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电影《战争未了》的讨论之三 —— 日常秩序的甭坏

2021-9-18 19:49| 发布者: nepal1996| 查看: 8794| 评论: 0|原作者: 多人讨论|来自: 李星整理

摘要: 影片里男主的最后讲演挺可笑的,指责叛军“只能压服、不能说服”。但在统治阶级获胜后,“共同意识”又出现了,也就再次需要扮演“社会良知”的文人,去“说服”社会大众服从秩序。
电影《战争未了》的讨论之三:日常秩序的甭坏、“社会良心”无人问津、“社会共识”的存与亡(一组对话)


A:



片中的主角乌纳穆诺热爱他的”秩序-日常状态”,他不关心国内形势,被共和政府除名,也对他几无影响,只要还能和自己的两位朋友——一个思想左倾的青年和一个保守的新教徒(天主教保守党眼中的异端)——每天到咖啡馆里喝点咖啡抽根烟高谈阔论,哪怕天塌下来都不要紧。



而本片的内容,恰恰是阶级日常的崩坏:



他的两位朋友相继”失踪”,因为其思想和宗教信仰——按主角的想法,这些本该罪不至死。他本人先后被互相敌对的两个政权革职又官复原职,共和国政府怀疑他的消极忠诚(即在原则底线上支持共和国政府),法西斯叛军呼吁他表现出积极忠诚(即主动帮助叛军清除敌人),而他觉得任何形式的忠诚仪式都不重要,至少,他这样的“文豪”不需要完成什么仪式去证明自己。



直到他的自信被打的粉碎……







B:

他也关心时局,而且是强烈反对共和国政府的。但他满足于精神上的反对姿态。





A:



因为他觉得身为“社会良心”,精神上的反对就够了,无需亲自动手。







B:

在阶级社会的日常中,他是主流公认的“社会良知”,被默认拥有逾越具体政权的超脱地位。对他来说,“我是否忠诚于马德里内阁或佛朗哥大元帅,不是你们该问的!”







A:



他用知识分子惯用的推诿(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回绝掉了市长夫人寻找”失踪”丈夫的请求,可是当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他的朋友身上时,他发现自己身为一个体面人,竟无能为力。



他年轻时刚正不阿,对君主制的直面抨击给他带来了流亡和尊敬,包括对自己能力的不切实际的幻想——片子最后的演说并不如旧日功效一般,是射向国王的子弹,反倒险些让演讲者自己吃了枪子。



这也体现在他对法西斯的态度转变中。最初,他给法西斯改稿子,因为他认为这是一项纯粹技术性质的工作;他给法西斯捐款,因为捐款是(有钱的)好人-体面人应该做的;而后,他面对法西斯的拉拢(清洗委员会主席的头衔),先是无视鄙夷而回避,最终不得不“欣然”接受。归根结底,他发现了自己的无力——无力挽回那个让他充满舒适感的“日常”秩序,只好先苟全性命~





B:



片子最后的演说并不如旧日功效一般,是犹如射向国王的子弹

——





1936年的西班牙社会已经高度分裂为革命和反革命阵营,双方势不两立。社会的状态不再是漫漫的“转折前夜”,而是充分展现了一场宏大的革命危机。



在或许长达数十年的“前夜”阶段,阶级立场不同的人们,全都处于有产者的管理下,在某些话题上,反倒可能拥有共同感受,也就是主流秩序喜欢说的“社会共识”,即使这个“共识”往往只是情感上的短暂共鸣。



比如说,当奥运冠军戴着某位革命领袖的像章走上领奖台,不同阶级的人群都可能一拍大腿,感到痛快。再比如说,面对乌合麒麟的讽刺作品,当澳洲总理气急败坏一脸丑态,不同阶级的人群也大有可能会心一笑……



当阶级之间爆发直接的战争,这样的“会心一笑”就必然从社会意识中普遍消失……







A:



没错,革命危机到来后,就不存在那么多"社会共识"了。因为原本的"共识"无非是建立在大多数人闭嘴的前提上。所谓“闭嘴”,就是劳动大众习惯于服从现实秩序,从而本能地回避阶级对立的社会本质。而所谓“会心一笑”,既是阶级之间、也是阶级内部维持表面平和的精神润滑剂。



而且,“闭嘴”不仅等于嘴巴闭上。脑子也要闭上。这两者是相互影响的:一旦人无法随意表达自己的思想,思想也就无法再随意,乃至于失去。"闭嘴"和"听话"往往成对出现……



当原本沉默的声音发了出来,和之前盛行的调调不同,有产者豢养的肉喇叭便说"这是社会共识的撕裂"……







B:



阶级社会的日常中,有才华的文人能找到社会良心/思想仲裁的位置,即“敲钟人”、“吹哨人”(也可能被笑骂为“叼飞盘的”)。社会高度分裂后,你不是这边的就是那边的。职业文人的超阶级力量来源——社会对“共同意识”的认可——不存在了。



所以说,影片里男主的最后讲演挺可笑的,指责叛军“只能压服、不能说服”。但在统治阶级获胜后,“共同意识”又出现了,也就再次需要扮演“社会良知”的文人,去“说服”社会大众服从秩序。于是乌纳穆诺的那次演说成了战后主流舆论——尤其在民主化以后——大肆吹捧的“黄钟大吕”……







A:



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最喜欢鼓吹"真理无需人来运作",例如"自由市场是真理,你人为禁止只会自取灭亡",试图麻痹群众,认为某种理念("真理")的力量是自然存在的,而且比群众的力量更大。乌纳穆诺的那次演说,就被后来的主流秩序包装成了类似的“真理”,或者你形容的“黄钟大吕”。当然,乌纳穆诺的同道们能够“说服”大众的前提,是佛朗哥的飞机大炮和集中营有效地消灭了革命的工人阶级。











未完待续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0-17 04:21 , Processed in 0.01084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