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群众文艺 群众文艺 查看内容

逐鹿陕川康(第二十一回)

2020-12-21 00:32|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0156| 评论: 0|原作者: 陈少校

摘要: 总裁令我们守西昌的意图,主要是对国际国内说明中央在大陆上还有军事据点,并未放弃大陆,借以争取美援。我们能守多久算多久,不一定要守够三个月。能完成任务就好,能守更多的时间更好,我们尽力为之。大家平心静气地来研究守西昌的办法,以达到总裁的意图。

第廿一回

 

  龟缩一隅 残卒败兵夸固守

 

爪伸四处 破铜烂铁尽收罗

 

胡宗南说:“总裁令我们守西昌的意图,主要是对国际国内说明中央在大陆上还有军事据点,并未放弃大陆,借以争取美援。我们能守多久算多久,不一定要守够三个月。能完成任务就好,能守更多的时间更好,我们尽力为之。大家平心静气地来研究守西昌的办法,以达到总裁的意图。”

 

胡宗南这样说了之后,别的人才敢提意见。谈的时候,由罗列作记录,经过胡的考虑,曾进行过下列几方面的策划和活动。

 

第一方面是改编的部队。

 

一、整编第一师:决定以朱光祖团为基础,扩编为第一师,由朱任师长,作为胡宗南在西昌的军事基本力量。该团本是一个加强团,官兵共有一千七八百人,年龄均较轻,且都识字,受的反动思想毒素也较深,尚有一定的战斗力。

 

一九五①年一月八日,二十七军军长刘孟濂率残部一千多人从川南逃到西昌,胡宗南即将这部分官兵交与朱光祖,作为第一师的一个团。又将围袭伍培英部时捉住的军官上百人,交与周士冕,办了一个短期军官训练班,结业后,一部分也交与朱光祖使用;另有士兵五百多人,也拿去补充第一师。

 

照胡的计划,是要把第一师扩充为四个团,共八九千人;但还没有扩充到三个团,西昌已告解放。

 

该师被消灭的经过是这样:一九五①年二月底,刘孟濂到昭觉县去扩编部队,带去了第一师的一个营。刘在昭觉被解放军活捉,这一个营也同时被歼。到了三月中旬,解放军从金沙江渡河,攻会理、宁南两县甚急,该地守军不能支持,朱光祖又率领了两个营前往增援。到三月二十六日罗列逃离西昌时,朱还在德昌县作挣扎,因此又再拉去了一个营。罗列二十九日从电台联络,知道朱及其残部窜到昭觉县。该师的师部及另两个营,则随罗列逃窜到西康越西县甘相营山中,于三月一日晚上,被彝人配合解放军将其全部消灭。

 

二、收编顾葆裕部:前面已说过,顾部从川昌突围后,一路西逃,因先于宋希濂而行,故侥幸逃脱,由胡宗南令其驻守会理。顾部名义上说尚有四个团,胡曾先后补给他一个团的械弹。三月下旬解放军从金沙江渡河进攻会理时,该军曾挣扎了两天,然后向滇西逃窜。三月十日前后,陈克非所属第二军的第七十六师师长张桐森,由川东败退后,率领两个团三千多人,经昭通以西逃抵西昌,与顾葆裕会合。胡宗南曾为此举行过一次庆祝欢迎大会,并发给三个月的粮饷。以示慰劳,并将他们交给顾指挥;后即随顾部逃往滇西。

 

三、整编胡长青部:胡长青残部千余人从邛崃逃抵汉源后,即驻在该地,并收编了李玉的地方武装千余人,上面已经讲过。三月下旬,解放军进攻富林镇和大树堡,胡即率同李玉光部逃往越西县。三月二十九月,罗列率领“西南军政长官公署”人员逃到甘相营山中时,胡部即与罗列合在一起,企图突围,终被消灭。其详细经过下面再谈。

 

四、收容交警大队陈超部:陈部于一月初由川西窜到川南雷、马屏、峨地区,有一千多人,武器以美制卡宾枪为多。最初停留于雷波县。从无线电台与胡宗南取得联络后,胡令他仍驻该区,积极发展部队,准备委以司令名义,发饷三月,并派了一个联络组驻该区联络。

 

第二方面是组织地方反动武装。

 

二月初,胡宗南已感到收容川西突围部队的想法。已经无望,乃在邛海新村召集罗列、沈策、周士冕、赵龙文、李犹龙等人,研究就地扩军的办法。各人认为西康人口本来就少,且多系彝区和藏区,自雅安解放后,他们所仍然据有的,只有宁远属九县,如果用征兵办法来扩充部队,是没有可能的,只有另想办法。但李犹龙说、照他的看法,西昌地区的地方武装比较多,若把他们联络组织起来,搞三个师还是有可能的;因此,他们就决定由此着手:甲、组织“反共救国军”,先后曾组织了七个纵队,其概况如下:

 

一、第一纵队:残杀镇压彝胞的大刽子手邓秀廷,是西康越西县人,家住沪沽镇和甘相营两地,曾任西昌靖边司令,是彝族四十八家的死敌。这时其人已死,靖边司令由他的儿子邓德亮继任,而实际权力则操于邓德亮的母亲之手。罗列和沈策通过贺国光的拉拢,把邓的母亲接到西昌,商组“反共救国军”。

 

当时,邓家因与西昌靖边司令部副司令孙争权,矛盾甚剧,正想勾结姘军来压倒孙肪,及同意派他的儿子邓德亮为“反共救国军”第一纵队司令,而由胡宗南派其亲信、“西南军政长公署”第四处处长戴涛为副司令兼参谋长。事成后,邓母曾在西昌家中大摆筵席,以示联络,除胡宗南本人外,胡手下的中上级干部全部赴宴。这方面的拉线人主要是沈策,

 

由于沈策和戴涛都在胡面前说邓德亮绝对可靠,因此胡从台湾用飞机把一个团的新式武器运来,装备了邓德亮部的邓字凯团。[请看小说网Jar电子书下载乐园+iuu.om

 

邓字凯是邓德亮的侄子,系西昌靖边司令部的一个团长,该团大部分是彝兵,有两千多人,邓家掌握的正规部队也就是这一个团。另外,他们说还有可能再集合一个团的民兵,不过尚未组织起来。后来才知道,邓字凯与中共西康省负责人廖志高(西康冕宁县人,西永解放后任省人民政府主席)有联系,当罗列等人率领残部由西逃到沪沽镇再转甘相营时,他就宣布起义。邓德亮母子在甘相营家中,也被解放军所活捉。

 

二、第二纵队:二月中旬,越西县上田坝土司岭光;电(彝人,中央宫校毕业,“国民革命同志会”书记长,军统分子,立法委员)到西昌,胡宗南即委他为第十二师师长,要他到昭觉县去编练大小凉山的彝兵,并派原二十七军军长刘孟濂为“反共救国军”第二纵队司令,带了第一师一个营驻在昭觉县,以岭光电的彝兵为基础,想扩编为一个军的兵力。可是岭光电活动的结果。只找得二三百人,西昌已宣告解放。

 

三、第三纵队:西康省盐边县的兵马上司诸葛世槐,是盐边县的土皇帝,经常在金沙江会理、盐边、盐源一带压榨彝民。据他自称,有人枪两千多,还可以再编组两千多人,编成四个支队。三月中旬,透过贺国光的拉拢,诸葛世槐带了当地特产熊胆、灵蛇胆、石菖蒲、虎骨、豹皮等贵重礼物,到西昌与胡宗南见面。胡指派李犹龙与他联系,经过几度研商,胡即派他为“反共求国军”第三纵队司令,并派他的女婿张某(西康源县人,三青团干事,时驻西昌作诸葛世槐的代表)为副司令。并发给他们迫击炮一门、机枪两挺及子弹等物。诸葛世槐于三月二十日前后口盐边,就以该县为据点,在金沙江岸活动。并曾给胡电报说曾与解放军激战,要求赶快接济械弹,胡即令其归顾傈裕联系,并受其指挥,但过了几天,便消息断绝了。

 

四、第四纵队:孙是西昌地区水田彝人,投靠土皇帝邓秀廷后,便作了邓的忠实走狗,帮离双间及屠杀各家彝胞,因而得到信任,成为邓的亲信骨干。邓秀廷死后,、本应由孙继任靖边司令,但邓的老婆却要她的儿子邓德亮去继承,因而邓、孙两家便成了仇人,并曾打过两次仗。后经蒋介石西昌行辕主任张笃伦调解,始派邓德亮为司令,孙为副司令,各掌握一个团的兵力,而由孙长驻西昌靖边司令部代行司令职务。因此,该部的实权操纵在孙手里,他实际上掌握有一个团另两个营,约共二千人。

 

胡宗南逃到西昌后,即指派李犹龙和王炳炎负责与孙联络。另外有个西康省府委员张汉英(西康德昌县人,曾任川军李家钰部旅长),与孙是好友;与李、玉等亦经常接触。三月中旬,经过李犹龙的拉拢,胡宗南即委孙为“反共救国军”第四纵队司令,张汉英为副司令参谋长。胡答应孙编两个正规团,供给晌械。正在开始筹备,西昌已解放。

 

五、第五纵队:三月中旬,四川雷、马、屏、峨专区行政督察专员陈某(名已忘,四川乐山县人,王陵基亲信)到西昌,胡派李犹龙与他联络,后来又派他兼任“反共救国军”第五纵队司令,要他在该地区发展一个师的兵力,饷械由胡供给。陈于三月下旬返雷波,四月中旬该区解放时,被解放军所活捉。

 

六、第六纵队:二月中旬,乐山县哥老会的大舵把子及“国大”代表周瑞麟,随川西第一游击指挥唐式遵逃到西昌,向胡宗南报告乐山解放前后的情况。胡指派李犹龙与周联系,后来害式遵被派为四川省主席,即派周为乐山专区行政督察专员。胡宗南亦加派周为“反共救国军”第六纵队司令,发给黄金一百两,步枪五十枝,机枪一挺,要他随唐回川,在乐山专区建立游击根据地,

 

周于三月二十五日随唐离开西昌,四月初行至越西县小山地区,唐被彝民配合解放军击毙,周则率残部数十人,逃人雷、马、屏、峨地区。

 

七、第七纵队:四川仁寿入伍道垣,系“军统”分子,青年党中委、“国大”代表,也是仁寿一带的哥老会大舵把子。他在二月中旬,也随唐式遵逃到西昌。唐任四川省主席后,即派伍为仁寿区行政督察专员,胡宗南变委他兼作“反共救国军”第七纵队司令,发给与周瑞麟同数的黄金与枪械,要他回去建立游击根据地。唐式遵被击毙时,伍则侥幸逃脱。

 

乙、整编和补充其他地方反动武装。

 

一、新编第二军:西康汉源县一带的哥老会老舵把子羊仁安,一向是该区吃彝人饭的反动统治者,在川、康两省都有点“名声”,经常在汉源地区可纠集一两千人枪,彝胞恨之人骨,却没奈伊何。胡宗南还在汉中时,就派他的亲信特务王炳炎到汉源去与羊仁安联络,胡逃成都后不久,即委羊为新编第二军军长,派王炳炎为副军长,并发了一些军饷。但羊接受了名义,却未编组成军。贺国光出任西康省主席后,即找他做省府委员。胡梦熊周旋,并向贺提出要求三点:(一)充分供应军粮;(二)设法帮助联络地方士绅和地方武装;(三)维持西昌金融和物价。贺均满口答应,只提出了一个反要求,要胡在“转进”时不要把他抛掉。因为他知道胡一向逃跑时,总是偷偷摸摸只顾自己,不理别人,贺既怕死,又有戒心,所以什么也不提,特别提出这一点。有了这个协议之后,双方即由罗列和王梦熊两人共同策划,着手采取各措施,企图加强地方政权。其经过情形如下:

 

各县县长,以选派忠实可信的当地人士充任为原则,由罗、王二人商选、政府委派。胡方暗中则以“国民革命同志会”骨干为选择标准,由李犹龙与“军统”西昌站站长谈荣章斟酌入选,借此实际掌握各县地方政权,盐源县的谈和晴、会理县的康问之、冕宁县的陈蕴山及汉源县的县长,都是这等角色。昭觉县的王隆映、盐边县的冷益坚,也是“国民革命同志会”人马。因这两县无本县人选,而他们与各该县有人事关系,因此也派了他们去控制。这批特务散到各县后,曾起过一定的反动作用。

 

罗列和王梦熊,本来还准备建立雅属、沪属、宁属三个专区,妄想在“赤区”建立什么秘密县政府,但全体方案尚未拟出来,他们即被解放军赶出西昌了。

 

贺国光与川康的军阀、官僚、大资本家、大土豪劣绅,差不多都有直接和间接的联系,他任西昌警备司令之后,与西昌的地方士绅土豪袁品文、孙、张汉英、羊仁安等人,以及大资本家徐某(西昌人,经营各种工商业,很有资产)、大官僚徐获权(西昌人,曾任蒋政权驻美国领事)等,关系尤其密切。贺同徐某等在会理开办有磁窑厂,在西昌城关办有水电厂、面粉厂等等,互相勾结利用,搞到不少黄金。这些人怕失去依恃,都不想贺离开西昌。一九五①元旦,胡宗南搞他的“阅兵典礼”,那些人却向贺搞其“献蛋典礼”,由一个士绅送给贺国光一个双黄大鸭蛋,在蛋壳上隐约地现出青天白日旗和“国光”二字,硬说是鸭子生下来就有的,说贺是“党国元勋”,只有他才能保守西昌。贺很高兴,还拿来遍示宾客。这本来是弄神弄鬼搞出来的玩意,而彼此都要把他它当真,真是可怜亦复可笑。过了几个月,果然应了这个“蛋”字:那些混了几十年的混蛋,再也混不下去,一同滚蛋完蛋了。

 

贺的副司令王梦熊,与川康的军阀、官僚亦混得相当熟。他与贺二人,经常领一些地方士绅去见胡宗南,胡亦派罗列、周士冕、李犹龙、王炳炎、沈策等为代表,与他们周旋联络,借资拉拢。另外,在辛亥革命时期杀过赵尔丰的尹昌衡,在成都解放前夕,率全家逃到西康的汉源,寄住羊仁安家。一九五①年二月,又逃到西昌,由贺国光招待住下。贺把尹介绍给胡宗南,要胡利用他来号召某些人来进行反共活动。胡手下的李犹龙与尹是彭县的小同乡,在成都念书时就认识,当胡叫李去看尹时,尹要求胡把他及其妻女送往台湾,但胡认为尹的作用已经过时,又是一个瞎子,拖妻带女去到台湾,蒋介石一定置之不理,所以没有答应。到了胡宗南和贺国光逃出西昌前,贺即把他交给孙,再也不理了

 

另一方面,胡宗南在西昌期间,还派人分别勾结各少数民族的反动头目。一九五①年二月初旬,自称为西南边疆民族总代表的杨砥中(贵州遵义县土司,黑彝,“军统”分子“国大”代表),和“军统”的副处长黄逸公(安徽桐城县人,此人在“军统”的情况,在拙著“黑网录”中有较详细的叙述),携带电台逃抵西昌。杨要求胡宗南给他名义,说愿在西南少数民族中帮他活动、胡指派李犹龙跟杨、黄二人联系商量,后来就在西昌城内王济民(越西人,白彝,“国大”代表)家中,成立了所谓“西南边政委员会”,派杨砒中为主任季员,岭光电、孙为副主任委员,岭邦政、王济民、羊仁安、李犹龙等二十多人为委员,黄逸公为秘书长。胡每月给该会五百至一千现洋做经费。杨砥中和黄逸公曾拟订过一个工作计划,由杨及岭光电、孙三人负责,联络大凉山、川南、西昌、沪定及云南、贵州境内各边疆民族中的反动头目,一律聘为“边政委员会”委员,并准备在西昌召开扩大委员会议。自此,他们便纷纷写信出去联络,但尚未成事,西昌即已解放。

 

三月中旬,杨砥中、黄逸公和李犹龙三人,还商量组织“边疆工作队”,准备以岭光电、杨砥中所掌握的一些彝族青年为基础,成立两队,一队派往云南作瓦族地区活动,一队派往彝区活动。此项计划经胡宗南批准,并发了部分经费,派往佧瓦族地区的一队也已组成,但尚未动身,西昌已解放了。

 

三月初,罗列、赵龙文、李犹龙三人一起商量,说必要时可逃往西藏,但若要逃往西藏,必须经过木里三大寺地区,应先派人去了解情况,进行联络。经胡宗南同意后,乃由谈荣章介绍“军统”特务汤某(湖南人,时任西昌警备司令部政工处专员,曾在西藏活动过)为“木里三大寺宣慰使”,带了两个助手和电台,并携有哈达等礼品,一同前往。搞了一阵,并未见有什么显著的“成绩”。

 

由上所述,可见,胡宗南到西昌后,反动的魔爪是拼命伸展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7 20:38 , Processed in 0.01778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