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查看内容

共同富裕不是本质,共产主义才是本质

2021-9-17 23:3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4053| 评论: 0|原作者: 迎春|来自: 乌有之乡

摘要: 共同富裕不是问题的本质,实现共产主义才是本质。消灭雇佣劳动经济制度,实现共产主义才是科学的社会学,是马克思主义。

共同富裕不是问题的本质,实现共产主义才是本质。消灭雇佣劳动经济制度,实现共产主义才是科学的社会学,是马克思主义。

  共同富裕不是本质共产主义是本质

   ——兼评《匪夷所思的共同富裕批判》

  迎         春

  最近有关共同富裕的话题讨论热烈,我觉得有话要讲,但总想不清楚。突然想起恩格斯写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一书,眼前一亮:共同富裕不是问题的本质,实现共产主义才是本质。消灭雇佣劳动经济制度,实现共产主义才是科学的社会学,是马克思主义。

  共同富裕是人们早就存在的一种想象。我国有大同世界的理想,杜甫也有“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之类的诗句;西方资本主义更有乌托邦的书籍,描述了想象中的共同富裕社会等。但是,人类自进入阶级社会以来,一直是阶级对立、贫富两极对立的社会,共同富裕只是广大劳动群众对于现实不满的一种表现,是一种对阶级社会贫富对立的一种精神上的反抗。

  马克思发现了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人类社会的经济关系决定社会的面貌;揭示了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必然产生两极分化、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抗;揭示了随着生产力的不断发展,最终必将实现共产主义社会,实现各取所需。只有在共产主义社会,共同富裕才能够成为实现,也必然成为现实。所以说共同富裕只是共产主义社会制度的表现,或者说是必然结果。不讲共产主义社会制度,只讲共同富裕,仍然停留在人们的想象中,不是历史唯物主义,不是科学的社会学。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才是科学的社会学。

  网上有一篇《匪夷所思的共同富裕批判》的文章(以下简称《批判》),说什么:“上世纪80年代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在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同时,就提出了‘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的构想。这在当时是构想,但不是乱想,也不能成为幻想。”不对!不讲消灭资本主义、不讲消灭雇佣劳动经济制度、不讲实现共产主义,讲所谓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裕起来”,“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就是幻想,就是麻痹欺骗群众,宣传历史唯心主义。

  《批判》说:“基尼系数是用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居民收入差距的重要指标,其警戒线是0.4,超过0.4则表明该国家或地区收入差距过大。2019年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65,远超警戒线。”

  基尼系数是资产阶级学家运用的概念,是运用平均数掩盖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两极分化的一种统计手法。马克思主义者一般不用基尼系数之类的概念。但是,《批判》运用基尼系数说明我国收入差距“过大”,可见我国当前的阶级对立、贫富差距达到何等严重的程度。

  《批判》又说:“从历史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中国决意推进共同富裕,顺理成章。除了举手同意,我们没什么要多说的,全国绝大多数老百姓都为此叫好。”我就不赞同这种观点。

  我认为绝大多数老百姓是要求消灭雇佣劳动经济制度,消灭资本主义。只有消灭了雇佣劳动经济制度,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共产党人绝对不会赞扬资本家的所谓慈善事业,赞扬“先富的曹德旺、陈光标等人也通过公益的方式为待富群体做了巨大贡献”等等。

  《批判》还说:“批评者们说的最多的就是‘要杀富济贫了’‘要搞绝对平均主义了’,甚至有说‘要WG了’。”“推进共同富裕就是搞WG了,这个脑洞是有点儿大了,逻辑线上怎么梳理也没法成立。如果真能建立某种逻辑关系的话,那岂不是说当年搞对了?”

  要革命,怎么就不对了?共产党就是要革命,不革命就不成其为共产党!

  《共产党宣言》明确指出:“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当前我国的私有制消灭了吗?世界各国的私有制消灭了吗?没有!说明共产党人还要革命!还要继续革命。《共产党宣言》还指出:“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马恩选集》第一卷   第265、263页)马克思说:“生产资料的集中和劳动的社会化,达到了同它们的资本主义外壳不能相容的地步。这个外壳就要炸毁了。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丧钟就要响了。剥夺者就要被剥夺了。”(《资本论》第一卷   第831-832页)马克思不仅指出无产阶级、共产党人要革命,而且指出革命必然胜利,指出不是人们主观意愿要求,而是社会发展的客观必然。这就使共产主义革命成为科学的社会学。

  文化大革命有什么可怕的?有错误就改正,正确的就坚持。总之,共产党人就是要革命,要继续革命,不革命还要共产党、共产党人干什么?

  《批判》说:“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经过多年的衍化,早已形成了一整套‘杀富济贫’的法律体系和社会运作模式。房产税、遗产税……这些主要针对富人的税种,欧美已建立多年,中国到现在还没有开始征收呢。欧美的富人要通过公益慈善的方式将自己所得的不小的一部分捐给穷人和有困难的人,而中国的富人慈善已被各种媒体诟病了很多年。如果中国现在推动共同富裕、提及‘第三次分配’是杀富济贫的话,那也只是在向欧美学习。并且无论在国体上,还是在道义上,这都是必须的。”这是在美化资本主义!

  马克思主义早就指出,生产关系决定分配关系;在资本主义的雇佣劳动经济制度下,必然是工人获得工资,资本家占有利润,一定会造成社会的两极分化、贫富对立。无论采取什么措施,如税收、公益慈善方式,都不可能改变贫富对立、两极分化的事实。这种科学分析,不仅被资本主义各国发展的几百年事实证明,也被我国几十年来的事实证明。所以,想采取二次分配、甚至三次分配改变贫富差距的想法,是唯心主义的想法,脱离实际,已经被历史证明是错误的。

  有关共同富裕的问题还很多,这里只谈《批判》文章涉及的几个问题。重点是说要学马克思主义,学历史唯物主义,不要搞主观主义,要彻底批判历史唯心主义的错误理论。让我们开展一个群众性的学习马列毛主义的运动,重新回到科学社会学的轨道上来!

  

  附录:

  匪夷所思的共同富裕批判

  玉圹 · 2021-09-15 · 来源:爱国者读书会

  

  收藏(0) 评论() 字体: 大 / 中 / 小

  我们这里说的还都是在合法的范围内,十多年前社会上就有过一次追问“第一桶金”的声浪,中国巨富们的历史别人不清楚,他们自己是清楚的。

  共同富裕的事发酵一段时间了,我本没想就此做什么评论。因为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没什么可以多说的,做就完了。不过最近看到的一些批评共富政策的言论让我还是如鲠在喉,不得不说一说。

  共同富裕是中国人几千年来的共同理想,只是在农业社会,生产力低下,实现共同富裕的经济基础不存在,所以大家也只能企望一个丰衣足食和“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到了近代,无数仁人志士为了全中国人民能够过上好日子抛头颅,洒热血,终于在1949年建立了新中国。

  新中国和旧中国以及以往任何朝代的区别就在于,它不再是为少数人谋取利益的工具,而是为着中华民族、中国人民的整体利益考虑的,它的社会主义性质则标志着它在“基因”上就必须更多地为工农大众、为弱势群体服务。

  而对于新中国的执政党中国共产党来说,实现共同富裕虽然不是自己的终极目标,但也是前进路上必须要攻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堡垒”。所以上世纪80年代刚改革开放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在提出“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同时,就提出了“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的构想。

  这在当时是构想,但不是乱想,也不能成为幻想。

  为了国家发展大局着想,国家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的发展利益,而鼓励另一部分地区、另一部分人先富起来。

  现在这个构想的前半部分已经广泛地实现,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的富裕程度已远超世界上最发达国家的中产阶级。这个时候,构想的后半部分是自然而然要提上日程了,这本应早一点儿发生。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之后搞“先富带后富,最终实现共同富裕”,这是中国共产党曾经对中国人民许下的庄严承诺,现在是践行诺言的时候了。先富起来的人们在他们被鼓励富裕起来的时候,也应该了然这个承诺,现在也是他们践诺的时候了。

  事实上,无论是党和政府,还是先富群体,这些年也都没有停止对后富或待富群体的帮助。国家的“西部大开发”计划转移了大量的东部发达地区的财富到西部,先富的曹德旺、陈光标等人也通过公益的方式为待富群体做了巨大贡献。但,这远远不够。

  十一年前,中国就已经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4年,按照购买力平价,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世界第一。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还有着为数众多的绝对贫困人口。

  这种情况放在资本主义国家可能并不显得违和,但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却非常不合适。于是国家花大力气扎扎实实地搞扶贫工作,终于到2020年底,全面地消除了中国境内的绝对贫困,基本实现了第一个百年目标。

  但这并不是终点,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有更大的理想。而在现实中,中国的相对贫困还广泛存在,中国的两极分化问题还不可谓不严重,中国的基尼系数仍然很高。

  基尼系数是用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居民收入差距的重要指标,其警戒线是0.4,超过0.4则表明该国家或地区收入差距过大。2019年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465,远超警戒线。

  另据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中国民生发展报告2014》的数据,2012年中国家庭净财产的基尼系数达到了0.73,顶端1%的家庭占有全国超过三分之一的财产,而底端25%的家庭拥有的财产只占全国总量的1%左右。

  财产基尼系数和收入基尼系数不同,所以数据差异比较大。但能够看出的共同问题是,如上面所讲,中国的两极分化问题不可谓不严重。

  这个问题是中国近四十多年来逐步形成的。仍然从基尼系数上看,1979年中国的基尼系数是0.317,1994年达到了0.4的警戒线,2004年超过了0.465,2008年金融危机时达到了0.491的最高值,之后有所回落,但2019年的0.465仍然不是个值得乐观的数字,中国的两级分化问题仍然严重。

  为了集中解决这一问题,为了让全体中国人民过上富裕、幸福的生活,也为了避免和消除两极分化带来的一系列风险和问题,维护社会长治久安,中国党和政府最近开始力推共同富裕,出台了一些文件和政策,今后必定还将出更多的政策。

  从历史发展到今天这一步,中国决意推进共同富裕,顺理成章。除了举手同意,我们没什么要多说的,全国绝大多数老百姓都为此叫好。但就是有一部分人,闻此极为不舒服,批评、批判,造谣、抹黑,都在舆论场上发酵起来。

  他们批评什么?为什么批评?他们的诉求是什么?我不敢说完全了解,仅就我身边了解的一些情况略作分析。

  批评者们说的最多的就是“要杀富济贫了”“要搞绝对平均主义了”,甚至有说“要WG了”。

  推进共同富裕就是搞WG了,这个脑洞是有点儿大了,逻辑线上怎么梳理也没法成立。如果真能建立某种逻辑关系的话,那岂不是说当年搞对了?

  这种极端的情绪化的言论,或许能起到一点儿干扰视听的作用,但稍有头脑的人都不会被其所忽悠,就此不再多论。

  说要搞绝对平均主义,这会有一定市场,听上去也有点儿意思,但人是没法反对不存在的东西的。中国历史上、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有过绝对平均主义吗?根本不存在的!

  有人说东汉的五斗米道搞的不就是绝对平均主义吗?还真不是。五斗米道是搞了些道众相互救济的办法,但那离绝对平均还差很远。不说别人,就是张家也没有把自己财产全都分给大家啊。

  在那个士族地主统治社会、百姓民不聊生的年代,五斗米道有一定的进步性,但根本算不上绝对平均主义。

  也有人说共产党在延安时期就搞绝对平均主义。延安那时处于战争状态下的党和边区政府,是实行了供给制,但仍有差别,并非绝对平均。比如吃饭方面,就分大灶、中灶、小灶、特灶。

  当时倒是有一些激进左翼青年想搞绝对平均,比如萧军。但只是年轻人不切实际的想法而已,无法付诸实施,当时毛主席领导的已经较为成熟的中国共产党也不赞同这样做。

  还有一些人说新中国前三十年搞的就是绝对平均主义。这更是不懂历史的空穴来风了。且不说1956年以前还在搞社会主义改造,就是1956年以后,也不存在长时间的广泛的绝对平均主义。

  有些地方有些人有过这样的想法,或者有过这样的做法,都是可能的,但在国家整体层面,还远没有到那个份儿上。

  每每说到这里,无论是讨论什么问题,都会有一群人出来抬杠,说那个年代有多么多么糟糕。我已经厌恶了这种情绪性的表达,历史是复杂的,只能深入具体的历史有一说一,不能以一个简单的标签代替一切。毕竟我们都不是小学生。

  那个年代虽然是希望向着“各尽所能,各取所需”的美好时代进发,但理想并不取代现实,现实中的脑体差别、工农差别、城乡差别是广泛存在的。

  人们熟知的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的薪水十倍于普通工人,《创业史》作者柳青一笔稿费就上万元,这在他当时的农民邻居看来,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绝对平均主义在中国有文字的历史上,以及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不曾存在,在现今市场经济的中国更没有存在的土壤,用这个“大棒”来东拉西扯地说事儿,是有人另有所图。

  至于说“杀富济贫”这种事,现今世界上的确有,但并不发生在中国,而发生在大多说者所推崇的欧美发达国家。

  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经过多年的衍化,早已形成了一整套“杀富济贫”的法律体系和社会运作模式。房产税、遗产税……这些主要针对富人的税种,欧美已建立多年,中国到现在还没有开始征收呢。

  欧美的富人要通过公益慈善的方式将自己所得的不小的一部分捐给穷人和有困难的人,而中国的富人慈善已被各种媒体诟病了很多年。如果中国现在推动共同富裕、提及“第三次分配”是杀富济贫的话,那也只是在向欧美学习。并且无论在国体上,还是在道义上,这都是必须的。

  有些富人反对共同富裕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先富带后富,实现共同富裕”他们重点看的是前半句。

  即使没富之前或刚开始富的时候还注意了后半句,但道德觉悟终归是个“奢侈品”,等他们掌握了大量财富之后,就假装看不见了,并且不允许别人提。

  这种情况下,只能使用国家强制方式来让他们“不忘初心”。比如加强对直接税的征收,比如对富人党员的再教育。

  让人哀其不幸、恨其无知的是那些处于社会中下层的反对者,被西方自由主义思想洗脑洗得完全不认识自己,不知道自己的立场和利益在哪里,被人家骗了还给人数钱!

  推进共同富裕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一件大好事。超富阶层流出的钱用于建设全社会,作为社会普通一分子,自然是受益的。这些资本用于继续建设社会,对普通人更是拓宽了发展空间,百利而无一害。

  但他们就是这样,对自己以及自己身边人实实在在的利益熟视无睹,却格外关心超富阶层是不是被劫富济贫了,真是可悲、可叹!

  如果超富阶层的财富完完全全是靠着“诚实劳动”获得的,他们这样做似乎还有点儿伸张正义、舍己为人的意思,但真的只是“诚实劳动”的话,就不可能有超富阶层。

  “没有马云的时代,只有时代的马云”这句话说得非常贴切。是时代,是国家的政策,是人民大众的辛苦付出,造就了一些人的巨富,并不是谁比谁能聪明一亿倍、辛劳一亿倍!

  几倍的差异社会上是有的,几十倍的差异也许也存在,但上亿倍,那就绝对不是个体智慧和劳动方面的差异。

  我们这里说的还都是在合法的范围内,十多年前社会上就有过一次追问“第一桶金”的声浪,中国巨富们的历史别人不清楚,他们自己是清楚的。

  今天我们的社会已经相当包容,但富豪们也应该心里有数,多做点儿慈善,多多参与第三次分配,对自己、家人和子孙后代都是好事。

  这样的好事却被一群自私又愚蠢的人反对。反对就反对吧,“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历史的车轮总要向前的。在滚滚车轮卷起的尘埃中,他们或许能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27 01:35 , Processed in 0.011003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