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佛朗哥的登顶之路、工人阶级如何利用反革命阵营的内讧

2021-1-5 15:35|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5698| 评论: 0|原作者: 电影《战争未了》讨论之二|来自: 李星整理

摘要: 要指出的是,统治者内讧时期,通常是它比较虚弱的时刻,也是工人阶级更方便打击它、让她进一步削弱的时机。深入了解反革命阵营内部的整合与内讧,找到并扩大他们之间的裂痕,让资产阶级的意志尽可能瘫痪,给社会革命创造更多的生存可能,是工人阶级的一个重大任务。

电影《战争未了》的讨论之二:佛朗哥的登顶之路、工人阶级如何利用反革命阵营的内讧?(一组对话)



A:


除了知识分子与统治阶级之间的亲缘关系,这部电影还触及了中国观众很少了解的一个领域:佛朗哥及其同伙之间的血腥内讧。

影片中,预定的叛军领袖桑胡尔霍将军飞机出事故,死了。为此,德国特使来找弗朗哥,问谁来当叛军领袖,弗朗哥装傻充愣的表现很耐人寻味。然后,弗朗哥看着德国特使走了,就跟亲信说“我们要像压榨柠檬一样利用德国人。” 这个情节,大概是为了表示佛朗哥非常谨慎的一面吧?


B:


是的,我觉得这一幕展现了佛朗哥作为宫廷政治大师的面目,他在全片中多次重复“我怕犯错”。在反革命的进程中,法西斯阵营头目的内斗中,谁最有心机,最能忍耐,最敢下死手,最能够遵贯彻到底宫廷阴谋的铁律,谁就是最后的胜出者。佛朗哥如此,蒋介石如此,苏哈托和皮诺切特也是如此。在反革命的进程中,秩序党的阵营必然要剧烈重组,没有任何东西一成不变的留下来。将军们杀戮工农,处决自由派知识分子,流放资产阶级政客,而将军们内部也不停的自相残杀,直到达成一个新的,平衡状态的资本主义秩序。




C:


桑胡尔霍将军好像是临行前坚持要带全套礼服勋章,结果飞机超重,降落时出了岔子。桑胡尔霍意外身亡之后,叛军中很多人都想争着当头,一时群龙无首。米利安—阿斯特莱将军,就是片中的“佩佩”,是一个有些旧式的“煽动家”,有辉煌的从军经历,很会在士兵中间进行鼓动,他选择支持佛朗哥。卡瓦内利亚斯将军,就是片中那个大胡子,后来当了陆军监察长,1938年死于事故。莫拉将军,留下了“第五纵队将最先进入马德里”的历史名言,也在1937年死于飞机事故。西班牙法西斯党,即“长枪党”的领导人德·里维拉,在内战初期就被共和军俘虏。共和政府和弗朗哥沟通,说我们可以交换战俘,但是弗朗哥断然拒绝了,宁愿共和军处死里维拉将军。叛军高层就是这样,一个接一个地非正常死亡了,为佛朗哥登顶扫清了道路。



A:

那个大胡子,卡瓦内利亚斯将军,在片中可以看出本来是有召集人地位的,开会都是他在主持。佛朗哥是怎么扳倒他的,影片使用了留白手法,没有直接表述。


B:


谁最反动,谁最终在反革命阵营里边据占上风。骑墙派,留有分寸的“温和”派,在阶级战争中,注定要被踢到一边。影片描述了佛朗哥如何成为第一个公开彻底摒弃共和国的将军。他在司令部下令换掉了共和国的旗帜,挂上了反动象征的保皇党旗帜。看着旗帜升起,在场的基层军官与法西斯党徒放声歌唱,赞美帝国、军队和国王。虽然影片没有直接展现叛军高层的争权夺势,但这个片段强烈暗示着最坚定的保守力量,开始追随佛朗哥,预言了他的凯旋。


顺便说一句,饰演佛朗哥的演员不仅神似,而且演活了那股子心机极深的权谋家气质,又有“天命在我”的诚惶诚恐感,演的挺好。





D:

弗朗哥在摩洛哥打仗那么多年,就负过一次伤,可能运气也是一种实力吧。而且也是这种运气使他坚信自己负有“天命”。

说到权谋,电影中有一个情节很值得注意:卡瓦内利亚斯将军原本只想让弗朗哥当个有名无实的“大元帅”,但是后面却发现相关文件中将弗朗哥变成了掌握军政大权的“国家元首”,于是他就去跟其他人争辩,然后莫拉将军在“国家元首”前面加上了“战时”的字样。卡瓦内利亚斯原本打算等打下马德里,就把佛朗哥一脚踢开,没想到却被弗朗哥将计就计。弗朗哥临时改变主意,不把全力用在攻占马德里,而是分兵去救援阿尔·卡萨尔要塞,因为他知道,只要战争还在继续,他就是叛军的“战时”国家元首。为了维持“战时”状态,佛朗哥宁可让内战持续好几年。说起来,电影用层层推进的技巧,让我们看到了佛朗哥不仅杀人如草,心机也极深,善于把握向上爬的机会。



阶级社会的等级提升机会,本质上说都是自己创造的,没有莫名其妙的机会。桑胡尔霍将军的死可能确属意外,但被佛朗哥这个阴谋家抓住了浑水摸鱼的瞬间良机。

要指出的是,统治者内讧时期,通常是它比较虚弱的时刻,也是工人阶级更方便打击它、让她进一步削弱的时机。深入了解反革命阵营内部的整合与内讧,找到并扩大他们之间的裂痕,让资产阶级的意志尽可能瘫痪,给社会革命创造更多的生存可能,是工人阶级的一个重大任务。

整个20世纪,从社会革命的角度,如何利用反革命阵营的内讧,一直都被工人阶级忽视了。俄国内战期间的白军也是内斗的一塌糊涂,有的军事首领死的不明不白。但即使列宁、托洛茨基,也没有在阶级战争的高度去研究旧统治阶级以及反革命阵营的力量分布问题。工人阶级必须设法用较小的损耗去消灭对方较多的力量,让自己的解放事业保持尽可能旺盛的生机。在阶级战争中,利用阶级敌人的分裂趋势,甚至于主动去创造这种趋势,势在必行。



C:




有个历史细节:叛乱前,佛朗哥是长期亲自带兵打仗的野战军官。西班牙内战爆发时,最高级的将领,共和派都打点过了,所以资历最深的军事官僚中间,加入国民军的并不多。也就是说,旧的军事机器,在重新发动起来对抗革命的时候,并不完整。



B:


这一点跟俄国内战有些相似。最坚决的白军带头人往往是一些中层军官,比如师长、团长甚至营长。当然也有级别较高的,比如高尔察克,但他属于战争中晋升很快的少壮派。阶级社会的国家机器,高层通常是老奸巨猾的人精儿,过的太舒服,钱捞的太多,面对社会革命,难免缺乏乾坤一掷的勇气。太平年间出不了头的业务骨干,有干劲有经验,甚至有对秩序神圣性的“信念”,经常站出来充当反革命的中流砥柱。当然,也是这个原因,让他们需要一个与巨大权力的磨合期,难免露出各种破绽。






对话结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2 15:27 , Processed in 0.01400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