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与红色中国网谈谈“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2021-3-20 17:01| 发布者: lamarujian| 查看: 10225| 评论: 0|原作者: 壮壮

摘要: 在回顾自己与红色中国网的交流过程以后,我发现真的有必要讲一讲对“坦诚相待、严肃交流”(需翻墙)的看法。在交流中,这个说法是红色中国网的主要写手井冈山卫士提出的

在回顾自己与红色中国网的交流过程以后,我发现真的有必要讲一讲对“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需翻墙)的看法。在交流中,这个说法是红色中国网的主要写手井冈山卫士提出的,在批驳我的文章[2](需翻墙)时,他写到:“我仍然会和壮壮同学坦诚相待、严肃交流,为未来中国革命者认识世界、改造世界贡献我的力量[1]真是说出了两年多以来我与红色中国网几位重要关系人交流和论战以后的心声:在这两篇文章发表之前一年,我就在一定程度上没办法和他们中的严元章与远航一号“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了。

我曾经与严元章是微信好友,互动不少。我没有留下关于这些互动的聊天记录,只有自己的记忆,若有不正确和不完整的地方请有相关记录的人指正。我记得2019年初在讨论我的文章《〈怎么办?〉视角下的激流网晚会发言》[3]时,严元章说我和其他像激流网那样的势力属于同一路线;我说当时红色中国网重点推送的一些文章问题太多太大,严元章说不和我玩了,我说这么看的不止我一个,严元章说你们就多几个玩家呗;我说红色中国网曾经多次回复过我的文章并不是玩,严元章说以后不会再回复我的文章了。之后他就把我拉黑了,看看严元章,他哪有一点“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的样子!

不久以后,根据红色中国网上发表的远航一号的文章[4](需翻墙)和在微信群里流传的他自己写的材料[5],我发现严元章和远航一号在佳士运动中言行不一,就写了文章[6]批判和揭露他们的错误认识与不光彩行为。把文件传到网上仅仅一天之后远航一号就写了一篇文章[7]进行回击,赞美他自己和严元章“君子坦荡荡 [7],批判我“小人长戚戚 [7]。这篇文章[7]问题多多,但毕竟算是对我的一个正式答复,勉强算得上“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吧。

我仔细阅读这篇文章[7]以后写出了另一篇揭露严元章和远航一号错误的文章[8]:依据他们自己写的文章对他们提出了更严厉的指控,传给了红色中国网曾经的负责人赤旗(现已入狱),但他没有发表这篇文章。我再次把文件传到网上,也没有相关人员对文章内容作出任何回应。

后来我翻墙登录红色中国网进行搜索,发现这几篇文章该网站上都没有。如果远航一号真的对自己的文章有信心,为什么不在自己担任主要负责人的网站上发表呢?如果连同我的文章一起发表,那不就更能展现你们多么“坦荡荡”、我多么“长戚戚”吗?可是你们却没有这么做,自己写的东西都不能拿到自己的网站上发表,这哪里是“坦荡荡”与“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呢?

而且红色中国网的负责人远航一号也没有像严元章说的那样不再回复我,对此和这两位同为“三剑客”的左向前给出的解释是:我在文章[6]中没有署名,他们不知道是我写的,知道的话不会回应我。由于左向前也把我拉黑了,这些内容仍只是我的记忆,希望知情人士批评指正。

但接下来红色中国网并没有拒绝我的文章,网上刊发了一篇我写的时事评论[9](需翻墙),之后又发表了一篇批判远航一号的文章[10](需翻墙)。后来他们还发表了我详细揭露和批判求是系的一篇字数过万的文章[11](需翻墙),引起了一些反响和批评,红色中国网上刊登的回击这篇文章、为求是系辩护的材料就有两篇[12] [13](需翻墙),之后我又写了一篇更长的文章[14](需翻墙)批判这两篇材料,同样在红色中国网上发表。到目前为止,前三篇和求是有关的材料访问量都有8~9万,最后一篇甚至超过了10万。(网页中正文下面能看到相关文章的题目,点击即可阅读那些文章,甚至不是论战文章只是有一定相关度的材料也放在一起了,大家要注意这么安排是红色中国网一贯的做法。)

这些事实表明:红色中国网绝没有按严元章的意思不和我玩,实际上网站工作人员与我进行了比较密切而深入的合作。但也许这些做法还不违背严元章的意思,因为毕竟没有红色中国网的相关人员回复我。

但后来这一点也做不到了,关于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文章[2]底下有水边这个人的回复:“这文章本身不通,还写了那么大的一堆。把各种已经被批倒的东西重组为一篇长文章,这看来也是个潮流。”他还写道:“不过看起来,自从帝国主义论战两年了吧,这个壮壮一直在憋这个文章呐,诉说一下也好,要不然都弄出抑郁内伤了。”[2]一天半以后红色中国网上就发表了开头引用的井冈山卫士的文章[1],比较系统地回击了我的批判,并表示要和我“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

这时候绝对不能说不知道到作者是谁了,我的名字“壮壮”就写在你们自己制作的网页[2]的最后一部分呢!即便按照左向前的说法,你们也违背了严元章的意思,连本网站大肆宣扬的“第一流实践家” [15](需翻墙)的要求都不遵守,还指望别人把他当回事儿吗?不过主要问题不在这里,如果红色中国网能一改“第一流实践家” [15]蔑视别人的态度、真正做到“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的话,那倒是好事。可是这个网站能做到吗?

谁都能感觉到水边的回复中透露出的情绪,在这样的情绪下要能做到才怪了!相比之下,井冈山卫士以写文章的方式回应我倒真的算是“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尽管他写的这篇文章[1]漏洞百出:从论据到论证再到论点全都是明显错误——具体情况见我批判他研究的文章[16](需翻墙)。

论文中出现一些错误在所难免,但要是像井冈山卫士那样从选择材料到论证思路等几乎论证的所有方面都存在严重问题那也是真少见,可以把这篇文章[1]当做反面典型,写论文要是能完全避免井冈山卫士犯的错误,基本上就没问题了。敢发表这样的文章,也算红色中国网有勇气。

在与远航一号互发电子邮件时,我曾指出井冈山卫士的文章给人的“感觉太粗糙了,连年份都不对”,他没有正面回复我的质疑,只是强调“我支持井冈山卫士的观点”。后来,我把严密地批驳井冈山卫士的文章[16]发给了远航一号,期待红色中国网能够发表。但是,发表过程却曲折得不正常:文章刚发出来的时候缺了后半部分内容,连文章前面“摘要里的内容在网页上都找不到”,于是我便发邮件询问远航一号;后来文章正文是完整发表了,“但网页中却没有给出参考材料的出处”,我再次发邮件询问以后网站才补全。

发邮件的同时,我检查了自己发过的文件后发现内容的确是完整的,后来红色中国网也的确只凭我最初发的文件就完整地发表了我的文章[16]。可以说,红色中国网有意不完整发表我的文章——大家要记住这种手法:离井冈山卫士说的“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已经有相当的距离了,但他们不“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的手段可不止这一个。

在文章[16]完整发表超过半个月以后,我仍然没看到井冈山卫士或是其他什么人的回应,说好的“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呢?怎么没有下文了?于是我发邮件给远航一号:“还有人对我回复井冈山卫士的文章感兴趣吗?我文章的意思还是清楚的吧?有人想和我认真讨论吗?”远航一号的回应是:“各自的意见都表达过了。告一段落吧。”这还怎么“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

2018年左翼内部激烈讨论“中帝论”的那段时间,远航一号和井冈山卫士还是会承认错误的。在力作[17](需翻墙)中的论断被更严密的论证[18]驳倒以后,他们给出了回应:“我们对‘太平洋的风’所给出的数据和数据来源做了核对,确认‘太平洋的风’同志计算无误,‘太平洋的风’同志所提出的批评意见也是正确的。我们在此,对于‘太平洋的风’同志指出我们的数据引用不当表示感谢。”[19](需翻墙)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承认错误,尽管谁都能看出他们心不甘情不愿,尽管谁都能看出他们回避关键问题——错误绝不只是“数据引用不当” [19],但他们毕竟认错了,这就离“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不远了。

但到了2020年在远航一号看来写文章就仅限于“表达”“各自的意见”了?犯错误的人难道不需要承认错误了?连曾经有过的优点也抛弃了吗?这时候他们比自己以前都落后太多了!不过,他们还能把严厉批判己方的文章[16]发出来,也算没完全抛弃“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的必要准则吧!

我记得:当时这三篇文章[2] [1][16]放在了红色中国网“百家争鸣”部分,而且还紧挨在一起。(不对请指出)鉴于红色中国网把有关材料放在文章后面的做法,我想当然地认为这三篇论战文章[2][1][16]关联到一起了。但近期我回顾自己的文章[2]时,却发现这篇文章只和井冈山卫士批判我的文章[1]关联到了一起,我反批井冈山卫士的文章[16]却没有收录在文章[2]的末尾。

是不是时间久了把链接删掉了呢?我查看了2020318-19日对红色中国网网页的截图——那时三篇文章[2][1][16]都已经发表,看来真不是时间问题,那时候第一篇文章[2]后面就没有附上我反批井冈山卫士的文章[16],而我反批井冈山卫士的文章[16]后面也没有附上任何文章,只有井冈山卫士批判我的文章[1]和第一篇文章[2]相互间有关联。

只要过一段时间三篇论战文章[2][1][16]从“百家争鸣”部分撤下了,不知情的人就不会发现反批井冈山卫士的文章[16]就与论战有什么关系,他们只能看见第一篇文章[2]与井冈山卫士批判我的文章[1],在论战场面上红色中国网就完胜了。红色中国网方面当然可以说怎么关联是他们的自由,但井冈山卫士不是说要我仍然会和壮壮同学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吗?你们都心虚到不敢把论战文章放在一起,还怎么“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

不过就算仅仅根据关联到一起的两篇文章[2][1],我也能给出井冈山卫士不会“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的确切证据。他写“壮壮”“认为我的水平‘就研究深刻问题,就别指望了’,我虽有些失望,但也不会就此气馁” [1]时在自认为引用了我文章的部分(见单引号里的内容)打上了引号,但严格讲我文章里并没有那样的语句,类似的原文是 “至于在该学科意义下讨论资本有机构成、超额利润或集中和垄断的含义等相对深刻的问题,就别指望了” [2](根据文章上下文,不难看出“该学科”指政治经济学),并非“就研究深刻问题,就别指望了” [1]。我不相信井冈山卫士连完整引用都不会。考虑到这段话正好出现在红色中国网发表我文章时放在最前面的“摘要” [2]中这一情况,就更能说明井冈山卫士根本不想认真对待论战,好听的话只是拿来说嘴罢了:我反批你的文章[16]已经发表快一年了,按照按照你的写作速度,要真想“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答复的文章早就写出来了,但至今仍然没有任何相关回应。

当然,对于过去一年多最重大的事件——新冠肺炎大流行,任何媒体都不可能没有回应。红色中国网也一样,远航一号写了很多预测疫情发展的文章,我也做了同样事情,这里无法一一列举。不过我觉得远航一号预测疫情的方法问题很多,就写了一篇文章[20](需翻墙)批判他的研究方法,而在我文章的下面编辑水边说我的做法“完全是凑数据的” [20],可具体是利用哪些事实、通过什么方法得到这一结论的,他都没讲。看来“只给结果而不提供要用到的事实材料和计算步骤” [2]真的是红色中国网相关人员的一贯做法,我早就在井冈山卫士的文章[1]里体验到了:水边不过是在批判己方的文章下面自我宣泄而已。

他水边宣泄可以,我壮壮吐槽不行:“完全是凑数据的” [20]的评论一直在文章下面放着呢,我的文稿里有“为了防止‘水边’这个人说笔者的研究方法‘完全是凑数据的’”  [21](需翻墙)这样的话,远航一号都要改成“为了防止别人说笔者的研究方法‘完全是凑数据的’” [22](需翻墙),他还在在电子邮件里告诉我“水边是我们一个编辑”、“减少点矛盾”。

自己网站发表的文章里都不能出现自己编辑的笔名,你们心虚到什么程度啊!水边说“壮壮”“要不然都弄出抑郁内伤了”[2]的时候你不讲“减少点矛盾”,我吐槽的时候你就讲,红色中国网对自己人真宽松、对外人真严格啊!那我论证远航一号的某些研究“完全是凑数据的” [20]的时候也严格一些吧!

要证实这一点需要我和他的通信记录、红色中国网上发布的一则公告[23](需翻墙)以及该网站发表的一篇文章[24](需翻墙)。20206-8月,红色中国网每周一都会发表一篇“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统计分析”,一周都没有落下。但进入9月以后,本该在97日发表的“疫情统计分析”研究结果却没有出现,于是我给远航一号发邮件询问情况,他告诉我“见红色社区论坛的说明”。

我果然在对应板块发现了这样的文字:“由于印度疫情恶化、欧洲疫情复发等原因,全球疫情出现新的恶化迹象,目前难以做出合理的统计分析。本网准备在全球新增病例与累计病例之比形成新的稳定下降趋势之后再恢复发布全球疫情统计分析。”[23]后来的202010月和12月,红色中国网上都没有发表“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统计分析”,应该也是出于类似的考虑。

要等到疫情符合自己的预期、“形成新的稳定下降趋势之后” [23]再按照“下降趋势” [23]进行“疫情统计分析” [23],这不就是在凑数据吗?不过后来疫情的发展导致凑数据都很难,需要费好大一番周折才能凑出一个结果啊!

“为了更好地拟合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的发展,笔者采用双层‘哈伯特线性法’。具体来说,先根据817/23日至928/104日的新增病例与累计病例之比对823日至104日的累计病例做线性回归(回归R平方值0.946)。按照由此得出的线性趋势所预测的未来累计病例可以称之为‘基础累计病例’;线性趋势表明,在第一波全球新冠病毒疫情基础上所形成的累计病例最终将达到约8000万(即‘最终基础累计病例’)。” [24]  再用104日以后实际发生的全球新冠病毒累计病例减去上述的基础累计病例,其余额可以称之为‘超额累计病例’。然后对近日的超额新增病例与超额累计病例之比对超额累计病例做线性回归,由此得出的线性趋势表明在第二波全球新冠病毒疫情基础上所形成的超额累计病例最终将达到约1600万(即‘最终超额累计病例’)。” [24]  将‘最终基础累计病例’和‘最终超额累计病例’相加,预计全球新冠病毒累计病例最终将达到约9600万。”[24]

谁能看懂啊!在我看来,上述操作就是当现实不符合自己预期的时候远航一号在凑数据,不但复杂难懂而且毫无道理:既然有例外就不能假定只出现一次,未来也完全有可能出现大量“超额累计病例”。你的模型已经无法预测最终病例有多少,还硬要预测那就“完全是凑数据的” [20]

这么做虽然挺糟糕,但毕竟还有东西发出来。如果文章批判了红色中国网的基本理论,那是根本发不出来的,对此我有切身体会。

直到现在,红色中国网的“百花齐放”板块也能看到一篇关于不平等交换的文章[25](需翻墙),我认为这篇文章从计算结果到思维方式都存在严重错误,于是便写了一篇题为“与红色中国网谈谈不等价交换和生产”的文章进行系统批判。我把这篇文章以word文档的形式用邮件发到远航一号的电子邮箱,期待能在“百家争鸣”板块发表,可远航一号是这么回复我的:“红色中国网暂时不准备就相关问题展开讨论。所以你的投稿本网目前不拟发表,请见谅”。

之前讨论这篇文章的时候他还鼓励我“你若有评论文章,可以投稿”呢!我真是大惑不解:连我写的一篇自然科学色彩很浓的文章[26](需翻墙)都发表了,于是便发邮件询问为什么“不准备讨论不平等交换却还要研究日出时间的变化”,远航一号的回复是“要不,撤销发表你的文章?”(这还有一点儿“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的样子吗?)。

虽然作者最不希望自己已经发表出来的文章被撤销,但我真的不在意这篇文章[26]是否在红色中国网上发表出来,所以我的最终回复是“文章可以保留,也可以撤销,随你怎么做”。井冈山卫士明白 “真理面前无敌手” [1]这个道理,远航一号应该好好跟他学学并在实践中运用:不发表批判你们脆弱理论体系的文章,就能避免有关讨论、保证你们的理论正确吗?

我这篇批判红色中国网不等价交换理论的文章里并没有多少敏感词,已经在墙内成功发表[27],希望大家去读一读。根据远航一号给我发的邮件内容,我觉得他应该读懂了我的文章,也知道这篇文章[27]比较准确地揭露了红色中国网在哪里违背了马列主义,只不过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要抱残守缺他只能借助于信息不对称,让我的文章发不出来或发表在关注度较低的地方,后一点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但我估计这也让他很不满:我发邮件把文章[27]的网址告诉他并表示“欢迎参与讨论:问题就在那里,无法回避”以后,至今已过去了差不多半年,这期间我给他发了60多封邮件,他却没有给我回一封。

不讨论、不交流就绝对谈不上“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这件事以后就连我写的关于预测新冠疫情的文章红色中国网也不发表了,更别提政治经济学方面的文章了,尽管我时不时就往远航一号的邮箱投稿。

不过总有意外发生,2021年年初红色中国网发表了我的一篇短文[28](需翻墙):虽然文末的“参考材料”部分没有发表,但对于几个月没有从远航一号那里得到一点儿回复的我来说仍然是个惊喜,尽管网站上的评论可真不客气啊!

用户redchina说:“壮壮先生的这篇文章可以比较好地反映一些原左翼青年积极分子面对阶级斗争的暂时困难而灰心失望、蹉跎徘徊、个人无前途、理想无指望的窘境,自己看不见光明,还要散发失败主义的腐朽气息,有一定代表性。”[28]井冈山卫士说:“现在看起壮壮,已经是上一个时代的婆娑倒影了。”[28]以前他们称我壮壮为“壮壮朋友” [1]的时候,还能让人看到批判我的论证过程——对不对姑且不论;现在称我为“壮壮先生” [28]了,批我却根本不讲道理了:我已经多次感受到红色中国网的这种作风,并不介意在这里多体会一把。看来形式上的礼貌和实际上的尊敬,还真不是一回事儿啊!

请问redchina,能不能告诉“壮壮先生”一下:那些不厌其详地罗列出来的负面词汇,是在我文章的哪部分看出来的?“壮壮先生”要么改正要么回应,但想“坦诚相待、严肃交流” [1]总得知道结论出处吧!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1-27 23:18 , Processed in 0.01274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