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马克思恩格斯著作摘编(中)

2021-1-13 23:42|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119| 评论: 0|原作者: 马克思|恩格斯|来自: 鲁凡提供

摘要: 马恩学说是发现和应用社会发展规律,谋求工人阶级和人类彻底解放的思想体系,确实不可不读。  

9、综述

  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是社会生产过程一般的一个历史地规定的形式。而社会生产过程既是人类生活的物质生存条件的生产过程,又是一个在特殊的、历史的和经济的生产关系中进行的过程,是生产和再生产着这些生产关系本身,因而生产和再生产着这个过程的承担者,他们的物质生存条件和他们的互相关系即他们的一定的经济的社会形式的过程。[……]他们借以进行生产的各种关系的总体,就是从社会经济结构方面来看的社会。

  资本——而资本家只是人格化的资本,他在生产过程中只是作为资本的承担者执行职能——会在与它相适应的社会生产过程中,从直接生产者即工人身上榨取一定量的剩余劳动,这种剩余劳动是资本未付等价物而得到的,并且按它的本质来说,总是强制劳动,尽管它看起来非常像是自由协商议定的结果。这种剩余劳动体现为剩余价值,而这个剩余价值存在于剩余产品中。(马:《资本论》3卷,摘自二版926-927页)

  剩余劳动一般作为超过一定的需要量的劳动,应当始终存在。只不过它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像在奴隶制度等等下一样,具有对抗的形式,并且是以社会上的一部分人完全游手好闲作为补充。为了对偶然事故提供保险,为了保证再生产过程的必要的、同需要的发展和人口的增长相适应的累进的扩大(从资本主义观点来说叫做积累),一定量的剩余劳动是必要的。

  资本的文明面之一是,它榨取这种剩余劳动的形式和条件,同以前的奴隶制、农奴制等形式相比,都更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有利于社会关系的发展,有利于更高级的新形态的各种要素的创造。因此,资本一方面会导致这样一个阶段,在这个阶段上,社会上的一部分人靠牺牲另一部分人来强制和垄断社会发展(包括这种发展的物质方面和精神方面的利益)的现象将会消灭,另一方面,这个阶段又会为这样一些关系创造出物质手段和萌芽,这些关系在一个更高级的社会形式中,使这种剩余劳动能够同物质劳动一般所占用的时间的更大的节约结合在一起。(马:《资本论》3卷,摘自二版927-928页)

  在一定时间内,从而在一定的剩余劳动时间内,究竟能生产多少使用价值,取决于劳动生产率。也就是说,社会的现实财富和社会再生产过程不断扩大的可能性,并不取决于剩余劳动时间的长短,而是取决于剩余劳动的生产率和进行这种剩余劳动的生产条件的优劣程度。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是一种特殊的、具有独特历史规定性的生产方式;它和任何其他一定的生产方式一样,把社会生产力及其发展形式的一个既定的阶段作为自己的历史条件,而这个条件又是一个先行过程的历史结果和产物,并且是新的生产方式由以产生的既定基础;同这种独特的、历史地规定的生产方式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具有一种独特的、历史的和暂时的性质;最后,分配关系本质上和这些生产关系是同一的,是生产关系的反面,所以二者共有同样的历史的暂时的性质。(马:《资本论》3卷,摘自二版994页)

  如果说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生产条件的这种一定的社会形式为前提,那么,它会不断地把这种形式再生产出来。它不仅生产出物质的产品,而且不断地再生产出产品在其中生产出来的那种生产关系,因而也不断地再生产出相应的分配关系。(马:《资本论》3卷,摘自二版995页)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一开始就有两个特征。

  第一,它生产的产品是商品。使它和其他生产方式相区别的不在于生产商品,而在于,成为商品是它的产品的占统治地位的决定的性质。[……]这种生产方式的主要当事人,资本家和雇佣工人,本身不过是资本和雇佣劳动的体现者,人格化,是由社会生产过程加在个人身上的一定的社会性质,是这些一定的社会生产关系的产物。[……]在这里,价值规律不过作为内在规律,对单个当事人作为盲目的自然规律起作用,并且是在生产的偶然波动中,实现着生产的社会平衡。(马:《资本论》3卷,摘自二版996页)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第二个特征是,剩余价值的生产是生产的直接目的和决定动机。这是劳动社会生产力发展的一种特殊形式,不过,这种劳动社会生产力是作为与工人相对立的资本的独立力量而发展的,并因而直接与工人本身的发展相对立。尽管在资本主义生产的基础上,对于直接生产者大众来说,他们的生产的社会性质是以实行严格管理的权威的形式,并且是以劳动过程的完全按等级组织的社会机制的形式出现的,但是,在这种权威的承担者中间,在只是作为商品所有者互相对立的资本家本身中间,占统治地位的却是极端无政府状态,在这种状态中,生产的社会联系只是表现为对于个人随意性起压倒作用的自然规律。(马:《资本论》3卷,摘自二版997-998页)

  所谓的分配关系,是同生产过程的历史地规定的特殊社会形式,以及人们在他们的人类生活的再生产过程中相互所处的关系相适应的,并且是由这些形式和关系产生的。这些分配关系的历史性质就是生产关系的历史性质,分配关系不过是表现生产关系的一个方面每一种分配形式都会随着它由以产生并且与之相适应的一定的生产形式的消失而消失。(马:《资本论》3卷,摘自二版999-1000页)

  单纯劳动力的所有者、资本的所有者和土地的所有者,他们各自的收入源泉是工资、利润和地租……也就是说,雇佣工人、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形成建立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基础上的现代社会的三大阶级。

  在英国,现代社会的经济结构无疑已经达到最高度的、最典型的发展。但甚至在这里,这种阶级结构也还没有以纯粹的形式表现出来。在这里,一些中间的和过渡的阶层也到处使界限规定模糊起来。(马:《资本论》3卷,摘自二版1001页)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经常趋势和发展规律,是使生产资料越来越同劳动分离,使分散的生产资料越来越大量积聚在一起,从而使劳动转化为雇佣劳动,使生产资料转化为资本。(马:《资本论》3卷,摘自二版1001页)

  

(三)恩格斯的政治经济学著述摘抄

  

世界上有资本家和工人以来,没有一本书像我们面前这本书那样,对于工人具有如此重要的意义。资本和劳动的关系,是我们全部现代社会体系所围绕旋转的轴心,这种关系在这里第一次得到了科学的说明。(恩:《卡·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书评》写于1868年,摘自《选集》二版2卷589页)

  在现代社会关系中,资本家在商品市场上找到了一种商品,这种商品具有特别的性质,这就是,它的使用是新价值的泉源,是新价值的创造。这个商品,就是劳动力。

  劳动力以活的工人的形式存在着。工人为维持他自己的生存并维持他的家庭——这保证在他死后劳动力继续存在——需要一定量的生活资料。因此,生产这些生活资料所必需的劳动时间就代表了劳动力的价值。(恩:《卡·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书评》写于1868年,摘自《选集》二版2卷591页)

  资本家按周支付劳动力的价值,并由此购买到工人一周劳动的使用权。[……]假设一个工人一周的工资代表3个工作日,那么,这个工人从星期一开始工作,到星期三晚上,就把资本家所付的工资的全部价值偿还了。[……]资本家已经购买了工人一的劳动,所以,工人在剩下的3天中也必须继续工作。工人这种超过补偿工资所必需的时间以外的剩余劳动,便是剩余价值,是利润的泉源,是资本继续不断增大的泉源。(恩:《卡·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书评》写于1868年,摘自《选集》二版2卷591-592页)

  一切不劳动的社会成员,都是依靠这种无酬劳动维持生活的。资本家阶级负担的国家的和地方的各种税收、土地所有者的地租等等,都是由无酬劳动支付的。全部现存的社会状况都是建立在这种无酬劳动之上的。(恩:《卡·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书评》写于1868年,摘自《选集》二版2卷592页)

  在一切时代,被压迫阶级都必须提供无酬劳动。奴隶必须做的劳动,比以生活资料的形式所还给他们的劳动,要多得多,在农奴制度下,直到农民徭役劳动废除为止,情形也是这样。不过,在这里,农民为维持自身生活而工作的时间和为地主工作的剩余劳动之间的区别是极清楚的,因为后者和前者是分开的。现在,形式已经变化了,不过本质依然是一样的。(恩:《卡·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书评》写于1868年,摘自《选集》二版2卷593页)

  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即资本家为一方,雇佣工人为另一方而存在的生产方式,不但继续不断地重新生产出资本家的资本,而且同时还继续不断地再生产出工人的贫困。但是资本不仅再生产它本身而已,它会不断地增加和增大,因此,它对于无产的工人阶级的权力,也跟着增大起来,而且,像它会以不断扩大的规模再生产出它本身一样,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也以不断增加的规模,以不断增加的人数再生产出无产的工人阶级。可是,由于机器生产的发展,农业的改良等等,生产同样数量产品所必需的工人越加减少了,这种完善,也就是这种使工人过剩的现象,甚至比资本的增加更要快得多。他们形成产业后备军,这种产业后备军,在营业状况不佳或平常的时候,是在他们劳动的价值以下,付予报酬的,而且就业不经常,或者要靠公共慈善机关的救济为生。但在营业特别活跃的时期,它对于资本家阶级是必不可少的,这一点从英国的例子看得很清楚。可是,在所有的情况下,这种 产业后备军都会破坏经常在业的工人的抵抗力量,使他们的工资保持在低下的水平上。(恩:《卡·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书评》写于1868年,摘自《选集》二版2卷595-596页)

  正像马克思尖锐地着重指出资本主义生产的各个坏的方面一样,同时他也明白地证明这一社会形式是使社会生产力在发展到这样高度的水平所必需的;在这个水平上,社会全体成员的平等的、合乎人的尊严的发展,才有可能。资本主义的生产才第一次创造出为达到这一点所必需的财富和生产力,但是它同时又创造出一个社会阶级,那就是被压迫的工人大众。他们越来越被迫起来要求利用这种财富和生产力来为全社会服务,以代替现在为一个垄断者阶级服务的状况。(恩:《卡·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书评》写于1868年,摘自《选集》二版2卷596-597页)

  政治经济学从最广的意义上说,是研究人类社会支配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和交换的规律的科学。(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489页)

  经济科学的任务在于:证明现在开始显露出来的社会弊病是现存生产方式的必然结果,同时也是这一生产方式快要瓦解的征兆,并且在正在瓦解的经济形式内部发现未来的、能够消除这些弊病的、新的生产组织和交换组织的因素。(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492页)

  资本主义的生产形式和交换形式日益成为生产本身所无法忍受的桎梏;这些形式所必然产生的分配方式,造成了日益无法忍受的阶级状况,造成了人数越来越少,但是越来越富的资本家和人数越来越多而总的说来处境越来越恶劣的一无所有的雇佣工人之间的日益尖锐的对立;最后,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部所造成的,它自己不再能驾驭的大量的生产力,正在等待着为有计划地合作而组织起来的社会去占有,以便保证,并且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保证社会全体成员享有生存和自由发展其才能的资料。(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492-493页)

  现代的大工业,一方面造成了无产阶级,这个阶级能够在历史上第一次不是要求消灭某个特殊的阶级组织或某种特殊的阶级特权,而是要求根本消灭阶级;这个阶级所处的地位,使他们不得不贯彻这一要求,否则就有沦为中国苦力的危险。另一方面,这个大工业造成了资产阶级这样一个阶级,它享有全部生产工具和生活资料的垄断权,但是在每一个狂热投机的时期和接踵而来的每次崩溃中,都表明它已经无力继续支配那越出了它的控制力量的生产力;在这个阶级的领导下,社会就像司机无力拉开紧闭的安全阀的一辆机车一样,迅速奔向毁灭,换句话说,这是因为: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所造成的生产力和由它创立的财富分配制度,已经和这种生产方式本身发生激烈的矛盾,而且矛盾达到了这种程度,以至于如果要避免整个现代社会毁灭,就必须使生产方式和分配方式发生一个会消除一切阶级差别的变革。(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500-501页)

  正是现存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最平庸的颂扬者宣扬工资决定价值的观点,同时还把资本家的利润说成一种高级的工资、禁欲的报酬(因为资本家没有荡尽他的资本)、冒险的奖赏、经营管理的报酬等等。(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537页)

  社会的生产和资本主义占有之间的矛盾表现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对立。

  社会的生产和资本主义占有之间的矛盾表现为个别工厂中的生产组织性和整个社会中生产的无政府状态之间的对立。(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622-624)

  社会的生产无政府状态的推动力,使大工业中的机器无止境地改进的可能性变成一种迫使每个工业资本家在遭受毁灭的威胁下不断改进自己的机器的强制性命令。但是,机器的改进就造成人的劳动的过剩,就意味着造成一批超过资本在经营上的平均需要的、可供支配的雇佣劳动者,一支真正的产业后备军,这支后备军在工业开足马力工作的时期可供随意支配,而由于必然随着这个时期到来的崩溃,又被抛到街头,这支后备军任何时候都是工人阶级自己同资本进行生存斗争的绊脚石,是把工资抑制在合乎资本家需要的低水平上的调节器。于是,一部分人的过度劳动成了另一部分人失业的前提,而在全世界追逐新消费者的大工业,却在国内把群众的消费限制到忍饥挨饿这样一个最低水平,从而破坏了自己的国内市场。市场的扩张赶不上生产力的扩张。冲突成为不可避免的了,而且,因为它在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炸毁以前不能使矛盾得到解决,所以它就成为周期性的了,资本主义生产造成了新的“恶性循环”。(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624-626页)

  事实上自从1825年第一次普遍危机爆发以来,差不多每隔十年就要出轨一次。交易停顿、市场盈溢、产品大量滞销积压、银根奇紧信用停止、工厂停工、工人群众因为他们生产的生活资料过多而缺乏生活资料,破产相继发生,拍卖纷至沓来。停滞状态持续几年,生产力和商品被大量浪费和破坏,直到最后,大批积压的商品以或多或少压低了的价格卖出,生产和交换又逐渐恢复运转。步伐逐渐加快[……]最后,经过几次拼命的跳跃重新陷入崩溃的深渊。如此反复不已。(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626页)

  在危机中,社会性生产和资本主义占有之间的矛盾剧烈地爆发出来。商品流通暂时停顿下来,流通手段即货币成为流通的障碍;商品生产和商品流通的一切规律都颠倒过来了。经济的冲突达到了顶点:生产方式起来反对交换方式,生产力起来反对已经被它超过的生产方式。(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627页)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全部机制在它自己创造的生产力的压力下失灵了。它已经不能把这大批生产资料全部变成资本;生产资料闲置起来,因此,产业后备军也不得不闲置起来。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可供支配的工人——生产和一般财富的一切因素都过剩了[……]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资本属性的必然性,像幽灵一样横在这些资料和工人之间,唯独这个必然性阻碍着生产的物的杠杆和人的杠杆的结合;唯独它不允许生产资料发挥作用,不允许工人劳动和生活。因此,一方面,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暴露出自己无能继续驾驭这种生产力。另一方面,这种生产力本身以日益增长的威力要求消除这种矛盾,要求摆脱它作为资本的那种属性,要求在事实上承认它作为社会生产力的那种性质。(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627-628页)

  如果说危机暴露出资产阶级无能继续驾驭现代生产力,那么,大的生产机构和交通机构向股份公司和国家财产的转变就表明资产阶级在这方面是多余的。资本家的全部社会职能现在由领工薪的职员来执行了。资本家除了拿红利、持有剪息票、在各种资本家相互争夺彼此的资本的交易所中进行投机以外,再也没有任何其他的社会活动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起初排挤工人,现在却在排挤资本家了,完全像对待工人那样把他们赶到过剩人口中去,虽然暂时还没有把他们赶到产业后备军中去。(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629页)

  无论转化为股份公司,还是转化为国家财产,都没有消除生产力的资本属性。在股份公司的场合,这一点是十分明显的。而现代国家也只是资产阶级社会为了维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一般外部条件使之不受工人和个别资本家的侵犯而建立起来的组织。现代国家,不管它的形式如何,本质上都是资本主义的机器,资本家的国家,理想的总资本家。它越是把更多的生产力据为己有,就越是成为真正的总资本家,越是剥削更多的公民。工人仍然是雇佣劳动者,无产者。资本关系并没有被消灭,反而被推到了顶点。但是在顶点上是要发生变革的。生产力归国家所有不是冲突的解决,但是它包含着解决冲突的形式上的手段,解决冲突的线索。

  这种解决只能是事实上承认现代生产力的社会本性,因而也就是使生产、占有和交换的方式同生产资料的社会性相适应。而要实现这一点,只有由社会公开地直接地占有已经发展到除了适于社会管理之外不适于任何其他管理的生产力。(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卷629页)

  《资本论》在大陆上常常被称为“工人阶级的圣经”。任何一个熟悉工人运动的人都不会否认:本书所作的结论日益成为伟大的工人阶级运动的基本原则,各地的工人阶级都越来越把这些结论看成是对自己的状况和自己的期望所作的最真切的表达。(恩:《〈资本论〉英文版序言》写于1886年,摘自《资本论》二版1卷34页)

  失业者再也忍受不下去,而要起来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刻,几乎指日可待了。毫无疑问,在这样的时刻,应当倾听这样一个人的声音,这个人的全部理论是他毕生研究英国的经济史和经济状况的结果,他从这种研究中得出这样的结论:至少在欧洲,英国是唯一可以完全通过和平的合法的手段来实现不可避免的社会革命的国家。当然,他从来没有忘记附上一句话:他并不指望英国的统治阶级会不经过“维护奴隶制的叛乱”而屈服于这种和平的和合法的革命。(恩:《〈资本论〉英文版序言》写于1886年,摘自《资本论》二版1卷35页)

  资产阶级掩饰工人阶级的灾难的手法又有进步。但是在工人住宅方面并没有任何重大的改善,这一点从1885年皇家委员会《关于穷人的居住条件》的报告中可以得到充分的证明。其他各方面的情形也都是这样。警察局的命令多得像 雪片一样,但它们只能把工人的穷困状况包藏起来,而不能把这种状况消除。

  英国现在已经渡过了我们所描写的这个资本主义剥削的青年时期,而其他国家则刚刚踏进这个时期。在美国我们也可以看到同样的争取缩短并从法律上确定工作日特别是工厂女工和童工的工作日的斗争;我们也发现极其盛行的实物工资制和农村地区的小宅子制,“老板”资本家及其代理人就利用这些制度作为统治工人的手段。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已经极为详细地描述了1865年左右,即英国的工业繁荣达到顶点时的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恩:《〈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摘自《选集》二版4卷422-423页)

  谈到广大工人群众,他们的穷困和生活无保障的情况,现在至少和过去一样严重,伦敦东头是一个日益扩大的泥塘,在失业时期,那里充满了无穷的贫困、绝望和饥饿,在有工作做的时候,又到处是肉体和精神的堕落。在其他一切大城市里也是一样,只有享有特权的少数工人是例外,在较小的城市和农业区中情况也是这样。一条规律把劳动力的价值限制在必要的生活资料的价格上,另一条规律把劳动力的平均价格照例降低到这种生活资料的最低限度上。恩:《〈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摘自《选集》二版4卷428页)

  当英国工业垄断地位还保存着的时候,英国工人阶级在一定程度上也分沾过这一垄断地位的利益。这些利益在工人阶级中间分配得极不均匀:取得绝大部分的是享有特权的少数,但广大的群众至少有时也能沾到一点。而这就是自从欧文主义灭绝以后,英国未曾有过社会主义的原因。随着英国工业垄断的破产,英国工人阶级就要失掉这种特权地位,整个英国工人阶级,连同享有特权和占据领导地位的少数在内,将跟其他各国工人处于同一水平上。而这就是社会主义将重新在英国出现的原因。(恩:《〈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摘自《选集》二版4卷430-431页)

  伟大的阶级,正如伟大的民族一样,无论从哪方面学习都不如从自己所犯错误的后果中学习来得快。虽然过去和现在他们犯过各种各样的错误,而且将来还会犯错误,但是伦敦东头的觉醒仍然是本世纪末最伟大最有成果的事件之一。(恩:《〈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摘自《选集》二版4卷432页)

  在大城市和工业地区的许多选区里,工人都坚决拒绝和两个旧政党进行任何联合,并因此获得了在以前任何一次选举中都不曾有过的直接和间接的成绩。工人为此所表露的欢欣鼓舞是无法形容的,他们第一次看到和感觉到,如果他们为了自己阶级的利益而利用自己的选举权,就能获得什么东西。工人们从令人信服的实例中看到:当他们提出要求而且了解到他们要求的是什么的时候,他们在英国就成为一种决定性的力量。那时英国的工人政党就会组织得足以一下子永远结束为使资产阶级统治永存而轮班执政的两个旧政党的跷跷板游戏。(恩:《〈英国工人阶级状况〉1892年德文第二版序言》,摘自《选集》二版4卷433-434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3 23:19 , Processed in 0.56295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