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什么是计划经济 —— 苏联经济的经验教训

2021-11-22 06:08|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8953| 评论: 1|原作者: 阿列克谢.萨夫罗诺夫|来自: 游无穷

摘要: 列宁曾写过:“社会主义无非是变得有利于全体人民的国家资本主义垄断而已,因而也就不再是资本主义垄断了。” 计划经济是民主社会的经济,其成员都清楚他们是相互关联的,都明白按照统一计划的协调发展要比“所有人和所有人的争斗”更加有利。

原作者:阿列克谢.萨夫罗诺夫(Алексей Сафронов) 

翻译、编辑:@KGB1986 @ 蒋梦珊 

本文作为国家计划委员会(Госплан)成立100周年的纪念文章发布至“她改变了苏联”,供广大对苏联俄罗斯历史、经济史感兴趣的历史爱好者与学术研究人士参考、研究、学习。


阿列克谢·萨夫罗诺夫(Алексей Сафронов) ,经济学副博士,苏联经济史学家,俄罗斯联邦政府下属分析中心研究员。撰写了多部关于计划课题、国民经济长期战略发展计划编制课题和苏联经济史的作品。

他被认为是当代最杰出的苏联经济研究者之一。

本文是阿列克谢·萨夫罗诺夫关于计划经济的迷你讲座文字版。




(正文)

计划经济概念是作为市场经济的批判部分出现的,所以在谈论前者之前,要先说说后者。


市场经济是一种人们生产不同商品(有用的东西)专门用于交换的经济。拿去进行交换的产品被称为商品。由于直接交换东西(以物易物)很不方便,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种商品被挑选出来,成为货币。商品被换成了钱,然后钱又被换成了另一种商品。

每个生产者都希望他的商品能够换取他所需要的其它商品、工作或服务。但他只能在商品被购买或不被购买时,才后知后觉能否达到目的。

没有买家的商品会被扔进垃圾坑,而耗费在这些商品制造上的劳动也被白白浪费掉。


据英国《每日邮报》2021年5月11日报道,法国亚马逊和英国亚马逊在一年内销毁了至少300万件全新商品,包括电视,书籍和无法出售的尿布。

当然,生产者会研究买家的偏好,会进行市场调查,并跟踪类似产品在过去的销售情况,但所有这些措施往往无法预测销售是否会成功。

问题是,如果某样商品只由某一个生产者制造,而所有人又都需要这种产品,那么这个生产者就能够迫使买家接受他所制定的销售条件。这就形成了所谓的垄断。为了避免上述情形,买家们必须要有在几个卖家间进行选择的机会。

但这又“自动”意味着供给必然大于需求,商品必然多于需求(否则还有什么可选择的呢?)。这意味着有人将无法出售他们的商品。


大批滞销的小汽车

此外,资本主义与单纯的商品生产不同,它的活动是为了盈利进行的。换句话说,当今世界上,对各个公司的领导层来说,能否用自己的商品去换取别人的商品并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挣钱的机会,获得比材料投入和工人工资投入更多的回报。

导致部分商品滞销的问题在市场经济下是无解的。这是市场经济的本质。这一点无法被 “完善”,从而使生产和消费达到平衡。市场的平衡是通过振荡形成的:一些商品的生产过剩,另一些商品的生产不足。这意味着资源过度消耗、劳动力的白白浪费、不可挽回支出、公司破产、裁员和失业。

生产者破产、其雇员的失业意味着他们无法再购买商品,也意味着那些希望向他们出售商品的人也陷入困境。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一些人破产导致其他人也破产,经济危机随之而来。

当今各个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反危机政策其实被称作危机对策更恰当:它不是为了预防危机,而只是减轻危机。

大萧条期间领取慈善组织救济的美国人,他们的窘迫与后方宣传海报描绘的“幸福生活”形成了鲜明对比。

市场经济的缺点与不足其实在一百年前就被人广为知晓,在思考如何脱离困局的过程中,诞生了计划经济的构思。

计划经济,顾名思义,是指生产按照统一计划进行的经济,并且所有具备劳动能力的人,所有的生产者,首先参与计划的制定,然后再参与计划的实施。

参与计划是必须的,为的是预测所有人的需求,并将相应商品和服务的生产纳入到计划当中。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有谁被遗忘了,那么这个被忘掉的生产者就得不到他所需要的东西, 他进一步工作的动机就会消失。

世界各地正生产着千万种产品,目前还没有人能够编制达到“每一个螺母”的计划。也没有必要这样做。生产商品的原材料种类要少得多,所以预估一定的原材料储量就足够了,这样生产者就可以自己当场决定如何使用这些原材料。这类“目标”储量被称为限额而在计划中规定的是总体比例(即控制数字),并不进行琐碎细化。

例如,服装风格各式各样,而且更考验人的是时尚总在变化。上一季大家还都要想的风格在这一季就变得无人问津。计划是充分预估一定数量的布料,以便用它生产一定数量的大衣,至于大衣的样式,则由生产者自己根据季节和时尚趋势来决定。

20世纪60年代,展示时装的苏联模特

在苏联,计划经济看起来像个金字塔:最重要的限额是在国家层面上确定的,然后每个部门在拨出资源范围内形成计划,将限额带到自己所属的企业,企业制定出自己的计划,以此类推直到具体的工作者个人。这样的自相似性结构被称为分形。

如果计划过于细碎,就会耗费大量时间。倘若在此期间出现了一些变化,计划就必须重做,期间再出现变化,就要再重做,就会无穷无尽下去….

如果计划过于笼统,有太多东西需要在当场指定,那么在没有掌握全面信息的情况下,地方机关就可能犯错误,为社会生产出不需要的产品。

现实中,正寻求着两个极端之间折衷的办法。

由于在这种计划体系下,实际的经济活动对上层计划部门来说只是部分可见,所以仍然需要价格指标和卢布控制,以提供生产者活动的总体情况。

价格选择的原则是让每一个正常运作的企业都盈利。亏损在这种情况下反应出的是工作出现问题。财务指标在这种情况下约束着工作者(培养着他们的纪律性),但不作为生产的参考点。

生产什么不是由商品的利润率决定的,而是由列入计划的国民与社会需求决定的。这就是为什么社会主义经济中的价值规律常常被称为变形的或是变换的。

出于同样的原因,生产出来的财富已经不适合称为商品了,因为“为了销售而生产”的动机正在减弱,并且随着需求核算和计划的发展,它应该要完全消失。社会将转向直接的产品交换。

1948年苏联海报:为祖国献石油!五年计划四年完成。

预先确定生产目标构成的能力可以让社会把握住自己的发展。通过城市空间、公共空间和个人空间(人们在其中生活)的组织,通过改变可获得财富的收集(方式),是能够将人的个人发展引导到一个确定的方向上。

例如说,如果我们建造更多的体育场馆,那么人们就会开始加强锻炼,如果我们优化了公园和步行街,那么人们就会更乐意散步。

编制计划只能算事成一半,之后还必须去实施计划。由于计划是为整个社会制定的,所以需要整个社会同意实施它。

之前我们已经说过达成这种一致的一个前提:不忘记每个人的需求。

然而除了物质需求外,人们还有权力欲、惰性、欺骗欲,会把工作推给邻居,总之就是有那些反社会的利益。

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产者总是被诱惑去抬高价格,只是由于知道买家会因价格因素而转向竞争对手才受到限制。这种限制是有代价的:即产出过剩——竞争者们的生产总量超过消费者的需求。

在计划经济中,每个生产者都会提前知道谁是消费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怎样才能保护自己,避免生产者的无理放肆?

我们不能去指望 “好感”,即便是市场经济下,资本家这样或那样的行为也不是因为他们就一定是坏人,而是因为市场关系的逻辑如此。只有当生产者的活动受到社会控制时,才能杜绝其做出反社会行为的可能性。

1980年代,身着时髦牛仔裤的苏联青年

在计划经济中,个体生产者不再是他自己生产的完全主人。如果他无法生产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是不得不服从于计划,那么他的生产就不再完全是他自己的了。他不再是老板,而是一个知晓如何安排生产过程的管理者,只是他不可以擅自行事。

在这种情况下,生产是属于谁呢?不属于任何个体,而是属于整个社会。

这也就是为什么所有力图建成计划经济的人的主要口号是摧毁生产资料私有制

区分法律上的私有制和真实的私有制很重要。

例如说在十月革命后的头几个月、工人运动风起云涌的时期,资本家在法律上仍然是其企业的所有者,但事实上他们已经不再是所有者了。

而到了戈尔巴乔夫时期,显赫的“人民公仆”们虽然在法律上并不拥有这些工厂,但实际上他们常常把工厂当做是自家的私产来管理。(蒋:并在苏联解体后通过私有化将工厂收归为自己“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私有财产)


俄罗斯的寡头们大多都出身自苏联后期的官员群体

并且他们有时可以把对工厂和自己有利可图,但对社会没有必要的产品生产“推”入到国民经济计划中。

生产的社会控制和计划的社会制定都需要民主。计划经济是民主社会的经济,其成员都清楚他们是相互关联的,都明白按照统一计划的协调发展要比“所有人和所有人的争斗”更加有利。

这需要一定的教育水平,并且(个体)将自己视为集体的一部分,理解和尊重他人。这样高的道德素质和事业发展水平不会马上达到。列宁当年讲的并不是每个厨娘都能管理国家,列宁讲的是——应该要教会每个厨娘怎么去参与国家管理。

计划经济是一个由理性和道德的人组成的经济,他们相互监督,共同解决出现的问题。生产中的集体主义需要生活中的集体主义。


问题是要如何创造它(计划经济),我们从此前的简短描述中应该已经清楚,它并不会 “突然 “出现。

在回答如何建立计划经济的问题时,至少要区分出两个方面(即技术方面和社会政治方面)来作答。

任何公司的内部运作都是按照计划进行的。雇员们不会经常就谁来做什么而互相讨价还价。管理层确定发展战略并寻找新的订单,中层管理者指定任务并将其分配给执行者,由他们执行每个事项。这是否让你想起了什么?

过去的社会主义者看到了企业合并、垄断和建立跨国企业的趋势,认为资本主义控制下的世界最终会被几个超级垄断企业所瓜分,在每个超级垄断企业中,复杂的、有区别的生产将以计划方式组织起来。


@赛博朋克2077

这样一来,工作者们就只需要从私有者那里夺取统一制定生产目标和处置利润的权力。

列宁曾写过:“社会主义无非是变得有利于全体人民的国家资本主义垄断而已,因而也就不再是资本主义垄断了。”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垄断趋势在各交战国的战争经济中达到了顶峰。在革命后的最初几年,布尔什维克中被视为德国战争经济专家的尤里·拉林(Юрий Ларин)成为了苏维埃俄国经济政策的关键角色,这绝非偶然。

然而情况很快就清楚了,无论是人民还是技术,当时都没有准备好按照上述理论方案进行直接产品交换。

军事共产主义满足了红军对有限的最重要产品的需求,从而完成了主要任务,但平民百姓主要靠投机和倒卖生存。

列宁意识到了这一点并试着让他的战友们了解形式上的国有化(可以在一天内完成)和真正的公社化(这是一个漫长,需要耐心和细心的过程)存在差别。

新生的苏维埃国家只给自己保留了“制高点”,即只将那些最关键工业部门的最重要企业收归国有,并且允许了私人交易和私有生产,并在随后的几十年里逐步扩大生产中的国有部分,同时学会管理它们。

当然,“新经济政策”也产生了一大批先富,即“耐普曼”。本图为苏联油画《耐普曼的聚会 Вечеринка нэпмана》(1927)

私营企业(合作社)的存在与许多人刻板印象中所谓的“斯大林模式”不符,但生产合作社的国有化是发生在50年代末赫鲁晓夫时期而非斯大林时代。并且许多研究者认为,即使是在那时进行全面国有化也有操之过急之嫌。

我之前就已经指出了,如果没有适当的社会监督与控制,计划经济中的单独生产者就能够为了自己的好处去扭曲计划或者干脆不履行他的某些义务,这是“来自下面的危险。”

但还有个更大的威胁,那就是在不考虑社会需求、经济规律、技术限制或自愿情况的条件下,单方面地、一厢情愿地制定臆想和强加的目标。

市场经济的限制(商品必须出售,每一次买卖行为都是借助买家去比较商品的价格和对该商品的需求)同时也是对明显非理性决策的保障。经济通过试错缓慢地发展,而它的参与者不断回头看向对方,评估之前的步骤到底有多成功。不会出现突然的重大结构转变。

计划经济没有这些限制,它能够在一片空地上建起城市,可以从头开始创造出以前不存在的工业部门,可以投资几十年后才带来回报的项目。

人类第一颗人造卫星“斯普特尼克一号”,代表着苏联航天事业的巨大成就。

统一国民经济综合体的资源雄厚,个别的错误和失败会被更多成功的项目所抵消。

然而,要是发展目标不是由所有劳动者通过人民民主来决定,而是由某个打着劳动者名义的狭隘团体确定,那么这个团体就会受到诱惑,开始实施那些可能不会造福人民、获得大众支持的项目。

有时,政治野心、对声望的顾忌、对“加快历史进程”的渴望以及外部环境的催化都是罪魁祸首。

有时,目标得到了大多数人的支持,但实现目标的方法却选择得不恰当,当领导人听不进人民大众和理性科学的声音时,就会出现这种情形。

比如说,我们国家在“苞米同志”(赫鲁晓夫)的胡乱指挥下令人印象深刻的处女地运动(以失败告终)和当时国家经济的灾难就是个典型例子。

以及一地鸡毛的“玉米运动”


团结在统一国民经济综合体中的工作者,在不能直接拒绝实施他们认为没有意义的项目时,就会以沉默的抗议形式来回应——如敷衍、谎报、盗窃和直接怠工。最后计划经济的效率就会降低。

必须记住,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如果不为全体人民的需要而工作,就会倒退性地变成国家垄断制。

纵观苏联历史,其总体上在技术方面保障了全国的计划经济。

但(特别在苏联后期)在计划的社会政治方面上、在劳动者参与经济管理、争取劳动者支持社会主义方针这些方面却要差得多。

(完)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1-11-28 14:04
托洛茨基说过工人民主是计划经济的氧气。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0 10:24 , Processed in 0.01091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