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经 济 查看内容

新自由主义形成时期的美国经济与阶级斗争

2021-4-5 06:2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7137| 评论: 2|原作者: 草庐棋士、远航一号

摘要: 新自由主义是世界资本主义发展到现在的一个最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中,由于世界资本主义长期矛盾的积累以及美帝国主义霸权地位的衰落,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已经在相当程度上丧失了自我改良并缓和一系列基本矛盾的能力。

学点经济学之二十:新自由主义形成时期的美国经济与阶级斗争

作者:草庐棋士、远航一号

 

在以前的“学点经济学”中,我们介绍了宏观经济学的基本概念、分析框架和有关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基础知识。从本期开始,我们将把历史、理论和统计结合起来,分成几个时期分别分析美国和中国在过去四十年中经济结构的演变和阶级斗争的发展。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分析,可以与读者一起来认识和把握美、中两大资本主义国家在当代条件下资本积累的基本规律、阶级斗争的基本规律、主要阶级矛盾的若干特点,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认识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条件并展望世界革命的伟大前景。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完全取代英国成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的霸权国家。随着德意日三个法西斯国家的战败,在世界各大国之间恢复了“和平”。在军事上,美国的海空军控制着世界各大洋以及主要海峡、航道,其军事基地遍布全球。在经济上,战后初期,美国的工业产值占到了资本主义世界工业产值的一半、黄金储备占世界黄金储备的90%

按照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比例来说,1950年,美国经济占世界经济的27%,英国经济占7%,法国经济占4%。苏联虽然在战前经过两个五年计划取得了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巨大胜利,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人口和物质财富方面都蒙受了重大损失。1950年,苏联经济约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10%

中国在以往几千年的大部分时间中,一直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和经济总量最大的国家。据估计,在十九世纪初,中国的经济产值约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三分之一。但是,自鸦片战争以后,中国被迫纳入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经历了帝国主义以及本国反动统治者一个多世纪的残酷压榨以后,至二十世纪中期,中国沦落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1950年时,中国经济产值约占世界经济总产值的5%

总之,在二十世纪中期时,美国相对于其他各主要大国都拥有军事上和经济上的绝对优势。

下图显示了美国经济从1929年到2020年的利润率(蓝线),利润份额(红线)和资本生产率(黑线):

 

 

图中,利润率指的是一个国家的资本家阶级从国内生产中获得的总收入(包括企业利润、利息、租金等)与资本家阶级的预付总资本(用企业部门固定资本存量来代表)之比。利润份额是资本家阶级总利润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份额。资本生产率(见右坐标)是每一美元企业固定资本存量可以产生的经济产值(即国内生产总值与企业部门固定资本存量之比)。如果用公式来表达这三者之间的关系,则有:利润率 = 利润份额 * 资本生产率。需要说明的是,这里所说的资本家阶级总利润,指的是“税前利润”,没有扣除企业所得税和资本家缴纳的个人收入所得税。

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受益于第二次工业革命,一度十分繁荣。1929年时,利润份额达到24%。不过,上世纪二十年代,美国经济的投资泡沫和生产过剩比较严重,1929年时,资本生产率为0.76(处于较低水平)。利润份额与资本生产率相乘,1929年,美国经济的平均利润率约为19%

大萧条期间,美国经济崩溃。1933年,美国经济的资本生产率下跌到0.52,平均利润率下降到不足8%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本土没有受到战争破坏。相反,美国实行了类似于计划经济的全面动员,政府采购占国民经济的比例超过了一半,失业和生产过剩一扫而光,出现了空前的经济奇迹。从1939年至1944年,美国经济年平均增长15%,在五年时间中翻了一番。

由于战争动员,1944年,美国经济的资本生产率暴涨至1.34,平均利润率上升到26%。不过,战争期间,企业所得税约占美国公司企业利润的一半;此外,美国资本家当时还要缴纳高额的累进个人收入所得税。

朝鲜战争以后的数年间,美国经济增长相对缓慢。1954年、1958年、1960年,美国经济在短短六年时间中经历了三次衰退。六十年代前半期,在肯尼迪、约翰逊政府时代,美国政府第一次自觉地运用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来刺激经济扩张。约翰逊上台后,一方面提出大幅度扩大社会福利的所谓“伟大社会”计划,另一方面轰炸越南民主共和国,出动几十万地面部队直接侵略越南南方。美国资本主义进入了既要大炮又要黄油的“黄金年代”。

1965年,美国资本主义经济在战后的繁荣达到了顶峰。这一年,美国经济的利润率、利润份额分别达到了近20%。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物极必反,在战后资本主义黄金时代积累起来的各种矛盾全面爆发。

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和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农村剩余劳动力已经基本上消耗殆尽。由于害怕工人阶级革命,资产阶级不得不对工人阶级做出让步,实行了各种社会福利项目。然而,福利国家的扩大以及长期的低失业率,使得工人阶级斗争力量大大增强,有组织的工人队伍也不断增长。工会会员人数占非农业部门雇员总数的比例从1935年的13%增加到1945年的35%,并在此后的十多年时间中保持在三分之一左右的水平。六十年代中期以后,美国工人阶级的斗争明显增强。到1970年,美国经济的利润率下降到了14%、利润份额下降到了16%

上世纪七十年代,美国资本主义所面临的国内外各种矛盾全面激化。1970年,由于美国黄金储备枯竭,美元被迫贬值。同年,美国常规石油产量达到峰值并开始下降,美国从此失去了世界石油市场的定价权。1973年,为抗议美帝国主义支持以色列侵略阿拉伯国家,石油输出国组织大幅度提高油价,世界石油市场的价格从这一年的平均每桶约3美元暴涨到次年的平均每桶约11美元。石油危机引起世界经济危机,在战后曾经长期实行的以美元为中心的固定汇率国际货币体系(即“布雷顿森林体系”)彻底瓦解。

1973年初,美国与越南民主共和国、越南南方民族解放阵线在法国巴黎签署和平协定,承诺从越南撤出全部武装力量,标志着美帝国主义在越南的侵略战争完全失败。1975年,越南南方全境解放,越南统一。

与此同时,美国资本主义的国内经济也陷入困境,出现了高失业与高通货膨胀并存的“停滞膨胀”现象,传统的凯恩斯主义经济政策对此束手无策。1979年,伊朗爆发革命,美元暴跌。黄金价格从1970年以前的35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暴涨到1979年末的460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1980年,黄金价格一度暴涨到850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年末回落到约600美元兑换一盎司黄金)。美元面临着彻底崩溃、丧失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危险。至1980年,美国经济的资本生产率下跌到0.74,平均利润率下跌到12%;两者均为大萧条以来最低水平。

面对风雨飘摇的国内国际形势,美国资产阶级在经过内部的激烈争吵以后,逐渐形成了新的反革命共识。1980年,里根当选为美国总统,标志着美国和世界进入了新自由主义的反革命时代。关于“新自由主义”的概念,在中国和外国的小资产阶级左派中仍然流行着种种似是而非的看法。有人认为,新自由主义是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一种意识形态或者一套经济政策,企图全面复辟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否定国家干预的必要。这些人认为,如果有些国家实行了“强有力”的国家干预,就不能算是新自由主义。还有人认为,新自由主义就是金融化,是金融资本压倒产业资本;从而在新自由主义时代,不仅劳动人民被剥削压迫,产业资本的利益也受到损害。这些人认为,如果有些国家的资本积累似乎以产业资本为主,也不能算是新自由主义。我们认为,上述的两种关于新自由主义的看法或者是错误的,或者是片面的。

新自由主义是世界资本主义发展到现在的一个最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中,由于世界资本主义长期矛盾的积累以及美帝国主义霸权地位的衰落,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已经在相当程度上丧失了自我改良并缓和一系列基本矛盾的能力。在新自由主义时代之前,当美帝国主义的霸权还处于全盛和扩张的时代,由于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中核心、半外围国家的工人阶级力量大幅度增长,由于这些国家的城市小资产阶级一度向工人阶级靠拢,也由于广大外围地区的激进民族解放运动取得了伟大胜利,资本主义世界体系在经济上和政治上都陷入了严重危机。为了挽救这一严重的危机,美国和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不得不集结其尚能动员的全部力量向国际工人阶级以及其他劳动群众发起大规模的反攻倒算;其直接目的,是为了在美国和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制止利润率的下降、恢复利润率和资本积累的有利条件。但是,在这一历史进程中,主要核心国家和半外围国家的内部阶级矛盾空前激化,世界范围的无产阶级化进程大大向前推进,全球生态体系到了崩溃的边缘,美帝国主义在一度“中兴”以后又加速衰落。美国和其他主要资本主义国家资产阶级的大反扑因而最终将为埋葬他们自己准备好一切必要的世界历史条件。

早在里根政府粉墨登场之前,国际资产阶级就已经在酝酿世界范围的新的反革命攻势。197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就策划由皮诺切特在智利发动反革命政变,推翻了阿连德进步政府,建立法西斯独裁政权,然后进行了现代世界经济史上的第一场“货币主义”实验。所谓“货币主义”,是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的一种学说(其创始人即备受中国资产阶级推崇的美国反动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货币主义主张用大幅度紧缩货币供给、提高利率的办法来抑制通货膨胀;其真实目的,是企图用人为制造经济危机、增加失业率的办法,来打击工人阶级的斗争力量,恢复资本家的利润率。

1976年,中国发生了反革命政变,中国资本主义复辟的政治条件已经具备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英国资本主义内外交困。1974年初,由于煤矿工人罢工,英国被迫实行每周对一般企业和居民区仅供电三天的供电制度,各电视台、广播公司在晚10点半以后一律停止广播。1978年末、1979年初的冬天特别寒冷,英国各行各业工人纷纷罢工;福特汽车公司的工人争取到了工资一次性上涨17%的胜利。

1979年,以卡拉汉为首的工党政府垮台,以玛格丽特撒切尔为首的保守党政府上台。撒切尔上台后,叫嚣除了资本主义道路以外,“别无选择”;主张要建立一个“三分之二富人、三分之一穷人”的社会(所谓“三分之二富人”当然是欺骗,而“三分之一穷人”则是用制造大量赤贫来恐吓工人阶级)。

1979年,保罗沃尔克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此公后来曾在奥巴马政府中担任经济顾问),开始全面推行货币主义经济政策。到1980年,美国银行优惠贷款利率上涨到约15%,三十年住房贷款利率上涨到约14%1981年,美国联邦航空管制员发起了要求缩减工时、增加工资的罢工。里根政府拒绝与罢工工人谈判并强令工人复工。最后,里根当局将不服从复工命令的工人全部开除,用军队系统的航空管制员来代替。航空管制员罢工的失败是美国有组织工人运动的一次重大挫折。此后,美国工人的工会参与率直线下降。至1990年,美国私人部门工会会员占全部雇员的比例已经下降到12%,低于大萧条时期的水平。

下面第二个图说明了1980年到1990年间美国的劳动收入份额(劳动收入总额占GDP的比例)和失业率的变化情况以及这两个变量之间的关系。图中的绿点说明的是1980年的失业率(见横轴坐标)和同一年的劳动收入份额(见纵轴坐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两者的组合在图中划出一道灰色的轨迹,最终在红点(1990年)收尾。这里的劳动收入包括了全部雇员报酬以及小业主收入中的劳动部分。

 

 

1982年,美国经济的失业率达到了9.7%。这是美国在战后历次经济危机中所经历过的最高的失业率,甚至超过了后来2009年“大衰退”期间以及2020年新冠疫情危机期间的年平均失业率。美国经济的劳动收入份额从1980年的约61%下降到了1983年的59%。然而,随着美国经济在八十年代中期走向复苏,劳动收入份额也开始回升。1988年,美国经济的失业率下降到5.5%,劳动收入份额则达到了近61%。可见,虽然美国资产阶级在八十年代初发起了货币主义攻势,有组织工人运动又受到重大挫折,美国工人阶级仍然保持了一定的斗争力量,甚至在经济周期后期还有能力基本恢复原有的劳动收入份额。美国劳资双方的经济斗争在八十年代还处于僵持的状态。

在最初几期“学点经济学”中,我们介绍了支出法和收入法GDP,两者可以用如下公式来表达:

 

GDP(支出法)= 居民消费 + 国内总投资 + 政府消费 + 净出口

GDP(收入法)= 劳动收入总额 + 间接税 + 固定资本折旧 + 利润总额

 

如果没有统计误差,收入法GDP就等于支出法GDP。于是就有:

 

劳动收入总额 + 间接税 + 固定资本折旧 + 利润总额

= 居民消费 + 总投资 + 政府消费 + 净出口

 

我们把劳动收入总额、间接税和固定资本折旧转移到等式的右边,就能得到:

 

利润总额 = 净出口 +(总投资-固定资本折旧)+(居民消费-劳动收入总额)+(政府消费-间接税)

利润总额 = 净出口 + 净国内投资 + 净居民消费 + 净政府消费

 

上式中,净居民消费反映的是全部居民消费超出劳动收入总额的部分,其中一部分是资本家消费,一部分是工人阶级家庭为了维持生活水平而被迫进行的借债消费;在经济危机期间,净居民消费的规模也受到政府发放的失业补助金、社会保险金等转移支付的影响。净政府消费是政府消费(其中主要部分为政府部门雇员报酬)扣除间接税以后剩余的部分,是一个与政府财政赤字有关但不完全相等的概念。八十年代时,美国净政府消费占GDP的比例大约比政府部门赤字占GDP的比例高出三个百分点。

通过将利润总额分解为这四个组成部分,我们可以进一步分析总需求的各个组成部分的变化对资本家利润总额的影响,同时也可以分析资本家利润总额在各个经济部门的用途。

 

 

上面第三个图介绍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经济的利润总额及其四个组成部分。图中,净国内投资、净居民消费、净政府消费分别用灰色、绿色和红色的区域来表示;每一块区域在每一年上的高度代表了这一经济变量在那一年占GDP的比例。在整个八十年代,美国经济在国际贸易中都处于逆差,所以净出口一直都是负值;在图中,贸易逆差用零线以下的蓝色边框来表示。图中的黑粗线代表的是用收入法计算的资本家利润总额占GDP的比例。可以看出,按收入法计算的利润份额与净出口、净国内投资、净居民消费、净政府消费相加所得的利润份额并不完全一致,这是由于收入法和支出法GDP之间的统计误差造成的。

1980年时,美国经济的利润份额为15.8%如果从需求角度分解,这一年美国的净政府消费占GDP9.2%,净国内投资占GDP8.3%,净居民消费可以忽略不计。换言之,从需求角度分析,净政府消费在这一年“贡献”了美国资本家利润总额的约58%。一个庞大的政府部门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现代资本主义条件下资本家总利润的基本稳定,这是现代资本主义经济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的资本主义经济的一个重大区别。另外,净国内投资相当于资本家利润总额的53%,这说明当时美国资本主义经济仍然可以用大约一半的资本家利润来从事生产性投资。净国内投资与净政府消费相加超过了利润总额,一部分是因为统计误差,一部分是因为贸易逆差(从而净出口对利润总额的“贡献”是负值)。

到了1990年,美国经济的利润份额增加到了16.6%。从需求角度分解,这一年美国的净政府消费仍然占GDP9.2%,净国内投资占GDP6.6%。就是说,到了1990年,只有大约40%的资本家利润用于生产性投资,更多的资本家利润被用来从事挥霍浪费或金融投机。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年净居民消费占GDP的比例增加到了3.7%,相当于资本家利润总额的22%。这说明,随着美国工人的实际工资陷入停滞,开始出现相对和绝对贫困化的趋势,越来越多的工人家庭开始依靠借债消费来维持一定的物质生活水平。

最后一张图说明的是八十年代美国经济的利润率、利润份额和资本生产率。到八十年代后半期,美国经济的平均利润率恢复到了14-15%,初步走出了1974-1982年期间的利润率低谷,但是距离六十年代繁荣时期的利润率高峰仍然有相当差距。

 

 

当八十年代走向尾声的时候,核心国家的阶级斗争仍然处于僵局,美国和欧洲资产阶级的反革命攻势在国内阶级斗争的战场上还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在国际阶级斗争的战场上却有了意外的“收获”。

新自由主义初期的紧缩政策是核心国家资产阶级针对本国工人的短期策略,但是八十年代的高利率环境却对当时的半外围国家(主要是前苏联、东欧和拉美国家)产生了长期的影响。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半外围国家产业后备军迅速萎缩,工人阶级斗争力量上升,小资产阶级也要求享受与核心国家小资对等的生活待遇。这些国家的官僚集团和资产阶级面临着一方面要争取实现快速资本积累(在经济上“赶超”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满足工人和小资对经济和政治权利的要求(以维持政权合法性)的双重压力。

七十年代时,世界市场上的油价暴涨,中东地区的石油输出国积攒了大量美元;由于这些石油输出国的封建王公无法将多出来的美元用于生产建设,这些数以亿计的美元就纷纷存入欧美国家的银行,导致国际金融市场上银行资本严重过剩、利率一度十分低廉,实际利率甚至是负值。这些因为石油价格暴涨而形成的美元存款,当时称之为“石油美元”。

面对正在形成中的积累危机和政治合法性危机,东欧、拉美等半外围国家将欧美国家银行的低利率贷款视为救命稻草,幻想通过借债消费和投资,可以一方面维持快速经济增长,一方面满足本国人民不断增长的消费需要。熟料,1979年,美联储大幅度提高利率,国际金融市场上的利率也随之暴涨,许多半外围和外围国家立刻陷入了无力偿还外债的窘境。以东欧国家为例,从七十年代初到八十年代后期,东欧国家的外债还本付息负担(外债还本付息额占出口贸易额的比例)从原来的0上升到了32%

1980年,波兰政府为了偿还外债,企图向工人阶级转嫁负担,被迫宣布提高基本食品价格,结果引起了团结工会运动。1982年,拉丁美洲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到了1985年,国际市场上的石油价格暴跌,以石油出口为主要外汇来源的苏联经济开始陷入困境,依靠苏联以易货贸易方式补贴外汇的东欧各社会主义经济以及朝鲜经济处境更加困难。到了 1989年,“柏林墙”被推倒,东欧各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失败;两年后,苏联解体。

当资本主义世界体系进入二十世纪最后一个十年的时候,六十年代世界革命高潮的阴霾似乎已经一扫而光,美国霸权似乎即将迎来“伟大的复兴”。资产阶级的御用辩护士们急急忙忙宣布,历史已经“终结了。

事实上,世界阶级斗争刚刚到了一个重大的转折点,随着新自由主义全球秩序的形成,全世界劳动人民反抗新自由主义复辟和反动的斗争也就开始了。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4-5 21:40
激活: 这样说,新自由主义不是一种政策而是一种新的资本主义阶段?因为各资本主义政府采取的凯恩斯主义导致了这样的结果,而资产阶级不得不进行转变。这倒是第一次学到 ...
我们一直是这样的看法。这是以前的一段讨论: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1597

从世界范围看,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就是世界新自由主义反革命的一部分。下一次我们就讨论中国八十年代。然后是美国九十年代,然后是中国九十年代,交叉进行,然后展望未来。
引用 激活 2021-4-5 16:59
这样说,新自由主义不是一种政策而是一种新的资本主义阶段?因为各资本主义政府采取的凯恩斯主义导致了这样的结果,而资产阶级不得不进行转变。这倒是第一次学到,我一直以为新自由主义像是一个资本主义采取的政策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20 05:52 , Processed in 0.34461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