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是老人变坏还是坏人变老?

2021-12-9 18:08| 发布者: 王克平| 查看: 3092| 评论: 0|原作者: 张卫东|来自: 原创

摘要: 苏修官媒把一切都甩锅给以前的“坏”,以为这样便能万事大吉。殊不知,这恰恰暴露出了他们的司马昭之心和腐朽的本质。

是老人变坏还是坏人变老?

张卫东

1971.11

苏修官媒在面对以老人为施害者的恶劣社会事件时,总是喜欢说一句话:“坏人变老了”。曾经“老人变坏还是坏人变老”这个问题引起过《真理报》的大讨论,莫斯科警察大学的一位教授当时还煞有介事地出来说“不是老人变坏了,是坏人变老了!”。许多苏联落后群众也随声附和,“坏人变老了”似乎成为了共识。

苏修官媒把一切都甩锅给以前的“坏”,以为这样便能万事大吉。殊不知,这恰恰暴露出了他们的司马昭之心和腐朽的本质。

苏修官媒的意思是不难看出来的。“坏人变老了”就是这些老人干坏事是因为他们本来就坏,一直就坏,一直坏到他们现在老了。一切都因为他们“坏”。这个坏是哪来的呢?以六十岁为老,那么以20世纪70年代减去六十,就是本世纪一十年代出生,成长于二三十年代。是二三十年代的社会,尤其是斯大林时期的肃反运动造就了他们的“坏”。苏修官媒还抛出这样一个逻辑:人的三观是在青少年时期形成的很难改变,所以他们在当时当契卡“打砸抢”,一辈子就一直坏。他们的存在和“耽误一代人”“毁坏文化”一样,也是斯大林的罪过,是“斯大林余孽”。

且不论苏修官媒的论据是否属实,单从他们自己逻辑上也是说不通的。苏修官媒大书特书十月革命的功绩时,喜欢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魔鬼,新社会把魔鬼变成人。”那么为什么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口号喊得震天响的社会主义新时期,新阶段没有把“斯大林分子”改造好呢?是不是新社会不够新不够好呢?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条定律,看来在苏修那里是选择性有效的。那要不要否定“把鬼变成人”呢,显然苏修不会这么做,因为这也是苏修合法性的来源之一。这个说法,和许多其他的说法一样,和秘密报告的调子是一致的。

辩护士们可能要说了,他们顽固不化改造不了也没必要改造。显然他们够不上“敌人”这个级别,应该“帮助”。如果不去帮助改造,那么苏修挂在嘴上的社会主义大家庭以人为本是什么呢?懂点马列的辩护士要说了,主要矛盾主要方面决定事物性质!上新闻的是少数,老坏人是一小撮,大多数是好的,我们的发达社会主义是好的!那么他们很快就会发现,用这个借机来攻击斯大林时期也是行不通的了,因为是“一小撮”嘛。斯大林时期社会风气比现在时期好也是不争的事实。真的看主要矛盾主要方面的话,连之前的论据也站不住了。

之前的论据,如果细究起来而不是像赫鲁晓夫说的那样“应该粗不应该细”,注定是站不住的。在肃反中借机疯狂迫害,大搞扩大化的不是别人,恰恰是赫鲁晓夫之流和他的走狗们。赫鲁晓夫的女儿打死老师,布哈林唆使走狗迫害高尔基致死是铁的事实。斯大林、捷尔任斯基领导的由广大群众和基层干部组成的契卡虽然也有过报复行动,但一是性质不同是奋起反抗,二是程度不同远没有赫鲁晓夫那样犯下累累血债。部分群众受赫鲁晓夫的蒙蔽也犯下错误,但是这恰恰说明敌人的凶恶狡猾,恰恰说明肃反的必要性。此外,混乱的局面最晚在1938年就已经结束。哪个是主流哪个是大多数是不言而喻的,把打砸抢等同于“斯大林时期”,等同于契卡和广大劳动群众,借此否定肃反的理论和实践,是徒劳的。

有的辩护士出来打圆场,说“谁都可能变坏,与年龄、性别、学识还是社会地位无关。”看似客观公允,谁知随后居然把东正教的僵尸搬出来了:“我们对人有着错误的‘道德幻想’,一旦对方呈现出和我们期待相反的状态,我们就难以接受。”“既不是坏人变老,也不是老人变坏。而是罪在我们每个人身上辖制和捆绑着,罪在我们的DNA里,自从伊甸园里的亚当夏娃堕落以来,我们从来都没‘好’过。”他们或许是心里知道苏修是什么德行,就用基督教原罪论和资产阶级人性论来和稀泥。天下乌鸦一般黑嘛!你也坏我也坏大家都坏!美国也坏苏联也坏!世界一片漆黑!所以抱怨什么呢,过好你的小日子吧!马克思说:“宗教是精神鸦片。”辩护士这种论调就是要麻痹人民,让他们不要抱怨,老老实实做新沙皇的顺民。原罪论和抽象人性论是根本错误的,毛主席教导我们:“有没有人性这种东西?当然有的,但是只有具体的人性,没有抽象的人性,在阶级社会里就是只有带阶级性的人性,而没有什么超阶级的人性。”哲学斗争就是阶级斗争,资产阶级唯心主义哲学大行其道,是苏联资本主义复辟的反映。自作聪明的人,往往是最愚蠢的。如果都一片黑,那苏修的优越性在哪里呢?凭什么让大家信服你呢?这不是自己打自己嘴巴吗?这和赫鲁晓夫之前大肆宣扬的“苏美和平共处”的“戴维营精神”倒是戏剧般一致的——苏修社会帝国主义和美帝国主义是一丘之貉!

辩护士们还要说,说什么呢?“性格原因”“精神问题”。早在1968年杨科夫·瓦罗佳杀死苏修警察一案中,苏修官媒铺天盖地的报道都少不了一句“他是一个孤僻的人”,还有“不合群”“精神病”什么的。总之要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才好。毛主席教导我们:“现在的苏联是资产阶级专政,是大资产阶级专政,德国法西斯式的专政,希特勒式的专政。”正常人都知道,在自命“法治社会”的苏修,统治阶级及其走狗恣意欺压人民群众,与人民群众势同水火是不争的事实。如果说坏老人也是“性格原因”,那么曾经救过落水少年的欧尔姆·金诺凡维奇·中留诺夫是怎么从为人和善、老实巴交、勤勤恳恳的农民杀死欺压他的农庄干部的杀人犯的?再这么编下去是不是又要把资产阶级哲学家的“超验论”甚至封建迷信那一套搬出来自圆其说了?苏修还要不要已经差不多被阉割干净的“马克思主义”做护身符呢?我们猜还是要的,为了一个文字游戏把骗人用的家什丢了显然不上算,实在不行把报纸上的信息都删掉就是了。

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具有反作用,社会意识具有相对独立性。马克思主义并不否认一个人的三观形成之后难以改变,对人的活动也有着巨大的影响。但是社会存在是决定性的。在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不会有“偷”这个做法,也就不会有“偷”的意识。在资本主义复辟的苏联,钱权利益才是一切,贫富差距巨大,普通人生活没有保障,尽可能为自己谋取利益必然成为人们普遍的选择。原本在社会主义社会能够勤恳奉献的人老了以后遇上现在乌烟瘴气的苏联社会也不得不自私自利。该负责的是他们自己吗?不!是搞资本主义复辟的苏修叛徒集团!不管苏修怎么装模作样大谈奉献,粉饰太平,拼命吹被阉割的斯达汉诺夫精神的法螺,把“私”硬说成“公”,在人们的心中也只能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逐年增高,居高不下的犯罪率和一浪高过一浪的群体性事件,只能让“文明”“和谐”这样标榜自己的遮羞布变得愈加可笑,散发出浓浓的臭味。

将来再过些年苏修如果换一个说法,说“老人变坏了”也毫不稀奇。苏修正苦于揭不开锅,在和美帝争霸中经济连年下滑,国内一大群老东西们只进不出。污名化老人,挑起老少之间的矛盾,借机“顺应民意”取消他们的养老金解解燃眉之急,还能转移矛盾,最后“又是伟大胜利”,岂不美哉!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也只怕苏修老爷们活不到那时候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0-3 18:23 , Processed in 0.016368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