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上海教授毒杀徐州拐卖村

2022-2-19 00:48| 发布者: 龙翔五洲| 查看: 16536| 评论: 1|原作者: 劳夫|来自: 环球日记

摘要: 近日徐州丰县,八孩事件在网上炒得沸沸扬扬,使我想起了三十年前在徐州附近的一个车站,当地村民抢夺拐卖女研究生的事情。当时我在宝鸡到连云港列车车队工作。

上海教授毒杀徐州拐卖村

劳夫 环球日记 2022-02-14 06:30

此文完全纪实,作者劳夫,西安局原社保中心主任,曾任列车段段长。

近日徐州丰县,八孩事件在网上炒沸沸扬扬,使我想起了三十年前在徐州附近的一个车站,当地村民抢夺拐卖女研究生的事情。当时我在宝鸡到连云港列车车队工作。

车站客运侯主任陪我在软席候车室说话。我们正说得高兴,突听门外一片哄闹。侯主任皱了一下眉头站起来嘀咕一声:又来了。转头对我说:抱歉,我先去处理一下。我也跟着出来。
门外站台上黑压压一片农民,手里有拿镢头的,有拿铁锨的,还有一个拎了一把杀猪刀,身上还穿着血淋淋的胶布围裙,应该是从杀猪场直接追过来的。
侯主任黑着脸对检票的小王吼:怎么放进来这么多人?小王一脸委屈说:这些人说是你们村的,直接从检票中冲进来。
侯主任吆喝着拨开人群,来到中间。地上瘫坐着一个年轻女子被戴眼镜的中年妇女搂抱着。他正想询问情况被一壮汉拍一掌说:看啥呢?三,你还在车站当官呢,毛蛋媳妇被人抢走了。
侯主任一脸茫然抬起头说:季哥,谁抢了?
就是他们。季哥指着眼前的两个警察,还有一个鸭舌帽斯斯文文的男人。
侯主任对两个警察说,你们是?
警察跨前一步说:我们是上海公安局的,这两位是化学研究所的莫教授,吴教授。他们的闺女莫华,研究生,五年前来这里考察,被人拐卖了。我们是来解救的。说着掏出了证件。问,你是站长吗?
侯主任说我不是站长,今天站长书记都去段上开会了,我负责。
那好,请你协助我们解救拐卖妇女。
哦,我知道了。侯主任长吁了一口气。
过后他告诉我,其实他一进来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里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情。毛蛋媳妇他叫嫂子呢,是拐卖来的,他回家的时候家里人说起过。但不知道是个研究生。
侯主任让小王去把车站公安所长叫来。多带几个人。他害怕在站台上打起来。伤了人事情就大了,他也有责任。
侯主任安排站上的人,把坐在地上的母女送到客运值班室。一个大头,粗脖,谢顶的中年男子冲过来拉住侯主任说,三,我也要进去看着俺媳妇,咱花钱了。侯主任还在犹豫,众人喊:冲进去,别让人跑了。侯主任叹口气说,进去别闹,警察有枪,闹就打死你毛蛋愣了一下说,俺不闹,不闹。毛蛋和毛蛋他妈都跟进去了。还有几个壮汉堵在门口。
他又把两个警察和季哥,村长请到软席候车室。说商量一个解决的办法。其他的就让站在站台上,有一二百人吧。
初谁也不说话,还是季哥打破沉默,吼道:人不能带走。
为什么?
为什么,两个人领有结婚证,国家承认。
警察说:婚姻自主。结婚是她本人愿意的吗?
那也不管,人家花了八百!你把人带走了,钱找谁要去。
警察斜一眼季哥说:花了八百块钱就是买卖妇女,是犯法。
季哥嘴一撇:我们这里这样的事多了,也没见谁说犯法。
警察说:不能因为你们这里这样的事情多,就说这件事不犯法。
季哥说:那钱是彩礼,现在全国娶媳妇都要彩礼,都犯法?如果说犯法,这个媳妇才犯了大法。
警察说,她犯了什么法?
二邦说:她把亲生的两个孩子都用手捂死了。
你们有什么证据?
证据?季哥哼一下说:第一个孩子死蹊跷,大家都很疑惑。第二个孩子生下来,家里人就有了戒,那天她正捂死孩子的时候,家人冲进去,从她手里抢过孩子。孩子从她手里抢过来的时候还有气。在村上卫生室没有抢救过来,死了。后来她要寻死,把她捆起来才没死得了。
警察听完一脸愕然说,你们举报的这个情况我们不掌握。我们现在是解救拐卖妇女,下面会有专案组跟进调查。但是人今天我们必须要带走。阻拦就是妨碍公务,是犯罪,谁阻拦我们就抓谁。上海的两个警察虽然人长得细皮嫩肉,但是神情很坚毅。
村长看谈不下去,使了个眼色村里人都跟到了门外。然后又把毛蛋和他妈叫了过来。嘀嘀咕咕,争争吵吵了好一会儿。毛蛋和他妈也进屋来了。
大家重新坐好。村长站起来说:你们是执行公务,也很不容易。我们村上作为一级组织,从道理上讲应该配合,但是你们也应该替我们想一想。我们这里自古就穷,城里人找不着老婆,又到乡下来找,我们村里现在还有二十多个三、四十岁的光棍。大家都在买老婆,不买不行啊,再不买就断子绝孙了。这一次我们村上配合你们,让你们把人带走,但是毛蛋家里花的钱要留下。毛蛋后面买媳妇还要花钱。他今年已经42了。如果你们说不管,我就管不了了。
警察还要说话,侯主任急忙把他们拉出门外说:这可能是今天唯一能够带走人的办法,如果不花钱,今天肯定走不了。你还是和他们家人商量一下。
两个警察很无奈把莫教授请了出来。莫教授听完气得哆嗦说:闺女被他们糟蹋成这样,奄奄一息,还要敲诈,天理何在?
两个警察一脸愧疚骂了一声:他妈的,真没有天理!
侯主任急忙说:如果今天走不了,夜长梦多,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在众人的劝解下,莫教授考虑再三,答应了。
侯主任把村长、毛蛋和他妈叫过来商量价钱。警察问当时花了多少钱?毛蛋说八百,他妈说不行,三千。
为什么?众人愕然。
因为现在买个媳妇要两千元。还有这些年在家里只吃饭,不干活的饭钱,怎么也得一千。三千块,少一分,我抱着她撞火车死在你们面前。毛蛋他妈恶狠狠说。
莫教授气得浑身发抖,眼泪流下来说:这些年为找孩子,我们跑遍了全国各地,花尽了家资,现在哪里有这么多钱?
当时我一个月的工资一百多块钱,三千块钱是一个大数字。
警察悄声问,现在手上有多少?莫教授说只有1500元钱。
侯主任把情况说给村长。村长摇摇头说,这恐怕不行。侯主任请他再去劝劝,最好把事情在今天协商解决了。我们和警察退到门外等着。他们在里头先吵后骂,最后村长拍了桌子才安静下来,村长气哼哼出来了说:没办法,我只能说到这一步了,两千块钱,把饭钱免了。现在还在骂我是汉奸呢。行,你们就抓紧凑钱,不行,我就走了。
众人面面相觑。
毛蛋一听钱不够,喊一声和他们拼了,站台上的人就要冲进屋里抢人……我急忙让侯主任把两个警察拉到一边说,这不是个讲理的地方,咱们还是抓紧凑点钱,一会儿我们的车来了,先上我们的车,离开这里。你们回去的路费我在车上给你们想办法借。如果人被抢走。再解救怕就难了。
莫教授和两个警察思谋再三,只好点头。我们几个人又凑了500块钱。
毛蛋他妈极不情愿数着钱,嘴里骂骂咧咧的。临走毛蛋把吴教授的俄罗斯披肩一把抢走了。侯主任喊:你抢人家披肩干什么?你又没用。毛蛋脖子一梗:顶饭钱。怎么没用,做个包袱皮总行吧。
村长带着人坐着手扶拖拉机突突突冒着黑烟回去了。临走季哥对莫教授讲,如果你们家要告这边拐卖妇女,这边就要告你闺女故意杀人,她杀人我们都在场。
侯主任把莫教授一家和两个警察请到软席候车室。吴教授一直抱着闺女莫华痛哭流涕。莫华蓬头垢面,破衣烂衫,目光呆滞,完全是一个农妇,哪里还有一点大学生的模样。莫教授蹲下拉着莫华的手,只是默默流泪。
后来侯主任告诉我。毛蛋家之所以放人。一个是警察介入了,二是这个媳妇太刚烈,天天寻死,链子拴着还得人看,家里也吃不消了。特别是这一年身体越来越差,不要说生孩子,能不能活到年底都难说。如果真死了也就人财两空了,现在她家里愿意出钱,也就落一头算了。
事情过去了大半年,侯主任从站上送人在车上䃼买卧铺票,我一看这不是村长吗。他一见我挺高兴说,咦,又见面了。
吃完饭在餐车聊天。我说,咱这买卖妇女的事怎么这么多?村长长叹了一口气说:唉,你不知道咱们这里自古就贫苦,乾隆皇帝下江南,路过这里批了四个字:穷山恶水。出了个开国皇帝刘邦,还是个乡里的地痞流氓,根子就歪。又重男轻女,都想生男孩,生个女孩都不待见,弃女婴,溺女婴。好点的姑娘都想嫁外地,乡下哪里还有多少媳妇。毛蛋他妈当年也是买来的。
他妈不跑吗?
跑?怎么跑?追回来往死里打,打怕了,生了孩子就不跑了。莫华刚烈,最后一次追回来腿都打断了,还拴了链子。
就没有跑成的?
没有。
为什么?
村里人乡里乡亲的多是亲戚, 一家买了媳妇,全村人都替他家盯着,怎么跑?
哦。我恍然大悟。
那天说莫华杀死了她两个亲生的孩子,是真的吗?我一脸疑惑问。
当然是真的。当时抢孩子的时候,莫华的手就捂在孩子的嘴上。几个人用力才抢过来,我赶到卫生室的时候孩子满脸紫青,小脸上手印还在。我是看着孩子死的。
那怎么不报警啊?
报警,怎么报?报了警,莫华肯定要被抓起来。毛蛋家就没有媳妇了。还必定会牵出拐卖妇女的烂事,人家家里不让报。谁去报啊?
一个能亲手杀死自己孩子的母亲,心里该有多大的仇恨。我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唉,谁说不是啊。村长喝口茶:头二年镇上开了几家洗头房。五块钱一次。村里的光棍汉都往那里跑,现在扫黄关了,这些光棍汉没地去了,天天在村里头偷鸡摸狗,打架生事,能烦死人。拐卖媳妇这事上上下下都知道,没有人管,也不敢管。
为什么呀?
你想啊,人家没媳妇,你村上、乡上又帮不上忙。人家自己买个媳妇,你不让买?让人家绝后啊。断子绝孙这事谁干呀?
那就没点儿办法了吗?
那有啥办法。俺乡上的计生专干说,全国乡下男的比女的多了几千万,只能打光棍。孔子说食色性也。几千万的光棍你让他上面有饭吃,下面空熬呢?下面的问题不解决,拐卖妇女终是个事,这话犯忌,实话难说啊。我们俩一阵默然。
日子过得挺快,一年后又见了侯主任。聊天就聊到了村长。我问,他最近怎样?
侯主任愣了一下说:死了,
那壮实的一个人,死了?什么病啊?
没病。
我眼睁老大。
候主任长叹一口气说,被人毒死了。
毒死了?谁毒死的。
莫教授。
莫教授?
就是那个研究生莫华的爹莫教授。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递进民主制 2022-2-19 14:45
看完这篇记实文字,我一定要说的是:中国不反复进行多次文化大革命,这个国家没有希望,真的是一点希望都没有。“重男轻女,都想生男孩,生个女孩都不待见,弃女婴,溺女婴。好点的姑娘都想嫁外地,乡下哪里还有多少媳妇。”这种几千年的旧文化,与邓三科拍脑袋想出来的强制性一孩政策合流,造成现在全国男女比例严重失衡,几千万不可能有老婆的光棍,就是官权独大的邓三科拍脑袋拍出来的。这篇文章告诉我们:“铁链女的故事三十年前就有,而且不是个案。”这样的文化风俗习惯,来自于孔老二的男尊女卑。

中国人从1919年五四运动开始砸烂孔家店,毛主席的文化大革命进一步批倒批臭儒家文化的封建糟粕。邓三科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大开历史倒车,把孔老二又请回来,结果就是中国人再次在外被列强霸凌,在内互害没有底线。

毛泽东要将中华民族带出黑暗,邓三科梦又将中华民族带回黑暗。我今年七十岁,耳闻目睹中国前二十七年和后四十六的故事。因为良知未泯,以上的话不得不说。 ...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0-3 18:47 , Processed in 0.017145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