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评占豪的荒谬逻辑,兼说毛泽东时代用人民币结算的历史

2021-3-18 00:44|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9923| 评论: 0|原作者: 子午|来自: 子夜呐喊

摘要: 当美元不断放水、美元债务不断加剧,全球贸易造成的国与国之间的不平等格局加剧到无以为继、美元霸权濒临崩溃的时候,究竟是会出现全世界团结起来反抗美元霸权和美帝霸权的局面?还是会出现美国挑唆其他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针对中国,以此来转嫁美国自身危机的局面?

3月11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签署了1.9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计划。就在前一天,美国众议院以220票赞成、211票反对的表决通过了这项救助计划;与之同时,拜登政府的一项2.6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亦在酝酿过程。


在特朗普政府的最后一年任期里,数次推出了美元量化宽松的救助措施。2020年3月-2021年3月,美元疯狂放水,导致全球物价飞涨,大宗商品的国际贸易中,原油价格翻了近4倍,铜翻了近2倍,玉米涨了70%,大豆涨了60%。

在美元放水的背景下,美国国内食品价格比上年上涨了3.9%,远超美国政府所控制的2%的浮动标准;然而,相比美国国内的这一点涨价,美国实际上是在通过美元放水向全世界输出通胀,不断地稀释着别国民众用血汗换来的美元外汇储备。

就在这个当口,著名的自媒体大V占豪发表了一篇文章:


这篇文章回答了三个问题:



作为“正能量”大V,占豪完全清楚、也在文章中承认了美元放水是在割全世界韭菜的事实,但占豪的文章笔锋一转,声称“这正是美国的规则优势啊!整个全球的经济体系离不开美国这个经济食物链最顶端的体系,你只能被他雁过拔毛”。


占豪整篇文章下来,其实主要有以下几个立足点:

1、关于为什么不能用人民币结算,占豪称,“我们对他是顺差,他们从哪里得到人民币呢?从我们这贷款吗?如果对方没有抵押,你愿意去贷给穷光蛋国家吗?至少不能多贷吧?

2、关于中国向美国出口商品是赚了还是亏了,中国是不是韭菜之王,占豪称,“中国向美国出口商品,赚来美国印的美元,这些美元可以在全球购买东西……我们挣的很多美元并不是以外汇储备的方式存在,而是被我们买了全球更多资源建设了国家。”“中国虽然被美国揩油,但中国依然可以成为美国、美元经济的受益者,依然可以借助美国的市场需求、美元的国际地位为我所用……在全球的利益分配中让中国获得更大的份额。”

3、关于美元放水究竟对谁有害,占豪称,“他现在这种透支自己信誉的方式,和经济空心化、虚拟化的方向,注定是不可能长久和永远持续下去的,总有一天泡沫会破……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全世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要建立一个新体系,需要几十年时间!”


这套逻辑既与国际主义的道义原则完全背道而驰,也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和民族利益。

首先,关于为什么不能用人民币结算?占豪的说法是完全自相矛盾的,一方面他看不起那些“穷光蛋国家”,另一方面他不敢跟富国主张人民币结算,还把顺差的责任推给“穷光蛋国家”

事实上,目前中国对外贸易的主要对象是美欧+日韩、东南亚,以及中国的香港和台湾地区,香港的转口贸易背后的主要部分仍然是对美欧的贸易,这些部分加起来在贸易结构中的比重超过了90%;而贸易顺差其实是产生于美国和欧洲,而即便对日韩这样的发达国家,近年来也已经主要表现为贸易逆差。



以2019年为例,中国累计对外贸易顺差2.9万亿,其中对美国贸易顺差2.89万亿,对欧洲贸易顺差1.05万亿,对东南亚贸易顺差0.5万亿。也就是说,中国对美、欧、东南亚之外的贸易逆差高达1.5万亿以上,产生贸易逆差的对象除了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绝大部分就是占豪口中的“穷光蛋国家”。

中国之所以对日本、韩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产生高额贸易逆差,就是因为中国作为世界工厂角色,需要从上述地区进口芯片等高附加值的工业半成品,再完成组装出口到欧美;而之所以对东南亚出现巨额顺差,一方面是因为东南亚的国家与中国香港地区类似,承担了转口贸易的角色,另一方面东南亚国家同样作为世界工厂,在对华贸易中,又扮演了中国在对日韩贸易中的角色,实质上是替欧“转移”了顺差。

除掉从日韩进口高附加值的工业半成品产生的贸易逆差,中国的的绝大部分贸易逆差都是用于从占豪口中的“穷光蛋国家”进口廉价的工业原材料和能源,然后在中国完成生产,付出环境代价与劳动血汗,外资拿利润大头,出口美国和欧洲。

而逆差部分主要服务于对外出口贸易,而不是占豪所谓的“用美元在全世界买原材料建设国内”。当下的全球化贸易格局下,中国扮演的是美欧打工仔的角色,这在前些年是很多人的共识,“两头在外”的贸易格局无益于中国的产业升级。所以,产业升级的关键并不是用不用美元进行国际贸易结算,而是取决于内部的产业政策,是“造不如买、买不如租”,还是“集成组装、逐级替代”,抑或是“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当然,限于篇幅,这个问题在本文就不展开了。


在美元霸权主导的贸易格局下就会产生如下问题:

首先,拿着美国印钞机印的美元,从全世界购买原材料,实际上是在帮助美国向全世界输出通货膨胀。

其次,在这样的国际贸易体系中,第三世界国家向中国输出低附加值的原材料、进口高附加值的工业成品,对他们同样不公平,而美国又通过增发的货币掠夺了我们的劳动成果。在美元放水的情况下,中国与其他第三世界国家同样是受害者。


但是,笔者想问一下,在这条国际贸易的食物链中,那些占豪所谓的“穷光蛋国家”会直接恨美国吗?

紧接着就产生了新的问题,当美元不断放水、美元债务不断加剧,全球贸易造成的国与国之间的不平等格局加剧到无以为继、美元霸权濒临崩溃的时候,究竟是会出现全世界团结起来反抗美元霸权和美帝霸权的局面?还是会出现美国挑唆其他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针对中国,以此来转嫁美国自身债务危机的局面?占豪敢打包票吗?

美帝国主义主导的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当然最终会崩溃,但在那之前会发生什么?美元霸权真的会自我崩溃?帝国主义真的会坐以待毙,自我灭亡吗?这显然是一种机会主义的心态。

没有从现在开始的联合第三世界积极的对美斗争,没有持之以恒的打破美元霸权体系下全球贸易不平等格局的积极尝试,反而自我享受服膺于美元霸权体系带来的短期红利,这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持占豪这样心态的人显然不是少数,去年的大流行全球一片凋敝,主要的生产集中到了中国,在美元大量放水的情况下,中国的出口激增,外汇储备激增1086亿美元(2019年仅增加352亿美元),很多人竟为此呼唤雀跃。

大流行之下,全球生产相当一部分集中到了中国,在国际贸易格局中实际上暂时形成了有利于中国的“买方市场”,这难道不是要求国际贸易用人民币结算,改变美元霸权体系下全球不平等贸易格局的良机?

2009年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政策刚刚落地,有人说这是开了先河,但截至目前,人民币结算的规模仍然相当有限。实际上,作为贸易结算通道的人民币结算早在毛泽东时代的广交会就已经开始实施了。

1950年12月,美国非法冻结中国在美国的资产后,中国的进出口贸易停止使用美元。上世纪60年代中国对资本主义国家的进出口收付汇以使用英镑为主,大约占到半数以上;对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用卢布进行记帐结算。

20世纪60年代西方货币虽然实行固定汇率制,但是由于西方各国经济、金融危机频繁,以美元为中心的西方货币剧烈动荡。面对西方货币危机,为了减少外汇风险,保护国家利益,中国银行积极研究应对措施,于1968年3月提出了对港澳地区进出口贸易试行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的建议。4月12日,国务院批准决定在1968年春季广州交易会开始对港澳地区试行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



试行人民币计价结算,就是对外贸易改以人民币计价签订贸易合同,中国的出口商品可以人民币计价,收款时以人民币结算,买货的外商按协议商定的人民币汇价折算成外币付款。中国的进口商品也可按人民币计价。试行人民币计价结算,不是使人民币在国际上流通使用,人民币仍旧不准携带出境,并不输出到国际上作为支付或储备的手段。

周恩来总理对人民币计价结算工作十分支持,进行过多次指示,“人民币并不出国,即使在港澳,人民币也不在那里流通”,“我国对英、法、瑞士、联邦德国等资本主义国家的贸易试用人民币计价结算,这是一个胜利。我们不是要把人民币打出国去。我们的人民币是有信用的,是稳定的,能使用人民币结算,这是社会主义建设的成果,是值得鼓舞的。

到1973年,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的国家和地区(包括协定国家)达到63个,1976年进一步增加到120个。

(上述历史摘录自“中国银行”网站文章《试用人民币计价结算,实现出口收汇保值(1968年-1976年)》)

毛泽东时代实行人民币计价结算,在当时国际金融剧烈动荡,国际货币固定汇率制走向崩溃的情况下,避免和减少了外汇风险,避免由于外币贬值造成中国的外汇损失,在出口收汇上起到了保值作用,提高了人民币在国际上的信誉。

显然,在美元大量放水贬值的情况下,毛泽东时代实行人民币计价结的历史经验值得借鉴和学习,而不是像占豪那样一味地吹嘘美元霸权目前如何强大、如何不可撼动。

至于毛泽东时代“并不输出人民币到国际上作为支付或储备的手段”的做法,恰恰是基于国际主义立场所采取的一个基本原则——是针对资本主义全球化不平等体系更深刻的反抗,有识之士不妨据此反思当前的全球贸易体系问题。限于篇幅,这个问题以后有机会再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20 05:53 , Processed in 0.01569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