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艾伯特是20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大爸爸”

2021-4-5 00:26|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2843| 评论: 3|原作者: 李星整理|来自: 李星整理

摘要: 艾伯特党的全部实践和整个体制,都是为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追求改良而设计的。所以,它必然会保卫资本主义秩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艾伯特体制似乎是很有效的,而且资产阶级也愿意跟艾伯特党合作,让出一部分利润,实行社会改良。
艾伯特是20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大爸爸”· 需要“回头看”(一组对话)


A:

弗里德里希·艾伯特,德国社会民主党领袖,后来当过魏玛共和国第一任总统。他非常擅长操纵党和工会的行政机器,是整个改良主义机器的奠基人。伯恩施坦说的那句“运动就是一切”,其实就是要维持改良主义事务机关的存在。当工人阶级的革命威胁到改良机关时,就宁可跟资产阶级合作扑灭革命。

也就是说,所谓的“斯大林主义”、“斯大林党”,其实应该追溯到艾伯特,应该叫“艾伯特党”才对。斯大林主义鼓吹的那种“铁板一块的列宁党”,其实也就是艾伯特党的翻版。当然,这种庞然大物不是一个人坐在家里设计出来的,艾伯特代表了他身后的一大批人。


艾伯特党的全部实践和整个体制,都是为了在资本主义制度下追求改良而设计的。所以,它必然会保卫资本主义秩序。因为如果没有了资本主义秩序,它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根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艾伯特体制似乎是很有效的,而且资产阶级也愿意跟艾伯特党合作,让出一部分利润,实行社会改良。直到七十年代末,资产阶级发现艾伯特体制无法彻底压制工人阶级的战斗性,索性开始抛弃改良主义,用新自由主义彻底打垮了艾伯特党。


B:

艾伯特实践的最大特点,就是党务/实务主义而不是主张工人革命的社会主义。艾伯特的思想是干瘪的,但又可以说是一个有深刻影响的思想家。可以说,在150年的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运动历史上,艾伯特第一个创造了“党”这个有一整套特定含义的概念。这个概念所包含的实践,后来随着20世纪的共产主义运动,变成全球性的政治现象。而20世纪的许多共运领袖,其实是艾伯特的变种。简而言之,所谓的艾伯特党,本质上是20世纪以来,基本上全部“马克思主义政党”、“共产主义政党”的第一代本体,是‘原型机“一类的东西。

在共产主义工人运动内部,无数人批判过艾伯特”没有信仰“,但他给的实在是太多了,比如怎么赚钱,怎么操纵工人,怎么发展党的基层,怎么选举这些。他的一整套实践方法让社会民主党壮大,让工会壮大,让左翼人士有活动的物质基础,让工人在劳资对峙中拥有一个攻守的平台。当然还有那些实实在在的改良。艾伯特是德国社民党那个时代的影子领导人,可能不是最显赫的,但最有影响。在保卫资本主义秩序、阻止无产阶级革命、分化工人阶级这个对统治者至关重要的领域,艾伯特的历史遗产是意义巨大的。长期以来,这个人物被”共产主义活动家“们大大低估了,或者说有意淡化了。


C:

艾伯特是工人阶级的凶恶敌人,但面目是复杂的。20世纪的经验教训当中,确实要好好研究艾伯特代表的那一整套实践。确实,他可以说是20世纪共产主义运动的“大爸爸",是真正给划出方向的那个人。马克思算是共产主义家庭的父亲,而教育孩子的日常工作,是艾伯特做的。以至于多年以后,孩子们其实把马克思当作了隔壁老王。

至于列宁,他算是这个家庭的瞬间乱入者吧,从窗户跳进来,‘你这个教育方法不对’,一时之间全家秩序大乱,孩子们小脑袋乱摇晃。但列宁大叔马上又从窗户跳出去了,从那以后,一百年里这个家庭没有列宁神马事。



D:

德国资产阶级的思想家比如韦伯和另一个提出“寡头铁律”的人,当时就做了很多针对左翼政治职业官僚运行规律的观察。曼德尔的《权力与货币》也提到了这些问题,但他的应对方法仍然是传统第三国际思想框架下的和稀泥。

说到底,第三国际其实是第二国际的精神变种,而托派又是共产党的变种,思路上受到极大的限制。


A:

 想到一件事,当初卢森堡和李卜克内西就提议,与工会内的革命派——类似革命工长组织一类的团体合作,因为他们相信能通过改造工会将工会作为革命政权的基础。当时革命工长组织的领袖想通过强化苏维埃来作为工人政权的基础,甚至在革命高潮退去后,仍然坚持建立苏维埃。俄国二月革命后,也存在苏维埃的盲目,以及左翼力量对资产阶级的拖鞋。但是,列宁代表的那部分布尔什维克,与其他革命力量联手,逐步加强了苏维埃,使其避免了失败的命运。布尔什维克当时具体是怎么做的。至今依然不太清楚。

这是个很有讽刺性的现象。艾伯特党的实践,布尔什维克的实践,其实在20世纪共运主流的思想意识里,都被有意淡化了。



C:

1917年,布尔什维克内部乱成一团,本来商量好要跟孟什维克合并,然后不但没合并,自己内部倒分裂了。然后又跟另一帮人合并,吸收了一堆五光十色的力量,原定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大团结,却落空了。俄国人的实践,跟德国人一样,是个黑洞,需要深入研究,需要有”回头看“的意识。


E:

把社会民主主义与列宁主义混淆起来,反对先锋党,这不是马克思主义,这是李星主义。进步的青年要警惕李星主义的蛊惑。要学习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识别假马克思主义。进步的青年不要跟李星来往,他误导青年,而且他嗜钱如命。

A:

李星确实爱钱。我请他写关于马黑诺的文章,他就跟我要钱。我发了十块钱红包。结果他连个屁都没写出来。

B:

他也跟我要过钱。我没理他。


C:

……


A:

《德国革命的工人阶级政治》,就是讲德国革命期间,工人阶级的组织行动的,内容很丰富。有人已经翻译完毕,初稿在校对了。关于艾伯特党对工人革命的危害,这本书可以作为很重要的旁证。中文世界里,关于德国那场工人阶级的历史行动,了解太浅薄了,需要深入研究。


E:

进步的青年应该学习真马克思主义,辨别假马克思主义。不能把无政府主义混淆为马克思主义。在进步青年当中,对李星主义,要彻底肃清。

A:

……


B:

……


D:

……


C:

只要给我钱,我愿意批判李星主义。




对话结束。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nepal1996 2021-4-6 13:21
多年前李星与香港托派区龙宇、林志良合作过。后来李星提出的一些主张,与香港托派产生分歧,被称作“李星主义”。
引用 redchina 2021-4-6 01:15
可不可以说,虽然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立场出发,艾伯特和社会民主党右派叛卖了工人阶级、为了一碗红豆汤出卖了长子继承权,但基于二十世纪的历史现实,“红豆汤”确实是德国那样的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现实可得的“长远利益”?这个利益不小啊,到现在,红利也没完全用完啊,哪怕对比德国和希腊工人阶级的命运,也是天差地别。类似的,斯大林主义、毛泽东主义、中国的资本主义复辟都有他们的客观历史基础。

我们现在奋斗,就目前的主观认识来说,是认为我们的时代不同于以往,是认为中国的和世界的资本主义确实已经到了无法克服其内在矛盾的历史关头。但这个认识对不对,还是要付诸于实践,二十年、五十年,甚至更长时间以后,才知道。
引用 redchina 2021-4-6 01:08
艾伯特与斯大林的关系,两者与列宁、毛泽东的关系,都值得好好梳理的。

最后一段“李星主义”是什么讲究? nepal1996要不要给我们解读一下?

查看全部评论(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4-20 06:01 , Processed in 0.015332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