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马克思恩格斯著作摘编(下)

2021-1-13 23:4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274| 评论: 0|原作者: 马克思|恩格斯|来自: 鲁凡提供

摘要: 马恩学说是发现和应用社会发展规律,谋求工人阶级和人类彻底解放的思想体系,确实不可不读。



马恩学说是发现和应用社会发展规律,谋求工人阶级和人类彻底解放的思想体系,确实不可不读。

 马克思恩格斯著作摘编

 

     

 

从事生产服务劳动的工友们 大家幸苦了!                                                                                                

多年前在新华书店,我见到一位棉大衣上沾着水泥浆的工友也来到店里,他从一楼书架底层娴熟地拉开一扇柜门取岀一本《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坐在地上就看起来。可见,有的工友从切身经历中产生了对马恩思想的需耍。马恩学说是发现和应用社会发展规律,谋求工人阶级和人类彻底解放的思想体系,确实不可不读。可是,对于每天从事十二小时或更多繁重劳动的人来说,属于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实在有限,得花多大力气、多少年月才能读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啊?                      

于是我萌生了一个想法:搞一个十来万字的《摘编》,再忙再累的人只要想读也容易读完,从而对马恩思想有个大体上的了解;若想对一些问题查阅原著,沿着《摘编》提供的线索去查,也许能夠便捷些。这样,就搞岀了这个《摘编》。由于水平所限,应摘未摘的肯定会有,希望同志们不吝指正。                                                                             

一、本《摘编》摘引的文字均摘自人民出版社的版本,为节省时间,除在此说明之外,不再逐条标注,摘自第一版的,标注一版;摘自第二版的,标注二版。

二、 摘自《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的仅注《全集》,摘自《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的仅注《选集》;摘自马克思著作的,仅注“马”;摘自恩格斯著作的,仅注“恩” 

三、原著中的着重号仍用黑体字表示;编者加的着重号用下加线表示。

四、文摘的顺序,在同一标题下同类内容的,按原著的写作时间先后排列。

五、分类标题都是编者加的不另标示;正文中编者加的文字,用方括号[]标岀。

 

 

2021/1/10

 

 

      

   自然、社会和思维运动的规律

(一)唯物辩证法(辩证唯物论)…………………………5

(二)唯物史观(历史唯物论)……………………………9 

(三)现代唯物主义认识论与私欲对真理的歪曲…46

  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殊规律  泫浩清浊      二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特殊规律  

(一)马克思经济学手稿摘抄……………53

(二)《资本论》摘编………………………57

1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劳动力也成了商品…………………57

2在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下剩余劳动体现为剩余价值…………59  

1)价值的增殖过程…………………………………………………59

2)资本主义剥削的程度……………………………………………62

3)绝对剩余价值和相对剩余价值…………………………………69

3资本主义积累…………………………………………………70

4靠牺牲工人而实现劳动条件的节约………………………79

5资本过剩与人口过剩………………………………………82

6货币资本与产业资本、企业经理与董事…………………85

7银行、信用与股份公司……………………………………89

8银行资本、有价证券、虚拟资本、货币资本家与经济危

………………………………………………………………92         

9综述……………………………………………………………97

(三)恩格斯的政治经济学著述摘抄……………………101

 人类解放事业

(一)人类解放事业的目标…………………………………112   

(二)工人阶级解放事业的前提、条件……………………120

(三)工人阶级解放事业的主体与理论……………………129

(四)工人阶级解放事业的道路与方法 ……………………139                    

(五)“公社的原则是永存的” 、“它必将遍立于全世界” 158

三 人类解放事业

(一)人类解放事业的目标

欧洲三个文明大国,英国、法国和德国,都得出了这样的结论:在财产共有的基础上进行社会制度的彻底革命[……]是从现代文明社会的一般实际情况所具有的前提中不可避免地得出的必然结论。(恩:《大陆上社会改革的进展》写于1843年,摘自《全集》二版3474页)

共产主义[……]是人的解放和复原的一个现实的,对下一段历史发展来说是必然的环节。共产主义是最近将来的必然的形式和有效地原则。但是,共产主义本身并不是人的发展的目标,并不是人的社会的形式。(马:《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摘自《全集》二版3311页)[请工友们注意:共产主义是历史发展上的一个“环节” 、一种“形式”, 并不是人的发展的目标”, 那末,目标是什么呢?请继续往下看。]

这种新的社会制度首先必须剥夺相互竞争的个人对工业和一切生产部门的经营权,而代之以所有这些生产部门由整个社会来经营。这样,这种新的社会制度将消灭竞争,而代之以联合。因为个人经营工业的必然结果是私有制,竞争不过是单个私有者经营工业的一种方式,所以私有制同工业的个体经营和竞争是分不开的。因此私有制也必须废除,而代之以共同使用全部生产工具和按着共同的协议来分配全部产品,即所谓财产共有。废除私有制甚至是工业发展必然引起的改造整个社会制度的最简明扼要的概括。所以共产主义者完全正确地强调废除私有制是自己的主要要求。(恩:《共产主义原理》写于1847年,摘自《选集》二版1237-238页)

社会全体成员组成的共同联合体来共同地和有计划地利用生产力;把生产发展到能够满足所有人的需要的规模;结束牺牲一些人的利益来满足另一些人的需要的状况;彻底消灭阶级和阶级对立;通过消除旧的分工,通过产业教育,变换工种,所有人共同享受大家创造出来的福利,通过城乡的融合,使社会全体成员的才能得到全面发展。(恩:《共产主义原理》写于1847年,摘自《选集》二版1卷24 3页)

在资产阶级社会里,活的劳动只是增殖已经积累起来的劳动的一种手段,在共产主义社会里,已经积累起来的劳动只是扩大、丰富和提高工人的生活的一种手段。因此,在资产阶级社会里是过去支配现在,在共产主义社会里是现在支配过去。在资产阶级社会里,资本具有独立性和个性,而活着的个人却没有独立性和个性。共产主义并不剥夺任何人占有社会产品的权力,它只剥夺用这种占有去奴役他人劳动的权力。(马、恩:《共产党宣言》写于1847年,摘自《选集》二版1287-288页)

任何一个时代的统治思想始终都不过是统治阶级的思想。不管阶级对立具有什么样的形式,社会上一部分人对另一部分人的剥削却是过去各个世纪共有的事实。因此,毫不奇怪,各个世纪的社会意识,尽管形形色色,千差万别,总是在某些共同的形式中运动的,这些形式、这些意识形式,只有当阶级对立完全消失的时候才会完全消失。

共产主义革命就是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毫不奇怪,它在自己的发展进程中要同传统的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马、恩:《共产党宣言》写于1847年,摘自《选集》二版1292-293页)

工人革命的第一步就是使无产阶级上升为统治阶级,争取民主。无产阶级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并且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

当阶级差别在发展进程中已经消失而全部生产集中在联合起来的个人的手里的时候,公共权力就失去政治性质。原来意义上的政治权力,是一个阶级用以压迫另一个阶级的有组织的暴力。如果说无产阶级在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中一定要联合为阶级,如果说它通过革命使自己成为统治阶级,并以统治阶级的资格用暴力消灭旧的生产关系,那么它在消灭这种生产关系的同时,也就消灭了阶级对立的存在条件,消灭了阶级本身的存在条件,从而消灭了它自己这个阶级的统治。

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马、恩:《共产党宣言》写于1847年,摘自《选集》二版1293-294页)

劳动权就是支配资本的权力,支配资本的权力就是占有生产资料,使生产资料受联合起来的工人阶级支配,也就是消灭雇佣劳动、资本及其相互间的关系。(马:《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写于1849-1850年,摘自《选集》二版1409)

资本的趋势始终是:一方面创造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另一方面把这些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变为剩余劳动,如果它在第一个方面太成功了,那么,它就要吃到生产过剩的苦头,这时必要劳动就会中断,因为资本无法实现剩余劳动。

这个矛盾越发展,下述情况就越明显:生产力的增长再也不能被占有他人的剩余劳动所束缚了,工人群众自己应当占有自己的剩余劳动。当他们已经这样做的时候——那时,一方面,社会的个人的需要将成为必要劳动时间的尺度,另一方面,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将如此迅速,以致尽管生产将以所有人的富裕为目的,所有人的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还是会增加。因为真正的财富就是所有个人的发达的生产力。那时,财富的尺度绝不再是劳动时间,而是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马:《经济学手稿》写于1857-1858年,摘自《全集》二版31103-104页)

在一定时间内,从而在一定的剩余劳动时间内,究竟能生产多少使用价值,取决于劳动生产率,也就是说,社会的现实财富和社会再生产过程不断扩大的可能性,并不是取决于剩余劳动时间的长短,而是取决于剩余劳动的生产率和进行这种剩余劳动的生产条件的优劣程度。[……]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化,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一种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靠消耗最小的力量,在最无愧于和最适合于他们的人类本性的条件下,来进行这种物质变换。(马:《资本论》3卷,摘自二版928-929页)

只要把一切劳动资料转交给从事生产的劳动者,从而消灭现有的压迫条件,并由此迫使每一个身体健康的人为生存而工作,这样,阶级统治和阶级压迫的唯一基础就会消除。(马:《纪念国际成立七周年》写于1871年,摘自《选集》二版3126页)

劳动者在经济上受劳动资料即生活源泉的垄断者的支配是一切形式的奴役,社会贫困,精神屈辱和政治依附的基础。

因而工人阶级的经济解放是一项伟大的目标,一切政治运动都应该作为手段服从这一目标。(马:《国际工人协会共同章程》写于1871年,摘自《选集》二版2609页)

那时,阶级差别和特权将与它们赖以存在的经济基础一同消失。靠他人的劳动而生活将成为往事,同社会相对立的政府或国家将不复存在!(马:《论土地国有化》写于1872年,摘自《全集》一版1867页)

自由就在于把国家由一个高踞社会之上的机关变成完全服从这个社会的机关。(马:《哥达纲领批判》写于1875年,摘自《选集》二版3313页)

至今的全部历史都是在阶级对立和阶级斗争中发展的;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剥削阶级和被剥削阶级是一直存在的;大多数人总是注定要从事艰苦的劳动而很少能得到享受。为什么会这样呢?这是因为在人类发展的以前一切阶段上,生产还很不发达,以致历史的发展只能在这种对立形式中进行,历史的进步整个说来只是极少数特权者的事广大群众则注定要终生从事劳动,为自己生产微薄的必要生活资料,同时还要为特权者生产日益丰富的资料。由于现实生产力如此巨大的发展,就连把人分成统治者和被统治者,剥削者和被剥削者的最后一个借口,至少在最先进的国家里也已经消失了;居于统治地位的大资产阶级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它不但不能再领导社会,甚至变成了生产发展的障碍,如各国的商业危机,尤其是最近的一次大崩溃以及工业不振状态就是证明;历史的领导权已经转到无产阶级手中,而无产阶级由于自己的整个社会地位,只有完全消灭一切阶级统治,一切奴役和一切剥削,才能解放自己;社会生产力已经发展到资产阶级不能控制的程度,只等待联合起来的无产阶级去掌握它,以便确立这样一种状态,这时社会的每一成员不仅有可能参加社会财富的生产,而且有可能参加社会财富的分配和管理,并通过有计划地组织全部生产,使社会生产力及其成果不断增长,足以保证每个人的一切合理的需要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得到满足。(恩:《卡尔·马克思》写于1877年,摘自《选集》二版3336页)[工友们请注意:只有完全消灭一切阶级统治,一切奴役和一切剥削”,  联合起来的无产阶级去掌握 社会生产力,使“社会的每一成员不仅有可能参加社会财富的生产,而且有可能参加社会财富的分配和管理,并通过有计划地组织全部生产,使社会生产力及其成果不断增长,足以保证每个人的一切合理的需要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得到满足。”这才是马克思恩格斯追求的目标的实质。达到这样的目标,既是工人阶级的彻底解放,也是全人类的彻底解放,因此,工人阶级解放事业,也就是人类解放事业,反之,亦然。]

劳动产品超出维持劳动的费用而形成剩余,以及社会生产基金和后备基金靠这种剩余而形成和积累,过去和现在都是一切社会的、政治的和智力的发展的基础。在迄今为止的历史中,这种基金都是一个特权阶级的财产,而政治上的统治权精神上的指导权也和这种财产一起落到这个特权阶级的手里。即将到来的社会变革将把这种社会的生产基金和后备基金,即全部原料、生产工具和生活资料,从特权阶级的支配中夺过来,把它们转交给全社会,作为共有财产。这样就第一次真正把它们变成了社会的基金。(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538页)

只要分配为纯粹经济的考虑所支配,它就将由生产的利益来调节,而最能促进生产的是能使一切社会成员尽可能全面地发展,保持和施展自己能力的那种分配方式。总有一天会不再有职业的推小车者和职业的建筑师,曾经在半小时内作为建筑师发号施令的人也要推一段时间的小车,直到再需要他作为建筑师活动时为止。(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544-545页)

城市和乡村的对立的消灭不仅是可能的,它已经成为工业生产本身的直接必需,同样它也已经成为农业生产和公共卫生事业的必需。(恩:《反杜林论》写于1876-1878年,摘自《选集》二版3646页)

生产品完全由生产者支配,这是野蛮时代的生产的巨大优越性,这一优越性随着文明时代的到来便丧失了。夺回这一优越性,但是以今日人类所获得的对自然的有力支配以及今日有可能的自由联合为基础,这将是下几代人的任务。(恩:《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写于1884年,摘自《选集》二版4111页)

曾经有过不需要国家,而且根本不知国家和国家权力为何物的社会,在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而必然使社会分裂为阶级时,国家就由于这种分裂而成为必要了。现在我们正在以迅速的步伐走向这样的生产发展阶段,在这个阶段上,这些阶级的存在不仅不再必要,而且成了生产的真正障碍。阶级不可避免地要消失,正如它们从前不可避免地产生一样。随着阶级的消失,国家也不可避免地要消失。在生产者自由平等的联合体的基础上按新方式来组织生产的社会,将把全部国家机器放到它应该去的地方,即放到古物陈列馆去,同纺车和青铜斧陈列在一起。(恩:《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写于1884年,摘自《选集》二版4174页)

美国无产阶级的纲领在最终目的上,归根到底,一定会完全符合那个经过60年的分歧和争论才成为战斗的欧洲无产阶级广大群众的公认的纲领。这个纲领将宣布,最终目的是工人阶级夺取政权,使整个社会直接占有一切生产资料——土地、铁路、矿山、机器等等。让他们供全体和为了全体的利益而共同使用。(恩:《美国工人运动》写于1887年,摘自《选集》二版4390页)

社会分裂为人数不多的过分富有的阶级和人数众多的无产的雇佣工人阶级,这就使得这个社会被自已的富有所窒息,而同时它的极大多数成员却几乎得不到或完全得不到保障去避免极度的贫困。社会的这种状况一天比一天显得愈加荒谬和愈加不需要了。它应当消除,而且能夠被消除。一个新的社会制度是可能实现的,在这个制度下,现代的阶级差别将消逝;而且在这个制度下,通过有计划地利用和进一步发展现有的巨大生产力,在人人都必须劳动的条件下,生活资料、享受资料、发展和表现一切体力和智力所需的资料、都将同等地、愈益充分地交归社会全体成员支配。(恩:《卡·马克思〈雇佣劳动与资本〉1891年单行本导言》,摘自《全集》一版22243页)

我打算从马克思的著作中给您找出一则您所期望的题词[……]除了《共产党宣言》中的下面这句话,我再也找不出合适的了:“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恩格斯致朱·卡内帕》写于1894年,摘自《全集》二版47730-731页)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22 22:20 , Processed in 0.014279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