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报刊荟萃 查看内容

官员怕防疫不力丢官,就把责任都推给个体?

2021-8-20 11:17|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3124| 评论: 1|原作者: 风雷|来自: 疫观全球

摘要: 千万不要,因为疫情防控不力会被撤职、追责,之后便将本该属于组织的压力和传导至末端的个体,并将责任也甩给个体。某些人可要搞清楚,这场战争真正的敌人究竟在哪里。

昨天,合肥市发布了一则公告,该公告在网上引起了一阵波澜。

其实不单单是合肥,芜湖、池州、淮南等地都将在公共场所执行“二码”联查。

这份公告的最大的争议点有二。

一是虽然许多省份的健康码都已经区分出了是否打疫苗,但大规模地铺开“二码”联查,尤其以省会城市牵头,这应该是第一次。

而这一份通告写得过于简约,许多该展开的其实都并未展开,这自然为事后的任性解读留下了很大的空间。第1条提到了二码联查,二码联查后,没有接种码的究竟会怎么处理,并未给出明确的结论。

该省另一市更为详尽的通告中则提到:“未接种XXXX疫-苗的人员要登记姓名、电话、居住地址等信息后方可进入。”

话是这么说,但以基层的常规做法而言,只要认真严格地执行,大概率是一刀切地对没有接种码的人给与明确的拒绝 —— 这毕竟是最省事和减少担责风险的做法。

已经有网友吐槽,包河万达的书店已经进不去了,登记也不行。

这对于那些因有不太明确的禁忌症或有疑虑而没接种疫苗的人而言,将是一个不小的限制。

二是第3条,“对因未接种疫苗(有禁忌症除外)而引发感染事件的,将落实防控的四方责任,依法依规严肃追责“。

简单解释一下,所谓“四方责任”,指的是在yi情期间,全面落实属地、部门、单位、个人的四方责任,建立全社会共同防控体系。

本来是很科学的一套体系,但如果用于追责”未接种疫苗而引发感染事件“,就很容易用偏。因为在这四方之中,个人在属地、部门、单位面前,除了背锅,什么都不是。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将联防联控诸多手段之一的疫苗接种方案,提到了最高级别。可问题是,现实中,南京、扬州疫情的蔓延,尤其机场周边病例大多都早已打过疫苗,某种程度已经表明,做好防控的重要性,一点不亚于接种疫苗。

在这种追责之下,甚至会出现一个没打疫苗的人,处处小心防护,但还是被意外感染了,然后这人要被追责;但如果另一个打了疫苗的人,防护意识不强,自己也意外被感染,然后这人就免责了。

这公平吗?

这种做法意味着,个人接种的自愿原则要无条件地让位于属地、部门、单位的应接尽接。

类似的,还有直接上个人征信的。动不动就上征信,这也成了近几年来的风气。

这里头就很微妙了,究竟什么叫“无故”?

本来么,各地都发有关于禁忌症或暂缓接种情形的通告,可问题是在实操的时候,的确暴露出一些问题:

一是相关部门责任不明,有明确禁忌症的要开个证明都要辗转几个地方;二是,一些疾病或情况本来属于模糊地带,从安全角度考虑,临床医生往往不建议打,但却开不出证明,没有权限,而防控部门却往往从能打尽打、风险不大的角度考虑;

三是,因为这是第一次人类大规模地接种针对RNA病毒的疫苗,某种程度上而言仍属于实验中,其后续影响仍属未知,所以有些人有疑虑也是正常的——这最典型的就是备孕,最初是说建议不要打,后来说没影响,但是临床医生又往往不建议备孕期打,还有明确给出准妈前三个月最好不打但万一打过后怀孕也不需要打胎的矛盾说法。

那些准妈准爸的进退维谷,可想而知。

有上述情况的人相对数量不多,但的的确确是存在的,甚至基于我国的人口基数,这样的人绝对数量还是不少的。

类似的还有孩子。

沪上疾控部门8月11日在公众号搞了一个未成年人新冠疫苗接种意愿调查,2小时左右投票人数1.1万有余,其中76%投的“不支持”,20%投的“支持”,还有3%投的“不知道”,然后这个“意愿调查”就被匆匆删除了。

没有禁忌症或特殊情况的家长一般都是愿意去接种的,但是对于未成年人,这调查表明,人们是有担心的。

毕竟这是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实验”,或许也因此,卫健委并没有像乙肝疫苗那样,要求强制接种。

如果不在接种端明确,或者在对公共场所的检查端明确,那不就是要将这些因各种原因暂时没打或压根就没法打疫苗的人给排除出公共生活么?

卫健委也好,教育部也好,始终强调,接种一方面要应接尽接,另一方面要遵循“知情、同意、自愿”基本原则。

本来并不矛盾的事,本来就还有一些主要是因为身体因素无法接种的,这是要被某些人给搞成用前一个来压后一个了。

难不成今后的鄙视链是接种者>未接种者,打完全程的没打完的,打了加强针的只接种一次的?甚至按现在这节奏,某院士也早就出来吹风今后要年年打了,那就是打了N+1针的打了N针以下的?

关于疫苗要一直打下去的“现实性”,可参看《德尔塔第三针来了,ε-4,ζ-5,η-6……还会远吗》

可问题是,疫苗的保护率一直在变化,科学家们的说法也一直在变。从最初的100%防感染,后来变成了防发病、防重症,再后来变成了防死亡,而保护率数值也一降再降。

某种程度可以理解,现实在变,所以判断在变。

但的确,疫苗的效果并没有预期的那么好,现实往往都超出了专家们的预期。

前有南大鼓楼医院发现,安全性较高的灭火疫苗对部变异毒株抵抗力不足;后有全球接种疫苗(mRNA)比例最高的以色列,直接被德尔塔给破防了。

这个时候,如果还将疫苗作为唯一或最重要的选项,必然会重现7月下旬南京被德尔塔突防的景象。

的确,在产生ADE效应之前,疫苗在一定时空范围内对建立免疫屏障是有一定效果的。但是在应接尽接的原则下,一定要区分好有疑虑但可以打和的确有风险不能打的人群,前者需要的仅仅是劝说,后者则应该从最大安全最小风险角度考虑,并做好相应的保障工作。

毕竟,在中国,人民群众的受教育程度和对政府的信任都是比较高的,像川粉那样极端反的人并不多。目前中国的接种比例也基本在70%上下,而这是一个公认的门槛。这速度和规模,在全球也处于前列。

可千万不要,因为yi 情防控不力会被撤职、追责,之后便将本该属于组织的压力和传导至末端的个体,并将责任也甩给个体。

某些人可要搞清楚,这场战争真正的敌人究竟在哪里。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redchina 2021-8-20 11:18
中国资产阶级的官僚主义独裁专制防疫路线,早晚物极必反,走向人民群众的对立面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1 10:53 , Processed in 0.01005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