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学点经济学 —— 就业与失业

2021-1-9 02:26|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8862| 评论: 0|原作者: 草庐棋士

摘要: 就业和失业是市场经济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对一般群众而言,不就业就没饭吃、没衣服穿、没地方住。对资本主义或市场经济国家而言,就业问题解决不好,轻则府库空虚、民怨沸腾,重则中原板荡、四方扰攘。

学点经济学之六:就业与失业

作者:草庐棋士

 

就业和失业是市场经济最重要的问题之一。对一般群众而言,不就业就没饭吃、没衣服穿、没地方住。对资本主义或市场经济国家而言,就业问题解决不好,轻则府库空虚、民怨沸腾,重则中原板荡、四方扰攘。中国古代找不到工作的流民就多次敲响了封建王朝的丧钟。今天,我们就来讲讲一讲就业和失业的问题。

 

下面两张饼状图展示了2019年中美两国按照三次产业划分的就业结构。


 

2019年,中国总就业人口为77471万人,美国为16632万人。中国的第一产业(农林牧渔业,绿色部分)就业人口为19445万人,超过美国就业人口总数,占到中国总就业的约25%。尽管中国经济这些年取得了快速发展,人均GDP已经接近或达到了世界平均水平,并给一些人以全面超越美国乃至称霸世界的幻觉,但是仍有将近两亿人从事农业生产。在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历史上,这是典型的半外围国家的特征。一方面,中国的劳动力大量涌入城市,成为无产阶级和现代小资产阶级。另一方面,庞大的农村剩余劳动力仍然在提供着相当数量的产业后备军,压制着城镇无产阶级和下层小资产阶级的工资水平。

 

中国2019年的第二产业(采矿业、建筑业、制造业、公用事业,灰色部分)就业人数为21305万人,占中国总就业人口的27.5%。中国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第二产业工人群体,他们不仅负责修建和维护中国出口加工制造业所必须的庞大的基础设施,还为国内雇主创造大量利润,而且还为核心国家资产阶级制造廉价出口产品,维持这些国家的工人生活水平,因而对整个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稳定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相比而言,美国的第二产业就业人数只有2362万人,约为中国的九分之一,仅占美国总就业人口的14.2%。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以来,产业转移和外包让美国的第二产业尤其是制造业就业的比例和规模萎缩。由此引发的工人失业、小业主破产和本土中小资本家的不满是推动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反新自由主义群众运动迅速发展的主要原因

 

中国第三产业(服务业,橙色部分)的就业人口为36721万人,占总就业人口的47.4%。美国的第三产业就业人口为14050万人,占总就业人口的84.5%。我们知道,第三产业中包含大量的与物质资料生产并无直接联系的部门。美国第三产业就业的高比例实际反映了美国阶级斗争的两个重要趋势。第一,原本在第二产业就业的工人在全球化中丢掉工作被摔进第三产业的低端部分,被迫从事低工资和不稳定的工作。第二,在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国际分工中,美国的信息技术行业和金融业得以扩张,在这些行业工作的上层小资产阶级的数量和工资待遇都有所上升。工资和就业都受到全球化严重威胁的美国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工人的下层在近些年出现了政治激进化的倾向。而美国的上层小资和在媒体及教育行业工作的次等小资,则构成了坚决捍卫美帝国主义主导的国际秩序的白左群体的主力

 

在美国,比较常用的失业人口统计口径指的是16岁以上人口中没有工作、想要工作并且在过去四周内积极寻找过工作的人。失业人口和就业人口的总和就是劳动力,那些因为各种原因放弃寻找工作的人则不算在劳动力的范围内,故而也不算是失业人口。失业率的计算公式为:

 

失业率 = 失业人口/(失业人口+就业人口)= 失业人口/劳动力

 

中国曾有过两种官方失业统计概念。从前统计部门会公布所谓的城镇登记失业率,这是通过城镇无业者主动到劳动部门登记而获取的失业率。随着中国经济市场化程度的提高,城镇登记失业率的真实程度相当可疑,早已成为中国经济统计的笑话。近些年统计部门采纳了城镇调查失业率这一指标。该指标依靠的是劳动力抽样调查数据,统计标准与美国类似,只不过寻找工作的期限为三个月而不是四周。理论上讲,调查失业率可能比登记失业率要准确一些,不过由于该数据只覆盖城镇地区,无法反映整个经济失业状况的全貌。在此,我们采用中国官方统计资料中劳动力和就业人口之差来代表失业人口。根据两国官方统计资料,中国的失业率在2018年约为3.45%,在2019年约为4.48%。美国的失业率在2018年约为3.89%,在2019年约为3.67%。两国的失业率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都处在现代市场经济国家的较低水平。

 

美国的失业率统计方法相对成熟,可以作为我们观察经济周期的有力工具。一般而言,失业率会在经济繁荣期的末尾,即在经济危机开始之前达到周期最低点;在经济危机和衰退时期上升,在复苏期的开始阶段达到周期最高点,然后随着复苏和繁荣开始下降,直至下一个周期。例如,上一次经济危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的2007年三月,美国的失业率曾经达到过4.4%的周期低点,在衰退期过后的2009年十月达到10%的周期高点,随后一直下降。到了新冠疫情传播到美国之前的2020年一月,美国的失业率下降到了3.6%,几乎是50年来的最低点。而在新冠危机最严重的2020年四月,美国的失业率上升到了14.7%。这样高的失业率,超越了二战以来所有的经济危机,只有1929年到1933年的大萧条才能与之相比。到了202011月,美国的失业率已经下降到了6.7%,相当于奥巴马第二任期开始时的水平。

 

中国经济是有特色的市场经济,中国的就业统计也有着鲜明的中国特色。除了按照三次产业和具体行业划分的就业结构之外,还有一类划分标准能为我们提供关于中国市场经济运行规律的有用信息。下面这张饼状图反映了中国2019年按就业地点和就业单位性质划分的就业结构。


 

2019年,中国共有乡村就业人员33224万人,约占总就业的43%。乡村就业人员总数约比第一产业就业人员多出一亿四千万,这是因为中国的乡村中还有大量的人口以个体户(约6000万)和乡村私营企业雇员(约8000万)的身份从事非农业生产。图中猩红色部分代表城镇单位就业人员(17162万人,占总就业的22.2%),包括国有单位、有限责任公司、股份有限公司、港澳台商投资单位、和外商投资单位的就业人员。城镇私营单位(鲜红色)就业人员约有14567万人,占总就业的18.8%。城镇个体就业人员(橙色)约有11692万人,占总就业的15.1%。还有一些未能归入上述三类的城镇其他就业人员(黄色),约有826万人,占总就业的1.1%

 

城镇单位就业人员通常能享受到较为稳定的就业环境和较好的工资和福利待遇。城镇私营单位就业人员的各项待遇虽然明显不如城镇单位,但是一份工作的工资能够基本满足劳动力日常再生产(吃喝拉撒)的要求。上述两类就业人员,在扣除私营投资者、党政干部(某个阶级)以及其他管理和技术人员(现代小资产阶级)以后的其余部分,大致构成今天中国的无产阶级。城镇个体就业人员、城镇其他就业人员和乡村就业人员大致构成中国的半无产阶级。他们获取的工资和经营收入很低,通常需要打几份工或者接受超长劳动时间才能满足劳动力日常再生产的需要。至于劳动力代际再生产(生娃、养娃、育娃),则基本处于停滞或萎缩的状态。

 

讲完了就业和就业结构,我们再来看看中美两国的劳动生产率。所谓劳动生产率就是每一名劳动者创造的GDP。其计算方法如下:

 

劳动生产率 = GDP/就业人数

 

作为分母的就业人数只是总人口的一部分,因此劳动生产率总是大于人均GDP。下图展示的是中国和美国2019年三次产业的劳动生产率以及全社会平均的劳动生产率。


 

2019年,美国的全社会平均劳动生产率(蓝色)为128869美元,几乎是中国(18514美元,红色)的七倍。美国的一、二、三次产业的劳动生产率都要远高于中国。其中,美国一次产业的平均劳动生产率约为中国的15倍,二次产业的平均劳动生产率约为中国的6倍,三次产业的平均劳动生产率也约为中国的6倍。

 

在中美两国都存在第一产业劳动生产率显著低于全社会平均劳动生产率的情况。这是因为中美两国的农业部门都存在大量的小农经济成分。小农经济单位所生产的产品价格除了包含农业生产物质投入的成本以外,主要反映的是农业劳动者的劳动力再生产成本;而资本主义部门所生产的产品价格除了物质投入成本和劳动力再生产成本以外,还要包括资本家利润。所以,当包括小农经济成分的农业部门与以资本主义经济为主的非农业部门相互交换时,就会存在不平等交换(一单位非农业劳动可以交换多个单位的农业劳动),在统计上就表现为一国经济内农业部门较低的劳动生产率。

 

由于中国农业以小农经济为主,而美国农业则属于资本主义经济成分和小农经济成分并存,所以中国农业和非农业部门之间的不平等交换比美国的更加严重。在统计上,这就表现为农业和非农业劳动生产率之间更加巨大的差距。美国的农业劳动生产率相当于全社会平均水平的62%,而中国的农业劳动生产率只相当于全社会平均水平的29%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7 21:23 , Processed in 0.22037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