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政 治 查看内容

没有革命的理论,就不能有“运动”?—— 关于先锋队问题,向同志们说几句话 ...

2021-5-1 21:1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4326| 评论: 169|原作者: 流水

摘要: 这样的先锋队理论号称是继承列宁的革命学说,是贯彻“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的”的原则。然而他们实际表达的意思明明是:“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运动”。在这些先锋队们看来,不靠着外部的领导,工人阶级讨不到工资,建不了组织,甚至连已有的权利都会被蚕食殆尽。

先锋队与“先锋队理论”

壮壮同志在好几篇文章中都集中论述了先锋队出现的必然性,以此说明“反对先锋队”的错误,这只怕是一种误解——只有那些笃信各种唯心主义奇谈怪论的小资自由派们才会认为革命能在一夕之间,依靠某些力量的恩赐就完成了。事物的发展是由量变引发质变,革命运动也不会例外,发展的过程中必然首先是一部分的无产阶级在斗争中首先觉悟,进而发动起规模更大、范围更广的群众,最后形成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获得最后胜利,从这个意义上说,反对先锋队就是反对革命本身。壮壮同志所想要批判的“反对先锋队”,事实上反对的是这样一种理论:认为单独的工人阶级是弱小的,不依靠外部力量(也就是“先锋队理论”的实践者们)就不能在日常斗争中取得实质上的胜利,乃至形成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的革命力量。


其实还有另一种稍有区别的“先锋队理论”,区别在于认为工人阶级斗争风起云涌,力量不断增长,需要的是外部力量去领导他们取得更大的成功。我自己对这种形式的“先锋队理论”还是可以接受的,虽然“领导工人运动获得更大成功”这种目的一般不能实现,而且往往因为主观主义、宗派主义等等原因还会起到一定的负面作用,但应该说也是理论发展过程、青年左翼成长过程中难以避免的挫折。 而近几年“先锋队理论”的拥护者主要变成了认同工人阶级弱小的前者( 或许部分原因和18年事件有关,尤其是声援团自始自终在宣传上坚称“全部斗争行动都是觉悟工人们自发进行的”,部分不求甚解的左翼青年同志就引申出工人阶级弱小的观点 )。


当然这种先锋队理论并不是直接否认工人运动,他们承认的是工人运动的形式,比如壮壮同志在19年的《一年多以来的一些经验教训》文中举例了去年的塔吊工人、卡车司机的英勇斗争;而否认的是工人运动的内容,要么认为连经济意义上的成果都没有取得,要么认为工人没有形成组织力量,经济斗争的成果只是资产阶级出于其他原因让步的结果(尽管刚刚还论述过同一个资产阶级是多么的穷凶极恶、强大无比)。

这样的先锋队理论号称是继承列宁的革命学说,是贯彻“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的”的原则。然而他们在实际表达的意思明明是:“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运动”——在这些先锋队们看来,不靠着外部的领导,工人阶级讨不到工资,建不了组织,甚至连已有的权利都会被蚕食殆尽。列宁同志号召“不要做群众运动的尾巴”,而先锋队们认为的是,只有靠着他们群众才能长出躯干和四肢,才能成长为运动。


而且为了说明工人阶级的失败,往往要渲染资产阶级的强大,于是中帝论也被借用过来,有时甚至还会借用渲染一下资产阶级自由派说的所谓“中国高压恐怖统治”。不过最强大的还不是资产阶级,还是这些先锋队们——居然能在恐怖统治之下组织起涣散无力的无产阶级们,将来还要带领他们取得革命胜利。但不说将来看看现在:先锋队们觉得一边介绍工人阶级的弱小,一边渲染资产阶级的强大,靠这些能够号召左翼青年们行动起来加入先锋队行列,可最后经常有时是在政治上起到了消极作用,反而让一些左翼青年们陷入了悲观失败情绪中。

“永不言败”的先锋队

先锋队们的宣传有时给左翼青年带来的是失败主义,而先锋队自己却经常是“永不言败”的——并不是永不失败,而是在发展的过程中由于种种原因丢失了经验教训。


先锋队理论在左翼青年中何时兴起的我不是很了解,13、14年间有着“工作重心是脑力无产者还是体力无产者”、“左翼学生毕业后进工厂工作”等关于左翼融工的争论与宣传,应当是在这一过程逐渐发展起来的。而七八年后的今天,先锋队理论的实践经验教训又是什么呢,在先锋队理论的支持者们又是如何叙述的呢?

往往是一片空白,青年左翼们创建平台宣传先锋队理论,很少去讲讲理论是如何在左翼中发展起来的,之前的实践情况。壮壮同志19年的文章讲了塔吊事件、卡车罢工中左派没有起到什么作用,又讲了设想的知识分子到工人之中所能起到的作用。偏偏就是少了最应该有的对18年事件的经验教训总结,对此前几年先锋队融工成果的说明——这难道不才是最能号召左翼青年,驳倒反对者的有力材料吗? 壮壮同志上个月发的文章《与红色中国网谈谈先锋队和灌输》部分弥补了这一点,但讲的大多还是抽象的可能性,少了具体的现实性。

那么大部分先锋队理论的宣传给人的感觉就是,先锋队理论的拥护者们都是恰在此时应运而出的天才,前人没有做过,只待后人启航。所以先锋队理论——作为现阶段最激进左翼实践理论——在宣传中居然常常是以一副奇妙的头重脚轻姿态出现的。对于中帝论、工人弱小论等等都是信手拈来论证充分,而对于做了什么、能做什么的论述则往往是靠举出一系列可能性的例子。


甚至“脚轻”还算好的,“脚歪”只怕后果更加难料,去年8月一个青年左翼宣传平台《新闻》编辑部发布18年事件纪念文章(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7325 ),总结事件的教训是“不能再被老左们带歪了路,走向了右倾机会主义”;在一些左翼青年的认识中,18年的失败是由于工人学生们没有经验还抱有幻想,比如使用各种国内通讯工具进行宣传。


当然或许这是由于18年事件的特殊情况有一定关系,不说反思,声援团连比较全面客观反映事件实情的总结似乎也是没有的。但即便把百分之九十九的失败都归结于某些不怀好意的外部力量、某些事务上的细节,起码也应该有剩下百分之一的空间来认真思考一下:经过不少左翼同志多年实践,18年事件的长期规划和付出大量代价后,先锋队理论得到了什么宝贵的经验与教训,未来将如何发展? 否则这种理论如何能成长到能带领无产阶级赢得胜利获得解放呢?


“先锋队员”的实践
壮壮同志《一年多以来的一些经验教训》文中还说到参与实践才有成长和收获,这是非常正确的。但先锋队们也不能是一副“有实践就是政治正确”的态度来回应所有反对者,实践的工作方法也应当考虑到社会现实情况才能真正有效。

这里有两个方面,一是左翼青年同志中的宣传工作: 去年在bilibili网站上的左翼青年同志中发生了一件事:一位制作左翼宣传视频的同志发言称自己将前往印共毛参与革命斗争( http://redchinacn.org/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6703 ) ,实际情况是这位同志在实践工作中遇到了一些困难想要退出,碍于面子选择用参与印共毛来解释自己的消失(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414936/)。

这个事情中体现了部分左翼青年中莫名激进,脱离现实的小资产阶级狂热:还没有明确组织的虚拟网络空间尚能逼迫一位青年同志撒一个很大的谎(甚至像上面那篇文章里所展示的:一些人发现之后还要声称这是“叛徒行为”),现实中具有一定组织如学生社团等情况恐怕不会更好,之前野草同志总结了参与左翼社团的心得体会(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8256 ),不无可惜地提到:即使2018年以后,社团灌输论改变不大。
  
这种小资狂热和先锋队理论的宣传者们恐怕脱不开干系,为什么一位左翼青年会认为要抛弃所有社会关系,去到国外参与斗争才是革命的呢? 这不正是先锋队理论所说的“中国资产阶级强大无比”、“中国工人斗争性不强”等所能导出的结论吗? 先锋队宣传员们所热衷的三点:“中国高压统治无孔不入”,这是资产阶级自由派爱讲的;“中国工人受尽盘剥,生活悲惨”,这是一般的进步小资产阶级的同情言论;只有“所以知识分子要参与、领导工人运动”这点才起码算是无产阶级政治宣传。那么先锋队的宣传是起到了让左翼青年们认同第三点参与工人运动,还是让第一、二点片面地占据左翼青年的思想,给别人做了嫁衣呢? 现在看来似乎前者的程度要小一些,后者的影响还大一些。

当然比起一、二,我更希望先锋队的宣传能用第三点“一统江湖”,那么最大的问题并不是与反对先锋队理论进行争执,而是让更多的左翼青年理解参与工人运动的光明前途,结合社会现实情况让左翼青年们进行实践。但如果始终要坚持“资产阶级强大,工人阶级弱小”这一出发点,只凭先锋队宣传员们做政治工作,只怕难度是不小的。

实践的工作方法另一个方面就是在工人中的工作,不少仅仅听信先锋队理论,结合自己的热情就要“对工人阶级搞政治宣传”的青年左翼们,在实践中产生了一些适得其反的各式反例。 比如浦江边的火柿子同志总结的去年昌硕世硕斗争经验(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8091),就提到了“某些‘左派’的反动作用”,部分左翼学生不加思考地强行向工人进行政治宣传起了坏的影响。又比如上个月一位左翼青年义愤于盟主被批捕,制作了传单希望在线下向外卖员们宣传( 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8203 )实践精神值得倾佩,但传单中的政治宣传语言,即使与工人单独交流时要让对方认同都不容易,何况以传单的形式来宣传。

这一方面某种程度上也是由于先锋队理论的影响,先锋队理论说要知识分子要带领工人群众,要引导向政治斗争,对于有热情参与实践的左翼青年就变成了以各种形式派发政治口号,用他们认为有效的各种手段“让工人革命”,实在是与客观实际并不符合。

而当左翼青年们真正用心参与工人群众工作实践并且独立思考后,往往会总结出更加接近现实的理论规律。 这篇来自认同先锋队理论的《新闻》编辑部的文章( http://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502 )总结了他们的实践经验,其中包括了不符合甚至是反对先锋队理论的观点,比如资产阶级不能无限制、无代价地使用镇压力量,工人斗争已经在实质上给资本主义造成了困难,左翼青年参与工人讨薪活动的定位、行动和目的,一般情况下直接对工人进行政治宣传并不合适等等。

尽管这篇文章大部分还未能摆脱先锋队理论的窠臼,但在《新闻》杂志中众多坚定宣传先锋队理论的文章中还是显得弥足珍贵。 若文章作者能进一步“解放思想”,尝试抛弃某些观点,想必理论能更加流畅自然地与实践经验贴合。



9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3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远航一号 2021-9-7 09:51
壮壮宝宝 发表于 2021-9-7 09:32
系统地批判这篇文章的材料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了,希望能够发表。

不发表了

你既然要想回到本网 参加讨论些有意思的问题吧
壮壮宝宝 2021-9-7 09:32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5-1 21:16
在这篇文章中,流水同志很好地总结了关于先锋队问题的各种分歧,将讨论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

系统地批判这篇文章的材料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里了,希望能够发表。
prairie_fire 2021-7-27 12:22
本帖最后由 prairie_fire 于 2021-7-27 12:23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7-27 12:09
我以为他是以去印度当毛派为名募捐的呢。

我都给他们立了规矩了,不允许私自募捐,揪出骗子以后一年他才退隐的吧。因为骗捐对心理影响很大,所以就动摇了,很正常。
井冈山卫士 2021-7-27 12:09
prairie_fire 发表于 2021-7-27 12:03
去印度当毛派了,我一听我就知道是假的,语言都不通

我以为他是以去印度当毛派为名募捐的呢。
prairie_fire 2021-7-27 12:03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7-27 10:12
他编的是什么“瞎话”?

去印度当毛派了,我一听我就知道是假的,语言都不通
井冈山卫士 2021-7-27 10:12
prairie_fire 发表于 2021-7-27 10:02
这里所举出的去印度的“先锋队员”,是完全自发的,是其他的小朋友和青年工人主动团结在他们周围,这一点必 ...

他编的是什么“瞎话”?

prairie_fire 2021-7-27 10:02
这里所举出的去印度的“先锋队员”,是完全自发的,是其他的小朋友和青年工人主动团结在他们周围,这一点必须澄清。是因为出现了骗捐事件,使得他的心理出现剧烈波动,使他感觉辜负了信任他的人,才要编个瞎话好退出网络。在当时那个环境里,越左越”革命“,一个小朋友当然是会做出这样奇怪的事情和有没有人宣传先锋理论无关。

无产阶级的先锋队是组织严密而先进的工人阶级政党,这是原则性的问题,绝不能歪曲的。先进的工人阶级政党要领导工人的运动,工人中的群众领袖是不可能自封的,是我们说了不算的,只有群众才能认定。这篇文章之所以写的不对,就在于基本概念的混淆和错用,导致成为了歪曲列宁主义的错误文章。
prairie_fire 2021-7-27 08:27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7-27 08:12
mc是Minecraft?

但是骗钱这个事和先锋队又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们因为你提醒了他们被骗而怀恨在心,从 ...

我深藏功与名,我写的文字是以他们的管理员名义发表的,因为我没能阻止骗人的人我哪好意思说什么,而且提醒被骗为啥要恨我。这个事情说明左倾激进是小资产阶级革命性泛滥,幼稚病的表现而不是先锋队理论宣传的错误。更不能说中学生识破了大学生的什么东西。列宁提出先锋队是为了有效对抗这些无组织无纪律的小资产阶级革命性对无产阶级的腐蚀,才能领导工人革命。
井冈山卫士 2021-7-27 08:12
prairie_fire 发表于 2021-7-27 07:35
就是那个被当作例子的骗大家说自己去印度的人。他曾经就是个mc up,完全自发。特别激进,搞了很多群而且搞 ...

mc是Minecraft?

但是骗钱这个事和先锋队又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们因为你提醒了他们被骗而怀恨在心,从而连你说的一切(包括张思德)一块反了?
prairie_fire 2021-7-27 07:35
本帖最后由 prairie_fire 于 2021-7-27 07:41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7-27 07:27
我不知道晨风是谁,而且也不知道你说的诈骗犯是个什么故事。能否补充一下背景资料? ...

就是那个被当作例子的骗大家说自己去印度的人。他曾经就是个mc up,完全自发。特别激进,搞了很多群而且搞了很多网络上的串联。结果有个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低级诈骗犯在他群里骗捐。然而我只是在一个苏粉群里,我就当面给他识破了,结果小朋友出人意料的好骗,我都戳穿了大家还是捐钱,而且他主要就跑到晨风那里去骗,利用他的影响力和群管理去组织募捐。因为时差以及那个诈骗犯才是他们信任的管理员我就没公开冲突。

结果事情最终是要败露的,总会有人觉得不对劲的。这时候已经骗了2w了,结果有人因为害怕以及圣母心,想饶了他,我就专门加了晨风的群并且联系管理员发了个通告,要他们认清敌我,永不翻案,追回欠款,并且以后再也不要搞这种募捐。然后我就再也不和他们啰嗦。 然而我是宣传“先锋队”的那个,因为我说过张思德,白求恩都是先进,要向他们学习,做工人的先进分子,左倾激进完全是他们自发的我都给他们带跑偏了,我不知道他们能识破什么。不罗嗦以后他就越来越激进到处发小册子搞中帝论,但是他的受众,其实是喜欢玩mc的小学生中学生。
井冈山卫士 2021-7-27 07:27
prairie_fire 发表于 2021-7-27 07:21
这个言论已经糊涂到让我无法忍受的地步,作为亲历者。晨风当年的活动完全是他自发的,没有人要他那么左。 ...

我不知道晨风是谁,而且也不知道你说的诈骗犯是个什么故事。能否补充一下背景资料?
prairie_fire 2021-7-27 07:21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1-7-26 23:14
是大学生和大学毕业生中宗派分子的“灌输论”让中学生识破了。

这个言论已经糊涂到让我无法忍受的地步,作为亲历者。晨风当年的活动完全是他自发的,没有人要他那么左。我就到过他们的群一次,原因是我要去给某个诈骗犯的棺材板钉死,全部都是中学生,就我一个大人,好了,我就是那个宗派分子。
井冈山卫士 2021-7-26 23:14
prairie_fire 发表于 2021-7-26 18:43
我还以为先锋队是组织严密的共产党,”无产阶级先锋队必须组织得像军队一样“。结果这里面先锋队员竟然是被 ...

是大学生和大学毕业生中宗派分子的“灌输论”让中学生识破了。
prairie_fire 2021-7-26 18:43
我还以为先锋队是组织严密的共产党,”无产阶级先锋队必须组织得像军队一样“。结果这里面先锋队员竟然是被低级诈骗骗得团团转的中学生。
壮壮小宝宝 2021-7-13 11:38
这文章我越看越有意思,越看问题越多。
壮壮 2021-6-18 10:25
这篇文章每段话里都有含糊不清的观点和没有依据的判断,读起来实在太痛苦了,错误倒是十分明显,但要系统批判太难!最好不要这样写文章!既不符合行文的恰当方法也不符合论证准则!
远航一号 2021-6-12 13:25
壮壮 发表于 2021-6-12 13:20
问点该问的,我的举报你看到了吗?

已处理
壮壮 2021-6-12 13:20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6-12 12:30
不该问的不要问

问点该问的,我的举报你看到了吗?
远航一号 2021-6-12 12:30
壮壮 发表于 2021-6-12 12:17
为什么自己回要求账号被屏蔽呢?安全考虑吗?

不该问的不要问
壮壮 2021-6-12 12:17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1-6-12 12:13
应其本人要求

为什么自己回要求账号被屏蔽呢?安全考虑吗?

查看全部评论(16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5-17 06:27 , Processed in 0.022282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