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历史唯物主义再思考

2021-10-29 05:30|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19390| 评论: 0|原作者: 项观奇

摘要: 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历史唯物主义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是认识人类社会历史的唯一科学的历史观,是我们必须遵循必须掌握的认识人类社会历史的最根本的方法。

历史唯物主义再思考

 

                                  项观奇

 

 

 

                                    

 

 

    无论是在马克思生前,还是在马克思去世以后,恩格斯在评论马克思一生所做的贡献的时候,总是强调有两个伟大的发现:一个就是唯物主义历史观,简称唯物史观,也就是历史唯物主义;另一个则是剩余价值学说。

    我想这应该是被马克思本人所认可的。

    唯物主义历史观是关于人类社会历史发展最根本规律的一种理论观点。既是认识论,也是方法论。正是运用这一最根本、也是最科学的对人类社会历史认识的方法去研究解剖、认识资本主义社会,才发现了提出了剩余价值理论。

    如果进一步探究,如同自马克思以来革命几位革命导师都曾强调过的,唯物主义历史观,实际也就是辩证唯物主义认识论对人类社会历史的一种认识和运用。马克思本人就多次强调过他的辩证法,和黑格尔的辩证法,是根本不同的,是经过了革命改造的,也就是常说的把头脚倒立的唯心主义的辩证法改造为符合客观事实的唯物主义的辩证法。然后,用这样的唯物辩证法,去研究人类社会历史,包括资本主义社会的历史。从这个意义上看问题,历史唯物主义实际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在历史认识领域里的展开,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是统一的。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版跋》中,就是这样谈论他的研究方法的,很值得我们重视和研究。马克思写道:“彼得堡的《欧洲通报》在专谈《资本论》的方法一文(18725月号第427~436页)中,认为我的研究方法是严格的现实主义的,而叙述方法不幸是德国辩证法的。作者写道:‘如果从外表的叙述形式来判断,那末最初看来,马克思是最大的唯心主义哲学家,而且是‘德国的’极坏的唯心主义哲学家。而实际上,在经济学的批判方面,他是他的所有前辈都无法比拟的现实主义者。绝不能把他称为唯心主义者。’”马克思这样回答了这位批评者:“我回答这位作者先生的最好的办法是从他自己的批评中摘出几段话来,这几段话也会使某些不懂俄文原文的读者感到兴趣。这位作者先生从我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1859年柏林版第47页,在那里,我说明了我的方法的唯物主义基础)中摘引一段话后说:‘在马克思看来,只有一件事情是重要的,那就是发现他所研究的那些现象的规律。而且他认为重要的,不仅是在这些现象具有完成形式和处于一定时期内可见到的联系中的时候支配着他们的那种规律。在他看来,除此而外,最重要的是这些现象变化的规律,这些现象发展的规律,即它们由一种形式过渡到另一种形式、由一种联系秩序过渡到另一种联系秩序的规律。他一发现了这个规律,就详细地来考察这个规律在社会生活中表现出来的各种后果......所以马克思竭力去做的只是一件事:通过准确的科学研究来证明一定的社会关系秩序的必然性,同时尽可能完善地指出那些作为他的出发点和根据的事实。为了这个目的,只要证明现有秩序的必然性,同时证明这种秩序不可避免地要过渡到另一种秩序的必然性就完全够了,而不管人们相信或不相信,意识到或没有意识到这种过渡。马克思把社会运动看作受一定规律支配的自然历史过程,这些规律不仅不以人的意志、意识和意图为转移,反而决定人的意志、意识和意图      既然意识要素在文化史上只起着这种从属作用,那么不言而喻,以文化本身为对象的批判,比任何事情更不能以意识的某种形式或某种结果为依据。这就是说,作为这种批判的出发点的不能是观念,而只能是外部的现象。批判将不是把事实和观念比较对照,而是把一种事实同另一种事实比较对照。对这种批判唯一重要的是,把两种事实尽量准确研究清楚,使之真正形成相互不同的发展阶段,但尤其重要的是,同样准确地把各种秩序的序列、把这些发展阶段所表现出来的连贯性和联系研究清楚......但是有人会说,经济生活的一般规律,不管是应用于现在或过去都是一样的。马克思否认的正是这一点。在他看来,这样的抽象规律是不存在的......根据他的意见,恰恰相反,每个历史时期都有它自己的规律。一旦生活经过了一定的发展时期,由一定阶段进入另一阶段时,它就开始受另外的规律支配,总之,经济生活呈现出的现象,和生物学的其他领域的发展史颇相类似...... 旧经济学家不懂得经济规律的性质,他们把经济规律同物理学定律和化学定律相比拟......对现象所做的更深刻的分析证明,各种社会机体像动植物机体一样,彼此根本不同......由于各种机体的整个结构不同,他们的各个器官有差别,以及器官借以发生作用的条件不一样等等,同一个现象却受完全不同的规律支配。例如,马克思否认人口规律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相反地,他断言每个发展阶段有他自己的人口规律......生产力的发展水平不同,生产关系和支配生产关系的规律也就不同。马克思给自己提出的目的是,从这个观点出发去研究和说明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这样,他只不过是极其科学地表述了任何对经济生活进行准确的研究必须具有的目的......这种研究的科学价值在于阐明了支配一定社会机体的产生、生存、发展和死亡以及为另一更高的机体所代替的特殊规律。马克思的这本书确实具有这种价值。”

    马克思为什么在篇幅不大的一篇“跋”当中,引用了《资本论》的批评者的这么一大段文字,对于思维缜密的马克思来说,这当然不是偶然的。我认为,主要就是因为批评者把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所表述的历史唯物主义的研究方法,给予了很准确很完整很好的阐述。正像马克思接下来所说的那样:“这位作者先生把它称为我的实际方法的东西描述的这样恰当,并且在考察我个人对这种方法的运用时又抱着这样的好感,那他所描述的不正是辩证方法吗?”

    接着,马克思对他的辩证方法做了科学的解释,留下了那段脍炙人口的关于辩证法的革命本质的名言。

    我这里不惜篇幅引用这一大段文字,当然也不是偶然的。但是,我另有目的。我主要是想借用马克思本人的解释,说明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是统一的。马克思把批评者阐述的历史唯物主义研究方法,以反问的口气说成是,“那他所描述的不正是辩证方法吗?”而接下来,马克思又对自己的唯物辩证法作了科学解释,阐明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辩证法和黑格尔的唯心主义辩证法的本质区别。马克思的这些论述告诉我们,在马克思心目中,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是完全统一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在本质上是一个东西。

    也许正因为这样,恩格斯在论述马克思的贡献时,把第一个贡献归结为历史唯物主义,而这在实际上,也就包括了对创立辩证唯物主义的贡献。请大家想一想,是不是可以作这样的理解?

    不管怎么说,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中,历史唯物主义具有特别重要的地位,是认识人类社会历史的唯一科学的历史观,是我们必须遵循必须掌握的认识人类社会历史的最根本的方法。这一历史观的最根本的特点和最根本的要求就是必须和辩证唯物主义统一起来,因为这一历史观的科学性来自辩证唯物主义,不过是辩证唯物主义在认识人类社会历史领域里的展开。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0 09:57 , Processed in 0.01976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