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西沙海战前后,南越少校和美军联络官的中国奇遇记

2022-1-19 08:35|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33308| 评论: 1|原作者: 南海的波涛|来自: 游无穷

摘要: 1974年1月的西沙群岛自卫反击战中,我军共俘敌49人。其中有两个俘虏的身份比较特别,一个是军衔最高的南越军官范文鸿少校,一个是美国文职联络官杰拉尔德·埃米尔·科什。以下的故事,随着他们非法踏上中国的土地而展开。

收容所的愉快生活和提前释放


为什么要把俘虏押送往广州安置呢?原来是周总理亲自指示,要在广州附近找个地方,对他们进行审查教育,适当的时候,从深圳遣返出境。驻广州市郊的广州军区炮兵仪器侦察营接到接收战俘的任务后,迅速连夜在营房周边架设了铁丝网,对营房进行了调整,全面做好了安全警戒、后勤保障和思想教育的准备工作。为有利于协助有关部门审查教育,还腾出了单间,关押地位最高的范文鸿和科什,四个南越中尉则分住范文鸿隔壁的两个双人间。


八名军官俘虏于1月22日上午入住战俘收容所。中国的敌工干部也同时抵达了,他们也是一口抑扬顿挫的标准北越话,发音清晰而准确。下午,收音机的喇叭就在收容所响起来了,首先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在战斗中,我人民解放军俘虏了一批西贡伪军,其中包括范文鸿少校。”还调到澳大利亚广播电台,给他们听同样的消息。


41名南越士官和士兵俘虏则于次日抵达,分成十人一组,每组由两个敌工干部管理。我军严格执行“优待俘虏,教育感化”的政策,给予他们人道的关怀和尊重。看到俘虏们蓬首垢面、衣衫破烂的样子,我军烧了热水给他们洗澡、理发。医务人员给他们看病,为重病号打针、喂病号饭。每人发了两套便装,购置了日常生活用品和文化娱乐用品。饮食方面,每餐四菜一汤,士官和士兵俘虏在食堂吃饭,军官俘虏的饭菜则有专人送到房间。每天要求按时出早操,除了组织学习“南海诸岛是中国固有领土”外,还安排了观看电影等文体活动。对他们表现好的个人,我军组织出黑板报进行表扬。在这里,懂汉语的华裔俘虏仍然很受欢迎,因为他们便于与解放军互相沟通。


经过一段时间感化教育,南越战俘们非常感动,情绪比较稳定,也很配合我军的工作。几十年后范文鸿回忆此事时,深有感触地说:“平心而论,历史一定要诚实地书写,而不能虚假地宣传。所以我很诚实地说,中共在对待囚犯的方式上优于越共。”


由于不知道会在中国呆多久,南越战俘们开始商量如何从中国管教干部那里探出一点口风,但又尽量做得不露痕迹。有一次,一个南越战俘找到管教员问:“中国要把我们这样的人培养成合格的共产党干部,一般需要多长时间?”回答是:“大概十年吧。”“天哪,这么长时间。”俘虏耷拉着脑袋,一脸的郁闷。但中国管教员接着说:“我们不打算把你们培养成干部,不过是让你们在短时间内有所觉悟罢了。”


但美国人科什和越南人不一样,他当了俘虏后一直心有不甘,骂骂咧咧地十分狂妄,认为解放军对他无可奈何,不敢对他怎么着。几天后,他突发黄疸性肝炎。当我军一个干部带着两名警卫,荷枪实弹出现在他面前,要武装护送他去医院住院时,他以为是拉出去枪毙,吓得面如土色,连忙双膝下跪磕头求饶,就是不走,平时的威风劲荡然无存了。经翻译再三解释,他才相信是送去医院,不是枪毙他,在护送下住进了江村的解放军177医院(今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在住院期间,科什吃不惯中国的馒头和米饭,要吃西餐面包,于是解放军派车到广州市区购买面包给他吃,他非常激动,说中国人特讲仁义。


1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将分批遣返西沙自卫反击战的美越俘虏。收容所从每组俘虏中选出一个健康状况欠佳的人,优先释放。第一个人是科什,气象队一个人,珊瑚岛地方军一个人,甘泉岛海军一个人,还有一名轻伤员……


当我军的代表前往医院告知科什时,他当时十分惊讶,没有想到这么快释放他,他十分感谢中国医务人员为他精心治病,并送了一把梳子给护士作纪念。但他又说,第二天遣返他离境时,会表现得不友好,请中国原谅他。


1月31日中午12时,西沙自卫反击战中的美国俘虏科什和南越伤病俘虏5名,在深圳罗湖口岸被遣返出境。我军派出七名个头较高、军姿较好的官兵担任武装押送,由广州军区情报部马部长和为美军服务的红十字会代表尤金·盖伊(Eugene Daniel Guy)负责办理交接,交接仪式完毕后,开始遣返。南越战俘热泪盈眶,与中方翻译和押送人员长时间拥抱、握手,过了罗湖桥还不断回头挥手告别,场景十分感人。科什本来精心计划在西方媒体面前表演一番自己的“铮铮铁骨”,好挽回自己之前丢掉的面子,结果发现居然没有记者在场,于是也未做出什么过激动作。只是点到他的名字时,没吭气没搭理,一言不发毫无表情,仰头阔步径直走过了罗湖桥。


科什(Gerald E. Kosh,1946~2002)获释之后与家人团聚


范文鸿除了每天晚上由管教干部“讲课教育”,还要接受讯问调查。他总是故意闪烁其辞,只是笼统地介绍一下南越军队的大致概况,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些陈词滥调。至于部队具体编制、主官等情况,他都以“我也不知道这些军事机密”为由推脱了。他发现解放军对南越海军的情况十分重视,对被俘的南越海军中尉的盘问,比对他的盘问更加详细,显然是为了日后可能的第二次南海海战做准备。


科什获释的消息传来,反而触发了范文鸿脑海里的阴谋论:“去年11月基辛格刚刚访华,这一切都是美国和中国以牺牲越南主权为代价的一场交易!所谓机场工程就是美国在钓鱼,诱使我们越南上钩,以触发一场我们必败的战争,好让中国占领‘黄沙群岛’,作为中美关系正常化的礼物!科什这臭小子是奉旨卧底的,难怪他当初闹着怕打仗、要上岸,又这么快就被中国放走了!”


这个阴谋论,在越南社会上和南越流亡者中流传至今。我军的俘虏政策,成功地分化瓦解了敌人。(作者注:美国驻西贡大使馆当时致电美国国务院:“我们不知道他(科什)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西沙)。”)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曲项向天歌 2022-1-20 21:01
至今记得张永枚的《西沙之战》序诗:
炮声隆,战云飞,
南海在咆哮,
全世界,齐注目,
英雄的西沙群岛。
涌浪里,风云中,
海燕排空上九霄。
壮志鼓双翅,豪情振羽毛。
飞翔吧,海燕!
歌唱吧,海燕!
快告诉我们,
西沙军民是怎样把入侵者横扫……

    这首长长的叙事诗以朴实的语言生动地再现了西沙之战的真实过程和场景,读来让人心潮澎湃。
     那是“八亿人民八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的年代,是毛主席人民战争思想大行其道的年代。“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
      1975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写道:“第十五条 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民兵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子弟兵,是各族人民的武装力量。”
       及至邓公上台,迫不及待地于1978年再次制定宪法,不但从宪法中删掉大鸣大放大字报大辩论的所谓四大自由,还把第15也删除了。随后的措施就是从民兵手中收缴枪支弹药,就连前中央军委授予某民兵英雄的枪支也被作为非法枪支而收缴了。
       回过头来想,不得不佩服邓公伟大。如果不剥夺民兵的武装,强拆强迁的过程中该会死多少人哪!甚至可以说,89年人民解放军占领北京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
       俱往矣,数风流人物,看了前朝,还看后朝。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7 08:39 , Processed in 0.01695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