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河南水灾 —— 气候危机 X 官僚无能 = 灾难平方

2021-8-1 08:19| 发布者: 春华| 查看: 11053| 评论: 0|原作者: 裘青|来自: 中国劳工论坛

摘要: 官方的宣传口径却绝少谈及这场灾难与气候危机之间的关系。中国是世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占了全球排放总量的27%。这场水灾,已经令不少中国的民众惊醒过来:原来气候危机离我并不遥远!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连结: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1/07/31/30259/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连结: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连结: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请不要用天灾掩盖人祸!”

裘青 社会主义行动

7月20日,中国河南省暴雨成灾,降雨量惊人,造成了极其严重的经济损失与人命伤亡。这次灾难活生生地向我们展示了中共专制的官僚体制如何一步步将灾难升级,令本可避免的人命伤亡一再发生。

当然这次雨灾在这星球上并非个别事件,几乎在同一时段,德国西部——比利时亦发生洪灾,美国西部及加拿大出现极端高温和山火。这些消息都一再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气候灾难已经降临。

然而相对地,中共官方固然乐于将这场灾难“甩锅”给极端天气,但相比之下,官方的宣传口径却绝少谈及这场灾难与气候危机之间的关系。中国是世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占了全球排放总量的27%。在过去的一年间,由于全球疫症关系,重工业产能增加,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更增加了15%,创下新高。而到了22号,中国国家气象中心的首席专家任国玉更直接了当地否定了郑州暴雨与气候危机之间的关系,而称原因是双台风所造成的“异常的行星大气环流”。但众所周知,台风频发正是气候危机的一个重要标志。中国政府并非像特朗普般睁眼说瞎话的否认气候危机,而是希望将气候危机仅仅局限于作为一个外交谈判的话题,以避免引发国内针对环保问题与气候危机的群众运动。但这场水灾,已经令不少中国的民众惊醒过来:原来气候危机离我并不遥远!

中共宣传部门不遗余力地强调这是一次“千年一遇”(某些部门甚至称“五千年一遇”)的暴雨,试图以此淡化官僚的责任。固然这次灾难警醒着我们气候危机的急切性,但官僚所造的破坏不下于灾难本身。郑州气象局在19日到20日上午接连发布了五道“暴雨红色预警”,按照中央气象局的官方指示,发布红色预警后,政府及相关部门应做好应变准备,停课停工等等。但郑州市政府却对此毫无准备,没有宣布停工停课,在整日的暴雨中要求城市如常运作。郑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一名干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预警不是法律,主要还是建议。总有些(单位)不太自觉,还是会让员工正常上班”。气象局人员指,他们只负责提供天气预警,无权决定停工停课,要由应急管理部下命令。至于应急管理局就回应指停工停学决策“要经过指挥部层层批准后才可以做到”。这些回应充分暴露了不民主的官僚体系的僵化。直到20日下午,整座城市已泡在水中,街道上多处急流冲走行人甚至汽车,灾难已不可挽回,官僚部门却仍然没有提醒民众应留在安全的室内躲避,造成傍晚下班时段民众意图赶回家中时(假如政府及时下令停工停课,他们当天早上根本就不必离家上班)正面遭遇恶劣天气。

因此,当天的天灾与灾难性的官僚举动叠加起来,造成了双重灾难。其中一处伤亡最严重的地点京广北路隧道,当天下午到傍晚时段正好是下班交通高峰时段,超过200辆汽车堵塞在隧道中间动弹不得。同时隧道开始积水,水流渐渐增大。有消息指,淹没的速度非常迅速,整个过程仅仅只花了数分钟时间。该段隧道于2011年落成,而早在动工建造之初,就有工程师指出在这地段位处低洼,过去曾经是一片沼泽地,在此兴建隧道并不合适,很有可能会被水淹浸,但政府与工程当局却无视了这一警告。在过去的十多年间,中国各地所谓的“基建狂魔”热潮令各地纷纷大笔投资基建,但有不少都仅仅只是为了满足官僚政绩的大白象工程,安全与质量堪忧,甚至在关键时刻毫无作用。

例如在灾难发生的仅仅一个多月前,郑州市城市管理局官方网站称2020年启动的郑州智慧隧道一期(京广路隧道试点)建设工作已经步入尾声。如果有突发事故发生,将能实现精准快速搜救。而《南方都市报》亦指京广隧道半年前才刚经过大修,维修项目包含排水设施、消防与电设备。两个月前也曾进行防汛演练,同时搭配两座排水站,当积水池内积水达到一定深度,排水站可自动启动,及时排水。然而这些措施在面临这一次的考验时却通通失效。

郑州地铁灾情

另一个重灾区就是郑州地铁。20日当天傍晚,网络上已流传被困在地铁内的民众所拍摄的大量影片画面。从影片中可见,地铁车厢内已充满泥水,部分水深更已到达乘客颈部。而车厢外的水位更高,而且水流汹涌。因此民众质疑地铁为何仍然坚持继续营运,从而变成死亡陷阱。郑州地铁公司安全部门主任声称停运需要“通过运营公司上报交委和应急管理局”。再次,我们看到了官僚体系的犹豫迟顿。更可怕的是,这种“等待上级发落”的官僚心态影响着整个社会 —— 简直就如新冠疫情爆发初期的武汉。从郑州地铁惨剧中死里逃生的民众和工作人员都表示,从列车隧道开始出现轻微积水,到积水淹浸路轨令列车停驶,然后车厢开始渗水,直到最后车厢外水流湍急无法逃生,中间整整经历了三四个小时的时间。但在这三四个小时的过程中,从列车驾驶员,到站台站长,再到地铁管理部门竟没有任何应变措施,都在机械地等待“上级指令”。救灾人员张先生向德国之声表示,他有一个朋友与其他乘客受困于当时淹水深及肩膀的地铁车厢内,“他所在的车厢没有死人,但是是靠自救才跑出去的。”相比之下,对于自身也身处险境的基层列车驾驶员而言,居然眼白白看着车内外积水渐渐高涨,都不敢自行组织乘客及时疏散逃生,只知原地等候指令。可见,严重的官僚作风甚至消磨了一个人最基本的求生本能,令人们即使面对“迫在眉睫”的生命危险都不敢自救。这只能说明官僚比水灾更可怕。

官方媒体在地铁的灾难中亦表现得非常恶劣。当晚约九点左右,在有大量民众依然被困,仍在等待救援的情况下,官方媒体(包括央视、“环球网”、以及郑州市政府官方微博等)就急不及待地发出消息指所有被困乘客已经获救,无生命危险。这一消息令被困在车厢内,仍能通过手机收到外界讯息的乘客陷入绝望。认为搜救队已放弃搜救,他们只能待在车厢内等死。官僚为了自己的面子,丝毫不顾及现实情况和被困民众及其家人的感受,引发了民众的猛烈批评。随后官方媒体才装模作样地承认仍有人未获救,救援工作仍在进行。对于死亡数字,官方媒体声称地铁水浸事件造成14人死亡。但这一数字亦被质疑,有民众认为从网上片段所见,在车厢外水流汹涌且水位高涨的情况下,即使车厢内仍未完全淹浸但乘客亦会很快面临失温和缺氧等,救援整列列车数以百计的乘客是极其困难的工作。而据《河南商报》报道一名被困乘客的丈夫表示,当他到达妻子被困地点附近的地铁站向工作人员求救时,“工作人员根本不知道车厢的情况有多危急”。

但官僚灾难仍不止于此。20号晚上十点半,《人民日报》发文称郑州常庄水库将于当晚泄洪。但郑州的官方通告却指,水库在20号上午十点半已经泄洪。有郑州民众在20日中午时分拍摄到市中心的情况,显示在市中心,马路在不到30分钟的时间内突然被洪水和急流所淹没,有民众和汽车被急流所冲走。这景象不似暴雨所造成的积水逐渐上涨,反而更像山洪暴发。因此民众怀疑是否政府官僚在未通知民众和未安排疏散的情况下就急急泄洪,导致市区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就被淹浸。

随后不久,官方媒体突然更改口风否认泄洪的消息,令事件的真相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但可以肯定的是,在郑州以北约80公里的卫辉市附近一条乡村,21号凌晨4时,的确有人想趁村民在睡梦中偷偷挖开当地堤坝。所幸及时被村民发现并赶走,随后村民连夜冒着暴雨守在堤坝之上,以防再度有人破坏堤坝。但耐人寻味的是在25日,亦即停雨两天后,卫辉市内的城市积水不减反增,城市水位猛涨,由局部积水变成全城被淹。卫辉民众怀疑政府在没有通知和安排撤离的情况下泄洪。官僚灾难在停雨后却依然继续,28日消息称,当卫辉市的洪水尚未退去,志愿救援人员仍在城中涉水搜救灾民时,卫州市政府却突然通电,至少8名志愿者触电受伤,目前生死不明。

这次雨灾与官僚灾难引发了民众的普遍不满和愤怒。暴雨过后,民众聚集在被淹没的京广九路隧道外围观,遭到现场的警察驱赶。特别是当隧道完成排水,开始将隧道内的车辆拖走时,警察用更为粗暴的手段驱赶甚至殴打在场群众。令人怀疑官僚是否为了掩盖隧道内死伤惨重的实际情况。

在27号,大批郑州市的民众到地铁沙口路站外献花吊念死者。政府随即在站外围封起挡板,阻止民众继续献花和吊念。然而在当晚,有民众自发拆除搬走挡板,得到在场其他民众的欢呼和鼓励。在28号,前往吊念的民众更多,鲜花更一直延伸摆放到街尾。而在强大的民意压力下,政府默认了民众这一抗争举动,没有再次重新围封车站。

但在另一边厢,中共在面对强烈的民众不满情况下,继续采取煽动民族主义情绪的方式以转移民愤。特别是共青团鼓吹民众针对BBC、CNN、以及德国之声等境外媒体记者。而这些记者亦表示在中国进行采访工作其间感到明显敌意,以及遭到部分民族主义者的阻挠和围堵。有人指部分身穿黑色便衣参与围堵外国记者的人实际上是国安秘密警察,他们当中甚至携带了专门用来干扰击落无人机的武器。央视在当天的新闻报道中,对于全国关注的河南水灾仅仅数字带过,却大篇幅地报道欧洲的洪灾消息。

民众在这次水灾中同样觉醒的,是开始意识到这次灾难不仅是天灾,更是人祸。民众网络上开始疾呼请不要用天灾掩盖人祸!官僚体系的无能和腐败放大了这场灾难,只有全面落实民主权利,消除对利润的贪婪,才能彻底扫除官僚腐败。政府面对天灾危机时总是优先考虑自己的政绩或经济效益而非民众的生命安全。交通、建筑和城市规划部门应由工人阶级民主控制和管理,不容私人资本染指,绝不能心存侥幸拿民众的性命冒险。这次的灾难亦再一次凸显了中国的工人为何需要独立工会。对于危害民众安全的大白象工程,除了要民主控制建筑部门,工人通过新成立的独立民主工会民主地选出工人安全代表,让他们有权在紧急的情况下宣布停工停课,以及否决危险的工程方案。民众亦要自下而上的组织抗争,与各地的工人群众团结一致,反对资本主义和专制官僚为牟利罔顾环境成本,用社会主义的政策对抗气候危机,终结资本主义的破坏性统治。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7 07:32 , Processed in 0.01114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