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不搞言论审查的Parler能火下去吗?

2020-11-16 05:1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923| 评论: 0|原作者: 推特的“公平替代品”|来自: 美国之音

摘要: 目前Parler的主要用户倾向右翼保守主义,支持特朗普总统挑战美国大选结果的言论。在Parler上很火的主题标签包括二次内战(#civilwar2), 新冠骗术(#covidhoax2020) 和拜登暴乱(#bidenriots)。

在美国众多媒体预测拜登赢得了2020美国大选之后,社交媒体平台Parler涌入了上百万新用户。这个平台称自己不进行审查,是推特的“公平替代品”。

在媒体预测拜登胜选后的周末,Parler一跃成为苹果商店下载第一的应用。根据该社媒创始人约翰·马泽(John Matze) 的推文,在11月8日,也就是媒体宣布拜登胜选的第二天,Parler的下载量超过200万。马泽说,“我预计会有100万下载,但是200万?你们真够狂热!”

《华盛顿邮报》11月11日援引Parler首席运营官和投资人杰弗里·沃尼克(Jeffrey Wernick)的话说,目前Parler拥有超过8百万用户,而一周前这个数字还是450万。不过其用户和流量与传统社媒相比还是非常小。推特目前拥有的用户数量大约是3.4亿,而脸书是全世界用户最多的社交媒体,坐拥近27亿用户。

“保守派的推特”

Parler创建于2018年9月, 总部设在美国内华达州的亨德森市。目前,Parler用户大多数是保守派人士,这些人认为推特对保守派存在偏见,对他们发布的推文进行审查并设立诸多限制。

在Parler上,你会看到许多美国保守派的人物,包括前纽约市长鲁迪·朱利安尼(Rudy Guiliani),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和泰德·克鲁兹(Ted Cruz)。在这里你还会看到被YouTube 禁声的加拿大右翼评论员斯特凡·莫利纽克斯(Stefan Molyneux),以及被脸书和推特销号的极右翼活动人士劳拉·卢默(Laura Loomer)。传统社媒指责他们在平台上传播仇恨言论和种族主义言论。

Parler的创始人之一马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任何能在纽约街头说的话,都可以在Parler上发表。

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今年6月在YouTube平台上抨击硅谷已经被左翼政客控制,鼓励人们加入Parler, 目前该视频已经有超过2万6千个点击。克鲁兹于今年6月加入Parler, 目前有350万粉丝。

里根总统时期的司法部幕僚长,著名保守派节目主持人马克·列文(Mark Levin)在Parler 上呼吁支持者尽快加入这个平台。“如果脸书和推特持续审查我,我不会留在那些平台上,”他写道,“Parler是最棒的替代品,如果你相信言论自由,我们需要你。”列文目前在Parler上有300万粉丝, 已经超过了他在推特上的270万个粉丝。

Parler的首次用户爆增出现在今年6月,当时推特开始对特朗普总统有关邮寄选票舞弊的推文进行标注,提醒人们进行查证。保守派认为这是推特公司被左翼政客控制的证据。

当时,Parler以美国独立宣言为模版,发表了一份”网络独立宣言“,并且开始使用#Twexit (模仿英国脱欧Brexit) 的字眼让人们离开推特。他们形容推特是审查保守派言论的“网络暴君”。

马泽同时表示,Parler在欢迎保守派声音的同时,同样希望有自由派的思潮。在今年6月,Parler说将对于任何希望加入该平台的,在推特或脸书有至少5万粉丝的自由派人士提供两万美元的奖金。

Parler真的中立吗?

Parler的用户指南说,会将删帖审查降到最低限度,并且不对发文进行事实求证(fact-check),但是会删除极端分子、儿童色情和违反版权的言论。

目前Parler的主要用户倾向右翼保守主义,支持特朗普总统挑战美国大选结果的言论。在Parler上很火的主题标签包括二次内战(#civilwar2), 新冠骗术(#covidhoax2020) 和拜登暴乱(#bidenriots)。

Parler的用户指南对言论审查如何界定?“在任何情况下,Parler都不会因为用户表达对某件事情的意见而移除或是审查他们的发文,或是消除他们的账户”。然而指南也明文规定会移除“恐怖组织、儿童色情或是违反版权的言论。”

硅谷知名科技行业分析师、风险投资巨头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班尼迪克·埃文斯(Benedict Evans)告诉美国之音,在五、六年前,推特和脸书的说法与现在的Parler 如出一辙。

“当一个平台还没有很多用户,或者还没有遇到这类问题时,他们都是这么说的,”他说。

然而科技新闻网站techdirt援引一些左翼人士的话说,他们在Parler发表反对并嘲讽右翼分子的言论后遭到封号。

与此同时,一名阿肯色州的警长在媒体宣布拜登赢得大选后,在Parler上呼吁想法类似的人前往国会,“处决激进的左派人士!” 一天后,该警长辞职,他的Parler账户没有被销号,但处于上锁的私人状态。

Parler能火下去吗?

新的媒体平台带来机遇和挑战并存,目前Parler为用户提供了更加宽松的环境,也意味着它吸引的是这部分想法一致的用户。

对于Parler成长迅速的原因,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负责媒体事务的副总裁、网络媒体专家罗伯特·布鲁伊(Rob Bluey)对美国之音说,保守派抱怨推特和脸书的言论审查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现在有足够多的人移师Parler,寻找脸书和推特的替代品,这激励人们去看看新平台会不会允许信息更加自由地流通,”他说。

布鲁伊认为Parler已经成为了推特的竞争对手,接下来如何保持用户增长并建立强大的用户群将是这个平台需要面对的难题。“Parler也应当确保该平台不仅仅是为保守派提供一席之地,同时也能有自由派来参与辩论,”他说。

研究极端主义的阿玛瑞斯加玛教授(Amarnath Amarasingam)说,“自己在互联网的黑暗角落跟自己说话并不那么让人满意,”他指出除非自由派也能够加入Parler,否则他对Parler 产生的影响力表示怀疑。

硅谷分析师埃文斯则对Parler是否能够替代推特等平台持怀疑态度,原因是Parler 没有不同于其他平台的创新技术。

“这个平台基本就是推特的克隆版,说实话,用户界面和软件质量都不高。我们没有看到任何分享信息的新途径。”他说。“我认为现在这个应用的下载量暴增是因为人们对选举结果还有争论。”

Parler目前支持包括英文、中文、德文、阿拉伯语在内的28钟语言界面。

Parler在中国下载量也有增加

科技观察人士、GreatFire.org创始人查理·史密斯(Charlie Smith)对美国之音说,有迹象显示,Parler在中国的下载量和使用量在过去几个月有所增加。

史密斯的研究显示,Parler在今年夏天还没有被防火墙屏蔽,但是现在这个网站已经100%被屏蔽。

“中国当局会屏蔽任何允许自由言论的平台,这也是Parler在中国被屏蔽的原因。但是一般来说,只有平台用户足够多的时候才会受到审查员的注意,”史密斯说,“所以我推测Parler在中国的用户从今年夏天开始也出现增长。”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1-28 19:11 , Processed in 0.01578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