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晚清六十年的革命与改良(第三章第四节)

2021-8-4 09:28|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6236| 评论: 0|原作者: 李晓鹏

摘要: 被授予节制江西、浙江、江苏、安徽巡抚之权的曾国藩,陆续推荐沈葆桢任江西巡抚、左宗棠为浙江巡抚、李鸿章为江苏巡抚。但这三个人一上任就都开始谋求自己的独立地位,不大听曾国藩的话了。

裁撤湘军:曾国藩与清廷的政治角力

被授予节制江西、浙江、江苏、安徽巡抚之权的曾国藩,陆续推荐沈葆桢任江西巡抚、左宗棠为浙江巡抚、李鸿章为江苏巡抚。但这三个人一上任就都开始谋求自己的独立地位,不大听曾国藩的话了。

沈葆桢是林则徐的女婿,道光二十七年的进士,然后进了翰林院,也是个理学书呆子性格,生活节俭、为官清廉。翰林院时期,就跟曾国藩相识。后来,沈葆桢到江西做官,遇到太平天国起义,动用林则徐的老关系积极联络各方镇压,屡立战功,深受朝廷和曾国藩重视。1861年,曾国藩邀请他前往安庆大营,委以重用,不久就推荐他担任江西巡抚。

——这里顺便说一句,道光皇帝倡导节俭,效果不彰,后世以为笑谈,编了很多莫须有的笑话出来嘲笑他。但从长远效果来看,其实还不错。道光朝提拔起来一大批生活节俭的书呆子官员,曾国藩、叶名琛、沈葆桢等等,在镇压太平天国起义中都成了顶梁柱。所以我们在第三卷说,道光提倡节俭是没错的,错误的是不能光提倡节俭而不用更严厉的刑罚来处置贪腐。但提倡节俭总是比不提倡要好,皇帝以身作则比不以身作则要好,这一点是清楚的。如果因为听了道光皇帝带头节俭的笑话,就以为领导人不该以身作则勤俭节约,那就大错特错了。

江西是湘军重要的后勤基地,曾国藩让沈葆桢去当巡抚,就是让他干好后勤工作的。想不到沈葆桢到了巡抚任上,竟然翻脸不认人,只对朝廷和江西负责,不对曾国藩负责了。屡次扣押江西解送湘军的洋税和漕粮折银,曾国藩亲自写信索取也不管用。

1862年四月下旬,曾国荃、彭玉麟等部湘军主力,沿长江水陆并进,直抵太平天国首都天京城下,开始包围天京。为了进一步缩小包围圈,曾国藩不断增兵,1863年七月时统兵已超过十万人,每月需饷不少于50万两,这还不包括购买弹药、枪械等花费。沈葆桢此举,简直就是在曾国藩背后捅刀子。

为了维持湘军系内部团结的局面,曾国藩咬着牙忍了,没跟沈葆桢较劲。

但是,沈葆桢得寸进尺。1864年二月,沈葆桢上奏朝廷,请求将江西厘金全部归本省征收使用,不再给曾国藩军营。果真如此,意味着曾国藩军饷每月将减少20万两。这就直接撕破了湘军系人马内部团结的面纱,慈禧十分高兴。

沈葆桢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曾国藩作为两江总督,有照顾自己“嫡系”的嫌疑。在整体饷银短缺的情况下,挤占其它湘军的钱粮倾尽全力照顾曾国荃部。比如,1863年4月,给曾国荃的信中,曾国藩先说发了八万两银子和七千石粮食过去,然后吹嘘说:“它营正在载饥载渴之时,弟处已有苟美苟完之乐”[1]。甚至还有已经确定发往其它湘军营地的钱粮,半路被曾国藩截住发给曾国荃的。1864年4月,李鸿章支援鲍超的九万两银子,被曾国藩半路拦下送给曾国荃,并写信说“弟得此项,如贫儿暴富,可过好节矣。[2]”曾国荃因为有曾国藩偏心供应,粮食充足,甚至还开设了赈民局,救济饥民以显示自己的功德。曾国藩听说,赶紧飞书制止,说:“赈局以速停为是,恐外间以弟军甚富也。[3]

曾国藩的这些做法,有集中资源攻打南京的战略考虑,但照顾弟弟的私心也很明显。攻破南京被视为“天下第一大功”,将围攻南京的任务单独交给曾国荃,让其他部队负责外围配合,也是一种偏心。湘军其它将领内心不满,不便明说,直到沈葆桢这个书呆子出来打抱不平,直接给南京的湘军扣钱,才把内部矛盾暴露了出来。

曾国藩既难堪又愤怒,上奏反驳沈葆桢,威胁说沈葆桢此举导致湘军人心惶惶,围攻天京大局有面临决裂的危险。面对曾国藩近乎弹劾的批评,沈葆桢被迫请辞,但朝廷并未接受,让沈葆桢继续担任江西巡抚。南京军情如此紧急且重要,户部却采取折中调和的办法,决定将厘金一半给湘军一半留给江西。这就完全是赤裸裸的在打脸曾国藩,因为之前圣旨明白说了江西巡抚归曾国藩节制的,一见湘军系内部不和,立刻就不认账。

此时,左宗棠和李鸿章分别带兵,在浙江和江苏进展顺利,有了自己的势力,很多事情不再与曾国藩商议,就直接向朝廷汇报。朝廷不动声色,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实则看在眼里、乐在心里。后来,干脆直接下令让李鸿章带兵去打南京城,抢曾国荃的战功。李鸿章明白其中奥妙,以江苏军务紧急为由推脱拖延,保全了曾氏兄弟最后的面子。

等到南京城破,朝廷第一时间谴责曾国荃放走了城中一千多人。曾国荃想要搞沿途旌旗招展快马向北京报捷的仪式,也被否决。然后,朝廷又要求曾国藩解释南京城中“圣库”财富的下落。种种紧逼,令曾国藩十分难堪。

没过不久,清廷又收到了一份 “大礼”:浙江巡抚左宗棠上书,揭发曾国藩对朝廷撒谎——洪秀全的儿子洪天贵福并未如曾国藩所说的那样死于南京,而是逃走了。左宗棠在浙江发现了其踪迹,没有先告诉曾国藩就直接上书朝廷。这个事情搞得曾国藩更加狼狈,上书为自己辩护,说左宗棠攻克杭州的时候也放走了不少太平军,南京走失个把人也正常。左宗棠闻讯大怒,又接着上书攻击曾国藩纵兵劫掠南京财富等事。曾左二人从此决裂。

左宗棠是湘军统兵大将,比沈葆桢实力高出许多,有他跟曾国藩翻脸,湘军造反是决不可能了。朝廷对此极为高兴,再次利用此事对曾国藩进行敲打警告。曾国藩则日夜忧心“兔死狗烹”的历史故事在自己及其家族身上重演。前思后想,造反绝无成功的希望,也违背自己忠君理学的信仰,于是决定自去羽翼以求自保。他先主动上奏请求裁撤湘军,又让曾国荃称病辞官,请求回老家修养。朝廷很快批准了这些请求,并同意不再追查南京城财富的下落,又给曾国藩封了一个一等侯爵、曾国荃封一等伯爵。双方达成政治妥协:湘军嫡系解散,换取湘军劫掠财富合法化和曾氏兄弟高官厚禄。

曾国荃有个爱好,就是每攻下一座城池,都要请假回家一趟。实则就是把劫掠的财富运回去,购地建房,在老家风光一把。这次走的时候比较狼狈,但南京城里的钱财也没少抢,回到家里,再次狠狠的风光了一下,心情很快好了起来。湘军其它将领士兵的情况也差不多,整个解散过程十分顺利。

接下来,曾国藩被调离两江,负责镇压北方的捻军。



[1]《曾国藩全集》,第20册969页。,转引自《曾国藩评传》。

[2]《曾国藩全集》,第20册1115页,转引自《曾国藩评传》。

[3]《曾国藩全集》,第20册1099页,转引自《曾国藩评传》。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3 18:01 , Processed in 0.01647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