来越枯燥,劳动者越来越成为机器的附属物,劳动条件越来越差,劳动纪律越来越重要。“资产阶级平时十分喜欢分权制,特别是喜欢代议制,但资本在工厂法典中却通过私人立法独断地确立了对工人的专制。”机器不仅仅是资产阶级用来赚钱的工具,而且成为资产阶级镇压工人阶级的武器。“机器不仅是一个极强大的竞争者,随时可以使雇佣工人‘过剩’。它还被资本公开地有意识地宣布为一种和工人敌对的力量并加以利用。机器成了镇压工人反抗资本专制的周期性暴动和罢工等等的最强有力的武器。”

  工业党的理论水平普遍不高,但是内心深处却是深谙这些道理的。我们看到工业党的每一个论点,都是如此的高度贴合马克思所指出的种种规律。从根本上,是拔高机器、工业和资产阶级的作用,而贬低劳动者;在种种立场上,力图使劳动者服从资产阶级的利益。当然了,工业党为所有这些立场找到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为了打倒美帝!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0-28 21:43 , Processed in 0.01956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