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谈谈稀土、石油及经济主权问题

2020-11-13 00:0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6412| 评论: 0|原作者: 吴铭|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中国对自己生产的商品、本国货币没有定价权,在中国国际贸易方面人民币没有结算权,甚至本国银行对本国企业也没有金融扶持的权力和能力。  
中国对自己生产的商品、本国货币没有定价权,在中国国际贸易方面人民币没有结算权,甚至本国银行对本国企业也没有金融扶持的权力和能力。

  吴铭:谈谈稀土、石油及经济主权问题

  作者:吴铭(20170109)

  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这一观点正确性不可否认。但是同时也需要指出,究竟为什么,按照流行的说法,美国凭着控制中东的石油,就可以控制世界金融,从而掌握世界大宗商品的定价,建立其金融霸权。中国有稀土,又意味着什么?能发挥什么作用,怎样发挥其作用?

  按说,中国的稀土与中东的石油,都是现代工业不可或缺的关键要素,稀土似乎更加重要。美国距离中东很远,与该地区的矛盾十分复杂尖锐,该地区又较动荡,美国想掌控中东石油并不那么容易。中国呢,中国稀土是掌握在中国自己手里的,想控制是极容易的。美国控制中东石油并掌握世界金融霸权在先,而中国控制本国稀土并改革开放在后,是完全可以借鉴美国石油美元霸权经验的。

  但有人说,1970年前后,美国利用控制中东石油、推动美元作为石油国际贸易结算货币,从而控制了全世界大宗商品定价权,进而建立了其主导的新自由主义的世界殖民体系,美元重新国际化(我本人是不赞同这个观点的,我认为,美国是掌握了世界军火贸易、对中苏和平演变成功、抢占了国际军火市场,才推动美元霸权于1980年第二次形成)。

  中国的经济学家是最喜欢向美国资本家学习的,美其名曰“解放思想”“学习西方先进经验”云云。如果中国的经济学家们真的有那么一丝国家主义精神、有一丝学习能力、对国家民族有一丝责任心,那么,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在美国人做法的基础上,凭着中国稀土储量,中国完全应该可以以控制稀土贸易为媒介、推动人民币为国际结算货币从而控制至少也是深刻影响世界大宗商品定价,进而影响世界贸易,加速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构建中国参与的世界经济体系和金融话语权。但事实上,尽管中国有改革开放声称学习美国,声称“与国际接轨”,但就是没有实现以稀土为媒介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为什么?

  如何凭稀土而实现人民币成国际贸易的结算货币呢?(此文写成的一年之后,我查到《参考消息》资料记载,早在1970年春季广交会上,中国对英法西德等贸易大国的贸易,已经用人民币结算了),按照美国的经验,大约是这样子的:

  想买中国的稀土?请你使用人民币现金结算,人民币是唯一结算货币、支付货币,童叟无欺、概不赊欠。你没有人民币,好办,把你家的产品卖给我吧,就要那种,对,就那种,别的不要!5毛钱一斤,贵了我不要,这就是定价权。反正在稀土供应上,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你按照我的定价,卖给我你的东西,当然是我最需要的东西,你不就有人民币了?

  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穷朋友要卖点稀土做科研用,因为它们科技水平较低用不了多少,不会大量买,好办,低价卖,白送给你们也行,大家是同志加兄弟嘛。有流氓国家想搞“转手贸易”,自己买了不用再卖给最大的流氓国家。对不起,配额、调查、派人对稀土使用企业进行跟踪,或者干脆不卖,合情合理合法,有事好商量。要不请别卖中国稀土,你到别的地方买去!

  这样做不符合国际惯例、贸易规则?有什么不符合的,难道我们的稀土卖给谁、什么价,要什么国际惯例说的算吗?如果你真的以为这违反了什么惯例、规则,那就创新国际惯例、国际规则!不是喜欢创新精神吗?国际惯例、国际规则也是可以、也应该以及必须修改完善、与时俱进的,修改这些惯例、规则,难道不应该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的责任吗?总不能让小国来承担这个责任吧?也不能让美国垄断这个责任。

  这样会影响中国从国际市场上获得高新科技吗?不会,恰恰相反,这样反而有助于中国得到所谓的高科技。想买稀土,就要用我想要的东西来换,就是你的那种所谓的高新技术。不换也不要紧。因为高新技术这种最宝贵的东西,就如娶老婆、生孩子,得自己亲自来。别人可以帮你妁媒、布置新房,但是,入洞房,不行,得自己动手。我话说得非常粗,但理是这个理。

  如果这样,人民币是不是可以顺利开启国际化了,中国在国际经济新秩序的话语权主要是定价权也就建立起来了,美国想靠控制中东石油、石油美元结算而建立的世界殖民经济体系就将遇到巨大阻力,我们也有了对抗美国的“制裁”“禁运”的博弈工具。

  但想做到这一点,这要有一个前提条件:稀土企业的公有化、计划性、管制性,以实现国家掌控稀土资源,或是全面控制稀土开发准入、生产、销售等一系列对应措施,不能全部无限制的市场化,不能没有管控的“开放”,不能“好水快流”,也不能将稀土资源私有化,不能谁都可以开采。

  从国家主权利益出发,凭借中国的稀土,凭借定价权,中国也不必付出廉价劳动力代价、环境代价、资源代价去为国外、海外商品搞贴牌生产,不要这个狗屁“比较优势”,就可以继续保持世界“大三角”格局中一角的国际地位,就可以构建自己的“世界经济贸易体系”,自己主导商品设计、人民币定价、人民币结算,撕开美国资本主导的不平等的世界经济秩序。才能真正落实“中东有石油,中国有稀土”的战略。

  金融主权、经济主权和市场主权(市场主权集中表现为对商品的定价能力和权力)是不可以用赢利多少来衡量的。金融主权、经济主权、市场主权受损与经济损失或者赔钱、赚钱,完全不是同一范畴的概念,不能用利润上的得失来衡量经济主权方面的损益。

  据传说:中东有石油,美国控制了石油,可以进而控制全世界经济;那么,中国有稀土,中国做什么了呢?完全放开国家对稀土等资源的控制,低三下四是央求外资、买办资本、私有资本开采中国稀土,任由稀土等资源出口,几乎不加任何限制,这不但导致中国宝贵的稀土资源流失惨重,还导致了中国对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甚至对国内商品也丧失了定价权,定价权,包括货币的定价权即汇率和商品的定价权,都是经济主权的关键组成部分)的控制能力几乎为零,导致凡中国大量购买的商品,必然大幅涨价;凡中国大量出口的商品,价格必然被压到极低、赔本赚吆喝;导致了持续的通货膨胀,人民吸雾霾、喝脏水、吃转基因粮,背井离乡打工还要不到工钱,被逼得“十三边跳”,这哪叫什么“比较优势”,完全是“比较劣势”。

  中国对自己生产的商品、本国货币没有定价权,在中国国际贸易方面人民币没有结算权,甚至本国银行对本国企业也没有金融扶持的权力和能力。国家政权放弃保护本国企业、资本的权力和义务,中国企业、商品即便在国内市场,与国外商品竞争也没有任何优势,这导致了大量国营、民营企业被享受政策优惠的外资企业挤跨、并购,多数重要产业被外资控制,进一步摧跨中央领导、控制经济发展的能力和展开经济斗争(如贸易战)的能力。自由派经济学者对这种企业倒闭,不但不寻找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丧失方面的根源,反而对此一政策对民族企业造成的重大破坏视而不见,且认为这是一种正常的经济现象、拍手叫好,鼓吹企业“关、停、并、转、迁”,逼近国营企业工人下岗,进一步推进“市场化”。

  部分“主流”经济学者、媒体,鼓吹不加限制地开放,对外国金融开放,对外国资本开放,对外国知识产权开放,对外国商品开放,开放中国的所有行业、所有地区、所有市场,特别是“金融”领域,“越开放越安全”,不惜搞私有化、资本化、股份化、市场化,为外资控制中国经济扫清一切障碍。开放的理论依据,就是美国经济是开放的。但是,美国经济真的是开放的吗?怎么解释门罗主义?美国怎么就不接受中国华为的投资?怎么就坚决反对其他货币作为国际结算货币?它为何不接受任何其他国家、币种参与国际经济规则的制定、修改?

  所谓经济学,站在民族主义立场上看,着眼整个世界,应该这样定义:经济学不光是研究经济本质和建设规律的科学,更是研究为捍卫本国经济主权而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经济、市场、金融、货币及相关领域斗争的本质、规律、特点和形势以便指导中国经济斗争的科学,根本目的在于建立、维护、扩大、巩固民族意义上的经济主权、金融主权、市场主权、货币主权等重大国家利益,巩固中国主导的、有利于以第三世界(含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所谓发展中国家)为主体的、也包括第二世界和美国人民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经济利益的公平公正互利合理的世界经济新秩序,瓦解新自由主义理论指导下、由帝国主义垄断资本主导控制下的不公资本主义世界经济体系。

  主流经济学家的意图则恰恰相反,它们根本不认为当前世界上有资本主义控制下的殖民体系,或认为这个体系很好、很公平,很有利于中国的“崛起”,他们想的是“与国际接轨”,主动放弃各类经济主权,接受所谓“国际分工”观念,发挥“比较劣势”,心甘情愿成为这个体系中最低级的一员,心悦诚服地接受出卖劳动力、出卖资源、污染环境却只得到帝国主义一点施舍并遭受霸权主义反复敲诈(今天,我们终于看到了这种设施,其实,这种设施无时不在,只是今天掩盖不住了),欢天喜地地接受国际垄断资本对中国商品的定价权,接受国际垄断资本对中国经济、金融的全面殖民控制。所以,它们才会鼓吹“承认我们不行”、“越开放越安全”、“维护中美关系大局”、中美关系是改革开放的前提、 “中美国”、“肖气外交”、“越开放越安全”、“凡与美国关系好的国家都富起来了”、“救美国就是救中国”……也就是说,它们不但没有想到要建立中国主导的世界经济体系,反击美国资本主导的世界殖民经济体系,反而主张瓦解中国独立自主、产业完备的经济体系,怂恿中国接受被国际垄断资本主导的地位,放弃国家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货币主权,加强美国主导的世界殖民体系。

  最近,又传来中国食盐、自来水等最基本的民生产业也被外资控制的消息。这些领域在国外都是由政府,甚至军方控制的。

  如何破解中国经济困局?首先是在经济领域,要着眼打破美国资本控制的世界殖民经济体系,建立公平的新的国际经济体系;其次是要坚决打击国外资本势力;再次是坚决禁止各种外资和所谓“知识产权”涉入工农业实体生产领域和中国金融领域,尽量压缩各种资本特别是国际垄断资本和买办资本的在中国的存在空间,最终将其完全排除出中国。只要斗争的意志,中国有强大的生产制造能力,完备的基础工业体系和人才队伍仍然还在,中国劳动者的文化水平普遍较高,人民币有坚挺的信誉,想建立国家各类经济主权也不难。只要中国还有这个金融主权,只要这个主权还没有被完全破坏,或者说只要我们还有恢复金融主权的能力,那么,中国发展经济是不缺资金的,根本用不着求外资、买办资本及民营资本。

  2016年12月3日,证监会主席指责前海人寿这个买办资本收购格力的行为为“野蛮人”扣门,同日,保监会副主席陈文辉也指出,“险资绕开监管套利行为,严格意义上就是犯罪”。这件事是个好消息,意味着打响了反击外资和买办资本的第一枪,意味着民族资本与买办资本和外资决裂。我觉得这件事可以和“国有企业做强做优做大”、“党对企业的领导是搞好国有企业的法宝”论断同样重要甚至更加重要,前者是理论指导,后者是实际行动。解决中国经济问题的现实办法,就是国家必须切实履行组织领导生产和建设的神圣权力和义务,要控制一二产业绝大部分实业生产,保护中国市场,绝对控制金融。要在舆论宣传和科研领域反击新自由主义,认清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货币主权在经济发展和经济斗争中的极端重要性。对于外资、买办资本,现实中不易快速消除,就鼓励引导这些资本去卖奢侈品、卖保险去吧,限制其涉足生产领域和重要民生基设施领域。

  只要认清方向,敢于斗争,坚守经济主权、市场主权、金融主权,中国经济就有登顶世界的极大可能。各种媒体“反腐败”的报道很多,但是更重要的是反国外资本,这一点,还没有破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4 14:59 , Processed in 0.01721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