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中国民族主义势力已成脱缰野马

2021-7-6 16:49| 发布者: 春华| 查看: 5432| 评论: 0|原作者: 马加烈|来自: 中国劳工论坛

摘要: 目前,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政权可谓骑虎难下,在国际上遭遇越来越多敌对,在中共内部也面临其他派系对于“战狼外交”过火的批评——“战狼外交”限制了中共在与西方冲突中的战术选择。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连结: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1/07/02/30004/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连结: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连结: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马加烈 中国劳工论坛

近来,中国民族主义发展已经“失控”。就连之前的民族主义一号护旗手、《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似乎也对目前的民族主义之歇斯底里感到不安。总的来说,中共(尤其是习近平的独裁统治)严重依赖在社会上制造民族主义情绪来为政权提供支持基础。从历史上看,情况一直如此。但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显著放缓,以及当局全方位强力压制对其潜在挑战,支持政府的民族主义变得更加重要。我们现在是否已经看到这样的迹象:即使是习近平政权也控制不住它制造的民族主义浪潮?

胡锡进“伪装成爱国者”

今年5月1日,中国政法委新浪微博官方帐号“中国长安网”发布微博,用一张图比较所谓“中国点火”和“印度点火”——中国发射长征八号运载火箭和印度焚烧死于新冠肺炎的民众遗体的画面,以讽刺印度抗疫不力却还想和中国作对。这条微博虽然随后被主动删除,但已经引起争论。复旦大学教授、中共喉舌《环球时报》的长期供稿人沈逸发微博声称“这图挺好的”,并把批判“中国长安网”那条微博的人称作“圣母婊”。而胡锡进作为《环球时报》总编辑,这次明确反对做前述的比较。

印度从4月开始的疫情反弹令每日死亡人数突破纪录,就官方数据而言,成为全球新冠肺炎死亡案例第三多的国家(仅次于美国和巴西),死亡人数超过30万。医疗系统已经崩溃。一些专家甚至认为印度的死亡人数被低估了、现在的实际死亡人数恐怕已经超过160万。莫迪政府与特朗普和博索纳罗等其他右翼民族主义者一样,无能且轻忽疫情防控、专注于展现国家实力,而使新冠危机恶化。认真讨论出现的问题合情合理且必要,但开残忍的玩笑就不是了!

胡锡进发微博称,官方机构帐号应当“高举人道主义大旗”,还说应当“冷静、深入”探讨官方机构帐号如何把持涉外舆论的言论尺度。然而,胡锡进这番言论一出,沈逸及其他一些年轻民族主义网军便纷纷炮轰胡锡进是“露出尾巴的公知”“骑墙派”“伪装成爱国者”。实际上,胡锡进从来都是忠心辩护中共当局所作所为,不过是害怕“中国长安网”那条微博有损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外宣才采取“温和”的姿态。如今连胡锡进这个一贯的民族主义者都被贴上“公知”甚至“卖国贼”标签,可见中共自己培养的民族主义者已经发展到了多么激进、连官媒都觉得要降温的地步了。

今年6月初,中国青年作家蒋方舟在2016年前去日本参加交流活动、在去年7月接受NHK采访的片段被部分网民发现。这两个事件分别被歪曲为“收取日方资助在中国替日本做文宣”和“想方设法证明中共的体制有问题”,因此蒋方舟被很多爱国“愤青”批判、用“蒋大佐”“皇军认证”等字眼讽刺。胡锡进也卷入了相关讨论,指参与他国出资的交流活动可以促进信息交流、同时捍卫中国的立场,结果被极端民族主义分子打成“皇协军洗地”,搞到胡锡进被迫在8日发微博呼吁“爱国网友保持克制”。中国民族主义发展“失控”再度得以体现。

“可信、可爱、可敬”

这些担忧似乎已经达到了最高水平。习近平在5月31日中共政治局的一次讲话,亦显现中共不想民族主义发展太过火。当天,习近平表示,中国要努力塑造“可信、可爱、可敬”的形象,对外宣传中要“谦逊谦和”,与近年来的战狼外交风格做对比,这一转变犹如精神分裂。复旦大学教授、《这就是中国》节目常驻嘉宾张维为则被请去中共政治局“讲课”。从张维为近期受访强调西方要了解中国模式、“遏制中国根本行不通”来看,习近平政权的民族主义总路线其实没有变,变的只是尝试让外交更有技巧(尽管大概也是徒劳)。

“战狼”与帝国主义

自从2018年中美贸易战以来,中国外交作风趋于强硬,被称作“战狼外交”。而由于中美两大帝国主义强国之间的冷战,中共政权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这场冲突不是由哪个政府的政策或外交“基调”引起的,而是这些政策更深层次的表达。这场冲突是由全球资本主义体系引起的,正如列宁所解释的那样,资本主义不可避免地发展成为帝国主义这个“最高阶段”。1980年代以来,各帝国主义列强之间的竞争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遏制,但自2007-2008年在美国开始的经济危机以来,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爆炸式增长破坏了这种不易的“和平”。2011年以来,美国政府越来越公开表达对于中国崛起、在经济和军事上挑战美国的“关切”。习近平政权以更具攻击性的外交政策进行反击(“一带一路”和南海战略便是两例)。因此,争夺全球主导权的斗争进入了冲突升级的新阶段,“国家安全”(各国统治阶级的权力)现在比短期经济问题更重要。

2020年,利用中国初期防堵新冠肺炎不力,美欧等国家纷纷强化反中立场,新冠病毒成为帝国主义斗争重要的新战线。除了他们提出要在中国进行新冠肺炎溯源外,我们也看到已经启动的反华措施的加剧,包括欧洲多国抵制华为5G通信设备、中美经济走向脱钩、澳洲维多利亚州退出一带一路、中欧贸易协定遭暂缓批准。习近平的“双循环”战略中,强调扩大内需的“内循环”已经由于普通家庭紧张的财务状况而不是很有力,如果“外循环”再做不好,整个经济的下行压力便会加剧、进一步威胁到习近平在中共党内的地位和执政稳定性。因此,习政权及其喉舌开始考虑转向更“有技巧”的民族主义外交,但却遭遇自己培养的民族主义网军反冲。就像《科学怪人》里的弗兰肯斯坦博士一样,自己创造了怪物,却失去了对它的控制!

中共鼓吹的民族主义是反动、右翼的民族主义,与美国的特朗普主义、法国的勒庞没有本质区别。它在社会议题上是保守的(仅举一例:反对女权主义),并且是种族主义、大汉沙文主义、威权主义的。对印度新冠疫情的无情嘲弄,即使是胡锡进都认为太过分,表明当今中国右翼民族主义没有任何进步的元素。中国过去作为被压迫民族的民族主义表达了群众对推翻外国压迫者的进步渴望,而今天的民族主义与过往不同,它包含了帝国主义的民族霸权议程。

四面树敌

目前,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政权可谓骑虎难下,在国际上遭遇越来越多敌对,在中共内部也面临其他派系对于战狼外交过火的批评——“战狼外交限制了中共在与西方冲突中的战术选择。民族主义压力现在正在影响中共政权在需要时对不同策略的选择范围。如果淡化民族主义色彩,会引发自己养起来的民间极端民族主义者强烈不满。社会主义者反对包括胡锡进、沈逸在内所有右翼民族主义势力。民族主义被统治阶级用以分化工人阶级,转移人们对当今危机的真正原因(资本主义、帝国主义和专制统治)的注意力;但正如中共现在正认识到的那样,这可能是一把双刃剑,统治阶级曾经利用的民族主义如今也给自己带来麻烦。工人群众也会通过自身体验了解到,唯一的出路不是更多的民族主义,而是自己组织起来为在中国和全球实现社会主义而战。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1 10:21 , Processed in 0.0242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