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学点经济学 —— 短期宏观经济模型

2021-1-26 03:23|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7427| 评论: 3|原作者: 草庐棋士

摘要: 现实世界的市场经济在生产力水平相对稳定情况下仍然会经历周期性的危机、衰退、恢复和繁荣。短期宏观经济理论和模型就是为了解释这些现象而构建的。那么,阶级斗争以及其他制度和社会因素是如何决定短期内市场经济宏观态势的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来讨论的问题。

学点经济学之十:短期宏观经济模型

作者:草庐棋士

 

我们在前几期讲了阶级斗争是如何决定总需求(支出法GDP)中居民消费和总投资的。今天,我们把总需求中的四个不同的项目加总起来,讨论短期宏观经济的总体态势。在深入探讨模型本身之前,有必要澄清一下何为宏观经济学意义上的短期。简单来说,宏观经济学意义上的短期指的是一个经济周期之内的时间段。在短期中,一国的劳动力、资本存量和技术水平等变化不大,因此一国的生产力水平变化不大。不过,现实世界的市场经济在生产力水平相对稳定情况下仍然会经历周期性的危机、衰退、恢复和繁荣。短期宏观经济理论和模型就是为了解释这些现象而构建的。那么,阶级斗争以及其他制度和社会因素是如何决定短期内市场经济宏观态势的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来讨论的问题。

 

从现象上看,决定短期宏观经济实际产出(实际GDP)的是总需求和总供给之间的相互关系。总需求是短期宏观经济中最活跃的因素。如果说经济的周期起伏是短期宏观经济研究的主要矛盾的话,那么总需求就是矛盾的主要方面。

 

我们在前几期学点经济学里面讲过,总需求包含居民消费总投资政府消费净出口,这可以用如下函数表示。其中模型中的字母和概念用相同的颜色表示。

 

Y = c + ω * Y + * (1-σ) * Y + σ * (1-ω-τ) * Y + gc + nx

 

其中,Y 是实际GDP,在这里也可以表示国内总收入。政府消费(gc)是一个由政府财政政策决定的外生变量,净出口(nx)是一个由世界经济形势决定的外生变量(在经济学中,所谓“外生变量”指的是各种由模型以外的因素所决定的变量)。我们把上边的等式稍作调整,可以得到总需求函数:

 

Y = c + gc + nx + [ω * (1-σ) + * (1-σ) + σ * (1-τ)] * Y

 

这就是短期宏观经济的总需求函数。其中,前三项之和为截距Y前面的系数为斜率。总需求函数中的自变量是Y(收入)。短期总需求曲线的斜率始终为正,因为如果 σ(利润总额中用于净投资的比例)小于1,斜率中的三项全部为正,斜率肯定也为正。如果σ大于1,斜率中前两项虽负但接近零,但第三项接近1,所以仍然为正。短期总需求曲线的斜率为正的意义是,国内总收入越高,工人的工资总额和资本家的利润总额也越高,而消费和投资也会更高。

 

所谓总供给,就是市场经济中企业、居民和政府部门生产的货物和服务的总和。所以总供给就是总产出(Y),所以总供给函数可以用下面的等式来表达:

 

Y = Y

 

根据我们前面几期展示的经济数据,我们可以用上述模型分析一下2019年中国的宏观经济状况。由于近年来中国的居民消费与劳动收入份额大体相当,故可以假设中国的自发消费(c)为0,居民消费完全由劳动收入份额决定。2019年中国的政府消费(gc)大约为16.5万亿元,净出口(nx)约为1万亿元。根据2019年的历史数据,我们假设劳动收入份额(劳动收入占GDP的比例,ω)为0.45,折旧占GDP的比例()为0.15,间接税占GDP的份额(τ)为0.15,资本家利润总额中用于净投资的份额(σ)为0.9。将上述参数带入总需求函数,可以得到如下图所示的结果。

 

 

图中的横轴代表总产出,纵轴代表总需求或总供给。蓝线是总供给曲线。由于短期内总供给总是等于总产出(Y = Y),因此总供给曲线是一条从零点出发与横轴呈45度角的直线(在这条线上的每一点,纵轴坐标都等于横轴坐标)。橙线是总需求曲线,其与纵轴的截距是17.5 万亿元人民币(c + gc + nx = 0 + 16.5 + 1),其斜率为0.825 [ω * (1-σ) + * (1-σ) + σ * (1-τ)] = [0.45 * (1-0.9) + 0.15 * (1-0.9) + 0.9 * (1-0.15)] = 0.825)。总供给曲线与总需求曲线相交于E点,在这一点上总供给和总需求均为100万亿人民币(历史数据为99.4万亿人民币)。这就是短期宏观经济的均衡点。所谓宏观经济均衡点,就是产生总需求的各个部门(居民、企业、政府和国外)以及生产产品和服务的企业都不会主动改变自己行为方式的相对稳定状态。

 

当然,宏观经济并非总是处在均衡状态,比如在A点时,总需求大于总供给。在这个时候,市场经济中的企业会发现它们的存货(原材料、半成品和未卖出去的制成品等)不断减少。为了补足存货,企业会加快生产速度,并且会购买更多的原材料以备未来所需,因此总供给会上升。加速生产就要雇佣更多的工人,新上岗的工人也会获得收入,这些收入就会被用来购买消费品,进一步推高总需求。总供给和总需求会进入一个相互影响、交替上升的过程,直到回到均衡点宏观经济E。如果宏观经济暂时处在B点(图中右上黑点),则总需求小于总供给。企业会发现自己囤积了比预想中要多的存货,为了不再积压更多的存货,企业就会解雇工人,减慢生产速度,总供给就会下降。工人被解雇后没有了收入,消费需求就会下降,导致总需求下降。这样,总需求和总供给会交替下降,直到重新在E点建立均衡。

 

短期宏观经济均衡的表达式为:

 

总供给 = Y = c + gc + nx + [ω * (1-σ) + * (1-σ) + σ * (1-τ)] * Y = 总需求

 

解出均衡点:

 

Y均衡 = c + gc + nx/ [1 - ω * (1-σ) - * (1-σ) - σ * (1-τ)]

 

我们刚才用过的2019年的中国经济的短期宏观均衡点的表达式可以写作:

 

Y均衡,中国,2019 = 0 + 16.5 + 1/1 - 0.825 = 100 (万亿元人民币)

 

决定宏观均衡点的因素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自发需求,即表达式的分母项c + gc + nx。宏观经济均衡点会和自发需求同步变动。比如,我们假设2020年世界经济由于新冠病毒的冲击发生重大衰退,别国对中国制造的产品的需求大大减少,2020年的净出口从1万亿变为负2万亿的话(进口超过出口2万亿,其他一切条件不变),那么2020年的宏观经济均衡点就是:

 

Y均衡,中国,2020年,世界经济衰退 = 0 + 16.5 - 2/ 0.175 ≈ 83 (万亿元人民币)

 

比起2019年的100万亿人民币,2020年的GDP将只有83万亿人民币,下降17%。再比如,我们假设中国政府实行积极的财政政策,扩大政府消费(gc)至19.5万亿元。那么在其他一切条件不变的情况下,2020年中国宏观经济的均衡结果将会是:

 

Y均衡,中国,2020年,政府消费扩大 = 0 + 19.5 +1/ 0.175 ≈ 117 (万亿元人民币)

 

与净出口和政府消费一样,居民自发消费(c)的变化也会影响宏观经济的均衡GDP水平。

 

自发需求(居民自发消费、政府消费和净出口)的变化也可以用模型中总需求曲线截距的变化来表示。上述三项自发需求增加,则总需求曲线在纵轴上的截距变大,总需求曲线会向上平移,与总供给曲线相交于更高的点。如果自发需求减少,则总需求曲线在纵轴上的截距变小,总需求曲线会向下平移,与总供给曲线相交于更低的点。在前面的例子中,如果无事发生,则2020年的总需求曲线维持2019年的水平(下图中橙色曲线),并与总供给曲线相交于E1,即100万亿元的水平,与2019年持平。在发生全球经济衰退的情况下,总需求曲线向下平移到绿线的水平,形成较低的均衡点E2。在中国扩大政府消费的情况下,总需求曲线上移到红线水平,形成更高的均衡点E3

 

 

决定宏观均衡点的第二个方面是总需求乘数,即均衡表达式的分子项:

 

1 / [1 - ω * (1-σ) - * (1-σ) - σ * (1-τ)]

 

总需求乘数与我们前面几篇讨论的阶级斗争有着密切的关系。在假设其他一切条件不变的情况下,如果σ< 1(资本家只把一部分利润用于净投资) ,那么当劳动收入份额(ω)下降的时候,总需求乘数就会变小,导致短期宏观经济均衡条件下的GDP降低。用模型图来表示的话,就是总需求曲线的斜率减小,与总供给曲线相交于一个更低的点。如果σ< 1 ,那么当劳动收入份额(ω)上升的时候,总需求乘数就会变大,导致短期宏观经济均衡条件下的GDP增加。用模型图来表示的话,就是总需求曲线的斜率增大,与总供给曲线相交于一个更高的点。下图反映了劳动收入份额上升和下降的情况。

 

 

 

假设σ = 0.9 不变,如果劳动收入份额(ω)从2019年的0.45下降到2020年的0.3时(劳动人民的阶级斗争遭到重大失败),那么总需求曲线的斜率会减小,从原来的橙线顺时针旋转到绿线位置,并与总供给曲线相交于E292万亿元)。同样,假设σ = 0.9 不变,如果劳动收入份额(ω)从2019年的0.45上升到2020年的0.6时(劳动人民的阶级斗争取得重大胜利),那么总需求曲线的斜率会增大,从原来的橙线逆时针旋转到红线位置,并与总供给曲线相交于E3109万亿元)。这种短期宏观经济均衡GDP水平随劳动

收入份额正向变化的格局可以称为工资主导型经济。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如把一元人民币的国民收入分配给工人所造成的消费需求增加要大于把同一元人民币分配给资本家所造成的投资需求增加。在这种情况下,收入分配越是倾向于工人(高劳动收入份额),总需求和短期均衡GDP也会越高。

 

假设σ > 1 (资本家的净投资超过利润总额,即资本家作为一个整体向工人借钱投资), 就会出现相反的情况。由于资本家的投资倾向极高,把一元人民币的国民收入分配给工人所造成的消费需求增加就会小于把同一元人民币分配给资本家所造成的投资需求增加。所以,越是倾向于资本家的收入分配格局(低劳动收入份额),越能提高该国的总需求和短期均衡GDP。这种情况可以称为利润主导型经济。

 

σ = 1时,一元人民币的国民收入分配给工人所造成的消费需求增加等于把同一元人民币分配给资本家所造成的投资需求增加。收入分配格局对短期总需求没有影响。

 

资本家的投资倾向(σ)不仅决定了收入分配变化对短期宏观经济均衡的影响,其本身也会直接影响宏观经济均衡。比如,当中国的σ0.9下降到0.8时,总需求曲线的斜率会下降,总需求乘数也会下降,最终的均衡点也会从100万亿下降到86万亿。在下图中,总需求曲线会顺时针从橙线位置旋转到绿线位置,均衡点也从E1变为E2。当中国的σ0.9上升为1时,总需求曲线的斜率会和总需求乘数会上升,均衡点也从100万亿上升到117万亿。在下图中,总需求曲线会逆时针从橙线位置旋转到红位置,并形成新的均衡点E3。产生这种变化的原因是,如果资本家的投资倾向增加,那么同一元利润就能够转化出更大的投资需求。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27 00:45
仗义执言: Y = c + ω * Y + ẟ * (1-σ) * Y + σ * (1-ω-τ) * Y + gc + nx  这些公式太多,看起来就头痛,为什么头痛呢,不是难,而是烦(繁),往下看,就必须重新回 ...
这个意见可以转告作者,以后解释得更清楚些。不过这几个符号前面几篇都出现过。
引用 井冈山卫士 2021-1-26 23:53
仗义执言: Y = c + ω * Y + ẟ * (1-σ) * Y + σ * (1-ω-τ) * Y + gc + nx  这些公式太多,看起来就头痛,为什么头痛呢,不是难,而是烦(繁),往下看,就必须重新回 ...
作者在后面的段落基本都有解释。
引用 仗义执言 2021-1-26 16:34
Y = c + ω * Y + ẟ * (1-σ) * Y + σ * (1-ω-τ) * Y + gc + nx

这些公式太多,看起来就头痛,为什么头痛呢,不是难,而是烦(繁),往下看,就必须重新回头看这个希腊字母或者英文字母代表的是什么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6 23:20 , Processed in 0.01655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