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再论王希哲是否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2021-4-2 11:46| 发布者: 递进民主制| 查看: 5310| 评论: 0|原作者: 向东|来自: 原创

摘要: 许艳案在中国引起巨大争论的关键问题,其实只有一个,即:中国遍地开花的贪腐问题的元凶,究竟是与官猿们发生不正当性关糸的失足妇女,还是己经随处可见的用钱买色的官猿?其实两者都不是。

向东再论王希哲是否知道自己在讲什么?

2021-03-22

许艳案在中国引起巨大争论的关键问题,其实只有一个,即:中国遍地开花的贪腐问题的元凶,究竟是与官猿们发生不正当性关糸的失足妇女,还是己经随处可见的用钱买色的官猿?其实两者都不是。今日特色国大行其道的不公不义,禁无可禁的贪污腐败的真正元凶,是登小平祸国殃民倒行逆施的治国路线。用不准争论,不准妄议确立的威权,去走官僚买办资本主义道路,这是连王希哲上帝孙中山都不耻的啊。王希哲将孙中山定位为中国近代的民主之父,特色团伙将孙中山定位为国父。本来这不是本文要谈的内容,鉴于王希哲称孙中山为他的上帝,我不得不对王希哲公然违背自己上帝的旨意说上两句。

 

孙中山先生有两句大家都很熟悉的话:要节制资本,扶助农工。而特色当局则是反其道而行之,要节制农工,扶助资本。(不准农工非法讨薪和非法上访)(对犯了事的资本家可抓可不抓就尽可能不抓,可判可不判的就尽可能不判)。王希哲要自觉与特色团伙保持一致(下面详述),谁是王希哲的上帝,一目了然,但肯定不是孙中山。至于孙中山是不是中国近代的民主之父和中国国父,我只想用两件事说明:

 

1),孙中山因为坚持要在国民党的入党誓词中写上:国民党员要绝对忠于和服从党的领袖,因而与坚决不同意将这一点写入誓词,认为有违民主精神的黄兴(孙中山的亲密战友)大吵了一场,己经被记入历史。

2),孙中山先生生前斗不过袁世凯,死后留下一个唯长官意志是从,内部派系林立互相倾轧的国民党和一个军阀混战的中国。也己经是有目共睹的历史事实。

 

对孙中山先生的评价,讲得不好听,他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讲得好听一点,他是一位还算有人性但不成功的中间偏左资产阶级革命家。说孙中山有人性,是因为他还知道,要节制资本,扶助农工。是否这样?由大家自己判断。

 

另外,王希哲在关于我造谣的文章中有另一个争着眼睛说瞎话之处如下。王希哲如果真的有幸能够成为一个虔诚的基督徒,其实并不丢人,但他却偏偏要在入教的问题上讲假话,这种习惯了讲假话,出口就来的作风,却实在丢人。让我先把他这段假话全文照录如下,王希哲讲:著名赵天恩牧师邀我入教,王炳章、严家祺等在旁力促。我只好声明:入教可以。但我的上帝不是耶和华,不是耶稣。我的上帝只是孙中山!(孙是基督徒)。我信奉的是孙中山先生!赵天恩表示,没关系,入了再说吧。之后,确少去教堂。

 

对教督教的立教原则都不了解的教徒王希哲,不知道基督教十诫的第一诫就是不可信仰耶和华以外的神我不怪他,但如果王希哲当着著名的赵天恩牧师的面声明:他的上帝是孙中山!时,赵天恩牧师会讲:没关系,入了再说吧。王希哲是否真的不知道,基督教是一个非常严格只准崇拜一个神的宗教,王希哲如果讲明不信基督教的神,而只信孙中山,牧师还迫不及待地让他入教,这是犯大忌的,被知道,牧师被革职是没有疑问的。提这件事,是希望王希哲以后编故事要懂多一点常识。

 

我与王希哲没有私仇,他要自觉与特色当局保持一致,也与我没有关系。只要你不突破做人的底线,不在己经沉沦无助的妇女背上再踩上一只脚,并且无限上纲要落井下石,我是不会浪费时间对你说三道四的。但如果你颠倒黑白,将特色官猿的普遍腐败,嫁祸于是因为有妇女卖淫,把官猿都引诱坏了,妖妓不严惩,最后必定会导致亡党亡国。就是主次不分,颠倒黑白妖言惑众,摆明要为特色卸责了。

 

记得猪庸鸡当总理时,中国大陆民间流行一首民谣:下岗女工不流泪,大步走进夜总会,陪吃陪喝又陪睡,工资翻了好几倍。毛主席听了直流泪,为什么又回到了旧社会?

 

众多妇女沦落风尘,靠卖笑和出卖肉体为生,不管是在哪种社会哪个朝代,都是社会失败的重要标志之一。而且在这种社会现象中,失身妇女处在弱势地位,属于被损害与被侮辱的群体,是需要被救助和同情的对象。1949年以后,毛主席领导的共产党用雷霆手段对社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从青楼解救了大批失身妇女,为她们安排了正当工作,让她们自食其力。几年之内,妇女卖淫现象在中国大陆绝迹。这让了解当时实际情况的外国传教士也称是从未见过的人间奇迹。今日特色国,女大学生卖淫,官猿睡女下属己成普遍现象,社会风气败坏的程度比国民党时代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谁之过?是谁在迫良为娼?谁要对此负主要责任?是官猿还是失身妇女?还是更高层的大官们?谁是把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搞乱的幕后推手,要不要整治他们?

 

当局大张旗鼓反腐败,却从来不去寻找和正视引起普遍腐败的真正原因,认真加以解决。结果轰轰烈烈反了八年,腐败还是层出不穷,现在居然迁怒于卖淫妇女,要由卖淫妇女顶主要的罪,荒唐啊!如果灌南县法院的判决被执行,后果是什么?它是否会有助于消除淫官们的后顾之忧,从此以后,可以更加无所顾忌,放手多睡几个。他们睡了女下属,给不给钱,给多少钱,得由他们说了算,女下属不得提出要求,否则就是敲榨勒索罪,要重判。全世界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荒唐的法官。而王希哲斗士,却要为这样的法官大声叫好,并郑重其事地说:不对卖淫妇女重判,就会亡党亡国。面对王希哲的如此行径,能不愤怒?

 

数年前,一个在美国对王希哲十分了解的朋友与我聊天时带着为王希哲高兴的心情在无意中告诉我:现在王希哲终于能够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我问他王希哲找到了一份什么工作?他说:他这样的年纪还能找到什么工作?不过这份工作挺适合他的。我问:什么工作?他说:摇笔杆子。根据这些年王希哲的表现,我心里己经明白了八、九分,就说:写文章能够谋生,象他的情况在这个年头确实很难得了。这个朋友就此打住,开始讲别的事情。我相信,这个朋友至今仍然与王希哲有联系,但要他为是否曾经对我讲过上述这番话作证,难度十分大,等于是要他在两个朋友中选一个,如果他两个朋友都不想得罪,咋办?大家反问自已,如果要你作这样的证,你会吗?

 

所以,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五毛,请大家最好还是从这个人的言论去判断。水汪汪的女儿汪溪沙在香港拥有豪宅己经是人尽皆知的事,而且,从上到下所有官猿至今不敢公示自己的财产,庙堂之上也无人要提这件事,以显示反腐败成果并取信于民。而王希哲却信势旦旦地说:今天的中共中央和国家最高领导人,如中南海七常委,必是冰清玉洁, 从小到老,仕途数十年,从无贪贿嫖妓,绝无任何人生污点把柄为人所抓的。我们信任。如此肉麻的吹捧,如果不是收了钱财,谁愿意做?况且,如果上樑们真的如王希哲吹捧的那么正,下樑们能够歪到这种地步?

 

20121025日,《纽约时报》用整版篇幅报导他们上海记者站的调查报告,指出瘟家饱家族通过短短十几年的下海经商,己经坐拥27亿美元财富。令瘟家饱十分尴尬,扬言要把《纽约时报》告上法庭,《纽约时报》回应:最好。并说,不管是告到美国法庭还是中国法庭,他们都将奉陪到底,并将提供有足够说服力的证据。结果瘟家饱不了了之。

 

自称信奉马列毛的山东大学历史系退休教授项观奇在另一个群里对前国民党上海市警察局局长俞叔平的儿子俞力工长期在群里放肆抹黑污蔑毛主席和共产党不发一言,现在却急冲冲要窜辍王希哲将我告上法庭。好啊,告上哪个法庭?三藩市法庭?还是灌南县法庭?如果是告上三藩市法庭,我奉陪到底,但我料王希哲不敢,因为如果将王希哲的生活水平和他每年的报税收入对证,他的麻烦就大了,相信联邦调查局也会介入调查他的额外收入来自何方。如果是告到灌南县法院,恕我不敢奉陪,因为我不想被安上亡党亡国的罪名坐13年大牢。

 

结束语

197411月,李一哲在广州市北京路贴出《关于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大字报,提出民主与法制的要求,马上被赵紫阳当书记的省委定性为是一张反动大字报,当时我并不认识王希哲,只认识李正天。看到省委的定性,我为李一哲打抱不平,隔了一天,我同样在北京路用实名并写上工作单位,贴出反驳省委的大字报,很多群众在我的大字报上留言,称我是广州市最勇敢的人。王希哲也在我的大字报上用钢笔写上同志,紧握你的手。王希哲几个字。那段时间,只有李正天被批斗了十几场,陈一阳有一、二场,但都充许他俩发言为自已辩护。王希哲和我都只是被单位叫去谈话,进行思想教育,照常上下班,我没有认错也没有感到有任何压力。直到1977年后,通过政变上台的华国锋才把我们一个不漏都抓了起来,要把我们打成反革命集团。

 

李一哲这群人,其实对民主也没有很深刻的研究和认识,大多数是对1968年镇压造反派不满,脾气又比较倔,当时我们不明白,不用雷霆手段,无法制止群众之间的派斗。后来我才慢慢想通了。治理这么大一个国家,还要探索自己的道路,确实不容易。毛主席已经尽力了,毛主席是一直希望看到人民群众有发表自己意见的政治权利的,但当时我们群众的水平不行,一有机会就搞派斗,甚至发展到动刀动枪的武斗,搞到天下大乱,不军管怎么收场?对此,毛主席也很痛心。后来在文革中父亲非正常死亡的王力雄同志经过多年的认真思考和研究,根据中国的国情和文革的经验教训,设计出递进民主制,我一看,就十分认同,我对比了加拿大的多党制和王力雄设计的递进民主制,觉得中国人如果实行递进民主制,是一定会被西方人羡慕的。

 

李一哲里头有个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从第四野战军转业的南下干部,山东人郭鸿志,他文革前在广东省人民广播电台当一个部门的主任,16级干部,很有文化,谈吐幽默,由于参加过派斗,军管后一直没有安排工作,他为《关于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大字报的写作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指导意见,被称作是《关于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大字报的政治顾问,1977年也被抓进监狱。他在狱中仍对我的勇气念念不忘,写下一首诗,收在《郭鸿志纪念辑》第180页,诗文如下:

狱中怀向东

腊月霜华怒向东,行云流水震黄钟。

求实不上蓬莱岛,问是无缘克星空。

突发箭      试良弓,一方邪气聚娱风。

明朝射得豺狼死,梅子开心笑绿丛。

 

郭鸿志是一个很正直和乐观豁达,经历过暴风雨洗礼的老同志。

 

2013年头,我去圣地亚哥见朋友,顺便到三藩市访问了王希哲,带去礼物并在他家住了两天。现在王希哲反复提起我在他家住过并包吃包住。仿佛我不应该与他过不去。王希哲王希哲,如果你不是对被关进大牢的女辅警如此无限上纲落井下石,欲置她于死地而后快,我为什么要与你过不去呢?做人要有良知和底线啊!

 

王希哲是一个受过洗礼的基督徒,在此请充许我用耶稣的一句话来结束此文:

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已做的是什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20 07:00 , Processed in 0.01439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