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

2021-1-10 10:25| 发布者: biruxie| 查看: 1577| 评论: 0

摘要: 近平,看把你难的!你连我这样一个阶下囚都不敢杀,如何成就经天纬地的党国大业?!小时候,我们都喜欢锻炼肌肉——练“块儿”!从政以后,我们要锻炼狠心——杀人!我在重庆杀文强,眼睛都不眨一下!


2020年按:当今世道,一个人想做一件举世无二、独一无二的事情(行善也罢,为恶也罢),难于登月。       
     然而, 毕汝谐 硬是做了 一件举世无双、独一无二的事情——自2013年始,创作一系列以习近平为主人公的小说、剧本。             
中国主席习近平如同日月临空,人人可见可鉴;却独独引发毕汝谐的持久的创作激情! 
最近,网传北京公安局重新调查伍海德案,故而 重新发表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独幕话剧),供网众参考。

习近平暨习仲勋审判薄熙来暨薄一波(独幕话剧)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时间:2013年夏秋之际。
【地点:秦城监狱及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人物:

历史老人(未出场)

习近平
薄熙来
习仲勋(已故)
薄一波(已故)

薄谷开来

官员
富商
美女
法警若干





[幕启:台上空无一人。左角有一矮凳;右侧有一座3米高的粗制的天安门城楼模型,上置一虎皮交椅。

【习近平从观众席右方、薄熙来从观众席左方走上舞台,各就各位——习近平坐虎皮交椅、薄熙来坐矮凳;两人默默地相视片刻。

习近平:(故作热情地)熙来,你好。

薄熙来:(故作冷淡地)近平,你好。

习近平:熙来,告诉你一件事:近期,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薄熙来:打住,打住!别提什么“人民”,你说济南市中级法院就行了!这法院跟人民没什么关系!
习近平(不欲争论)熙来,近期,济南市中级法院将公开审理你的案子;你有什么想法?

薄熙来:(激动起来)公开审理?去年,中纪委对我说这是党内问题,可以保留党籍;不会送交法院!

习近平(微笑)此一时也,彼一时也!你的亲友揭发了大量问题......

[薄谷开来以及道貌岸然的官员、大腹便便的富商、妖丽苗条的美女上,他们满含敌意地围着薄熙来走了一圈;美女甚至作势要扑过去撕打薄熙来,被官员和富商左右拉住......习近平挥了挥手,他们鱼贯下。

薄熙来(轻蔑地)少来这一套!习近平,咱们都是从文化革命过来的,都知道整人是怎么回事!只要想整,别说我了,你看那刘少奇、邓小平,整出来的材料跟小山似的!

【冷场。

习近平:熙来,事已至此,你有什么打算?

薄熙来:我想见我爸爸,薄一波同志。近平,我出事了,众叛亲离!只有我爸爸还爱我、还愿意保护我。

习近平(为之莞尔):薄叔叔2007年就走了。

薄熙来:我要请他老人家回来!(仰天大呼)爸爸,爸爸!你和习仲勋叔叔回来吧!

















【习仲勋自舞台右方、 薄一波自舞台左方上,脚步飘逸;习仲勋 、薄一波的前额涂着两个漆黑大字:“已故”。

薄一波:(明显含讨好意味):仲勋同志,你好。


习仲勋:(故作冷淡地)一波同志,你好。

薄一波:很久不见了,仲勋同志。

习仲勋:很久不见了,一波同志。


习近平:爸爸,薄叔叔,你们从天国回来,风尘仆仆,看到什么自然景观?


习仲勋(兴致勃勃):我看见——人间的月亮就是比天國的月亮圓!

薄一波(愁眉苦脸) 我看见——人间的月亮就是不及天國的月亮圓!

习近平(欣然)情人眼裡出西施,得意者眼裡出圓月!

薄熙来(黯然)无情人眼裡出东施,失意者眼裡出缺月!

薄一波:仲勋同志,天国太大了;我在2007区,你在2002区;总想去拜访你,可惜隔区如隔山......


薄熙来(热切地):习叔叔,爸爸,你们在天上和毛主席常见面吧?

习近平(不得不跟随薄熙来重复这一问题):薄叔叔,爸爸,你们在天上和毛主席常见面吧?


习仲勋(遗憾地)没有。天国太大了,无边无涯;毛主席在1976区,我在2002区,不仅隔着年度小区,还隔着世纪大区;交通不便......

薄一波:(加重语气)近平同志,要不是熙来出事了,我和仲勋同志也聚不到一起呢。

【冷场。

薄一波:仲勋同志,你的气色比在人间时好多了。我去天国几年了,除了熙来,我的几位子婿并无太大出息;(面向习近平)近平贤侄——当年,我和令尊同为国务院十二位副总理之一——已然接班......可喜可贺!

习仲勋(略显不耐烦地):一波同志,你想说什么?

薄一波(愈益谦恭)仲勋同志,我们在政治局、国务院是老同事;山西、陕西相邻,也 算是半个老乡吧。


习仲勋(非常不耐烦地)一波同志,你到底想说什么?

薄一波:现在,犬子熙来落到令郎手中......

习仲勋(正色): 薄一波同志,你也是受党和毛主席教育多年的老同志了,怎么这样庸俗!这事关系党纪国法,不是你娃和我娃打架......近期,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

薄一波:打住,打住!别提“人民”,你说济南市中级法院就行了!这法院跟人民没什么关系!

习仲勋 :一波同志,这样我和你就无话可说了!

薄一波(不欲争论)仲勋同志,近期,济南市中级法院将公开审理熙来的案子;你有什么高见?

习仲勋(一字一顿):按照国家法律办。


薄一波(带有明显的威胁意味):一场官司几辈仇!这样结仇,怎么得了!熙来,这里是秦城监狱,你受苦了。

薄熙来:爸爸,我还好;爸爸一生多次坐牢,始终坚强!爸爸,你是我的榜样!

薄一波(悲哀地):文革前,毛主席曾经语重心长地指出:“我们的干部子弟很让人担心,他们没有社会经验,但是架子很大;要教育他们不要靠父母,要靠自己。“毛主席还借用《战国策》“触龙说赵太后”中“位尊而无功,俸厚而无劳,而挟重器多也”,进一步表达这种忧虑。 熙来,我亲爱的儿子!你的发迹和垮台,为毛主席的这种忧虑提供了佐证!我是开国元老中的头号寿星,我用巨掌长期托撑你,使你平步青云!

薄熙来:爸爸,你生前为我操劳得太多了,太累了!谢谢爸爸。

【冷场。

薄一波(越发悲哀地)我抱病苦撑了一年又一年;活着,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我的儿女!我逝于2007年,虚龄得享百岁,不可谓不高寿;然家有熙来,我非得有二百年寿命才能保护熙来终生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老天爷,我为什么不能有二百年寿命呢?!失去了父荫的熙来,在平民子弟胡温面前,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冷场。

薄熙来(冷峻地)爸爸,这是命!习近平的成功、薄熙来的失败都是偶然的。我信用了王立军这个王八蛋!

习仲勋(肃然地)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必然性和偶然性是揭示客观事物发展规律的一对哲学范畴;必然性通过偶然性为自己开辟道路;在这里,王立军的出现有其偶然性,而历史的必然性是中国绝不能重庆化,更直白地说,中国绝不能沦为流氓国家!即使没有王立军,也会有李立军、赵立军,奋起担当这一神圣使命!即使王立军这样的莽夫死绝了,也会有王淑女、王秀女等等巾帼英雄继承其遗志!薄熙来逆历史潮流而动,必定身败名裂!

薄一波(拱手作揖):仲勋同志,近平贤侄,熙来知错了!请你们父子高抬贵手,放他一条生路吧!

习仲勋(敷衍地):一波同志,现在,天国各个区都成立了司法局,2007区的司法局有很多好律师;你们有的是钱——人间钱、天堂钱多得花不完!交钱,登个记,给熙来请个好律师吧。

薄一波(求和地):仲勋同志,当年,我们在工作中有过分歧,有过争执,有过不愉快......都是我的过错!我请你原谅。
习仲勋(轻轻地摆手)一波同志,今天我们不谈这些。令郎恶习颇深,非霹雳手段不能阻止他滑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薄熙来(抓住机会)近平,我爸爸向习叔叔道歉了;难得呀,文化大革命那么斗我爸爸,他都不肯说一句软话;可是,为了我,我爸爸向习叔叔道歉了!
习近平:薄叔叔,谢谢你向我爸爸道歉——只可惜,太晚了!当你和我爸爸在世时候,你趾高气扬,什么都不说;当你和我爸爸直面邓公的时候,你飞扬跋扈,什么都不说!现在,你说这些话还有什么意义呢。
薄一波(近于厚颜无耻地)近平贤侄,你有所不知——我和你爸爸在世时候,我在心里说过了;当我和你爸爸直面邓公的时候,我也在心里说过了!
习仲勋(厌恶地摆手)薄一波同志,我们该回天国了。走吧。
薄一波:(固执地)仲勋同志,我等着你对近平贤侄说句话。



习近平:薄叔叔,你不要难为我爸爸;有什么话跟我说!你们那一代的恩怨是你们的;我们这一代的是非是我们的!各有各的帐!
薄一波:娃呀,你别跟你薄叔叔打官腔了!只要你发话,熙来就没事了!我拉下这张老脸,算是薄叔叔求求你了!

习近平:这不是官腔,是法律。

薄一波(轻蔑地):跟权力相比,法律算什么!新中国、旧中国,多少弥天大案都被权力抹掉了!法律!改革开放之初,香港记者问彭真同志:“党大还是法大?”彭真同志支吾其词,没有给出答案。其实,人人皆知:党大于法!列宁曾经直言不讳地说:“布尔什维克不遵守任何法律,包括自己制定的法律。”

【冷场。

薄一波:薄谷开来是刑事犯,她的罪行与熙来无关!


【冷场。


薄一波(貌似沉痛地)仲勋同志,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向你赔礼道歉!

[薄一波向习仲勋深深地三鞠躬。

习仲勋:一波同志,你这是何苦呢。

薄一波(转向习近平):熙来这孩子不懂事,我教子无方;近平贤侄,你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薄叔叔代他向你赔礼道歉!

【薄一波向习近平深深地三鞠躬。

习近平(一时手足无措):薄叔叔,使不得......

薄熙来(深感屈辱)爸爸!

薄一波(深情内敛却又威严地):熙来,你闯下了弥天大祸,还不跟我一起,向你习叔叔和近平哥哥赔礼道歉!

【薄熙来僵立不动。

薄一波(意在言外):你听见我的话没有?

薄熙来(醒悟):听见了。

【薄一波暨薄熙来向习仲勋暨习近平深深地三鞠躬。

习仲勋(颇感意外地搓着双手):一波同志,你看你看,你这是......

习近平(不甘心就此被情面所拘):薄叔叔,我想跟熙来单独谈谈。
薄熙来:是。习叔叔,我也想跟近平单独谈谈。两位老人家请回避吧。
薄一波:仲勋同志,孩子们想单独谈谈;咱们这两个老家伙回避吧。
习仲勋:也好,一波同志;咱们这两个老家伙回避吧。回天国吧。你去2007区,我回
2002区。
薄一波(热心地):仲勋同志,我送你去2007区。
习仲勋(冷淡地):不必了,一波同志。我自己轻车熟路,一会儿就到了。
薄一波:熙来,跟你习叔叔说再见。
薄熙来(怀着某种不切实际的憧憬):习叔叔,再见。我和近平从小一起长大,就像是亲哥俩。我们会谈得很好,
习近平(胸有成竹):是的,我们会谈得很好。
薄熙来(得寸进尺地):我们会谈得非常好。
薄一波(表情复杂)近平贤侄,熙来,再见了。


习仲勋(踌躇满志)熙来、近平,再见了。
【习仲勋、薄一波客套地相互礼让着,脚步飘逸地同下。
薄熙来(坐回矮凳,面带一抹不可捉摸的浅笑):我爸和你爸回天国了。前嫌尽释,握手言欢。
习近平(坐回虎皮交椅,面带一抹讽刺的浅笑):他们还以为我和你都是小孩子呢。(温和地)熙来,你是久历宦海的老狐狸,不是乳臭未干的小菜鸟,为什么却落到这般田地?!




薄熙来(痛苦地连连以拳捶胸):我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将居于弱者地位的王立军——他在我面前是必恭必敬的三孙子!——视同草芥;我就像爷爷教训孙子那样抽王立军耳光,致使局面糜烂,不可收拾!

习近平:不错。


薄熙来:我在秦城监狱里才悟出一个简单道理:我与王立军这个王八蛋之间的相对优势、相对劣势并非绝对优势、相对劣势!在一定条件下便可以相互转化——主客之势,随即易位!我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低估了王八蛋的力量,特别是低估了王八蛋孤注一掷时所爆发的惊人能量!王八蛋居然惊动了美国领事馆,轰动了全世界! 我挥掌重击王八蛋,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一下子断送了自己的锦绣前程!

习近平:(舒服地伸了个懒腰):假如没有王立军,今天的中南海,还是表面和谐,死水一潭;老百姓能够看到的,只不过是河清海晏、花好月圆的表面现象;你想必意气风发、势不可挡;安坐于十八大主席台,仪态蔼然,官威赫赫!你这厮内有内秀、外有外秀,更兼顶着“薄一波之子” 的超级桂冠,真正是首屈一指的蓝血政治家!外电称你为“大陆马英九”,即暗喻你有总统之相!熙来,我简直拿你毫无办法!

薄熙来(狞笑)下面的话,我替你说:王立军这个王八蛋夜闯成都美国领事馆,一举褫夺薄熙来的华丽伪装,老百姓得以看到再也包不住、捂不住的幕后勾当:中国仅有的四个直辖市之一重庆,已然黑社会化!举凡香港电视剧“上海滩”、美国电影“教父”里所必备的剧情要素:俊男、美女、爱情、淫乱、凶杀、醇酒、毒药、枪械、化装、出逃;老大与马仔钩心斗角、互设陷阱等等,一应俱全!

习近平(轻轻鼓掌):薄熙来不愧为薄熙来!精彩!

薄熙来(悔恨难当):你靠王八蛋赢了我,胜之不武!

习近平:马克思主义哲学认为,必然性和偶然性是揭示客观事物发展规律的一对哲学范畴;必然性通过偶然性为自己开辟道路;在这里,王立军的出现有其偶然性,而历史的必然性是中国绝不能重庆化,更直白地说,中国绝不能沦为流氓国家!即使没有王立军,也会有李立军、赵立军,奋起担当这一神圣使命!即使王立军这样的莽夫死绝了,也会有王淑女、王秀女等等巾帼英雄继承其遗志!薄熙来逆历史潮流而动,必定身败名裂!

薄熙来(冷笑):你在重复令尊的话,毫无创意。

习近平(笑眯眯):我也有独到见解:王立军其人,貌不压众,劣迹斑斑;用东北土话来说“不是好饼”!委实令人不敢恭维!然而,历史老人妙手化腐朽为神奇,将之安排于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空间;而粗中有细、细中有粗的王立军毅然决然捉住机遇,舍得一身剐,硬是将不可一世的薄熙来拉下马! (得意洋洋地)一介莽夫——用东北土话来说是个“彪子”,错置其位,居然令中共党史改写、中华人民共和国史改辙、甚至在中美关系史上也抹出不可泯灭的戏剧化的一笔!

【冷场。



薄熙来:在官位上,我无所畏惧,大胆地干啊、冲呀、拼呀!人生能有几回搏,爱拼才会赢!可是,进了监狱,好多天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习近平:你进了监狱,好多天我也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薄熙来:后来,我又能吃下饭,睡好觉了。

习近平:后来,我也又能吃下饭,睡好觉了。熙来,你究竟有什么打算?


薄熙来(似乎很诚恳)近平,放了我吧,我想回家!古人云:划地为牢,势不可入;削木为吏,势不可对;你们关了我一年多,够了,让我回家吧!

习近平:不,我不能让你回家!你的政治能量、生命活力太厉害了!你回家了,我就再也睡不着觉了!

薄熙来(一针见血地):是的,中南海太浅了——容不下习近平、薄熙来一起戏水!钓鱼台太小了——容不下习近平、薄熙来同时垂钓!你想踏踏实实地在中南海睡觉,我就得呆在秦城监狱睡觉!我就得呆在秦城监狱醒着!

习近平(深沉地):文革高潮中,毛主席最后一次召见刘少奇;刘少奇想回老家当农民,毛主席不同意,而是打发刘少奇回姥姥家了!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薄熙来:(略显惊慌)习近平,你也要打发我回姥姥家?!

习近平(沉稳地)不,不会!历史的经验不能照搬。

薄熙来:那么,我还要战斗!(以其特有的暴风雨般的激情,张开双臂,仿佛一只无畏的海燕)近平,杀了我吧,剐了我吧!把我的头颅悬挂在天安门城楼上,让我的热血洒在五星红旗上!我的头颅将是改革大业的天字第一号祭品,我的热血将是五星红旗上无与伦比的风采!
习近平(苦闷地):不,我不能杀你!杀掉你,就会产生可怕的多米诺骨牌效应!(旁白)我当然想杀掉薄熙来,一了百了,杜绝后患!但是,我没有这样的权威!习近平是习仲勋的儿子,薄熙来是薄一波的儿子!既然薄一波不能杀掉习仲勋,习仲勋也不能杀掉薄一波;那么,习仲勋的儿子就不能杀掉薄一波的儿子!反之亦然!党章国法没有这一条,这是所谓潜规则!

鲜花

握手
1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1 22:51 , Processed in 0.015281 second(s), 12 queries .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