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学点经济学 —— 生产法GDP

2020-12-18 04:5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7932| 评论: 0|原作者: 草庐棋士

摘要: 在中国,金融行业的就业人员总数约800万,他们通过“提供金融服务”竟然“创造”了GDP的7.7%,比两亿农业劳动者创造的GDP还要多。这体现了市场经济条件下尖锐的社会不平等。在更高级的社会形态中,这一行业将会被统一的簿记系统和计划调配所取代。

学点经济学之四:生产法GDP

作者:草庐棋士

 

上一期收入法GDP讲的是GDP怎么分、分给谁的问题。其中的劳动收入份额和利润份额的变化直接反映了劳资双方力量的此消彼长,对分析资本主义阶级矛盾的总体趋势以及分析下一次经济危机爆发的可能性都有帮助。

 

这一期我们来讲生产法GDP。无论GDP分给谁、用来干什么,它归根结底是一国各部门增加值的总和(相当于各部门产品的总产值减去原材料、水电气等“中间投入”后的差额)。从生产法GDP出发,可以了解一个国家国民经济的产业结构。

 

我们常常在各种新闻中听到有关“三次产业”的报道,所谓“三次产业”,就是把GDP划分为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第一产业指的是直接从自然中获取收成的经济活动,包括农林牧渔业。第二产业指的是对从自然中获取的原料进行加工的行业,包括工业和建筑业,其中工业又包含采矿业、制造业和公用事业(如供水、供电、供气、供暖)。第三产业就是我们通常所讲的服务业。

 

下面两张饼状图反映的是中美两国2018年生产法GDP在三次产业间的分布。

 

两张图的左半部反映的是第一、第二、第三产业占GDP的比重,即所谓三次产业结构。它们分别由绿色、深灰色和橙色表示。

 

从经济发展的一般规律看,在一国开始资本积累(工业化)之前,通常第一产业占主导地位。有效的生产、获取、运输、存储和使用余粮是任何前资本主义时代国家最重要的职能,也是当时的统治阶级唯一的合法性来源。中国历史上王朝衰亡,通常都和水灾、旱灾、病虫害造成的农业减产有直接联系。这些灾祸与本来就存在的土地兼并等问题共同作用,就有可能摧毁封建王朝的统治根基。

 

2018年,中国第一产业占GDP7.3%,美国的第一产业占GDP0.9%。中国在2018年仍有两亿左右的劳动力从事第一产业,占劳动力总数的26.1%。与美国相比,中国仍然是一个大量人口在农村、大量劳动力从事农业的国家。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存在长期压制城市工人阶级的工资,构成中国“低工资优势”的物质基础,也是中国在世界体系中半外围地位的反映。中国的农业劳动生产率(农业GDP除以农业劳动力)不仅大大低于美国,也只相当于中国全国平均劳动生产率的27.9%。中国无法实现食品基本自给,每年需要进口大量的粮食和饲料,尤其是从美国。除去中国可利用土地面积少的劣势外,中国农业劳动生产率长期低迷和农村长期贫困的重要原因是一家一户的小农经济。小农的耕作面积少,无法有效进行农业机械化,缺少抗风险能力。农村收入低的状况进一步加剧了青壮年劳动力外流,减少了农村本已十分有限的体力和智力资源。小农为了短期收成滥用农药和化肥不仅直接污染了环境,而且也在不断破坏土壤化学成分。以土地流转为核心的某些政策并不能引来“资本下乡”,反而加剧了农村土地和财富的积聚。解决新时代的三农问题,需要从新中国前三十年的历史中寻找正确答案。

 

在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之后,工业经济逐渐取代了自然经济。社会化大生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也扩大了物质产品加工制造活动的规模。除了农产品的生产和加工外,矿产的开采、金属的冶炼、工具的制造不仅让当时的先发资本主义国家有了坚船利炮,这些国家的工人阶级也从十九世纪后半期开始享受较高的生活水准,消费越来越多的制成品。生产这些产品就需要机器,机器则需要另一些企业用原料和工艺去生产。产业链的拉长和复杂化还带动了第二产业内部的分化,生产资本品的重工业从直接生产消费品的轻工业中分离了出来,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中的“第二部类”。随着技术的进步和资本有机构成的提高,重工业的增长可能在一定时间内快过轻工业,而轻工业本身的增长速度又快于农业。再加上对住房和厂房的需要,第二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赶上、超过和彻底压倒了第一产业。在现在看来,一国是否初步完成工业化的门槛,就是第二产业占比是否高于第一产业。三十年代末的苏联、七十年代末的中国都以明显快于多数资本主义国家的速度跨过了这一门槛,显示了当时的社会主义经济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

 

今天的中美两国都是完成了工业化任务的现代市场经济。不过,中国的第二产业占比(39.9%)几乎是美国(20.6%)的两倍。这意味着中国GDP的将近四成是制造业产品、矿产和建筑业产品。如果考虑到中国的经济总量相当于美国的三分之二这一事实(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已经超过美国,这个以后会讲),中国每年以实物形态生产的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无疑多于美国。

 

一般而言,经济发展超过一定水平之后,第二产业的比例会开始下降,而第三产业的比例会超过第二产业,中美皆然。在各国的官方统计中,第三产业包括的项目门类繁多结构复杂,光是中国就包含了十四个看起来毫不相关的种类,这是资产阶级的国民收入核算无法从科学观点出发对国民经济加以分析所造成的混乱结果。从马克思主义观点出发,包括在所谓第三产业中的各个部门实际上可以依据他们在资本主义经济(或特色市场经济)和社会中所发挥的不同职能进一步分成几类:

 

I类(上两张图右侧浅灰色)虽然处在第三产业,但实际上是特殊形态的物质生产部门,这包括把物质产品以及旅客运送到世界各地的交通运输部门,和生产软件并提供配套服务的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其中,交通运输部门通过物质手段(消耗一定的能源和物质投入)来改变货物和旅客的地理位置。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生产的虽然不是一般人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旦其实际职能是通过集成电路(即人们通常所说的“芯片”)这一物质媒介对电子信号加以加工处理和储存;无论是所使用的生产工具、生产对象以及所产生的产品都是物质世界的客观存在。

 

II类(红色)是对劳动力再生产过程中所需要物质要素的补充。在资本主义(或特色市场经济)的发展过程中,一些原来在家庭内部进行的劳动力再生产过程(比如饮食、住宿、修修补补、打扫个人卫生等)逐步商品化,被资本主义化或市场化的经济活动所代替。这样的经济部门包括住宿餐饮业和居民服务、修理和其他服务业。

 

III类(紫色)是辅助物质生产部门的“价值实现”(即帮助物质生产部门的生产者将其所生产的商品按照一定的、可以满足一定利润率要求的价格销售出去)并自身带有一定物质生产职能的经济活动。这样的部门包括出售一般工农业产品的批发零售业和出售或出租住房、办公楼的房地产业。这些部门可以理解为物质生产部门的延伸。

 

IV类(棕色)是对劳动力再生产过程中所需要的非物质要素的补充。资本主义(或特色市场经济)生产过程中所需要的劳动力不仅要满足基本的在生理上生存的要求。为了这些劳动力能够有效地参与资本主义生产活动、为资本家创造尽可能多的剩余价值,还必须要让他们具备一定的劳动技能并且在大多数情况下接受和服从资本家的剥削和压迫。为此,就需要可以训练劳动者具备一定劳动力技能并灌输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教育部门,还需要可以有助于维持劳动者的必要的身体健康的医疗卫生部门(后者相当于经常负责对劳动者身体进行“修理”的部门)。此外,文化、体育和娱乐产业也起着巩固主流意识形态、上层建筑并用低级趣味来腐化人民群众、消磨反抗意识的作用。

 

V类(蓝色)包括几种纯粹的非生产性部门,这一类部门既不参与物质产品和劳动力的生产,也不为这些生产提供直接的辅助作用,而是属于将资本主义经济中所生产出来的剩余价值再分配于各种维持和发展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所需要的活动。由此产生的活动往往是由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特殊的历史条件所产生的,在人类社会的其他的历史发展阶段或者是不需要的,或者将采取根本不同的形式。

 

这样的非生产性部门又可以进一步分成三种不同情况,如下图所示。

 

 

如图,美国经济中的三类非生产性部门之和的比例大大超过中国,其总和占到GDP32.5%,远超过中国的18.4%。一般说来,非生产性部门是资本主义经济的负担,其所谓“增加值”的本质是从生产性部门中转移而来的剩余价值。非生产性部门越大,攫取的剩余价值越多,生产性部门能获得的剩余价值越少。仅从这一指标来看,中国特色市场经济似乎是比较“好”的市场经济,剩余价值中用于生产性资本积累的比例比较高。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美国作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处于霸权地位的核心国家,其资本家阶级不仅可以剥削本国工人的剩余价值,而且还通过不平等交换剥削并占有全世界劳动人民所生产的很大一部分剩余价值。这样多的剩余价值掌握在美国资产阶级手中,就使得他们有条件将其中相当一部分拿出来用于各种非生产性的用途,以维持美国资产阶级作为“世界统治阶级”的地位。

 

非生产性部门中的第一种情况,是维持资本主义一般统治秩序和提供资本主义一般生产条件的部门。这包括公共管理与社会组织部门、水利管理和环境保护部门以及科学研究部门。所谓“公共管理与社会组织部门”即资产阶级国家。至于水利管理、环境保护和科学研究部门,一般来说,或者由资产阶级国家直接承办,或者得到资产阶级国家的大量补贴。资产阶级国家通过税收和其他收费用等强制手段直接占有国民收入的一部分,由此而攫取的剩余价值属于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中产生出来的剩余价值的再分配。不过,按照资产阶级的国民收入核算,政府也被认为是从事了“生产”,并创造了一定的“增加值”。因此,按照主流方法计算的国内生产总值实际上存在着严重的重复计算(这里暂不详细说明)。美国政府部门的增加值占GDP12.3%;中国上述三种“公共”部门的增加值则占GDP7.5%

 

非生产性部门中的第二种情况是在资本主义企业经营中所发生的各种非生产性管理费用,这主要包括所谓的商务服务业。商务服务业内部又分成许多个行业。但大体来说,其中有些是属于为资本主义企业内部管理服务(即帮助资本家监督和压迫劳动者并尽可能压榨劳动者劳动)的行业,比如属于商务服务业一部分的公司总部、行业协会等;另外一些,是属于为资本家之间相互竞争服务(即帮助个别资本家从资产阶级攫取的总的剩余价值中谋取更大的一份)的行业,如所谓法律服务业、广告业、各种咨询业等。这样的经济活动是资本主义企业相互竞争所产生的损耗,是它们相互捅刀子、使绊子的副产品。按照某些“砖家”的观点,自由竞争能够在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指挥下实现效率最大化。但可笑的是,就在号称市场经济“灯塔”的美国,看不见的手每年就以“管理费用”的形式糟蹋了GDP12.2%。至于中国特色市场经济,至少从官方统计看,这方面的浪费比较少,只占GDP3.2%。不过,中国经济中各种上不得台面的腐败贿赂、保护费等到底有多少,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非生产性部门中的第三种情况是金融业。商品经济条件下金融活动的本质是将散落的货币资本集中起来,并投入到各种可能有利可图的经济活动中(即将“储蓄”转化为“投资”)。这就使得控制了货币资本的资本家可以利用其对货币资本的垄断迫使生产性部门的资本家让渡一部分剩余价值。在中国,金融行业的就业人员总数约800万,他们通过“提供金融服务”竟然“创造”了GDP7.7%,比两亿农业劳动者创造的GDP还要多。这体现了市场经济条件下尖锐的社会不平等。金融行业是商品经济(特别是资本主义条件下商品经济)特有的现象;在更高级的社会形态中,这一行业将会被统一的簿记系统和计划调配所取代,由此解放出来的生产力将会被用于改善人民生活。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7 20:27 , Processed in 0.01498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