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的百年回顾与未来展望

2021-10-10 23:36|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2820| 评论: 0|原作者: 袁群、王恩明|来自: 共运通讯

摘要: 作为国际共运组成部分和中东地区伊斯兰世界典型代表的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自1920年9月老土共成立以来,经历了兴起与发展、分化与裂变、重建与复兴、变革与转型的百年发展历程,其间涌现出老土共、土耳其工人党、土共(马列)、土耳其联合共产党、新土共等主要政党。

作为国际共运组成部分和中东地区伊斯兰世界典型代表的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自1920年9月老土共成立以来,经历了兴起与发展、分化与裂变、重建与复兴、变革与转型的百年发展历程,其间涌现出老土共、土耳其工人党、土共(马列)、土耳其联合共产党、新土共等主要政党。各政党的组织运转、理论探索和实践斗争,共同汇聚成土耳其百年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洪流。

  

袁群、王恩明: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的百年回顾与未来展望

  文章来源:《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报告(2020-2021)》,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21年6月,第265-281页。

  

  摘要:作为国际共运组成部分和中东地区伊斯兰世界典型代表的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自1920年9月老土共成立以来,经历了兴起与发展、分化与裂变、重建与复兴、变革与转型的百年发展历程,其间涌现出老土共、土耳其工人党、土共(马列)、土耳其联合共产党、新土共等主要政党。各政党的组织运转、理论探索和实践斗争,共同汇聚成土耳其百年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洪流。

  关键词: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 土耳其共产党 土耳其工人党 新土耳其共产党

  作者介绍:袁群,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教授,主要从事当代世界社会主义、尼泊尔共产主义运动研究;王恩明,云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博士研究生,主要从事当代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2020年是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兴起100周年,也是新土共十三大召开之年。站在这样一个极富纪念意义的历史节点上,将其置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与土耳其政治发展交汇的历史进程中进行审视和现实省思,既有助于我们深入了解土耳其不同共产主义政党和组织演变的历史背景、取得的阶段性成果、党际关系的变迁以及面临的现实挑战,也有助于我们客观把握当代中东地区伊斯兰世界共产主义运动的现状及未来走势。

  

  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的百年回顾

  

  (一)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的兴起与发展

  在第二国际和罗莎·卢森堡影响下,马克思主义在19世纪末开始传入奥斯曼帝国;而土耳其早期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则于20世纪初滥觞于帝国晚期统治下的保加利亚、亚美尼亚等巴尔干半岛各国少数民族群体以及犹太工人等非土耳其人中。十月革命的胜利客观推动了土耳其第一批共产主义小组于1918年至1920年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安纳托利亚等地以及苏俄(以被俄军俘虏的土耳其士兵为中心)的陆续出现;而1920年9月共产国际巴库东方各民族代表大会召开直接促成土耳其共产党诞生。在同年9月10日召开的代表大会上,通过了将俄共土耳其支部及上述小组和组织合并为统一政党的决定,宣布赞同共产国际决议,批准了纲领和章程,初步制定了战略和策略,选举产生了领导机关,有着“土耳其的列宁”之称的穆斯塔法·苏普希(Mustafa Suphi)和伊斯坦布尔组织领导人埃特赫·纳扎特(Ethem Nejat)分别当选土共首任党主席和总书记。

  土共成立后积极投身本国民族解放运动中,但在1921年苏普希等人被暗杀后,土共遭到凯末尔当局以及此后多届土耳其政府的严厉镇压。共产国际执委舍费克·胡斯努(Şefik Hüsnü)于1924年12月在伊斯坦布尔秘密召开的土共三大上当选总书记。1926年5月土共在胡斯努的倡议下在奥地利维也纳秘密召开代表大会,批判党内“合法主义”倾向,通过了《土耳其共产党工作纲领》新党纲,决定“有步骤地”组织人民群众对资产阶级专政“展开不调和的持久的斗争”“建立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苏维埃政权”。在1935年后,土共在接受共产国际七大建立反法西斯统一战线指示后,寻求成为土耳其政权中合法“进步”的一部分。

  1951年,亲美反共的民主党政府在对土共提起“最大刑事案件指控”后,再次大批逮捕共产党人,1946年胡斯努被捕判刑后领导土共的巴什特马尔[Zeki Baştımar,1905~1973年,化名亚库普·德米尔(Yakup Demir)]等人被捕入狱,土共国内组织几乎全部瓦解,土共中央领导机构被迫转移到国外。1959年,曾多次被捕入狱的胡斯努在流放中去世。同年,巴什特马尔在出狱后逃至东欧,与国外党组织主要负责人伊斯梅尔·比伦(İsmail Bilen)等一起在东柏林重建中央领导机构,巴什特马尔出任总书记,同时建立“我们的电台”(Bizim Radyo)向国内广播。此后,比伦等流亡东欧的土共重要成员开始以土共名义参加1957年、1960年和1969年在莫斯科举行的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1976年在东柏林召开的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以及1980年在巴黎举办的“欧洲国家共产党和工人党争取和平与裁军会晤”。

  (二)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的分化与裂变

  1960年民主党门德列斯(Adnan Menderes)独裁政权倒台至1980年土耳其第三次军事政变爆发前的二十年,在东欧恢复活动并向国内积极发展组织的土共、土耳其工人党、土耳其革命工农党和土共(马列)等各党抓住国内政局出现重大变局、政治环境较为宽松的有利条件,先后登上该国政治历史舞台,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进入分化和裂变时期。

  1.土耳其共产党

  进入20世纪60年代,1959年在东欧恢复活动的土共,以秘密工作作为主要斗争方式,同时提出充分利用合法条件进行活动,逐步恢复和重建国内党组织。在苏共支持下,1973~1980年,是土共的黄金发展时期,巴什特马尔于1973年去世,次年比伦当选总书记,土共迅速扩大在革命工人工会联合会、土耳其教师协会、农村合作社协会、进步青年协会、进步妇女协会以及当政的、主张开放民主的共和人民党领导层中的影响力,先后召开新一届“大跃进”大会和土耳其科尼亚秘密代表大会,并通过了《土耳其共产党纲领摘要》。1983年4月,土共中央全会选举39岁的海达尔·库特鲁(Haydar Kutlu)为总书记,在同年10月于莫斯科召开的五大上,土共制定了新时期的行动纲领、党纲和党章,提出党的当前任务就是“动员全民族参加抵抗运动”,推翻法西斯政权及其傀儡政府;由于政权法西斯化,反帝的人民民主革命已不可能通过和平方式实现,必要时不排除采用武力手段,但目前尚不具备立即进行武装斗争的主客观条件;提出“建立民族民主阵线”“实现工人队伍团结”“与农民与城市中间阶层合作”等口号。

  2.土耳其工人党

  在1961~1971年的大众反帝民主诉求中,土耳其学生运动发展迅速,工会获得某些自由,工人运动得到重大发展。1961年2月13日,12名伊斯坦布尔工会领袖组建以贝希契·博兰(Behice Boran)为创党主席的土耳其工人党。工人党除部分成员是工人外,大多数是知识分子。该党申明信奉“科学社会主义和国际主义”,主张土耳其政治和社会生活民主化、国家经济计划化,赞成土耳其改革及对工业、外贸、银行和保险业实行国有化,反对土耳其对美国的依附,要求建立自主的、社会主义的土耳其。在1965年土耳其大国民议会选举中,提出社会正义、国家真正发展等口号的工人党,获得工人、青年知识分子、农民和库尔德少数民族民主派的支持,首次参选即获占总选票数3%的27万多张选票和15个议席,从而成为第一个在土耳其议会获得代表权的社会主义政党。但此后,曾作为“六十年代土耳其最强大的左翼集团”的工人党内围绕社会主义道路选择、“布拉格之春”事件评价、库尔德问题解决等进行了激烈的争论,再加上党内领导层争权夺利,工人党在1969年大选中仅获2席,在1971年、1980年政变中两度被取缔,在1975年、1984年两度恢复重建。在1984年秋代表大会上通过的党章中,转入地下继续活动的工人党重申该党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土耳其工人阶级的先锋队组织”。

  3.从土耳其革命工农党到土耳其爱国党

  1966年,受土共影响的土耳其工人党青年组织“思想俱乐部联合会”的一批进步青年,在多乌·佩林切克(Doğu Perinçek)等人领导下和个别拥护胡斯努路线的土共地下党员参与下,起来反对工人党领导集团的“机会主义路线”;在一些地区建立秘密党校和工农工作委员会,进行社会调查和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著作;先后创办《土耳其左派》和《社会主义光明》杂志,宣传民族民主革命思想。1969年5月21日,佩林切克等人秘密成立土耳其革命工农党。1972年,佩林切克等250余名党员被捕后,该党决定开始公开活动,并以《光明报》和《土耳其现实》等党报党刊为宣传工具,公开宣传党的内外政策;到1974年4月,土耳其革命工农党在39个省建立省委,并在其中的18个省建立县委,党员扩大到1万多人。1975年,该党将维护民族独立作为中心任务,提出“不要美国,不要俄国,要独立民主的土耳其”的口号。1980年,革命工农党被取缔,佩林切克等领导人被捕受审。1988年2月,原革命工农党成员建立社会党。1989年7月,佩林切克重获政治活动权利后即被选进党中央领导机构,并在1991年7月二大上当选党主席。1992年6月,社会党改名为工人党,并在2015年2月5日特别代表大会上正式更名为爱国党。

  4.土耳其毛主义共产党的兴起及其分化组合

  1971年,以易卜拉欣·凯帕喀亚(İbrahim Kaypakkaya)为首的激进派向土耳其革命工农党中央提交了转向农村武装斗争的《十一条纲领》和“积极宣传后马上开展游击战”的建议,被拒绝后宣布脱党,并在1972年4月24日组建土共(马列)和土耳其人民解放军,在通杰利省、加齐安泰普省和马拉蒂亚省活动,致力于发动一场反对土耳其政府的土地革命战争。1973年1月24日,在凯帕喀亚被捕牺牲后,统一的土共(马列)开始裂变为土共/马列-运动(TKP/ML-H,1976年)、布尔什维克党(北库尔德斯坦-土耳其)[BP(KK-T)]、土共/马列-革命无产阶级(1987年)、土共/马列(毛主义党中心)[TKP/ML(MPM),1987年]和土共(马列)(1994年)等毛主义政党。

  (三)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的重建与复兴

  在苏东剧变后,老土共等左派组织最终宣告解散,新土共等社会主义组织开始登上历史舞台。

  1.从土耳其联合共产党到土耳其左翼党

  1987年10月10日,流亡西欧的土共、土耳其工人党领导人在布鲁塞尔宣布两党正式合并为土耳其联合共产党,并在1990年6月4日建党大会上选举原工人党总书记尼哈特·萨尔根为主席、原土共总书记海达尔·库特鲁为总书记,同时强调土联共“反对剥削、战争、军备竞赛、压迫、不平等、种族和性别歧视以及暴力,愿与所有赞成和平、民主、民族主权和社会主义力量对话,建立合作关系”。在向土内政部申请合法成立无果且遭土宪法法院取缔前,土联共最终决定自我解散,并呼吁所有党员和其他社会主义团体、社会主义者组成基础更为广泛的社会主义政党——社会主义团结党。此后,该党在1995年和其他左翼合并为统一社会党、1996年9月和原来的政治运动“革命道路”的一些骨干分子组成了自由和团结党,并最终于2019年12月更名为土耳其左翼党。

  2.从社会主义力量党到新土耳其共产党

  1978年,一批被土耳其工人党开除的党员建立“社会主义力量”,出版《社会主义力量》杂志,但在1980年政变后同其他政党共同被禁。1992年10月7日,“社会主义力量”决定成立公开政党——社会主义土耳其党,但不久后同样遭土宪法法院取缔。此后,该组织成员又以大学和工会为主要活动领域,于1993年8月16日发起成立社会主义力量党,并提出坚持“反对帝国主义、坚持集体主义(反对私有化)、反对宗教激进主义、独立于资本主义制度及其机构”的四项原则。2001年11月11日,社会主义力量党六大决定继承老土共和土耳其革命运动的全部遗产和经验,更名为土耳其共产党,即新土共。2020年8月,新土共以“纪念我们革命性政党成立100周年”为口号,在伊兹密尔召开了党的十三大。

  

  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的变革与转型

  

  进入21世纪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以新土共、爱国党和左翼党为主要代表,逐步摆脱苏联影响、放弃激进纲领政策,在指导思想、斗争策略、运行机制和党际关系等方面进行系列变革以适应新形势发展要求。

  (一)在指导思想上,从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到淡化意识形态色彩

  就指导思想而言,新土共坚持共产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意识形态。2014年11月8日,新土共通过了名为“社会主义纲领”的新党纲,其中包括对社会主义历史的认识和评价、对资本主义危机的剖析、关于土耳其社会主义革命与土耳其共产党的性质和任务、未来社会主义的构想等内容。爱国党宣称将继续坚持科学社会主义,“是工人阶级、农村劳动者和社会主义知识分子的政党,宗旨是通过民主革命建立人民民主政权,最终实现社会主义”,但在国内政治生活中可以淡化自身共产党身份和形象,对外更多展示其凯末尔主义、左翼民族主义、左翼民粹主义、反帝国主义、先锋主义和欧亚主义意识形态和政党形象。而左翼党在意识形态上更多强调社会主义、左翼民粹主义、反资本主义和世俗主义。

  (二)在斗争策略上,从主张暴力革命到参与议会斗争

  土耳其共产主义运动的百年历程就是一段不断流血牺牲、饱受摧残的历史。在凯末尔统治时期,成立不久的土共即在1921年“黑海事件”爆发后遭到当局的残酷镇压,1925年末被迫转入极端秘密状态后在土国内长期处于被查禁的地位,共产党人和信仰共产主义的社会党、工农党人亦时常遭受逮捕、审讯和监禁。土耳其曾在1960年、1971年、1980年、1997年和2016年先后爆发五次军事政变,政变期间及之后上台的政府大多扼杀民主、取缔政党、镇压共产党和左翼。面对恶劣的斗争环境,以土共(马列)为代表的毛主义政党,自20世纪70年代起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在西亚中东不断掀起武装斗争、暴力革命浪潮,但也遭到土耳其政府的持续残酷围剿。爱国党、新土共成立后,在斗争策略上转向议会斗争。爱国党主张通过议会斗争、利用议会讲坛宣传自己的政治主张,而新土共则“从组织社会的视角参加作为资产阶级议会体制的选举,并把这个实践经验作为向社会宣传社会主义的丰富手段”,同时强调“土耳其的选举不是工人阶级夺取政权的唯一方式。从革命视角来看,土耳其共产党决定评估我国通过革命视角加强社会联系的客观机会”。

  (三)在党际关系上,从相对封闭到开放交往

  近年来,新土共、爱国党和左翼党纷纷积极深化党际合作、不断扩大国际国内“朋友圈”。2016年10月,新土共参加由越共主办的第十八次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时,明确表示将继续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加强与出席国际会议的各个政党间的长期共存关系,各党要分享不同的政治经验,以便各党能在其他政党的经验指导下实现转变或提升。为此,新土共先后承办两届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以及主办2019年欧洲共产党和工人党“倡议”会议,同时以联合举办会议、发表联合声明、致贺电和唁电等形式与希腊共产党、西班牙人民共产党、古巴共产党以及中东、高加索、巴尔干地区共产党和工人政党等加强交往。爱国党则重视同各国共产党和进步组织的联系,先后于1996年、2000年和2003年举办伊斯坦布尔“欧亚选择会议”,并在由24国38党参加的第二届会议上就建立一个由欧亚人民组成的反帝反霸联合阵线进行深入探讨,最终成立由朝鲜劳动党、印度共产党(马克思主义)、叙利亚共产党等代表不同地区的共产党组成的“行动委员会”,旨在建立欧亚进步力量联合阵线,维护世界和平。左翼党不仅是土国内左翼政党联盟——联合六月运动(BHH)的主要成员,也是欧洲左翼党(PEL)的正式成员,曾派代表出席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和欧洲反资本主义左翼(EACL)会议。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1-12-6 13:42 , Processed in 0.017311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