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1990年1月柏林群众大会与美国托派

2021-1-22 19:36|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17952| 评论: 2|原作者: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最后一束光|来自: 李星整理

摘要: 在1989年秋季,东德官僚遭遇了空前的危机,它在惊慌失措之下打开了柏林墙,愿意向西边投降。但是东德工人并不急于投降。他们本能地不愿抛弃四十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成果,稀里糊涂接受一个资本主义未来。可是他们长期没有斗争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办。
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最后一束光:1990年1月柏林群众大会与美国托派(一组讨论)


A:


有时候,历史就像一个任性的女主人,她会突然把机遇交给自己的追求者,一旦他们不能把握机遇,就会给他们加倍的惩罚。

在1989年秋季,东德官僚遭遇了空前的危机,它在惊慌失措之下打开了柏林墙,愿意向西边投降。但是东德工人并不急于投降。他们厌恶官僚专制,他们想要得到更多的民主权利,想要获得旅行和迁徙的自由,但他们本能地不愿抛弃四十多年的社会主义建设成果,稀里糊涂接受一个资本主义未来。可是他们长期没有斗争经验,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候,一份新的报纸在东德出现了,这份报纸发表的宣言、口号、要求,让越来越多的工人产生了共鸣。这份报纸的名字,唤起了他们久远的回忆:《斯巴达克斯》(Spartakist)。在那个秋天,美国的一个托派组织 —— 斯巴达克斯同盟把三分之一的成员、包括所有会说德语的人都派去了东德,它的影响力迅速增长,甚至赢得了一些部队中新成立的士兵委员会的支持。

1990年1月3日晚上,斯巴达克斯同盟在柏林特雷普托公园举行了群众大会。前来参加大会的工人和其他社会群众高达数十万人。有些时候,历史会发展到某种“拐点”:群众的情绪已经急不可耐,他们随时准备投入行动,需要的只是一个信号。这个晚上就是这样。参加大会的工人需要的,是行动的方向,行动的信号。然而斯巴达克斯同盟让他们失望了:斯巴达克斯同盟的发言人介绍了自己,介绍了自己的纲领,提出了正确的口号 …… 就是没有号召工人马上行动去干预国家管理,去挽救四十年建设起来的社会成果。

工人失望了,行动的决心消散了……

假如斯巴达克斯同盟在1月3日晚上号召工人马上行动,最大的可能,是重演1919年的柏林一月起义:在71年后,社会主义革命者再次与工人一起血洒柏林街头。

但是,即使这种情况发生了,那也要比东欧、苏联的几千万工人在懵懵懂懂之中被扫地出门、被市场化宰割要好得多。新的一月起义将会用鲜血给全世界工人留下斩钉截铁的宣言:工人阶级拒绝接受资本主义复辟,并且愿意为了保卫社会主义成果而流血牺牲。在未来的日子里,这份回忆将成为工人阶级的宝贵遗产,这份遗产将加快新一轮社会革命的到来。


斯巴达克斯同盟的干部们来自60-70年代的西方青年反叛运动,至少在很长时期里,他们都是勇敢而富有献身精神的人,期待着颠覆资本的统治。在1990年1月3日的那一瞬间,历史给了他们几个小时的机遇,可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曾经获得过这样的机遇。1月3日那个晚上,他们沉浸在“终于获得了如此之多的听众”的喜悦之中,憧憬着“按部就班”建立一个群众性的工人党 …… 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工人的失望。

特雷普托大会却让东德官僚和西德资本家警醒了,加紧了合并的脚步。1990年3月18日,东德举行了多党选举。基督教民主联盟和社会民主党大获全胜,而在两个月前还能召集二十五万人的斯巴达克斯同盟仅仅得了两千多票。随后,西德便加紧吞并了东德,一切再也无法挽回了……

至于斯巴达克同盟,它面临的是90年代之后的资本主义全胜时代,在大环境的挤压下,逐步变成一个枯干无力的活化石。



B:

这一幕真是惊心动魄,又万分遗憾。当时东德政府先干掉了昂纳克一伙,然后开始强行启动被西德兼并的进程,他们还以为西德会宽待他们。这里戈尔巴乔夫也起了坏作用。东德安全机关首脑沃尔夫在回忆中强调过,当时克格勃采取了干涉行动,迫使东德屈服于西德。


不过,就算是群众行动成功了,下场也可能比巴黎公社好不了哪去。到底是龟起来还是搞个大新闻?那些美国托派很显然选择了前者。




A:

“柏林公社”只要能够存在三个月、三个星期、三天、甚至三个小时,就已经是一次伟大的胜利,远远好过历史中真实发生的情况。事后来看,立即号召群众起义,无论是对东德工人阶级还是对斯巴达克斯同盟来说,都是最好的选择,因为起义的结果再怎么差,都不可能比历史上的情况更糟糕。



B:

嗯,就算是发生的只是一个小巴黎公社,也等于另一面用血染红的精神旗帜 ……



C:

为什么在多党普选中左翼不能获胜?选举的结果是基督教保守派上台,显然工人对于要减员增效的政策是不会支持的,要么是工人都不出来投票,要么是他们的声音在社会上不占有多数。



A:

因为群众看不到别的出路,所以他们只能选择了基督教民主同盟和社会民主党。至于在群众愿意行动的时候,没有果断率领他们行动,结果马上就被群众抛弃了,加上斯大林党也早已威信扫地,所以在选举中左翼自然一败涂地。



D:

我谈谈我的看法吧:

一是我不信斯巴达克同盟有这么大的力量,二是当时东德并未达到革命的高潮,虽然一些群众确实既不满官僚主义,又不满资本主义。当时西徳的“Avanti”派(后来这派形成德国革命社会主义者同盟)在柏林墙倒塌前就预见到东德资本主义复辟的趋势,于是开始派相当比例成员进入东德活动。



A:


“我们力量还不够……” “还没有革命形势” 这是无数中派主义者和改良主义者拒绝动员群众的借口。先锋党的职责就是不断鼓舞、激励、启发群众,把革命推向高潮,而不是坐等高潮从天而降!

至于“力量不够……”,老头子说过多少遍了,在革命形势中,只要能够及时提出正确的政策和口号,一个很小的团体也能在短时间内迅速壮大并率领群众赢得胜利。



D:


甲、是革命形势中,这与当时民主德国的情况不同,当时民主德国并未有这样的革命形势,相反,社会主义的名誉败坏得很厉害。

乙、看了下斯巴达克同盟的文章,他们的问题不在于是否将集会转成革命,而在于宗派主义(或称教派主义)。

丙、依甲所讲情况,如果斯巴达克同盟发出起义号召,并不能争取更多人支持。形势不成熟下的起义只是盲动。(当时东德情况远甚至不及彼得格勒的七月。)


有群众集会就认为是群众已经决定行动了,这种超级乐观的精神不知从哪里来的!孤城的部分工人起义,不仅会失败,而且容易带来更大的消沉。


A:


你的想法跟斯巴达克斯同盟当时的想法一样:有群众集会不等于群众愿意行动,所以我们还得按部就班,先发展壮大自己的势力,然后再慢慢领导群众夺取政权 ……

然而群众在看见他们不愿领导自己马上行动后,就立刻抛弃了他们。



B:


按部就班,然而西德和反动势力动手很快,资本主义真不是白给的,他们镇压共党的手段是很成熟的。



E:

我总觉得这些人就是想按部就班地搞政治,然后当一个吃选票的议会党。当群众看到他们既无意愿也无能力实践其革命理论时,就干脆抛弃了他们。


F:

1990年1月的那次历史事件,要害在于,身为当事者的那批美国托派,完美遵循了当代左翼激进组织的一般套路:揭露统治者,提出革命纲领,从事宣传鼓动,扩大组织规模。但是面对历史转折,这个套路限制了激进左派去推动工人行动,去介入历史转折。这是一月事件值得今天的中国工人思考的核心意义。

工人斗争总是体现为动摇统治秩序,但仅有对秩序的动摇也不行,盲目动摇不成反遭镇压的例子非常多,对阶级本身的伤害很大。但社会主义国家的工人状态,确实跟老资本主义世界的工人不太一样,导致斗争的逻辑也有区分。东德或者说苏东多数地区的特点是,工人阶级基本上缺乏日常斗争体验,也就积蓄了一些行动能量。面对急速的资本主义复辟,不仅工人阶级,许多一般意义的“社会主义公民”(包括普通公务人员)都感到慌乱,这反映了大体健康的保守情绪,本能地想要保卫已经得到的利益,即使并不反对通过市场化获得新的好处。

就是说,苏东的工人群众,跟资本主义世界的工人阶级,在动力上,本来就有很大区别,在复辟的关键时刻,尤其是东德被吞并前夕,部分群众又确实可能行动。在自觉的层次上,即使行动了,也不必过于夸大群众的觉悟,但在历史层次上,这确实会成为苏东工人阶级的一场后卫战,意义是重大的。如果说,它的水平顶天了也只是情急之下条件反射式的冲动,那么工人阶级是最不该被指责的!长久的官僚专断,古典阶级对立环境的缺失,关于社会革命的思想空白,让苏东工人阶级彻底失去精神武装,如果它能够凭本能打一仗,就值得全世界的劳动者向它喝彩了!如果说,那样的本能冲动确有盲动的成分,热血上头就冲过去了,那么这也会是20世纪代价最小而收获最大的一次革命盲动,因为20世纪80年代的无产阶级,正在失去它曾经争取到的一切,什么样的反抗都是可以考虑的。


事实证明,那个瞬间的一部分东德群众,有可能接受引导,对复辟趋势打一个反冲锋。但那批美国托派没有起到引导的作用。许多年里,他们读了很多革命文献,做了无数宣传,意志相当顽强,为何遇上了行动的机会,却毫无感知?我想,是包括托派在内的激进左翼,一直没有摆脱第二国际的实践思路,始终把阶级斗争看作“政治活动”的被动工具,而不是工人阶级接管社会生产生活的自觉过程。根本上说,虽然他们自认为是革命者,但思路上受困于资产阶级政治的规则。


从1990年到2020年,三十年过去了。那个脱胎于六十、七十年代西方青年激进化的美国托派组织“斯巴达克斯同盟”,早已失去思想活力,成为20世纪工人革命史的一块活化石,就像欧洲的那些“共产党”,或是第三世界的左翼游击队。但在他们的青年时代,在1990年1月的柏林,他们曾经向往没有资本主义的世界,付出了非常多的个人代价,而他们也只是同时代无数探索者的一分子。就像21世纪的我们要理解东德工人在那一瞬间的行动动力,我们也要理解“斯巴达克斯同盟”探索道路的勇气和局限,具有的时代背景。


在那些资本主义全面胜利、经济持续繁荣而充满驯服气息的地方,“探索者”太少了,而需要探索的思想与现实,太多了。需要回到工人阶级,回到阶级斗争,回到先辈胜利和受挫的地方,找出重新前进的方向。这是中国工人回顾1990年一月事件的核心意义。


讨论结束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sxm 2021-1-25 13:03
我相信你可以在香港本地媒体、论坛中找到很多这方面的探讨。香港反对派多年来动不动就能拉出全港十分之一人口参与集会,但暂时也没有能取得更多进展的迹象
redchina: 关于世界历史转折关头阶级斗争重大抉择的很有价值的探讨。
引用 redchina 2021-1-22 04:11
关于世界历史转折关头阶级斗争重大抉择的很有价值的探讨。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8 17:23 , Processed in 0.01572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