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关于改造我们学习的建议

2020-11-12 02:2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7599| 评论: 1|原作者: 三门醉侠|来自: 马列游侠

摘要: 在无产阶级的革命队伍中,理论学习似乎要比打仗难。中国共产党小米加步枪能打败八百万蒋军,敢同美军较量,出了不少能征善战的将军和英勇的战士,但我党懂马列的却不多(毛泽东语),也许道理就在这里。

关于改造我们学习的建议

——学习毛泽东《改造我们的学习》有感


在无产阶级的革命队伍中,理论学习似乎要比打仗难。中国共产党小米加步枪能打败八百万蒋军,敢同美军较量,出了不少能征善战的将军和英勇的战士,但我党懂马列的却不多(毛泽东语),也许道理就在这里。

 

枪林弹雨中难得静下心来读书学习,社会主义建设时期仍然如此,应该说一定有它的原因。一是真动脑子是个苦差事——胡思乱想不叫动脑子,科学逻辑推演才费脑子,理论联系实际更非易事。二是理论学习是个慢功夫,不像经济上一样去讲投入产出,花了多少时间就会有相应的收获,就有所谓获得感;而学习一般来说是没法讲效率的,而是一个讲效益的问题,需要一个漫长的感悟过程,需要一个从认识到实践再到认识的循环往复过程。方法不得当也不行,搞不好会出现南辕北辙的问题,即得出错误的结论。所以对一般人来说,学习并不容易获得成就感,从而就不容易培养上兴趣。之所以应试教育积习难改,要靠分数来刺激人,也有它的难言之处吧。

 

当然,任何东西都有它的辩证法,学习研究也有它比较容易的一面。打仗需要知彼知己,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需要对人财物的组织协调,而学习往往是一个人的问题,效果如何,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个人的各种条件。它要求耐得住寂寞,还要善于思考,方法对头,占有的材料丰富等等。跟人饥饿了要吃东西还不一样,只要食材可口,营养搭配,胃肠吸收消化功能强就可以了。很多人都是愿意学有所成的,难点却在于从何处着手的问题。人想吃某种东西的时候,身体总会有个反馈,馋什么吃什么,缺什么补什么,学习就不这么简单了。

 

我想,兴趣可能是学习(这里的学习不单单是读书)最好的开胃剂。对读书有兴趣,也许就能成学霸;对战争有兴趣,打仗可能就有一套;对政权有兴趣,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太也竞选总统。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也都是对政权极有“兴趣”的人。列宁就说过,搞政治不紧盯着“政权”二字,一切都是白忙活(大意)。只不过对某个个人或某个阶级来说,“政权”背后的东西不同罢了。就像人们爱钱不是爱那张纸片,而是它背后蕴含的东西。有些人想着有了政权可以指点江山,有些人想着有了政权可以享受特权,有些人则想着有了政权可以拯救人民于水火;资产阶级有了政权可以作威作福,无产阶级有了政权可以建设没有剥削压迫的美好家园,等等。

 

无论如何,要获得政权都要认真仔细地进行学习研究,而不是忙于拉帮结伙,那是土匪的作派。学习以往的历史理论,研究现实如何操作。还是列宁说的,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自然也就没有获得政权的可能。

 

所以,不像国民党,中国共产党向来注重学习和研究,尤其是毛主席,总是在强调党员和干部要多调查研究,多学习新东西;总是在批评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那么我们就先从毛主席的一篇讲话《改造我们的学习》说起,来看看毛主席是怎么谈这个问题的。

 



《改造我们的学习》是在1941年抗日战争处于相持阶段,延安开展整风运动时期,毛主席给干部作的一个报告。跟这篇文章一起的还有《整顿党的作风》和《反对党八股》这两篇文章。这个阶段,陕北革命根据地枪林弹雨暂时有些停息,加上延安来了不少知识分子,具备了一些开展学习的条件,所以就创办了一系列学校,比如鲁迅艺术学院,抗日军政大学等等,以提高党的干部的军事政治文化素养。

 

今天我们也差不多是处于一个阶级斗争的相持阶段吧,社会主义失败了,资本主义又穷途末路,今天无产阶级不行,资产阶级也不行,谁也搞不掉谁,相互僵持在这里。干不了什么事,难道总结历史和学习新知识还不成嘛!延安整风时期,毛主席说,我们只有个朱总司令(意指革命武装)还不够,还要有个鲁总司令(意指革命文艺)。枪杆子出根据地,笔杆子出舆论阵地。无产阶级事业要继往开来,总结历史经验,研究现实状况,探索未来道路,是马列毛主义者今天面临的一个重要任务。

 

我们马克思主义者讲学习,不是为搞文凭,不是为学习而学习。我们的学习说起来不外乎就是理论联系实际,方法上要讲究逻辑和历史相统一。毛主席在这篇报告里讲的“理论联系实际”,就是如何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的问题。这一句话里包含着三个方面的问题:一,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究竟是怎样的;二,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掌握了没有;三,如何将二者有效结合起来。毛主席在他的这篇报告中就不客气地指出,当时的中国共产党在这三个方面可以说做得都不够好,甚至是“糟得很”。他的原话是这么说的:不注重研究现状,不注重研究历史,不注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

 

不注重研究现状,就不知道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是个什么样子;不注重研究历史,就搞不懂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不注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应用,就是不知道怎样将理论和实际相结合,就会难以避免犯教条主义和经验主义的错误。经验主义和教条主义,都是不动脑子主义。

 

那么应当怎样解决这些问题呢?毛主席在分析了学习和研究中存在的上述“现状”后,首先是从“态度”上入手来谈这个问题的。他首先批评了当时党内普遍存在的“主观主义态度”,就是对什么问题都是不认真仔细地学习研究,而是一贯地“想当然”,信口胡说。这一点在咱们今天的左派圈子里可以说是见怪不怪了。讨论个问题,往往不假思索,信口开河;刷存在感,自我表现。一句话,就是崇尚“空谈”。

 

那么,毛主席要求党员干部秉持什么样的态度呢?他明确指出,那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态度,再具体点讲,就是有的放矢的态度(“的”指靶,“矢”指箭),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正是在这篇讲话里,毛主席首次解释了“实事求是”的含义。我这里把毛主席的整段话照抄如下:

    这种态度,就是有的放矢的态度。“的”就是中国革命,“矢”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中国共产党人所以要找这根“矢”,就是为了要射中国革命和东方革命这个“的”的。这种态度,就是实事求是的态度。“实事”就是客观存在着的一切事物,“是”就是客观事物的内部联系,即规律性,“求”就是我们去研究。

 

对于我们今天来说,就是要时刻思考如何推进无产阶级的解放事业,而不是今天关心转基因,明天又去关心某个岛的问题。我们需要关注和研究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但不能像有些人那样,自觉不自觉地为人家操碎了心。忘记了无产阶级的事业,完全本末倒置了。

 

毛主席的这篇讲话,重点讲了当时党员干部在学习研究中表现出的现状,指出了两种截然对立的学习态度这两方面的情况我们今天不但存在,而且更为普遍和严重。

 

今天我们还应该再加一个信心”的问题。革命处于低潮,如果再不从理论上,从逻辑和历史相统一的关系中认识和把握事物,至少在理论认识上,我们就无从把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信心建立起来。

 

这里所说的历史,是指客观现实的历史(包括自然界和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以及人类认识客观现实的历史(包括科学史、哲学史、思维史等),对我们来说重点就是截至今天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以及资本主义发展的历史;而逻辑是指这种历史发展过程在人们思维中的概括反映,对我们来说就是马列毛主义理论;而逻辑与历史的统一,就是思维的逻辑应当概括地反映历史发展过程的内在必然性。

 

这方面的知识是一个逐步积累的过程,我们需要耐下心来一点一滴地积累。找对方法,有的放矢,学以致用地掌握它。在学习研究方法上,有两个原则需要重视:一是阶级分析法;二是理论联系实际。

 

最后我们再来谈谈一些共同学习的组织形式问题。

 

这无非就是把有着共同兴趣的一些人以什么样的形式组织起来,一同来探讨交流学习的问题。社会上这种读书学习的形式有很多。好像央视里就有一个“读书时间”的视频专题栏目,文字形式的最著名的莫过于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的新媒体“学习小组”了。现场学习形式最多的恐怕就是“读书会”了。这种形式在大学里的学生中较常见,社会上的“读书会”一般都有较固定的场所,还有咖啡和热茶,甚至有茶点,无产者一般不具备这样的条件。

 

但是,互联网的便宜和便捷,智能手机的普及为我们无产者组织学习提供了条件。尽管说话写作有敏感字词的限制,但一般说来,学习探讨马列毛思想理论还是可以的。

 

QQ时代,各种左派小团体就有在QQ群里开展学习讲座的传统,对普及马列主义理论有一定的作用,但是效果不免差强人意。主要表现在学习目的不明确不纯洁。要么一味地冥思苦想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要么就是一筹莫展无路可走,遇到问题不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只是简单重复一些马列毛的教诲;甚至还会跟着别人的热点转悠,所谓“右派放个屁,左派一台戏”,单纯抨击右派太坏,似乎无产阶级的失败都是敌人破坏的结果,正如《南征北战》电影中的那句可笑的台词:不是国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辛辛苦苦学习了几年,看待得失还是没有辩证法,眼睛里还是没有无产阶级,眼光里还是没有历史唯物主义,遇到重大政治事件,机会主义还是第一条。

 

互联网为人们的交流提供了便捷,但学习没有明确目的,这种便捷带来的却是更大的思想混乱。有些人甚至还在期盼那种无牢狱之忧的美国式民主。请仔细看看近年来美国特色社会主义左派的状况吧。他们信奉的都是高大上的“身份政治”,比中国的左派洋气不少,美国的工人阶级却跟着资产阶级跑了,自己却屡屡落得个为人作嫁的悲剧。做这样的左派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到了微信时代,观察某些左派团体的学习经验,有的主要是沙龙形式,辅之以学术报告模式,这个在北京、上海、武汉等大城市聚集有专家学者的地方是可行的。听说也搞网络学习培训班,主要针对在校学生,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有的主要采用网络授课模式,主要针对社会上的人,侧重于灌输性质。

 

如果说这都只是个学习的形式问题,那么,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于,有没有搞清楚学习的目的究竟是为什么,有没有把真正有兴趣的人组织在一起,抓住了学习问题上的主要矛盾没有,有没有深刻领会毛主席关于《改造我们的学习》一文的精神实质。

 

我们左派团体当前面临的主要矛盾是什么呢(指内部存在的问题,而不是指要解决的社会矛盾)?我认为是路线不明,思想不纯(有些人甚至是好高骛远,醉心于搞组织搞运动,这就如同没有核心产品,先成立个公司当当经理部长再说一样),从而导致一盘散沙,各自为政,甚至左派面临着被边缘化的危险。那么又如何克服和解决这个矛盾呢?前些年,一些老同志不断呼吁团结、团结,结果怎么样呢?今天的现状却是更大的不团结,更大的分散。有人甚至说,当前的左派现状就是老人在吼叫,小孩子在胡闹。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毛主席说,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大家请多思考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在这个主要矛盾没有解决之前,单纯地去扩大宣传,扩大队伍,是抓了次要矛盾,甚至是南辕北辙,连次要矛盾也解决不好。我们回想一下马克思、列宁、毛泽东等革命领袖,在群众还没有普遍觉悟起来之前,哪个又不是少数派呢!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0-11-12 02:42
https://mp.weixin.qq.com/s/OuCB7N4c2p95170ruLwJ-Q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8 18:55 , Processed in 0.40567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