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打工人为什么要警惕南方系?

2021-1-20 00:4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3148| 评论: 1|原作者: 子午|来自: 红色江山

摘要: 面对这种尬尴的局面,号称针砭时弊、“敢动中国”、为民代言的南方报系的媒体人们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亲自下场要为企业家“正名”、为资本“解围”了。

  伴随着接连发生的劳动者猝死、跳楼、自焚,新世纪的20年代在压抑与沉默的气氛中悄然拉开了序幕。

  在10年代的最后两年时间里,贸易战和大流行加剧了生产过剩所导致的种种矛盾,从2019年初程序员群体自发出现的“996.icu”控诉开始,劳动者的情绪随着一次次事件在互联网上不断积累、引爆与宣泄。

  “打工人”、“做题家”、“内卷化”……一个个底层民众“创新”并用以自嘲的网络热词不断出现;而在B站和知乎这样的年轻网民活跃的网站上,“资本家”这个久违的“旧词”更高频地出现了,“黑心资本家”、“你工人爷爷来了”、“你背叛了工人阶级”这样的话语频繁地出现在视频弹幕里,并以表情包的形式在社交媒体流传。这样的现象,代表着劳动者的阶级意识复苏与觉醒的开始。

图片

  两百多年来,阶级意识的觉醒是一件让贵族和精英极度恐惧的事,他们在主流意识形态中,极力地抹杀“资本家”、“无产阶级”这样的描述客观事物的词汇。

  面对民众的情绪,主流大报们丑陋表演已经让他们越来越脱离群众: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样的话语无异于火上浇油,面对网民的愤怒,往往删帖了事。

  面对这种尬尴的局面,号称针砭时弊、“敢动中国”、为民代言的南方报系的媒体人们终于还是按耐不住,亲自下场要为企业家“正名”、为资本“解围”了。南都公益基金会主办的南都观察家公众号转发了一篇署名“张丰”的文章《当企业家开始成为资本家:一种值得警惕的公共情绪》。

图片

  这篇文章原发在资本巨头完美世界旗下的资讯平台“全现在app”,作者张丰何许人也,笔者不得而知,百度一下发现有个南方都市报评论员“张丰”,还有个澎湃特约评论员张丰。

  作者在文章中写道:

  一种基于传统阶级学说的分析框架,正在变得流行。员工开始变成“被剥削者”,而过去被视为成功者的企业家,似乎又变成过去教科书中的“资本家”。

  中国没有“资本家”,有的是企业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所追求的是“共同富裕”,而不是“同时同步富裕”,先富的人(企业家)带动大家,一起奔向小康。民营企业为社会创造大量就业机会,企业家也成为社会中坚——主流叙事,并不采用阶级论,那种经典描述,被视为是西方社会的痼疾。

  “猝死”的新闻,很容易把舆论引导到对“资本”的仇恨中……公众会更容易怪罪引起社会变化的新力量……在这些事件中,似乎并没有人去考虑如何让打工者有自己的利益代表,真正保护他们的权益,而是急着把企业钉在耻辱柱上。

  对于B站上的这些年轻人,如何在“社会进步”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变得越来越迫切——针对“资本家”的怒火,只不过是一种愤怒的发作。

  一直把西方社会奉为圭皋的南方报系,竟然要用“西方社会的痼疾”来形容“陈旧”的“阶级论”;一直号称“敢动中国”的南方报系,竟然带头解释起了“先富带动后富”——这难免给人一种恍然隔世的诧异感。

  然而,这其实不过是一种“回归”,很多人大概忘了南方报系正是肇始于南方这块“前沿阵地”和“窗口”,它的出现便是为了给那些被毛时代彻底批臭却又在80年代死灰复燃的“新事物”重新正名,为“新力量”、“新阶层”代言。

图片

图片

图片

  以上截图仅仅是以《南方周末》的几篇代表性文章为样本,南方报系的一个核心逻辑就是,今天中国存在很多问题,但这些问题均是毛时代的体制“残留”造成的,而不是资本造成的,“资本家”实际上都是大善人,“他们的伦理是对社会承担责任,而不是为自己积累财富”。

  而前两天“南都观察家”公众号发出的文章《当企业家开始成为资本家:一种值得警惕的公共情绪》显然比《南方周末》走得更远,直接否认了“资本家”在中国的存在,将网民用“阶级论”批判“资本家”,斥为“过去教科书”中的教条和来自“西方社会的痼疾”,嘲讽B站年轻人是在迫切地刷“存在感”——“针对‘资本家’的怒火,只不过是一种愤怒的发作”。

  “阶级斗争”这个词最早并不是马克思发明的,但在他之前从来没有人能够用“阶级斗争”这个词,高度凝练地揭示出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写道,“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个客观规律的发现,使得劳动者的自我解放变成了可能,并最终促成了苏联和中国为代表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建立,劳动者阶级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当家做了主人。这对于劳动者来说这是“幸福”,对于剥削阶级来讲却是梦魇。

  也正因为如此,资本豢养的媒体人才要拼命地否认阶级的存在,充当起了“资本家”的化妆师。

  笔者在前不久的文章写道“拼多多员工猝死,突然有点‘怀念’南方系了”,并不意外的是,自媒体爆料饿了么骑手讨薪自焚事件之后,作出正式报道的也仅仅是“财新网”,笔者在文章里指出,“我们不能也不应该把为劳动者发声的希望,寄托在那些内外资本掌控的媒体身上”。

  南方报系要扮演为民代言的形象,必然要大量地报道底层民众的苦难;在报道的同时,南方报系的媒体人却别有用心、南辕北辙地为资本开脱,将苦难产生的根源归咎于毛时代的制度“残留”,鼓吹彻底消除“残留”,为资本开路。

  这种现象是由南方报系本来的阶级属性所决定的,无论是南都公益基金会的金主,还是在南方报系打广告的企业,抑或是创办新媒体平台的资本巨头,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资本家”,南方报系又怎么可能不为他们说话呢?

  《当企业家开始成为资本家》一文称“并没有人去考虑如何让打工者有自己的利益代表,真正保护他们的权益,而是急着把企业钉在耻辱柱上”,而以南方报系为代表的自由派媒体人便以这样的“代表”自居,南都公益基金会日常做的事便是在以“公益”的方式“保护打工者权益”。不可否认,这样的“保护”的确帮助了一小部分打工者个体,试图让打工者的目光聚焦在这样的“保护”上,而不去触动资本剥削的秩序,整体而言,也就起到了维护资本秩序的作用。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20 00:48
转载时略有删节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14 16:55 , Processed in 0.02286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