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整顿平台经济,就是新时代的“打土豪,分田地”

2021-8-20 11:0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550| 评论: 2|原作者: 赵皓阳|来自: 游无穷

摘要: 不管这些落后势力怎样哀嚎,历史的车轮注定滚滚向前,碾碎这些吸血鬼和寄生虫。往小了说要防止这些平台继续卖国,往大了说这是促进生产力发展的百年大计,无论怎样必须要对这些垄断平台开刀了,这就是新时代的打土豪分田地。没有他们,对我们很重要。

(一)“平台经济”没有新鲜事

 

阿里不生产商品,但是商家都在阿里巴巴和淘宝这个平台买卖商品;滴滴不直接雇佣司机,但是乘客和司机都在滴滴上建立联系与交易;美团自己不开店,但是店铺需要美团这平台宣传自己、招揽生意。这些,就是平台,由此形成的经济生态,就叫做“平台经济”。

 

在批判垄断巨头之前,必须要指出的,平台经济是一种生产关系的革新,由此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提供了大量就业机会,大大方面了人民的日常生活,充分激发了信息交换并以此促进了经济活力,这些积极作用都必须予以充分的肯定。因为这些促进作用,“平台经济”也写入了十四五纲要,并有了一个官方的准确定义——“平台经济是一种基于数字技术,由数据驱动、平台支撑、网络协同的经济活动单元所构成的新经济系统,是基于数字平台的各种经济关系的总称”。


但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谁也逃不过辩证法的批判。在改良生产关系、促进生产力发展之后,这些“平台”逐渐发展为垄断巨头,反过来又成为了阻碍生产力发展的重要因素。老读者都知道,我一直以来关心外卖骑手的生存境况以及其背后深层次的社会问题,创作了一系列文章:

 

“困在系统”是表象,“剥削”才是本质

 

历史的侧影:富士康跳楼的流水线工人,996猝死的拼多多员工,困在系统里的外卖员……

 

劳动人民的命,金粉世家的病



这些文章中通过详细的案例分析指出:垄断平台已经成为了“不粘锅”,成功的讲矛盾转嫁给了人民内部,让群众之间互相伤害,自己赚得盆满钵满。外卖员的例子就很典型,资本凭借其优势地位,成功把风险转嫁给了消费者和骑手,本应反思大公司吃人吸血的问题,然而终究还是上演了“无产阶级斗无产阶级”的戏码。

 

为什么外卖小哥频频违反交通规则,很简单——超时了要罚款。这就是大公司和其背后资本的强势之处了:从生产的维度上讲,通过控制成本,把外卖员的数量定在将将够用的水平,让他们不得不拼尽全力冒着危险才能完成所规定的工作——这跟一百年前的血汗工厂是一个套路,把劳动者剩余价值榨到最大化,也就是所谓的“科学管理”。从消费的维度上讲,大公司和资本可以转嫁风险和矛盾,比如超时配送,罚的是外卖员的钱;快递投诉,不用问直接罚快递员。反正资本可以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永远不会吃亏:本应是剩余价值剥削过度、劳动力不足的问题,转移到劳动者和消费者身上,让你觉得是外卖员服务不好,让外卖员觉得是你太苛刻了。然而谁也没有想到是背后的庞然大物在吸取双方骨髓。


矛盾仅仅转嫁给了外卖骑手吗?并非如此,还要再加上餐厅商家。美团饿了么首先要收一笔“管理费”,其次要配合平台各种促销活动——满减、红包成本都是要商家承担。比如下面这个新闻就是标准的转嫁矛盾:



你说消费者用红包有什么错?然而商家也很委屈,做生意又不是做慈善,哪有这样亏本的?然而很明显,这个商家就是拎不清被带了节奏,把矛头对准了用红包的消费者。那谁在背后笑嘻嘻的数钱呢?当然是平台啦。大家可以关注一下最近商家集体抵制美团饿了么的新闻,从疫情开始以来层出不穷。这就是外卖平台凭借自己垄断霸权优势,建立了一套完全有利于自己的“霸权系统”



所以外卖骑手与其说“困在系统里”,不如说“困在剥削”里。央视财经这段评论确实说到点子上了:



“创造了数十亿利润,却难分一杯羹”;“数千亿美元的商业帝国,谁饿了,美了谁?”。这不就是我们教科书里讲的“剩余价值剥削”嘛。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

 

美团的“佣金”很惊人,阿里也不遑多让,这其中门道多了去了,我简明扼要讲一讲。表面上来看在淘宝开店是不要钱的——只需要一定的押金,作为你不发货或者产生纠纷赔偿消费者的保障。但是,淘宝做大做强做垄断了之后,有千千万万的商家都在上面开店,你想要曝光,你想要被点击,你想要用户看见你,那你就得花钱买位置——因为绝大多数用户搜索购买东西,很少会超过前两页的。传统的“长尾效应”认为,互联网给了这些“尾巴”们的生存空间,让他们也不至于被“大鱼吃小鱼”所吞并;而事实则证明,这些不是“尾巴”,而是垄断集团“韭菜”,他们必须要不断“上贡”、给平台“吸血”才能获得生存的空间。

 

同理,我们点外卖,除了非常熟悉的店,也就翻个前几页;网购,除了非常熟悉的店,也就翻个前几页。而那些熟悉的店怎么来的呢?往往都是之前平台“展示”给你的。而这样的展示、推送、流量,就需要商家向平台购买。随着经济的发展与平台垄断程度的加强,这笔费用越来越可观。以淘宝为例,你想搜索位靠前需要付费,你想能在某些板块推荐位靠前需要付费,你想被更多搜索关键词涵盖也要付费,你想在双十一、双十二等活动中有曝光一样需要付费……

 


如果你在线下开店,需要买一个门店或者交一个房租,还记得“平台经济”刚兴起的时候,马云等人宣传就是“让人人开得起店”“冲击房地产市场,让房价降下来”。然而这些店家不需要给房地产商交钱,却得给平台交钱,一样是“地租”的一部分。更夸张的是,土地资源是优先的,而平台可以提供的位置会通过“长尾效应”无限扩大,这是一个比坐地收租更一本万利的买卖——坐“平台”收租。

 

《当你在凝视朋友圈时,朋友圈也在凝视着你》这篇文章中我讲解过景观世界的理论:当一个事物不被展示,那么就意味着它不存在。这句话用现在的流行语可以解释为——“流量为王”。那么谁垄断着流量呢?是平台自己。流量明星这个名字就可以说明一切,那些所谓的偶像,唱功很随意,演技很随意,职业素养很随意,道德水平很随意,甚至连长相都很随意,一个个的还有着这样那样的黑历史,他们为什么能火呢?因为平台给了他们展示的空间,让观众们天天看、月月看、年年看,观众们总共能看的就那么几个人,想不火也难,我上我也行。

 

所以根源还是在于平台垄断了“位置、资源、流量、展示”,你上家想活下去,就得去他那里买,别的地方也没人用,消费者们的时间(用来浏览APP)与空间(手机中为某种功能所安装的APP),基本就被少数几个巨头所垄断,于是这些巨头就形成了“一鱼两吃”——一边吃消费者,一边吃生产者。而他们自己呢?既不生产,也不消费,只是提供一个平台。



(二)地主与地租

 

所以说这就与封建社会的地主阶级非常相似了。我们来看毛泽东主席在《怎样分析农村阶级》一文中对于地主阶级的定义:“占有土地,自己不劳动,或只有附带的劳动,而靠剥削农民为生的,叫做地主。地主剥削的方式,主要地是收取地租,此外或兼放债,或兼雇工,或兼营工商业。但对农民剥削地租是地主剥削的主要的方式。”“军阀、官僚、土豪、劣绅是地主阶级的政治代表,是地主中特别凶恶者。”

 

很明显,平台经济的收租模式与地主的收租模式如出一辙,只不过一个是靠的真实的土地,一个是靠的虚拟的平台。上面我讲了美团和淘宝的商业模式,还有一些服务于其中——比如说营销活动、推荐位等等。再来看一下滴滴的,就是简单粗暴的直接抽成了:根据《中国一线城市出行平台调研报告》中给出滴滴的抽成均值是27%左右,虽然均值而言平台抽成虽然不超30%,但在过去的2020年至今,有不少订单的抽成远高于30%,不少车主表示滴滴平台抽成太高,根本赚不到钱,有些订单甚至油费都赚不回来。

 


靠别人付出劳动,坐地收租,每一笔交易都抽成,这就是当代的“地主模式”。

 

对于地主经济,我们也要一分为二的来看待,曾经从奴隶社会进入封建社会的历史进程中,地主阶级也是进步阶级,他们对于开拓土地、开垦荒林、兴修水利、组织生产、发展生产力起到了非常重大的进步意义。同理,我们现在对于平台经济的批判,也不能否认他们对于生产力的促进,对于生产关系的革新。他们现在确实躺着挣钱、“坐地收租”,但是他们搭建这个平台的过程是耗费了成本、付出了心血、凝结了众多精英们的智慧的,这个阶段必须要肯定阿里、美团、滴滴等公司做出的贡献。

 

但是,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是发展变化的;辩证法还告诉我们,要抓住矛盾的主要方面。曾经这些互联网巨头的进步性是主要方面的,但随着时代的进步,这些平台就成为了阻碍生产力发展的环节。他们形成垄断、坐地收租、躺着挣钱太容易了,丧失了继续创新、继续进步的动力,他们开始大数据杀熟割韭菜了,他们开始搞社区团购惦记百姓们的菜篮子了,他们开始搞金融游戏把风险转嫁给全社会了,这时候对于平台经济的批判,就要成为矛盾的主要方面了。

 




这与当年地主阶级如出一辙。我们先要明确,为什么地主阶级是落后的阶级,为什么地主一定要被消灭?那么必须要理解地主占有那么多土地有用么?没用。资本家占有剩余价值,还会购置机器扩大再生产、提高生产技术、缩短必要劳动时间、带来集约化效用,这种进步性是马克思主义者们都承认的,只不过会最终引发生产过剩的危机而已;而在封建社会、自然经济下地主广泛兼并土地,不会带来任何生产力的提升,反而会带来一些严重的负面效应(流民问题、国家财政收入减少)。

 

除了重复性的购买土地之外,地主乡绅们有了多余的钱财,会用金银铸个香炉啊、贴个佛像啊、打个首饰啊,甚至就是把金条银块埋在地下,给子孙的财富“优良传统”嘛。但是金银是什么,是货币,是一般等价物,这些地主们的行为就是把货币强行剥离商品市场,变成无用的装饰品和身份象征物,造成商品市场的通货紧缩、国家财政愈发困难,而地主拿走了这些香炉、佛像——这些农业生产剩余,又不会去投资再生产,不会带来生产力的任何提升,形成恶性循环。

 

当时土改的时候陈云给中央的报告,说富农在新生产关系的推动力上都比地主有作用,因为农村乡绅家族种姓势力过强,这些都是大地主,富农有钱了也买不来地,所以就给自己孩子去城市里做实业,在当时“父-富农;子-民族资产阶级”是一个普遍配置,所以陈云建议土改时优待富农,可以安抚城市中的民族资产阶级。无论从哪个维度来看,地主就像奴隶主一样,在滚滚前进的时代潮流中注定要被抛进历史的垃圾桶,共产党进行土改、消灭地主阶级,岂止是为民做主,简直是替天行道。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激活 2021-8-20 20:50
不是!按照这篇文章所描述的,中国不就是半封建半殖民嘛?买办经济强大,平台经济基本上为外资服务!?欸!到底怎么看,从实际的生产关系来说,平台经济确实像是地主阶级,唯一的区别就是“高科技”地主,从原始的土地变成网络平台上的“土地”,那么中国现在到底是不是半封建半殖民!
引用 redchina 2021-8-20 11:06
说打土豪分田地,言过其实。到目前为止,土豪没有真打,也就是三次分配小打小闹,至于分田地,更是连影子还没看到。

不过资产阶级内部矛盾加剧,有没有无产阶级可以利用的地方,倒是可以观察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1 10:15 , Processed in 0.01159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