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介乎中央军委副主席和死刑犯之间的人生

2021-2-15 05:30| 发布者: biruxie| 查看: 6797| 评论: 0

摘要: 小时候,我读莫泊桑的长篇小说她的一生,牢牢记住结尾的话:看来,人生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好, 也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糟。人的命,天注定。而今,细细点数早年的一众发小,混得最好的是张又侠上将,官居中央军委副主席;混得最糟的是吴文北、 邓大鹏 ,他们俩被枪毙了。


介乎中央军委副主席和死刑犯之间 的人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小时候,我读莫泊桑的长篇小说她的一生,牢牢记住结尾的话:看来,人生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好,  也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糟。  
人的命,天注定。而今,细细点数早年的一众发小,混得最好的是 张又侠上将,官居中央军委副主席;混得最糟的是吴文北、 邓大鹏 ,他们俩被枪毙了。

    张又侠(开国上将张宗逊之子)从小就是个铁汉子, 块儿足(肌肉发达),掰腕子百战百胜,无人能敌!他还喜欢打篮球,我至今记得:文革期间,他拍着篮球,豪迈地大呼: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我们!我们!!我们!!!

文革前,张宗逊夫人杜阿姨曾经对我等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她激动地说:苏联变修了,我们大家很紧张;你们都是革命接班人,千万不能变质呀!
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老革命张宗逊竟然先于我等变质了!
毛泽东驾崩, 时任总后勤部部长的张宗逊主动向江青呈措辞肉麻的劝进信;打倒四人帮后, 有一段时间,张宗逊像马天水(上海市委书记)一样,被说成是卖身投靠四人帮的老干部的典型,千夫所指,臭名远扬!调查了一年,最终给出的组织结论是工作不力 ,张宗逊黯然下台。
自尊心极强的张又侠大受刺激,毅然决然地离开北京,下到基层连队摸爬滚打,吃了很多苦头。
有人幸灾乐祸地断言: 张又侠 这辈子完蛋了!
   出国前,我在北京晚报看到张又侠团长率部奇袭越军的报道,便对一位至亲道:看来,张又侠要么光荣牺牲, 要么当高级将领,没有第三条人生道路。
   果然如此。后来,零星消息随风入耳: 张又侠步步高升。
   2007年,中共十七大召开,沈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 当选中央委员。
及至光杆司令习近平上台, 张又侠的两大过人优势愈益彰显:早年张宗逊与习仲勋交睦、本人是亲历战场硝烟的高级将领,平步青云,自不待言。
  说完混得好的再说混得糟的——
中法混血儿吴文北原本从小就是好孩子、优秀学生,文革期间竟然摇身一变,成为惊天大盗,犯下震动中法高层的世纪大案;出国后,我将吴文北案件写成一篇纪实文学。   
   1988年尾,文北幼弟文苓来到纽约,对我表示感谢:你把文北的事情写成文章,文北在地下也会感激你的;我苦笑道:文北是新中国治安史上空前绝后的奇迹,理应像燕子李三一样名传后世。
   
    后来,我看新中国公安战线50周年(60周年)伟大成就回顾展览,只有东北二王、北京白宝山等大案(被称为标志性大案),却无文北案,不禁摇头叹息。   
   
   至大则无——文北案实在太大了(周恩来、江青、法国总统密特朗、外长舒曼 都曾插手),故新中国治安史不着一字;诚如六四实在太大了,故中华人民共和国编年史不着一字。   
   2015年尾,我在普林斯顿大学见到数学大师张宜唐,此君具有照相机式的神奇记忆力,竟然能够大段背诵吴文北案纪实文学的原文,一字不错!令我目瞪口呆!
    
邓大鹏 之死则另有一番曲折;究其内幕,竟然系其父一手导演所致,令人唏嘘。
1983年初,邓大鹏伙同几个狐朋狗友倒卖黄金落网,这个案件作为干部子弟违法犯罪的反面教材,在人民日报登了出来;那些狐朋狗友均被判处三至五年有期徒刑,独独漏掉了邓大鹏 一个;原来,邓父(总参谋部的一个大校)走了李达上将的门路,生生把 邓大鹏 保下来,公安局承诺象征性地关他一阵子就放人。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1983年严打狂飙骤至,红色恐怖风暴刮得昏天黑地, 邓大鹏立即被囫囵枪毙了!相关的法律手续仓促、草率, 甚至来不及开除 邓大鹏的党籍,正所谓:共产党员上刑场!
  毫无疑问,1983年严打,是中共相隔三十年后发动的又一场大规模杀人运动(上一场是建国初期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严打期间,两性关系的罪与非罪界限荡然无存;青艺话剧演员许可因为拥有二十几名情人被枪决了,全北京的风流人物为之丧胆!  
其时,我帮女作家万方(曹禺之女)买了若干内部书籍,她要给我钱,我惨然一笑:不必了;我就要被枪毙了,麻烦你给我烧点纸钱吧。
万方说:不会的,毕汝谐,你不会被枪毙的。
我哭丧着脸说:我总算明白歌剧红霞那个著名唱段——“人到死时真想活”!
死神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这里有一个堪比小说情节的千钧一发的插曲:严打期间,北京经济学院的青年教师某某,不忿我和他的未婚妻有染,纠集众亲友在路上截住我论理;推搡之际,一个意外发生了!我的一个通讯本(上面有七十多个情人的姓名电话,足以枪毙三次!)落在地上,被那厮快手拾得了,他草草翻看了一下,惊叫:哎呀,我要把这个本子交给派出所!于是,众人簇拥着(或曰押解着)我去派出所;我吓得全身冒出冷汗,两股颤颤,却佯笑道:有话好说;我和你们学校的杨团( 韦君宜 之女)极熟,公了不如私了。
那时候,杨团是经济学院品学兼优的典范,又是名门之后,群众威信很高。
那厮一时被情面拘住了——我见有隙可乘,连忙施展狸猫换太子的诡计,建议以采访证(当时,我同时兼四家中央级报刊的特约记者)交换通讯本,改日从长计议;那厮果然中计了!
    哦, 韦君宜阿姨杨团女士以其高尚的人格和良好的清誉,拯救了我这个浪子,此恩此德,,没齿不忘!

人的命,天注定。张又侠因失去父荫得福,而邓大鹏却因依仗父荫丧命!
 
人的命,天注定。 我享不起中央军委副主席的福,也受不了死刑犯的罪——
看来,介乎中央军委副主席和死刑犯之间,人生不像我们想的那么好, 也不像我们想的那么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3-8 17:10 , Processed in 0.01529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