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中国资本主义市场改革带来的阶级分化与阶级斗争(八)

2020-12-30 02:05|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10650| 评论: 0|原作者: 李星|来自: 西西河

摘要: 2012年初,他进了深圳的某巨型代工厂,做组装、喷漆工位。在那一年,他接触了某劳工服务机构,下了班去聊聊天,聊产线上的生活,聊工作压力。有些人觉得这么聊又不能解决什么生活问题,就不去了。小江不这么看,他觉得这个机构挺好,不想聊天,也可以做点更实际的。

七、在厂里自觉鼓动工人搞行动的小江

 

 

 

我们就像那天空和风

守护着我们的土地

制订下埋葬恐龙的计划

——苏·多罗《他们夺不走天空》

 

 

 

 

小江30岁,安徽人。2005年初中没毕业,就出来打工了,去过珠三角不少地方。他有点喜好打抱不平,当初进的第一个厂,有个工友长了肿瘤,老板直接让他回家。多年后想起这件事,小江还愤愤地说:

 

对我来说,这就是黑心工厂。老板不要你就不要你了。我就感觉很不公平。[1]

 

出门在外,他也有点江湖气。早年打工时,在某五金厂干了一个月,因为他未成年没身份证,老板就说年底工资一起结算。小江听了说:“我明天早上来拿工资,你不给我,我一分钱都不要了。”老板听了这话大概有点发怵,第二天立即结给他了。

 

在深圳,他目睹过一场因为加班不公引发的玩具厂大罢工,几千号人一起堵了107国道,很多人被警方打…… 他也听说过厂里的管理欺负工人,结果出了厂门之后被埋伏的工人拿刀砍。进多了工厂后,他也有点像个老油条了,跟一班老乡玩在一起,组长也不敢惹他们。

 

2012年初,他进了深圳的某巨型代工厂,做组装、喷漆工位。在那一年,他接触了某劳工服务机构,下了班去聊聊天,聊产线上的生活,聊工作压力。有些人觉得这么聊又不能解决什么生活问题,就不去了。小江不这么看,他觉得这个机构挺好,不想聊天,也可以做点更实际的。就这样,他跟一群在机构结识的工人朋友,在厂里搞起了所谓“公共文化”,也就是鼓动工人起来行动。

 

公共文化就是在公共厕所贴一张纸条,讲津贴,各方面,案例啊。面对面宣传的话,十几万人,谁能做得了。所以我们选择网络宣传和公共文化。如果厂里真正想查是谁宣传,是查得到的。我们找摄像头少的盲区,去贴广告。[2]

 

鼓动了一段时间,小江在本部门联合了六七十个人一起罢工了,要求发放夜班津贴。但罢工并不成功,某大型代工厂是个庞然大物,它的部门无数互相隔绝,罢工的消息传不出去。管理轻易地把几十个罢工工人拆开后,行动就无疾而终了。罢工过后,小江被管理盯上了,没有班加挣不到钱。2014年,小江辞工了,改为在厂外卖早点,既为了谋生也是想接触员工:

 

“卖早餐的好处是可以接触到不同部门的人,你吃早饭,我就可以慢慢接触你,交朋友,聊天,这样可以把不同部门的人拉到一起。”[3]

 

在厂里搞了几年工人鼓动后,小江总结说:

 

我觉得这家电子厂员工的流动太大了,那些我们所接近的,有某种思想的工人,也很容易流失。不管怎么努力去做,就算找到一些比较核心的人,但是他们没有能够坚持到最后。因为每个人都有家庭需要承担,所以我们付出了很多,但是效果不是太好。”[4]

 

据小江说,不久前,他发现自己上了那家巨型代工厂的雇佣黑名单。

 



[1] 201812月小江访谈未刊稿

[2] 同上

[3] 同上

[4] 同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7 22:15 , Processed in 0.015208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