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正派人也会犯错的 —— 读于大海自传的若干评论

2021-11-15 00:33|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0176| 评论: 1|原作者: 王希哲

摘要: 1993年华盛顿民联、民阵两组织合并大会的失败,是海外民运最惨重的分裂,也是海外民运走向衰败历史的最重大事件。那时我尚在国内狱中。来美后听到各种的解说,什么“共党特务破坏”、“徐邦泰阴谋”,扑朔迷离,莫衷一是。但此书于大海的叙述,应该是最准确的了。
正派人也会犯错的 ---读于大海自传的若干评论王希哲在纽约,大海兄惠我一部他的自传《我的中国心》,嘱我阅后“能整体评论一下”。这工程太大。就我印象最深刻处,遵命写点评论吧。一、读大海书,与我过去印象一样,于大海,确是海外民运中少有的一位正派人。他对陈一咨的批评抵制,他与廖大文财务不清案的斗争,确是有理有据的,是正确的。民运中敢于像他那样与歪风邪气作斗争的,还有一位女士茉莉,也很不错的。但大海似害怕徐邦泰、汪岷们对他的攻击,赶紧声称自己从来就对“毛泽东的斗争哲学很反感”,“我本性上其实不喜欢和人争斗”,这就何必了。 你骂共产党的“贪腐”,民运自己的贪腐可以不斗?二、NED(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实质包庇了廖大文的财务不清案。大海写道:“我的基本结论是,NED已异化成一个凌势欺人,蛮不讲理的既得利益集团。而美国国务院在这场争斗中的表现,与我们在中国司空见惯的官官相护别无二致”。于是,大海发愤说:“我们从来不是台湾的奴才,时至今日,我们也犯不着去做高宝玲或NED的奴才!”。把美国国务院也连带揭发了。有勇气。重庆事变,薄熙来人权被温家宝践踏。我就曾想试试美国国务院是否真“普世价值”:无论右派左派,只要人权被践踏,持“普世价值”都应发出抗议。我去了美国国务院座谈此事,发现他们对薄全没有兴趣。于是证实,美国的“普世价值”,无非是对反共右派人士的价值罢了,真不“普世”。大海这一说,我才知道,原来美国国务院对其有利益牵连的下属机构,其“价值”,也不是“普世”的呢!三、93年华盛顿民联、民阵两组织合并大会的失败,是海外民运最惨重的分裂,也是海外民运走向衰败历史的最重大事件。那时我尚在国内狱中。来美后听到各种的解说,什么“共党特务破坏”、“徐邦泰阴谋”...扑朔迷离,莫衷一是。但此书于大海的叙述,应该是最准确的了。他时是民联主席,参与主导了93大会的全部筹备,更是大会主席团主席和大会主持人。评论,就以他的说法为准。首先,最最关键之处是,这大会的结果选出了徐邦泰为合并的新组织“中国民联阵”的主席,该大会合法吗?合法!大海自己也承认“我在会上和会后都没有否认大会的合法性”。既然合法,为什么已宣布解散的民联主席于大海,又要结合胡平、薛伟挟“中国之春”,再影响了民阵万润南等,抵制了合法大会的合法结果,最终造成了海外民运大分裂的大悲剧呢?大海这就严重错了。可见正派人也会犯错的!大海全部的理由就归结在认定,徐邦泰不是好人,民运不能交在这个坏人手里。 是的,我也清楚徐邦泰不是好人。他后来果然大贪,小的连希哲的稿费和刚抵美困顿中侨界给希哲的个人捐款也都贪去。但他毕竟是合法大会合法选出的,谁要你民主制度也会选出坏蛋?海外民运崇拜、模仿设计和津津乐道的美国民主制度,不是说,哪怕美国大选选出一只狗作总统,也是合法的和无碍美国运作的么?徐邦泰总不是狗,为什么于大海们就不承认了呢?不可以下次把狗选下去吗?真有点像了去年美国大选的川普,咬定了白登是个坏蛋,搞了选举阴谋,死不承认白登当选的合法结果,号召川粉抵制甚至冲击占领国会。幸好还有个副总统彭斯理性,不然,今日的美国就是两个“总统”的分庭抗礼,和极可能的内战和大分裂了。可笑的是,原来川普竟是对28年前同样发生在华盛顿DC的于大海们的复制!大海强调辩解的是,徐邦泰“背信弃义”。一再说事先,“徐邦泰表示支持王若望竞选主席,这当然是一种承诺”“会争取让他(王若望)当选”。
未必吧!徐邦泰只是“支持王若望参加竞选”,怎能片面理解为“让他当选”?即便“在当时的特定背景下”,你和外界都作了这种理解,为什么徐邦泰就不能会前改变主意,也参加主席竞选,与王若望等几名候选人“竞选”一下呢?筹备让候选人都“争取让王若望当选”,还办什么大会“竞选”呢?制定推举不就行了吗?这不正是民运从来攻击的“共产党假选举”吗?怎么反共的人们一到了某个时候,就自然要学共产党了呢?大海呀,你不是承认徐邦泰“参选主席这件事本身,尽管是背信弃义的,却并不违反大会通过的有关参选资格的规定”的吗?难道“民主制度”下的竞选,“背信弃义”你没见过吗?马克.吐温在他的那个时代就已见得多了。徐邦泰“搞阴谋诡计”?恐怕有。但你也诚实披露:“我和万润南等人还有另一层考虑,就是希望通过推举王若望来阻止徐邦泰当主席”。这瞒得过拥徐派?这在拥徐派眼里,你搞假竞选推王排徐,不同样是包藏了“阴谋诡计”吗?大家勾心斗角,何分彼此?要知道,“民主制度”本身,就预留了“阴谋诡计”的空间的,允许你“合法”之下自由地发挥操纵的计谋。倒恰是专制制度才法律上严禁了“搞阴谋诡计”,以保障专制者的权力不受威胁。这正是美国等西方国家那么热衷推动他们欲控制的国家搞自由的“人权民主制度”的最真实的国家利益所在。文中朱嘉明说:“非常大的问题是,如果王若望当主席,真正当主席的不是王若望,而是王若望周围的人!”。嘉明先生把自由“民主制度”看透了。把他这论断延伸一下可以准确说:“某天中国如海外民运希望的民主化了,非常大的问题是,如果魏京生徐邦泰们当主席,真正当主席的不是魏京生徐邦泰,而是魏京生徐邦泰背后操作的国家,首先是美国!”这一点,希哲还是流亡美国后,在海外民运中亲历若干年,才深刻发现和认识到的!上面大海兄说,“我们也犯不着去做高宝玲或NED的奴才”,真做到,难呐!既然徐邦泰的参选是合法合规的,我们怎样评论王若望的大会退选呢?原来,“在当时的特定背景下”众人的殷勤劝进下,王若望知道了这华盛顿大会的“竞选”,只是一场假戏,参选者都是来陪他玩,都会“争取让他当选”的。他兴致勃勃。但当他忽然发现徐邦泰也参选了,且明知自己选不过徐,他成陪选了,他“真的气坏了”,感到“被捉弄了”,他“玩不过这些人”了,于是上大会演说臭骂一通,宣布退选,引起一场大地震了。但是,既然决定退选,为什么会前不声明,非要到大会上来掀桌子呢?书中记载石磊披露,在“选举前,徐邦泰向王若望非常诚恳地表示:‘对不起了。由于竞选规则的改变,在谦让和责任面前,我只能选择后者’”。即徐要参选了,告诉王,不谦让了,要与王若望真竞选了。我若是王若望,为什么会认为不可以呢?为什么就会“气坏了”,感到“被捉弄了”呢?很正常呀,人家并非突然袭击,会前知照我了呀。我可以两个选择,一是不怕,激流勇进,就与你徐邦泰真竞选一番,输也于我无大碍;或是便向选委会声明退选不与会了罢,何苦“这把年纪了”,偏要愤愤然到会上臭骂牢骚一番才掀桌子,宣布退选呢?怪的是,随之胡平、岳武也宣布退选,引出全场一片轰动退场,造成了“大分裂”的效果。我看,这背后恐怕真有人策划的阴谋诡计,大海书没有指出,恐怕他至今还以为是王若望退场引发的连锁偶然事件。大海本是反徐的主将。这时竟“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镇静地要求恢复秩序,继续按程序主持完成了选举,徐邦泰合法高票当选。据大海书载:严家其高度赞扬了于大海会议主席团的表现:“在王若望退场时,他们站在主席台上,坚持把会议进行下去...于大海不满徐邦泰,但于大海认为,需要顾全的是一个比主席竞选更大的大局,那就是民联民阵联合工作的完成。”严家其是海外民运中最正直人物。他不会不知道徐邦泰是个“坏蛋”。但他赞扬、维护的是民主制度的合法程序,不是为徐邦泰,这是“一个比主席竞选结果更大的大局”。若以个人或团体的好恶,来操作制度,制度一被破坏,一切都将被破坏殆尽!很早我就听说,严家其在王若望宣布退选准备离场时,站出直指王若望厉声警告说:“你只要踏出这会场大门,你的政治生命也就宣告完结了!”严先生砥柱中流。这时,他实际扮演了28年后“川白选战”最危急关头的彭斯的角色。但他终未能力回狂澜,因为美国的民主制度,毕竟尚牢固,彭斯能挽;而海外民运的“民主制度”则是太虚弱,太不经风波,太不堪一击了!而于大海,这位在会议主席团位置上能恪守职责,顾全大局,严遵制度的人物,会议一结束,便立即进入了反徐反制度的角色。即从他书中记叙可见,后来,大会结果的最终不能挽救;民联民阵合并的最终失败;海外民运最惨重分裂的最终铸成,显然,都是在这位民联主席,中国之春杂志社社长的实力率领下再带动了万润南麾下民阵反徐派,与大会的徐邦泰获胜派即新产生的“中国民联阵”作错误“斗争”的结果。希哲可以结论了:过去一直没搞清的93年海外民运大分裂结局的主要责任人,确是于大海兄!若大海兄会后仍坚持了大会主席团角色的顾大局遵制度的立场,薛伟、胡平、万润南、齐墨、马大维、秦晋等,恐也只能跟着走了(书载,争斗中胡平自知不合法实际是心虚胆怯的,“担心会输掉官司”。当徐邦泰朱嘉明们的律师把法院告票送达中春编辑部,传于、胡、薛三人到廷时,胡平竟要求单把他的名字从传票中去掉,图一人弃友先逃。有失仗义,于大海“对此很不以为然”)。读大海兄自传的评论就写到这吧。竟一写就长。一定冒犯老朋友于大海、薛伟兄等了。但没有办法,虽是遵大海之命写大海的书评,希哲也只能实事求是,秉笔直书的。也算是为海外民运总结点经验教训吧,谨请谅解了。2021年11月13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递进民主制 2021-11-15 08:31
向东谈王希哲对于大海自传的评论

向东在微信群的发言:@左岸花开 ,读了你贴的王希哲对于大海自传的评论,再看看问路群几个不知天高地厚和历史的厚重,民族命运的艰难的心理变态自大狂一天到晚要否定一切,去独尊资本主义和美国民主的拜西方教徒的胡言乱语,我真的是懒得搭理他们,因为不想浪费我的时间。我唯一可以断言的是他们不会在中国今后的历史进程中起任何作用。多党制在中国行不通,己经被民国历史证实,后来在美国的中国海外民运中再一次被胡平、于大海们证实,如今又被问路群这个虚拟世界中没完没了不着边际的争吵所证实,在中国开多党代议制的国会,结果就是各路政客为了谋取各个小集团的私利将会发生无穷无尽不着边际的争吵。历史己经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毛泽东思想加递进民主制才能救社会主义。 ...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0 10:14 , Processed in 0.01470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