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特色党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的末日

2020-10-26 11:00| 发布者: 无套裤汉| 查看: 8296| 评论: 0|原作者: 无套裤汉

摘要: 由于美中和战问题占据了显然的优势,读者群众的注意力被吸引到那里而忽略了一个尤为根本的、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特色党半殖民地资本主义日益没落的总体趋势、以至全盘失败在这场看似突发、实则酝酿已久的和战问题的背后所起的作用。
《基层之声》(127)特色党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的末日
无套裤汉2020-07-28;10-06增补;10-25第二次增补

由于美中和战问题占据了显然的优势,读者群众的注意力被吸引到那里而忽略了一个尤为根本的、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特色党半殖民地资本主义日益没落的总体趋势、以至全盘失败在这场看似突发、实则酝酿已久的和战问题的背后所起的作用。

我们知道,四十四年前邓小平修正主义叛徒复辟盗国集团借助一场反革命非法军事政变手段推翻了毛主席领导的真中国共产党,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政权踩在脚下,并给以致命的一击——恬不知耻地打着“共产党”的假招牌,“继续执特色党中修叛复盗集团的政”,直到今日。

在长达几乎半个世纪界以来,邓江胡习四修完全复辟了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及其倒行逆施、与民为敌、内战内行、外战外行、入“党”为升官之本、升官为发财之本、五子登科式的黑帮衣钵,当然也就必须继承其法西斯式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社会制度。

半殖民地资本主义的失败命运早就被伟大领袖毛主席所预见。毫无疑问,社会革命是唯一可行的道路,除此之外别无他途。资产阶级的改良主义道路,必然是死路一条,因为正如同毛主席所说:“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人家资本主义制度发展了几百年,比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得多,但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中国的人口多,民族多,封建社会历史长,地区发展不平衡,近代又被帝国主义弱肉强食,搞得民不聊生,实际上四分五裂。我们这样的条件搞资本主义,只能是别人的附庸。帝国主义在能源、资金等许多方面都有优势。美国对西欧资本主义国家既合作又排挤,怎么可能让落后的中国独立发展,后来居上?过去中国走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今天走资本主义道路,我看还是走不通。要走,我们就要牺牲劳动人民的根本利益,这就违背了共产党的宗旨。国内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都会激化,搞不好,还会被敌人利用。” 

毛主席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 “仗我们是不怕打的,帝国主义要想‘和平演变’我们这一代人也难;可下一代、再下一代就不好讲了。中国人讲‘君子之泽,五世而斩’,英国人说‘爵位不传三代’;到我们的第三代、第四代人身上,情形又会是个什么样子啊?我不想哪一天,在中国的大地上再出现人剥削人的现象,再出现资本家、企业主、雇工、妓女和吸食鸦片烟;如果那样,许多烈士的血就白流了!(见:【参考材料92】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I0OTA4 《毛泽东1965年5月25日重上井冈山时与张平化的谈话》 )

写完了以上文字之后,适逢特朗普感染新冠病毒,引起人们的重视。在众多相关联的问题中间,不免会出现由于特朗普可能无法视事,他的制裁特色党国政策是否会到此为止,不再继续向更严厉的进一步制裁方案迈进,从而缓解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因垂亡而挣扎的问题。

现在看来,特朗普不但命不该绝,而且战胜了大瘟疫病毒,恢复竞选连任。特朗普和拜登在十一月初鹿死谁手尚难预料。但是,特盗党国寄希望于拜登的想法显然是没有根据的,因为即使拜登当上总统,拜登父子也未必敢像以前那样纵横捭阖、勾搭特盗集团及乌克兰政治寡头,上下其手,牟取私利,因为美霸两党当权派(俗称建制派)既然都是资本家阶级花钱雇来的行政立法司法部门的代理人,大都已腐败堕落,犹如特盗党国的官员一般,人民群众的切肤之痛如此深刻,以至他们宁愿选特朗普这位地产商、电视节目主持人但不属当权派的政治素人上台而拒绝贪腐不堪、丑闻昭著的希拉里和拜登这两大资本家的伪善走卒。换句话说,他们急切盼望已经剥削和压迫他们近二百五十年之久的资本家阶级政权的一潭死水也似的独裁统治能够尽快松动和流淌,最好出现反对当权派的政治素人以大闹资本天宫的孙悟空的反传统和破坏性角色登上舞台,实行破坏并清除干净资本家阶级的“华盛顿沼泽”,从而在无意中开辟一条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而不是以社会主义为名、以改良主义、机会主义为实的骗局,最终建立起一个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美国,使社会主义凤凰得以浴火重生。

特盗集团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是国际资本主义的一个重要环节,是所谓世界工厂、资本主义坐二望一的经济体,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但是一旦四大危机——大瘟疫、大萧条、大抗暴、气候大变化席卷全球,什么好听的冠冕堂皇和自吹自擂的自欺欺人都成为了过眼云烟;现实是无情的,那种天如人愿、岁月静好式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最终还需要接受伟大领袖路线斗争所给与我们后人的预见、远见和真理的鉴别。

全世界的资本主义社会因四大危机而进入大混乱状态,这是由于资本主义社会制度趋于最终因分裂而失败的总体趋势所致。摇摇欲坠的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无可避免地将会打击特色党国的半殖民地资本主义,导致以失败告终,不会出现一枝独秀、侥幸过关的局面,这是因为资本无国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垄断中有竞争、竞争中有联合的资本铁律横扫全球,无一幸免。习近平大梦之一是内需取代外贸、创新取代来料加工、关起门来让资本自己折腾自己就能摆脱所面临的巨大社会政治经济困境。但是“中国梦”和“世界梦”都代替不了资本主义走向总崩溃的残酷趋势。

从历史上看,特色党之所以侥幸成功,使特色党国跻身世界第二大资本主义经济体(虽然就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而言,特色党国仍然处于世界第七十个经济地位阶梯的位置上),是由于以下五大红利造成的:其中三个是,人口红利,美国二战迎来“黄金时代”红利和毛主席时代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红利。(详见: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5260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IwNzYy )但这不是邓修的功劳而是人民群众用血汗浇灌出来的结果。再说,没有这三个红利条件,占第七十位的经济发展也是不可能的。如果再加上前面列举的美国反恐战争红利和美国新自由主义模式红利,总共就多达五个红利之多,其中除了人口和社会主义红利之外,没有一个红利不是借助于美国伸出援手才得到的,换句话说,如果不是邓小平制定了对美投降路线并彻底执行了四十年之久,中国特色党将无从使中国跻身世界第二大资本主义经济体。所以,四十年后的今天,美国霸权主义于是有了“一千种理由”开打贸易战,并要求特色党感恩图报,更为彻底地贯彻执行这一投降路线到底,以满足美霸对半殖民地国家永无休止的政治军事经济等各方面的最优惠待遇和要求,也就是对华的政治军事经济讹诈。换句话说,特盗集团资本和美霸资本分享中国劳动力创造的剩余价即利润现在是四六开,这是不允许的,必须提升到二八分成甚至更高之后,美霸才会罢手。美特双方为攫取自己“恰如其分的”、“公平的”、“理所当然的”利润份额而战云密布的局面是强盗之间、先进资本与后进资本之间、宗主国与附庸国之间的、资本国际分裂引起的内战,是必须被全世界人民所反对的。美中人民应该拒绝一切不义战争,如果战争爆发并未能引起革命,也要自主发动革命来制止这场不义战争,准备并实现在资本国际的废墟上进行革命重建。这一观点符合毛主席说过的“从大乱到大治”的辩证逻辑。

由于四大危机中前三大危机已经深入人心,具有不可动摇的规律性,毋庸赘述。这里特就气候变化致资本主义社会制度于死命的因素予以着重指出。当然四大危机是互相作用和影响的,而不是互不联系、独立运作的。例如,大瘟疫危机就与气候变化危机相辅相成,互为表里。COVID-19大瘟疫主要在世界上最受制于资本统治的区域内扩散,并且源于全球农业综合企业对生态和物种栖息地的破坏,COVID-19大瘟疫并已成为资本进一步集中和资本权力进一步积聚的借口。【参看:https://mailchi.mp/monthlyreview/important-message-from-john-bellamy-foster-on-the-future-of-monthly-review-1349088?e=b8036ebc51】英国乐施会(Oxfam)的最新报告发现,最富有的1%的人口所造成的炭排放量是全球最贫穷的50%人口的两倍。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是建立在扩大再生产和增加利润率上面的,而这正是导致气候变化的间接原因,所以不推翻资本主义及其人格化统治,即继续容忍资本暴力压迫,占人口大多数的劳动群众就必然没有活路了,这就是为什么世界范围的第二次革命风暴必然席卷全球的根本原因。

相关参考资料如下(部分观点因政治偏见而必须进行纠正,见【...】):

路易·普雷克特(Louis Proyect):坚定不移的马克思主义者
2020年10月15日
摘自《中国环境崩溃的引擎》第七章
提起下:中国,生态学— louisproyect @ 3:44 pm
https://louisproyect.org/2020/10/15/from-the-final-chapter-of-chinas-engine-of-environmental-collapse/

【假】共产党的现有政治危机

为什么像中国这样的强国如此害怕选美皇后?
-林淑仪(Anastasia Lin)

潘岳(中央第十九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北京市中央社会主义研究所常务副主席; 2008年至2015年担任环境保护部副部长)肯定是有先见之明的。中国的“奇迹”已经结束,因为环境已无法跟上步伐。问题是,中国人能找到一种方法来抓住紧急刹车,并把这辆破坏性的机车停下来吗?似乎可以肯定的是,只要【假】共产党掌握控制权,机车就不会停止。中共陷入了死亡漩涡。它不能控制贪婪的资源消耗和自杀式污染,因为作为一个国家超级大国,它需要最大化增长以“赶超美国”,最大化就业以保持和平,提供更多面包和马戏团来分散群众的注意力,打造最辉煌的“闪闪发光的结构”,建立“惊人的中国”来为群众和世界赞叹。【假】共产党不做任何含蓄或轻描淡写的事。有了这些驱动力,我无论如何看不到中国生态崩溃的螺旋式上升可以用社会革命之外的任何其他方式来逆转。

【伪】党的领导层把自己摆在无所不能,无懈可击,大一统而自大,自信而胸有成竹。事实刚好相反。该党是偏执狂,对独立思想和无关紧要的公众意见方面的分歧而感到恐惧,对任何个人或机构的自治权都感到恐惧,并对该党所释放的资本主义爆炸性增长的结果感到震惊。习近平的不懈反腐运动和富裕的干部逃离国家并将其家人送往国外的努力,使它在战略上和意识形态上破产,丧失了信心和削弱了自己。

一个自认为世界一流典范的政府来说,理所当然地应是美国和“衰退的西方”的继任者,但是外表平易近人的总统习近平出人意料地臉皮薄、易生氣,面对微不足道的批评,他也会将毛竖起来让他在敌人面前显得身子比较庞大且更具威吓力,更不用说嘲讽了——他更像特朗普而不像邓小平,习近平不仅对选美皇后感到恐惧,而且对蒙古历史学家,维吾尔族教授,藏族语言学家,《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谷歌,Instagram(即时电报),Youtube(油管),Facebook(脸书),Twitter(推特),西方电影,艺术家,民主倡导者,工人,工会会员,环保主义者,人权律师,刘晓波(甚至在他去世后)和他的妻子刘霞,基督教牧师,香港书商和高中生,马克思主义大学生,毛主义研究团体,NBA(美国职业篮球联赛),土耳其足球明星,以及许多其他真实和想象的威胁。在他目前极端妄想狂,偏执狂的状态下,没有任何感觉到的威胁是微不足道的。例如,被激怒的女记者梁湘仪因对另一位记者在2018年3月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对北京人民大会堂中一位高官的刻薄和令人反感的问题感到厌恶而翻了白眼。此刻被中国国家新闻广播机构央视捕获,立即在网上风靡一时,于是政府的回应是取消了对她的媒体认证,取消了她的新浪微博页面,并从互联网上删除了她的名字。近年来,习近平的审查员取缔了漫画家,嘻哈,视频游戏、,亵渎低俗的幽默应用程序内涵段子,Winnie the Pooh(小熊維尼,体态似习),Peppa the Pig(小猪佩奇,体态似习),字母“ N”(N > 2,“N”表示习近平当政的任期,即终身制),名人八卦,Stephen Colbert和Saturday Night Live (斯蒂芬·蒂龙·科拜尔,又称扣扣熊——美国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和喜剧演员在脱口秀中吐槽过习近平)。

中国妇女也构成了威胁,例如所谓的“女权五将”。 #MeToo(米兔)运动特别令当权者担忧。正如一位评论员所说:“领导层从一开始就了解该运动带有反威权主义色彩,他们担心指控会蔓延到官员们。

出于阿曼多·阿努奇(Armando Iannucci)的《斯大林之死》的【极权主义】模仿,北京最近禁止黑色服装出口到香港,因为这种颜色受到抗议者的青睐。如今,中国领导人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尤其是来自香港那些黑衣抗议者的威胁。

2020年10月16日
生态社会主义革命能否拯救中国?
https://www.counterpunch.org/2020/10/16/can-an-eco-socialist-revolution-save-china/

通过LOUIS PROYECTFacebookTwitterRedditEmail
在2019年8月19日,我(Louis Proyect 路易·普雷克特)在CounterPunch(《反击》)文章“生态极限与工人阶级”上打开了我反对增长的旗帜,并仅只六个月后评论了主要的反增长理论家Giorgos Kallis的“极限:为什么马尔萨斯错了,为什么环保主义者应该关心”。在过去的两年中,我阅读了数十篇有关反增长的文章,我得出的结论是,最具说服力的论点是理查德·史密斯(Richard Smith)的《中国环境引擎垮台了》。尽管只有很少一部分页面专门提及该术语(指反增长),但整个286页会让您确信,除非中国(以及世界其他地区)开始尊重生态极限,否则文明将陨灭于一个新的黑暗时代。

第七章提到了增长和反增长,取了个不甚明确的标题:“握住紧急刹车”,这也是第六章的格言。这些话来自瓦尔特·本雅明(又译沃尔特·本杰明;Walter Benjamin, 1892-1940,本雅明的思想融合了德国唯心主义、浪漫主义、唯物史观以及犹太神秘学等元素,并在美学理论和西方马克思主义等领域有深远的影响。他与法兰克福学派关系密切,且受哥舒姆·舒勒姆犹太神秘主义理论的影响。1930年代受到以间离效果理论闻名的德国剧作家布莱希特的影响,本雅明的重心转向马克思主义。本雅明著作等身,其中一篇作品《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最广为人知。本雅明在试图逃离纳粹时,于法西边界的波尔特沃自杀。参看:https://zh.wikipedia.org/wiki/瓦尔特·本雅明)。本雅明未完成的Arcades(Walter Benjamin及Rolf Tiedemann作《名利场》。该项目焦聚于十九世纪巴黎的名利场——本杰明根据数以百计的出版资料提出历史记录的蒙太奇并予以反省):“马克思说革命是世界历史的火车头。但是情况可能大不相同。也许革命不是乘火车,而是人类抢先抓住紧急刹车。”史密斯(Smith)的书名指的是中国的“发动机”,也许可以说,紧急刹车和反增长实际上是同义词。

对于马克思来说,资本主义并不像今天那样对人类构成威胁。一些左派人士甚至根据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对这一制度的令人喘不过气来的描述,甚至认为马克思是亲资本主义。毕竟,他写道:“从历史上看,资产阶级起了一个极为革命性的作用。”遵循马克思的话,英格兰的革命共产党最终成为了科赫(Koch;美国大资本家家族)资助的《尖刺在线,@spikedonline,见推特;这本杂志主张改变世界的同时报导世界并支持人道主义、民主自由》。您甚至想知道利·菲利普斯(Leigh Phillips是一位科学作者和欧盟事务记者,著有“紧缩生态学与崩溃色情成瘾患者” Austerity Ecology & the Collapse-Porn Addicts. 他反对反增长,写过:“反增长是妄想”的文章,见 https://www.opendemocracy.net/en/oureconomy/degrowth-delusion/,散见 Nature, the Guardian, the New Statesman, and Jacobin各出版物;但也因之遭到反驳,如:https://www.cusp.ac.uk/themes/aetw/blog-growth-delusion/)在《雅各宾》(Jacobin;杂志)上对转基因生物和核能发电的认可是否暗示了类似的演变。

尽管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资本主义是对封建主义的进步,但有迹象表明,他们看到了资本主义对人类的威胁,甚至预料到了今天的生态社会主义。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中写道:

资本主义生产使它汇集在各大中心的城市人口越来越占优势,这样一来,它一方面聚集着社会的历史动力,另一方面又破坏着人和土地之间的物质变换,也就是使人以衣食形式消费掉的土地的组成部分不能回到土地,从而破坏土地持久肥力的永恒的自然条件。这样,它同时就破坏城市工人的身体健康和农村工人的精神生活。(324)但是资本主义生产在破坏这种物质变换的纯粹自发形成的状况的同时,又强制地把这种物质变换作为调节社会生产的规律,并在一种同人的充分发展相适合的形式上系统地建立起来。在农业中,象在工场手工业中一样,生产过程的资本主义转化同时表现为生产者的殉难历史,劳动资料同时表现为奴役工人、剥削工人和使工人贫困的手段,劳动过程的社会结合同时表现为对工人个人的活力、自由和独立的有组织的压制。

农业工人在广大土地上的分散,同时破坏了他们的反抗力量,而城市工人的集中却增强了他们的反抗力量。在现代农业中,也和在城市工业中一样,劳动生产力的提高和劳动量的增大是以劳动力本
身的破坏和衰退为代价的。此外,资本主义农业的任何进步,都不仅是掠夺劳动者的技巧的进步,而且是掠夺土地的技巧的进步,在一定时期内提高土地肥力的任何进步,同时也是破坏土地肥力持久源泉的进步。一个国家,例如北美合众国,越是以大工业作为自己发展的起点,这个破坏过程就越迅速。(325)因此,资本主义生产发展了社会生产过程的技术和结合,只是由于它同时破坏
了一切财富的源泉—— 土地和工人。(见《资本论》第一卷第十三章末第544页至546页;或《马恩全集》第23卷第552页至553页。参阅:列宁:《卡尔马克思》第23-24页)

在本质上,理查德·史密斯(Richard Smith)令人惊叹的新书是一个案例研究,它说明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体系内在矛盾的警告在中国得到了显现。马克思写下这些话的那个时期的英格兰与今天的中国之间的相似之处再明显不过了。习近平已经进行了相当于英国原始积累的工作,这种积累使农民与他们的生产资料分离开来,就像英格兰的圈地行为一样。英格兰的失地农民别无选择,只能到纺织业的“撒旦工厂”工作,而他们的中国同僚们最终来到富士康,史密斯描述了这些地方:

富士康工人花费数月甚至数年的时间来完成一项由高速重复运动组成的单一任务,暴露于危险的化学物质和灰尘之下,并遭受侮辱性和残酷的身体惩罚,直到他们简值撑不住了,因健康或视力下降,辞退出厂,甚至自杀。

就像英国的情况一样,资本主义农业正在抢夺中国的土地。富士康和其他制造商通常将有毒副产品倾倒到中国的水和土壤里。这对城郊居民和中国对生产安全食品的能力构成了威胁。史密斯的《中国环境崩溃的引擎》的每一页都提供了令人震惊的证据——证明污染实际上已将整个国家变成了一片巨大的荒原,类似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石化厂附近的“癌症小巷”。

第三章的标题是“木已成舟、无可挽回的损害:中国水,土壤和食物的毒化”。就像恩格斯(Engels)对曼彻斯特肮脏和不健康的贫民窟的描述中的“英国工人阶级状况”文章一样,本章传达了同样的恐怖正在中国发生的信息。正如我在报道中国阶级不平等现象时所产生的那样,本章让我在阅读完之后开始大怒。

史密斯的报告的源头大部分来自政府。例如,2012年,政府报告说,中国有40%的河流被“严重污染”,而20%的污染如此严重,以至于江河的水“不用喝,即使接触也有毒”。根据该国河流的主要权威马军所说,到2007年,中国超过三分之一的鱼类已经灭绝。就像密西西比河是美国的标志一样,长江已经成为中国鱼类的墓地。长江白暨豚是它的受害者之一,这是五十年来第一个遭受灭绝的大型水生哺乳动物。一份政府报告称无处不在、微不足道的鲤鱼“正在为求生而喘息着”。

随着房地产大亨通过千方百计、为达目的不摘手段地将大部分农田转换为新的特大城市,剩下的土地就如同河流一样遭受着污染。 2013年12月,国土资源部报告说,近750万英亩的土地(几乎是美国马里兰州的面积)无法种植农作物,因为受到的污染太过严重。其他研究人员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多达70%”的农田受到了如此严重程度的污染,以至当农场为市场生产产品时,中国人必须掂量因饮食而中毒的机会。对家庭必不可少的其他普通消费品通常连气味测试都通不过。

史密斯写道:

自2008年婴儿食品配方丑闻以来,中国食品被污染的问题得到了广泛报道,包括受污染的牛奶,三聚氰胺,铝和汞。黄曲霉毒素污染的婴儿配方食品;瓶装水和有毒牙膏被污染;含镉的米饭,含农药的中草药,假鸡蛋,含甲醛的海鲜,黑暗中会发光的肉类,“地沟油”,有毒食品添加剂,受污染的葡萄酒和含化学物质的宠物食品;非法染料,假疫苗,假避孕药,假HIV药物,假癌药物,涂铅玩具和产生臭味与影响呼吸道的硫磺石膏板。

对于中国的有钱人——大多数人要么是【假】共产党员,要么与【假】共产党有密切关系来说,到处是避风港。他们可以享受健康的食品,就像富有的纽约人可以退缩到游艇或乡村庄园中,他们可以等待时间,直到可以买到疫苗。他们的食物是有机的,生长在免受有毒废物侵害的特殊花园中。对于精英们来说,他们的餐桌会令《纽约时报》食品评论家Mark Bittman羡慕不已。

至于群众,他们开始利用进口的健康食品。中国的农业公司正渗透到非洲,亚洲甚至美国,它们已成为猪肉行业的主要参与者。他们沿袭19世纪欧洲对非洲殖民的足迹。如果大英帝国与德国人和法国人争夺对矿产的控制权,那么今天的中国人就对矿产和食品两样都垂涎。

当中国公司愿意为其他国家的耕地支付高价时,当地资产阶级会使出浑身解数取悦他们。他们的合作伙伴砍伐了森林,开发了生产大豆,玉米,小麦,大米,肉和食用油所需的农田。您是否想了解为什么紅毛猩猩为什么被灭绝?因为牠们正在干扰14亿中国人可吃的食品生产。

尽管共产党宣言以向资本主义致敬的方式获得了不正确的声誉,但它却阐明了未来社会主义社会必须采取的措施:“农业与制造业相结合;通过在全国范围内更公平地分配人口,逐步取消城乡之间的所有区别。”尽管习近平坚持要带领中国迈向一个无阶级社会,但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比中国更抗拒这一措施。自习近平成为该国的新舵手以来,他已经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该国推向生态毁灭的境地。他决心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将更多的农民赶到城市,部分原因是统治者需要新的廉价后备劳动力来剥削。中国工资的上涨使它对西方的吸引力降低了。

就在昨天,鲁奇·夏尔玛(Ruchir Sharma)的专栏文章出现在纽约时报,称赞越南为下一个“亚洲奇迹”。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Morgan Stanley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全球策略师夏尔马(Sharma)向其机敏的华尔街朋友表示,一场大举是转移到越南。 “虽然其有工作能力的人口增长放缓,但大多数越南人仍生活在农村,因此,通过将工人从农村地区转移到城市工厂工作,经济可以继续增长。在过去的五年中,没有任何一个大国在全球出口中所占份额的增加超过越南。”正如大卫·哈维(David Harvey)所观察到的那样,原始积累永远不会结束,除非也许不再有农民被迫进入工厂。那时我们要吃什么,绿色食品吗?按:电影《超世纪谍杀案》(Soylent Green),香港譯名《人吃人》,是一部1973年发行的美国反乌托邦科幻电影,由李察·費里沙執導,查爾登·希士頓等主演;饼干是用海水和黄豆做的,黄豆=SOY,饼干的颜色是绿色的,所以叫
Soylent Green;一个住在纽约的警察在侦查一状谋杀案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中国建造高速火车,比金门大桥更长的桥梁,高速公路和大型城市。在典型的生产过剩的情况下,火车被填满了一半,没有人使用桥梁,高速公路上没有汽车,而空置的高层建筑则占了一半。中国为什么要拨出巨款打造一个没有需求的城市领域?

史密斯(Smith)辩称,中国正在为霸权主义国家打造基础,霸权国家可以承受来自西方的任何经济或军事进攻。考虑到特朗普对中国的敌意,习近平的担忧是可以理解的。中国的执政党一定已经吸收了苏联解体的教训。在一个国家建设社会主义永远无法克服美国所拥有的巨大优势。自从【假】共产党决定毛主义不是捍卫其物质利益的适当工具以来,他们就进行一场资本主义强迫性长征,这一资本主义是既包含斯大林自上而下的计划也包含对民营企业的狂热欲望在内的混合体——中国式的。

习近平谈到生态文明,但只要代表特权阶层利益,就不能建立一个生态文明。正如夏尔马先生所说的那样,特权阶层也同样要坚守其豪宅,游艇,兰博基尼和劳力士手表。此外,他还必须允许中国的企业污染者为他的国家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铺路。拥有14亿中国人决心拥有与美国大型购物中心相关的汽车和其他商品,他必须确保没有人在这趟走向绝路的火车上扳动紧急刹车。

尽管中国在致力于替代能源方面享有盛誉,但中国仍然沉迷于煤炭。史密斯解释了为什么会这样。一个尽管在太阳能和风能发电能力上处于世界领先地位,但与几十年前开始的大规模温室气体基础设施相比,它的起点很小。第二,没有一个国家能够解决替代能源的电力存储问题。当太阳不发光时,功率降低。第三,尽管是警察国家,但中国却无法控制成千上万家选择煤炭的工厂,因为它更便宜,更可靠。除了在中国已经拥有立足点的煤炭外,中国资本家还积极参与在其他地方催生煤炭的使用。

中国迫切需要拉住紧急刹车,但几乎没有希望来自导致农民革命的农民的孙子和孙女。这场农民革命曾引起殖民主义起义,直到该国转向资本主义。取而代之的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工人,农民和学生决定进行新的革命,使其与马克思的最初愿景更加紧密地结合起来,它就必须从下面来。社会主义与工业能力无关,而在于人们能够享受健康和充实的生活而不必担心贫穷,战争或有毒的水和土壤的能力。

史密斯在最后一章中描述了这场革命将要争取的目标。最后,让我总结一下他对未来的某种唐吉可德愚侠式的希望。正如社会主义梦想现在看起来那样绝望一样,它是我们面对野蛮状态的唯一不同选择:

伟大的科幻大师,生态社会主义者和持久的乐观主义者金·史丹利·罗宾逊(Kim Stanley Robinson)总结了他即将来临的惊悚片《红月亮》(Red Moon),与此同时,北京的数百万中国工人和华盛顿特区的数百万美国人同时起义。这当然是当今世界所需要的。不可能吗?当然。但是,如果我们要防止全球气候崩溃,就需要彻底改变系统,尤其是在中国和美国;一种或另一种方式,我们迫不及待,不想等到2047年。我并不是说革命是中国的唯一解决方案。台湾没有革命就从独裁转变为资本主义民主。韩国也是如此。 1989年以后,“天鹅绒”革命摧毁了东欧的苏联政权,几乎没有发生流血事件。一些人以为由精英主导的向中国的资本主义民主过渡,而不是大众革命。谁知道?我们无法预测这样的事情。但是,中共正朝着历史的垃圾箱走去。东德斯大林主义者【即东德反修正主义者】也从未看到过它会倒台。然而,无论如何,我的论点是,向资本主义民主过渡不足以使中国或世界免于气候崩溃,因为没有任何资本主义,绿色或其他方式能够接受我们为拯救自己而需要进行的剧烈变革。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解决方案是生态社会主义民主而不是资本主义民主。

Louis Proyect在Louisproyect.org上的博客,是马克思主义邮件列表的主持人。业余时间,他为CounterPunch审查电影。
————

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存在基础和资本主义气候大变化的原因强烈关联,为了避免后者的灾难性祸害,只有推翻资本主义这一条道路, 别无选择。 不同于资本主义的大瘟疫, 治愈资本主义气候大变化危机是没有疫苗可寻的。

美中两国资产阶级统治之所以动摇不但源于经济社会政治个领域内的的阶级矛盾,特别由于大瘟疫、气候大变化造成的不可逆转的致命危机。

在这样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也即最后的资本主义总危机的爆发时期,任何形式的资本主义即使使用法西斯式统治都将面临失败以至灭亡的悲惨结局。

拯救资本家阶级在内的人类悲惨命运,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迟早会总爆发,这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社会发展规律。

在特色党国,这个有着深厚革命传统和强大的意识形态积聚的党国,包含小资产阶级在内的进步力量突飞猛进尤其显然。邓江胡习四修日益不得人心,习近平作为半殖民地资本主义走向末日的加速师正在逼迫被剥削和被压迫人民快速走上人民民主革命专政的道路。随后美国人民在特朗普等人作为人民民主革命专政的美国与世界的总加速师的乱局(包含内战)排除万难获得解放也将成为一个日益从可能性转化为现实性的选项。

据日经亚洲评论文章回忆,8年前,习近平作为中国【假】共产党领导人作出的第一个承诺,就是决不让【特色】党遭受苏联共产党的命运。"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联共产党为什么会垮台?"2012年12月,他问同道。"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的理想和信念动摇了。"他在一次没有被国家媒体刊载的内部讲话中说。据报道,他说:"最后,只需要戈尔巴乔夫悄悄地说一句话,宣布苏共解散,一个伟大的党就消失了"。【习近平认为这个社会帝国主义国家的苏修党是伟大的!】由此可见,特色党已经堕落成一个多么不堪救药的黑帮。见:(2020-07-29)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h40GVMLfnQ

第二次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反修防修曙光必将在四大危机中照亮全球!

[Mark Wain 2020-10-25]

参阅:

《基层之声》(85)谈中国特色党崩溃论和颜色革命(二版)
无套裤汉于2020-02-26日增补于最后并加附录;05-06日增加评论。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Y3MjA5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1485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7171&extra=&page=2

摘要: 中国和一般成功进行过颜色革命的国家和人民最大的不同点在哪里?就在于中国有至少六亿成年人仍然拥护毛主席和真共产党,反对邓江胡习四修乱华,向往真正的革命的社会主义,走毛主席的继续革命路线。如果所言确实无疑,那么颜色革命的群众基础何在?

《基层之声》(101)美国第二次内战下的革命形势日渐明朗
无套裤汉2020-06-01;06-03日增补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c1NTQ0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2206

《基层之声》(107)为什么必须反对邓左?
无套裤汉2020-06-17;10月01日增补
http://blog.creaders.net/user_blog_diary.php?did=Mzc3MDMy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243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4 03:43 , Processed in 0.45289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