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马列托主义者很“理想” —— 但是,他能摸到鱼吗?

2021-11-23 05:42|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2416| 评论: 7|原作者: 水果战胜橙留香

摘要: 马列托认为策略只能是一条畅通无阻的飞机起降跑道,而偏离于目标的看似离经叛道却行之有效的十八弯盘山公路就多少令马列托感到反动。这实质上是无法分清策略与目的的问题。策略是为了达到目的而存在的。达到目的的办法有很多,但不是每一种办法都能成事。

马列托认为口号是有现实意义的,要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对于外来移民工人,应当团结起来一起斗争,这是没有问题的。外来移民来都来了,自己要拿枪子棍子赶人家走也不大可行,一来没这么大本事,二来真这么干起来也不利于统一战线,不利于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罢工不仅要团结参与罢工的,更要团结没有参加罢工的,这个原则是没有问题的。


马列托比较理想,而我们现实中想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是美好的愿望,如何实现?这不单取决于我们,而是取决于具体的阶级斗争环境是否支持我们将脑袋里的团结策略成功变为现实中的团结。任何政治理想都必须落实到具体的策略上,而具体的策略又决定了我们能否实现我们的政治理想。


外来劳动力进来了,客观上增加了资本家所能动用的产业后备军规模。不论怎么在道德上评价这些外来移民工人,他们在资本主义正常时期都是作为产业后备军的存在,产业后备军客观上对工人阶级的斗争造成了威胁。


就像2018年塔吊大罢工的例子一样。2018年塔吊大罢工的时候,资本家开出三倍的工资来找人去顶替罢工工人,罢工工人发现这些人来了之后直接抄家伙上去干架,把资方和资方找来的人打个头破血流直接干进医院,付的医药费比三倍工资还要高,最后罢工获得胜利。


哪怕不是罢工,老板威胁我们的时候经常说:“你不干,有的是人干,工资比你现在少一千块钱也照样有人来!”资本家有这个底气,就是靠着客观上作为资产阶级反击无产阶级的工具的产业后备军。那么,我们要团结这些待业工人、失业工人以促进工人阶级的整体斗争,要怎么办?这是个现实的问题。


大罢工时期,那些农民工冒着被罢工工人拿钢筋铁锤暴打的风险也敢拿这三倍工资。所以,要团结产业后备军,至少得满足产业后备军的短期利益。靠教育?这或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许某些地区的共产主义者能够铺开足够大的工作面积让该地区的产业后备军发挥积极作用。但对目前整个中国大范围来说,这种方法还是不太现实的,还不如指望靠罢工工人的拳头来直接解决问题。


那就只能减少产业后备军数量,一方面资本主义的发展造成越来越多的产业后备军转化为参与生产的劳动力,资本主义的剥削造成代际劳动力再生产的困难,这在客观上减少了待业工人的数量,为资本主义正常时期工人阶级的斗争提供相对好的条件。因此,我们要鼓励摸鱼躺平,低欲望生活。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能够减少外来移民的数量,让大家就地就业,本地劳动者大战本地资本家,总是比外地劳动者大战本地资本家更熟悉战场环境的。相对稳定的劳动力队伍能够在长期阶级斗争中建立起更稳定的团结、更紧密的阶级联系。这对于当前的美国来说是一个可以争取到的、与工人阶级短期目标所要求的策略相对重合的操作。


很多公司都不喜欢招本地人,都喜欢招外地来的,因为本地人很难使唤。本地人生于此地长于此地,熟悉本地情况,有些在本地还买了房子,家里有点积蓄有点后路,不至于一失业就唯唯诺诺、瑟瑟发抖,受不了公司的使唤就敢直接提桶跑路,大不了吃老底找家人朋友(本地熟人圈)接济接济再找新的工作,不怎么怂资本家。而外地人初来乍到啥也不懂,无依无靠,只能被迫“把公司当成家”,被公司当牛马来使唤。


马列托不同意远航的地方就在于马列托认为策略只能是一条畅通无阻的飞机起降跑道,而偏离于目标的看似离经叛道却行之有效的十八弯盘山公路就多少令马列托感到反动。这实质上是无法分清策略与目的的问题。策略是为了达到目的而存在的。达到目的的办法有很多,但不是每一种办法都能成事。我们就得弄明白怎么做才是有用的、能实现目的的策略,否则就是缘木求鱼,脱离了具体实际、单独依靠抽象的口号来指导具体行动,最后船到岸边才发现鱼怎么跑没了。 

 

这问题对高中生来说也是和前途息息相关的事。经常就有些省份会跑来一大堆外省的考生,比如从内卷山巅 —— 河北河南等省份来的考生,把户口挂到一些竞争没那么激烈的省份去高考,最后以出色的内卷能力战胜本省相对佛系的考生,占据原本是本地人的名额。这种神奇操作一开始还没多少人反对,后来搞这种高考移民的多了之后,本地考生发现自己高三一整年再怎么卷都干不过那些卷了高中整整三年的外地考生,于是非常火,就有很多考生家长集体去教育厅门口示威,其中不少家长甚至是政府单位内的。


问题就出现了:如果我们欢迎这些卷王移民考生进来,吃亏的是我们,他们肯定有好处。如果我们不停地放卷王移民考生进来,那到时候只会变成下一个内卷之地,谁都没有好日子过。问题出在考生身上吗?是本省考生太安逸了?还是怪外省考生太内卷?真正的问题在于教育资源的分配。留给小资产阶级、无产阶级的教育资源与其阶级数量规模不匹配。现在要“罢卷”也不容易,那就只能尽可能减少高考移民的进入,而不是苛责本地考生,抨击他们搞排外(歧视内地考生)、是当代中国的“反犹主义”。分明是老板拿了大头,为什么偏偏找我这个和你同样深受资本剥削的普通人要钱?


情况可能和产业后备军不大一样,但看这个问题,我是很有现实代入感的

 

马列托和远航之间的分歧还有一个地方就是阶级战争的战线问题。我们如果把阶级斗争看成两军对战,那么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相互斗争的地方就是战线;而由于资本主义的不平衡发展,造成不同地方有着不同的阶级力量对比,也就是战线上有着我无产阶级相对占优的突出部,与我无产阶级相对不占优的薄弱地带。


根据我前面论述的,本地工人熟悉情况,有着相对稳定的阶级联系与更为有利的阶级团结,相比于外来工人,在阶级斗争的技战术水平上更胜一筹。在这里,本地工人就是战线上的突出部,而外来工人则是薄弱地带。我们要不被资产阶级打垮,就必须维持战线,或是推进战线。那么,我们就不能放弃薄弱地带;因为一旦薄弱地带被突破,就会危及包括突出部在内的整条战线,也就是外来工人被资产阶级当成无产阶级进攻的工具。我们应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或是尽可能减小这种情况造成的破坏,这是符合本地工人与外来工人阶级利益的。


而突出部同样重要,如果我们的突出部被砍掉了,那么我们在整条战线上就失去了一个最能破坏敌军防线、威胁敌军核心地带的力量,这同样不利于整个工人阶级的利益。所以,我们必须保证突出部不被砍掉,薄弱地带不被攻陷,这是两个必须做到的事,并且也是不矛盾的事。马列托认为,要一边放外来工人进来,这就是扩大了我军暴露在敌军面前的薄弱地带。马列托另一边又认为,要争取提高外来工人的待遇,这是没错的;但问题在于这种提高是否是建立在突出部被砍掉的基础上?这是个关键问题,而且是现实问题,不是一个我们主观认为它是什么就会是什么的美好愿景。这就好比原来非法移民工资才三千,本地工人工资六千,现在搞一下,非法移民工资变成四千,本地工人直接失业,这对于整条战线来说是好还是坏呢?


照我看,最理想的情况是,非法移民工资涨到和本地工人一样,但这可能吗?好问题。此处建议举些事实来论证论证。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21-11-24 17:07
马列托主义者: 你大言不惭,根本就不懂马克思说这些的意思,其次马克思的基本原理观点方法立场是可以被你这种人否定的吗,你把资本主义的东西说成是马克思的,反而是马克思主义 ...
别恼火。我这种人是什么人呢?我在什么时候”把资本主义的东西说成是马克思的“了?
恩格斯把”无产者“改为”工人阶级“,就是担心你们托派去跟流氓无产者们联合呢。:)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1-11-24 08:55
曲项向天歌: 马克思确实说过“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Proletarier aller Länder, vereinigt euch”,但是1888年由恩格斯作序的英文版《共产党宣言》,已将当中的无产者prole ...
恩格斯哪怕改了,也不影响原文,因为无产阶级改为工人阶级意思一样,而且原文的意思就是表达无产阶级。你把妓女改为流氓无产者倒反而是马克思主义,你脸到底要不要了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1-11-24 08:51
曲项向天歌: 1890年,恩格斯在给法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者保尔·拉法格的信中曾经尖锐地批评了种种自诩为“马克思主义”的行为。这些人热衷于做表面文章,把马克思的一些对他们 ...
你大言不惭,根本就不懂马克思说这些的意思,其次马克思的基本原理观点方法立场是可以被你这种人否定的吗,你把资本主义的东西说成是马克思的,反而是马克思主义,你还要脸吗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21-11-23 20:07
1890年,恩格斯在给法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者保尔·拉法格的信中曾经尖锐地批评了种种自诩为“马克思主义”的行为。这些人热衷于做表面文章,把马克思的一些对他们有用的话当作标签到处贴,以此来炫耀自己。恩格斯批评他们说:“所有这些先生们都在搞马克思主义,然而他们属于十年前你在法国就很熟悉的那一种马克思主义者,关于这种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曾经说过‘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大概会把海涅对自己的模仿者说的话转送给这些先生们:‘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却是跳蚤。’”甚至可以说,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确是连跳蚤都不如的虱子。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21-11-23 19:53
马列托主义者: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着重写上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居然被认为是一句口号,无语,你们要堕落到什么地步啊 ...
马克思确实说过“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Proletarier aller Länder, vereinigt euch”,但是1888年由恩格斯作序的英文版《共产党宣言》,已将当中的无产者proletariats改为“劳动者working men”),这种修改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无产并不代表着进步(所以有流氓无产者之谓),而劳动阶级才应该是主宰世界的力量。这一修改已经把游手好闲一无所有的流氓无产者们排除在联合对象之外。
接下来的问题是:劳动者怎样联合起来?联合的含义是指彼此支持对方与资产阶级的斗争还是自己没饭吃时去抢另一个劳动者的饭碗?如果你是切格瓦拉,在取得古巴革命胜利之后不享受革命成果而去非洲帮助被压迫阶级革命,那就不但是一个真正的马列主义者,而且是全人类楷模。然而,非法移民进入美国是去“联合”还是去“内卷”?本国资产阶级很猖獗而要逃往国外去帮助外国工人阶级同资产阶级斗争,外国的工人阶级应该欢迎你吗?不欢迎你就是违背共产党宣言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这句话了?不支持你去抢他国工人阶级的饭碗就是“堕落到 ...
引用 马列托主义者 2021-11-23 15:24
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着重写上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居然被认为是一句口号,无语,你们要堕落到什么地步啊
引用 远航一号 2021-11-23 05:42
根据水果网友在马列托主义者主贴下的跟帖编辑而成,供网友们进一步讨论。标题是编者加的。

查看全部评论(7)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7 03:47 , Processed in 0.013016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