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激进派候选人佩德罗·卡斯蒂略当选秘鲁总统

2021-8-5 15:39| 发布者: 春华| 查看: 4088| 评论: 0|原作者: Marcos Ariel|来自: 中国劳工论坛

摘要: 秘鲁人民必须汇集自己的所有精力,超越卡斯蒂略提出的改革。这样的左翼组织必须打碎资本主义国家机器,推进工人政府的建设,在秘鲁和拉丁美洲其他地区建设社会主义。

中国劳工论坛的原文连结:https://chinaworker.info/zh-hans/2021/08/01/30275/

中国劳工论坛的telegram连结:https://t.me/chinaworkerISA

中国劳工论坛的Twitter连结:https://twitter.com/OctRevolution17

如果有兴趣订阅《社会主义者》杂志,可发电邮至:chinaworker.isa@gmail.com

不向资本退让!为彻底变革建立群众性动员。

Marcos Ariel     ISA 阿根廷支持者

秘鲁严重的经济危机、巨大的社会分化和最贫穷阶层的激进化得以在总统选举中体现,作为乡村教师和自由秘鲁(Peru Libre)候选人的佩德罗·卡斯蒂略(Pedro Castillo)战胜了极右新自由主义候选人藤森惠子。

这一胜利不仅是对秘鲁全体右翼政党的打击,也是对右翼在整个南美计划的打击。这是继2019年民众起义后智利的制宪选举和哥伦比亚人民反对杜克(Ivan Duque)政府的伟大斗争之后,拉丁美洲正在经历的激进转折和群众斗争进程的又一事件。

选举不仅是在遭受了严重冲击秘鲁的新冠疫情期间举行的(该国的卫生系统在经历了几十年的新自由主义政策之后已经非常脆弱),而且还是在严重的体制危机和传统政党名誉扫地的情况下举行的。在第一轮选举中,有18名候选人参选总统。不知名的卡斯蒂略赢得第一名的得票率让许多人感到惊讶,这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体制危机很严重、传统政党名誉扫地这一点。

他的胜选是人们对传统政客和现状感到厌倦的产物,也是2020年秘鲁群众性动员的结果。他提出了激进的改良计划,例如召开制宪会议来取代1993年的新自由主义宪法,将关键的行业国有化,第二次土地改革,将国内生产总值的很大一部分用于卫生和教育以及财富分配(他的竞选口号是“在一个富国中不再有穷人”),此外还有简单的讲话和一个“谦逊者”的形象。卡斯蒂略知道如何深入由农民和土著人民组成的“秘鲁深处”,他们在历史上是社会底层、只能生活在贫困之中。

在农村和丛林地区,他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胜利。在阿普里马克(Apurimac)地区,他以81.4%的得票率战胜了藤森惠子(18.5%),在阿亚库乔(Ayacucho)地区,他以82.2%的得票率战胜了藤森惠子(17.7%),在库斯科(Cusco)、阿雷基帕(Arequipa)等地区,他也取得了胜利。当然,他的胜利也代表了其他阶层群众(例如城市中日益贫困的工人)的愤怒。

在第二轮选举中,卡斯蒂略的选情受到强烈反对藤森主义的#NOAKEIKO运动(不要惠子)的刺激(藤森惠子是前独裁者阿尔韦托·藤森(Alberto Fujimori)之女,也是他的政治继承人)。 他还赢得了一起为了秘鲁(Juntos por el Perú ) 的维罗妮卡·门多萨(Verónica Mendoza ,另一位参加第一轮选举的左翼候选人)、广泛阵线(Frente Amplio)和其他左翼组织以及工会的支持。

资产阶级 —— 先是惊讶,然后惊慌

资产阶级起初感到惊讶,后来又感到害怕。他们在选举的第二轮策划了一场恐吓运动,一场真正的“恐怖政治”,试图以此来吓唬民众。他们用“如果卡斯蒂略赢了,共产党会抢走你的房子”之类的话发动了一连串攻击。他们甚至利用在Vraem地区(阿普里马克、埃尼和曼塔罗河谷地区,一个以贩毒集团为主的地区)犯下的大屠杀来抹黑卡斯蒂略。这场麦卡锡主义运动是由所有主要的媒体所推动的,这些媒体甚至解雇了拒绝帮助藤森惠子的竞选工作的记者。

他们还想灌输这样一种观念,即:藤森惠子代表保卫民主,反对卡斯蒂略这个共产主义者。选举一结束,他们马上发布了一份选后民调,称藤森惠子是胜利者。但他们还是惨败,数百万美元的开销不足以扭转受够了右翼政府并决心利用选举来推行政治变革的人民的意志。

胜利是群众性动员的产物

面对2020年11月群众性动员推翻非法总统梅里诺(Manuel Merino)所引发的危机,资产阶级以2021年总统选举作为回应,试图以此来转移民愤,结束危机。但他们没有考虑到人民不仅希望更换总统,而且希望改变体制。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卡斯蒂略的选举胜利是这些动员的产物。虽然这不是群众行动的直接结果,但它体现出来,群众通过投票给提出最激进纲领的候选人来寻求彻底变革。

动员并没有随着选举而结束,而是在卡斯蒂略的大规模竞选集会上以另一种方式继续进行。同样是在选举的那一个星期天,人们不仅大规模地去投票,而且一旦投票结束,面临选举舞弊的可能,就有人自发地向计票处游行。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这种动员一直持续到卡斯蒂略的胜利似乎得到了保证才停止。保持这种动员的自发性(昨天推翻了一位总统,今天要换上一位新的)是卡斯蒂略遵守承诺采取激进措施的唯一保证。

让我们记住,秘鲁人民与前总统乌马拉(Ollanta Humala)有过这样一段经历,他给数百万人带来了希望,但以失望告终。不同的是,现在卡斯蒂略将在全球危机中执政,他在经济上没有多少回旋的余地。特别是因为他依靠群众性动员执政,要么他迅速作出承诺中的政治和经济变革,要么他的政府陷入危机的速度甚至比乌马拉还快。

不要退让!为彻底变革建立群众性动员

不幸的是,第一个信号指向一个令人失望的方向。卡斯蒂略的声明旨在通过“与商界各部门保持对话”来安抚资产阶级,并表明他的政府将尊重私有财产,甚至他将作出的所有改革都将在现行宪法范围内。

我们从卡斯蒂略的顾问那里也听到过类似的声音,比如弗朗克(Pedro Francke),他一再表示,“我们的经济计划中没有考虑国有化、征用、没收储蓄、外汇管制、价格管制或禁止进口”。又比如阿伦卡斯特(Andres Alencastre),他指出,计划中的土地改革不涉及土地征用。

卡斯蒂略倡导的经济模式被称为“有市场的大众经济”,这一经济模式不干涉跨国公司和国家大企业的利益、将使市场比人民受益更多。正如秘鲁著名社会主义者马里亚特吉(Carlos Mariátegui)所说,“民族资产阶级认为与帝国主义合作是他们利润的最佳来源”。

除了这些重要的政治局限性外,我们有必要指出和批评,卡斯蒂略在某些基本议题上的立场非常有问题(比如他公开反对自由堕胎权和LGBT+婚姻)。只有认识到需要围绕一套改变社会的纲领捍卫和汇集所有被压迫者的合理诉求,我们才有可能建立一个新的社会。

卡斯蒂略的胜利意味着我们离实现人们所希望又近了一步,并使得实施重大变革成为可能。但要做到这一点,他决不能向资产阶级或帝国主义屈服或报以信任,正如切·格瓦拉常说的“一点也不能”。这就是为什么他的第一个措施必须是召开一个革命的制宪会议,来埋葬旧的新自由主义宪法。这是2020年11月抗议活动提出的一项主要诉求,这将是农民、原住民、工人、女权运动、LGBT权利运动和所有部门的工人运动在制定新宪法中发言和投票的机会。

但是,我们也必须争取必要的经济变革,例如把资产阶级手中的一切关键经济部门都国有化,使它们在工人的控制下运作。这是保证财富真正得到分配,让我们拥有更多工作机会、公卫和教育资源的唯一途径。也要终结污染和掠夺自然的榨取式生产模式。

秘鲁的局势给革命者提供了巨大的挑战和机遇,使他们能够建立一个真正的、不陷入宗派主义与机会主义的左翼组织,并将促进人民动员、工人阶级团结和群众运动。这样的左翼不仅会对右翼发动政治斗争,还会对那些不想推动彻底变革的改良主义者发动政治斗争。秘鲁人民必须汇集自己的所有精力,超越卡斯蒂略提出的改革。这样的左翼组织必须打碎资本主义国家机器,推进工人政府的建设,在秘鲁和拉丁美洲其他地区建设社会主义。我们的国际组织ISA(国际社会主义道路)全身心投入这项令人兴奋的任务。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7 08:06 , Processed in 0.01087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