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讨论(一)

2022-5-14 23:41|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49737| 评论: 72|原作者: 远航一号

摘要: 了解和掌握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是进步青年真正进入马克思主义殿堂的一块敲门砖。遗憾地是,在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许多向往社会改造的进步青年,往往都是在遇到这块敲门砖时便止步不前了。

1859年《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讨论(一)


远航一号


    在十九世纪五十年代,马克思致力于对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在这一时期,马克思完成了《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也就是《资本论》的草稿。马克思将其中论述商品和货币的部分整理编辑为《政治经济学批判》,于1859年6月在柏林出版。这部分内容后来成为《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篇的基础。

    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马克思介绍了自己的政治经济学写作计划:“我考察资产阶级经济制度是按照以下的顺序: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马克思生前所完成的《资本论》第一卷以及后来经过恩格斯编辑整理完成的《资本论》第二卷和第三卷,大致对应马克思在这里所说的前三册“资本、土地所有制、雇佣劳动”的内容。但是马克思终其一生,没有机会对“国家、对外贸易、世界市场”等做系统和全面的论述。

    在《序言》的第二段,马克思介绍说他在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任《莱茵报》编辑时期开始参加关于政治和经济问题的辩论:“关于自由贸易和保护关税的辩论,是促使我去研究经济问题的最初动因”。在马克思之前,在法国已经产生了早期社会主义学说(就是恩格斯后来所说的“空想社会主义”)。马克思一方面认为“法国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是“肤浅”的,另一方面也坦率承认,“我以往的研究还不容许我对法兰西思潮的内容本身妄加评判”。

    为了解决这些思想疑问所带来的“苦恼”,马克思先着手对1820年出版的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做批判性的分析。在对黑格尔的批判中,马克思认识到:“法的关系正像国家的形式一样,既不能从它们本身来理解,也不能从所谓人类精神的一般发展来理解,相反,它们根源于物质的生活关系,这种物质的生活关系的总和,黑格尔按照18世纪的英国人和法国人的先例,概括为‘市民社会’,而对市民社会的解剖应该到政治经济学中去寻求。”

    马克思在这里所引用的黑格尔所说的“市民社会”,在英文中所对应的词是CivilSociety,在现代的中国自由主义的政治文献中一般翻译为“公民社会”。黑格尔、马克思所说的“市民社会”,指的是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由人们的经济活动所产生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现代中国自由派的想象中,“公民社会”是由市场经济中的独立个体结合而成的自治空间,这个自治空间独立于政府、法律等所谓“公权力”之外、规定着“公权力”的界限。在自由派的理想中,一个“公民社会”主要由个体农民、小业主、小商人等小私有者以及为他们服务的律师、医生、记者等“专业人士”组成,他们人人勤劳致富、奉公守法,用竞争创造财富,用法律保护各自的私有财产和规范相互之间的关系,又组成“非政府组织”等独立的公民团体来监督政府;只要没有邪恶的、妄图不劳而获的社会主义者的鼓噪,就不会有阶级冲突和斗争。

    接下来,马克思写下了一长段话,这一长段话用简洁的语言,全面、系统地概括了马克思关于人类历史发展一般规律的见解,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历史唯物主义或唯物史观。马克思用这样一句话来概括唯物史观:“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就关于人类历史发展一般规律的认识来说,马克思在这里所论述的唯物史观,不仅使得马克思主义区别于一切资产阶级的历史学说和政治学说,而且也区别于一切小资产阶级假仁假义的改良主义思想和政治派别。了解和掌握马克思的唯物史观,是进步青年真正进入马克思主义殿堂的一块敲门砖。遗憾地是,在资本主义正常发展时期,许多向往社会改造的进步青年,往往都是在遇到这块敲门砖时便止步不前了。

    作为资本主义社会中追求进步的积极分子,只要我们的追求是认真的而不是轻浮的,是严肃的而不是投机的,那么就不可避免地要遇到这样的实际问题。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中,或者任何一个处于“正常”状态的压迫社会中,统治阶级以及附庸于他们的势力,一般来说,都是强大的。他们掌握着社会上绝大部分的财富,可以随时动用军队、警察、法庭、监狱镇压一切可能发生的反抗,又用他们所控制的学校、媒体、书籍、网络操纵着人们的精神世界。面对着在各方面似乎都占着压倒优势的统治者和压迫者,社会变革或者革命,为什么是可能的?并且这种可能,不是指的那种纯粹抽象的、虚无缥缈的、自欺欺人的可能,而是现实的、确定的、在大量的偶然中寻找到必然的可能?

    这些,正是唯物史观要回答并且可以回答的问题。

    马克思说:“我所得到的、并且一经得到就用于指导我的研究工作的总的结果,可以简要地表述如下”。马克思所说的“总的结果”,可以大致分成如下五个部分:

    第一部分:“人们在自己生活的社会生产中发生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关系,即同他们的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相适合的生产关系。这些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结构,即有法律的和政治的上层建筑竖立其上并有一定的社会意识形式与之相适应的现实基础。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制约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过程。不是人们的意识决定人们的存在,相反,是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意识。

    在这一部分中,马克思提出了“物质生产力”、“生产关系”和“经济结构”、“上层建筑”、“社会意识形式”等概念,简要地说明了这几组概念相互之间的关系以及在“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怎样发生着“一定的、必然的、不以他们的意志为转移的”生产关系、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形式(后三者共同构成一定的“社会形态”)。或者说,这一段是讲,一定的社会形态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为什么会存在。

    第二部分:“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便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或财产关系(这只是生产关系的法律用语)发生矛盾。于是这些关系便由生产力的发展形式变成生产力的桎梏。那时社会革命的时代就到来了。随着经济基础的变更,全部庞大的上层建筑也或慢或快地发生变革。

    在这一部分中,马克思概括了他关于“社会革命”(即从一种社会形态过渡到另外一种社会形态)必然会发生的基本观点。社会革命发生的根本原因是:“社会的物质生产力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及物质生产力“同它们一直在其中运动的现存生产关系”发生矛盾。所以,社会革命发生的前提是,第一,物质生产力的发展;第二,发展了的物质生产力与“现存”的或原有的生产关系发生了矛盾。

    第三部分:“在考察这些变革时,必须时刻把下面两者区别开来:一种是生产的经济条件方面所发生的物质的、可以用自然科学的精确性指明的变革,一种是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那些法律的、政治的、宗教的、艺术的或哲学的,简言之,意识形态的形式。我们判断一个人不能以他对自己的看法为根据,同样,我们判断这样一个变革时代也不能以它的意识为根据;相反,这个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现存冲突中去解释。

    马克思指出,在考察社会的变革时,要注意区分那些物质的、生产条件方面的变革(比如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各种经济指标、资本主义经济对自然环境的影响、可以观察和测量到的资本主义经济中所有制结构的变化、阶级结构的变化等),以及那些“人们借以意识到这个冲突并力求把它克服的... 意识形态的形式”(比如资产阶级学校的课本、资产阶级的御用理论家、资产阶级媒体或资产阶级政党的官方文件对现实存在的社会冲突所做的各种辩解和美化,以及“善良”的小资产阶级改良人士所抱有的种种不切实际的幻想,还包括在一定历史条件下、真正代表社会进步的那个阶级及其代言人由于不可避免的历史局限对于自己所承担的历史使命的错误认识)。马克思特别强调,对于任何一个历史时代中的人们的意识,“必须从物质生活的矛盾中”、从现实存在的而不是想象的冲突中去解释。

    第四部分:“无论哪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而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所以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

    在这一部分中,马克思进一步说明了社会变革或革命的条件,任何一个社会形态,“在它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发挥出来以前,是决不会灭亡的”。细心的读者这里马上就会想到这样一个问题,什么叫做一个社会“所能容纳的全部生产力”。马克思又说:“新的更高的生产关系,在它的物质存在条件在旧社会的胎胞里成熟以前,是决不会出现的”。对于致力于推翻资本主义社会的革命者来说,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新的、比资本主义“更高”的生产关系,它所需要的“物质存在条件”已经成熟了吗?

    马克思说:“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世界上的人类,能够提出什么样的任务,能够解决什么样的任务?生活在二十一世纪中国土地上的人类,又应该提出什么样的任务,又能够解决什么样的任务?

    第五部分:“大体说来,亚细亚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现代资产阶级的生产方式可以看作是经济的社会形态演进的几个时代。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这里所说的对抗,不是指个人的对抗,而是指从个人的社会生活条件中生长出来的对抗;但是,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同时又创造着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因此,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以这种社会形态而告终。

    在这一部分中,马克思按照当时人们所了解的世界历史知识,概括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几个阶段。关于这几个发展阶段及其相互之间的关系,后来在世界各国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界曾经引起很大的争论。

    然后,马克思说:“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无论是在这部著作还是在其它许多著作中,马克思都没有或者很少用“资本主义社会”的概念,而是说“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资产阶级社会”。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或“资产阶级社会”将是“社会生产过程的最后一个对抗形式”,或者说,将是有阶级剥削、阶级压迫的最后一个社会形态,因为,“在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已经创造了“解决这种对抗的物质条件”。

    马克思总结说,“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就以这种社会形态而告终”。就是说,整个的阶级社会历史都是“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在整个的阶级社会中,人们都处于绝大多数人被极少数人统治、所有的人被自然界所统治的状态,所以是不自由的,是与动物界没有根本区别的,因而是人类社会的“史前时期”。只有在人类社会摆脱了一些人被另外一些人统治、所有人被自然界统治的状态以后,所有的人类才能共同建立一个“自由人联合体”,实现所有人的全面自由发展,人类的真正历史才开始了。

    这是马克思的论断,也是马克思为进步人类展现的伟大理想。但是,“资产阶级社会的胎胞里发展的生产力”是不是已经准备好了解决阶级对抗的物质条件?哪些历史任务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的进步人类“能够解决的任务”,哪些是我们不得不留给下一代或者下几代人去为之奋斗的任务?这些问题,恰恰是今天中国的进步积极分子必须在理论上认真探索、在实践中努力回答的问题。


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井冈山卫士 2022-5-17 03:34
PalmFujimori 发表于 2022-5-17 02:05
你们说的话完全可以套用到封建主义灭亡的原因(有些人的论点甚至连资本主义喜欢扩大再生产也要否定,这跟 ...

没有否定扩大再生产,但是“私人飞机旅行”,无论是私人——飞机旅行还是私人飞机——旅行,都是需要管的。
PalmFujimori 2022-5-17 02:05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5-16 20:39
我同意供需矛盾不能违心地衡量。不过可以想想这个问题,“生产力”的限度会严重影响供给,这个限度恐怕是 ...

你们说的话完全可以套用到封建主义灭亡的原因(有些人的论点甚至连资本主义喜欢扩大再生产也要否定,这跟说蒙古人只会劫掠的刻板印象有什么区别),下面几段话说明为什么科学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批判不能基于所谓的“野蛮与文明”的道德高地:

资本论第二卷谈再生产,探讨为什么会出现生产不平衡。严谨论证出哪怕在简单再生产,这个周转过程也是不稳定的,也会出现经济危机的。这是最辣眼睛的地方。

就是说,哪怕老板们个个求稳,你谦我让,都不谋求放手做大做强,大鱼吃小鱼,就把挣来的钱全吃光喝光艹光,过上小确幸的美好生活,经济危机也是要来的,局势也依然会紧张的,阶级斗争的腥风血雨照样会来的。

这样左逼们把矛头指向老板的所谓贪婪无耻吃肉不吐骨头道德败坏,统统落空了。整个社会主义体系就建立在科学的基础上,从逻辑上跟道德切割干净。第2卷第3篇第20章《简单再生产》一定要细读反复读,虽然很烦。核心原因不难理解,不变资本周转的特殊性,老板不是每年都要买设备的,设备是逐年折旧的。于是波动首先出现在生产设备的部门,进而扩散到其他部门。

但播下的龙种,左逼却收获到跳蚤。这段论述不妨碍左逼继续对资本主义的所谓不公展开道德控诉,却让左逼发现进一步的“科学”佐证,那就是原来资本主义是死于生产无序带来的不平衡。现在夸市场经济的太多了,而70后的政治课本夸计划经济,全是这个味儿,这种蜜汁自信就叫左逼味儿。没办法,谁让大量的落魄小资混进革命队伍呢?而小资最切肤之痛就在于市场竞争的瞬息万变和人生无常,于是在资本论找到避难所,觉得搞了计划经济就可以避免波动和无序。

计划经济确实可以降低波动和无序,可要旨却不在这,而在于人类是可以控制经济的,是可以当社会的主人。

而且共产主义也不应该是随便白拿白吃,生产出来的东西都得吃干分光不留积累(虽然刮共产风的时候有人真这么提倡),实际上我觉得用生产率不可能无限提升来鼓吹一定程度上的“倒退”来自于对共产主义每个人可以无限享受的幻想的破灭以及害怕在垄断资产阶级还能继续有效组织生产下群众革命意愿不强(只相信“穷则思变”,所以在信条里面资本主义最好根本就不能带来多少剩余……),科学共产主义也肯定是有多少资源办多少事,但我真不觉得当前的资源“匮乏”到连私人飞机旅行也要大管特管的程度。


井冈山卫士 2022-5-16 20:42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16 02:27
讲得不错。不过我还想着一步步铺垫呢

不好意思,最近正好在想这个问题
井冈山卫士 2022-5-16 20:41
搬砖小能手 发表于 2022-5-15 14:09
马克思对资产阶级社会、资产阶级科学的认识也是带有历史局限性的。

我简要说两点:

“时间和空间两个维度的交错掠夺”。这个提法好,比大卫·哈维的“时空修复”更接近问题的本质。
井冈山卫士 2022-5-16 20:39
PalmFujimori 发表于 2022-5-15 16:59
商品是劳动凝结而成的,从而具有价值,能否卖出去,这是另外的问题。当生产条件不变,价值就是不变的,确 ...

我同意供需矛盾不能违心地衡量。不过可以想想这个问题,“生产力”的限度会严重影响供给,这个限度恐怕是不唯心地想象出来的吧?技术进步往往是能源使用方式(和使用代价)的变化,如果这种变化收到事物物理化学核物理性质的制约,能源的使用方式就不可能有大的革新。劳动生产率就不可能有大的进步,或者进步的速度将会长期落后于资本主义需要处理自身矛盾所需要的速度。

因此,资本主义的灭亡,其外部环境是因为剩余生产太少了,从而无法维持原有结构,而不是剩余生产太多了,从而“冲破”原有结构。
井冈山卫士 2022-5-16 20:33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15 11:05
事实上在十六世纪的时候,西欧在旧大陆上连军事技术的优势都谈不上;陆路打不过奥斯曼土耳其,海上只能满 ...

也对,葡萄牙只是绕过了好望角之后才发现自己对印度洋上长期武备废弛的商人有军事优势。
普通人1 2022-5-16 11:47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16 02:34
但是如果没有资源丰富的新大陆,欧洲“海权扩张”(还是欧洲边缘的伊比利亚半岛)不会比古希腊的雅典海权 ...

但是既然新大陆一直都在,那不就是必然了吗?
PalmFujimori 2022-5-16 11:24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16 11:03
这个问题是有争议的。

如果没有新大陆,还会不会有后来英国的“农业革命”?仅仅靠农业革命,但没有马铃 ...

所以说“原工业化”问题必须从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说清楚,而马克思在这方面因为材料不足确实说的不够清楚。
另外在马铃薯被传入欧洲的早期,它的消耗量并不是很大。马铃薯引到英国爱尔兰时,甚至很长阶段都作为奇花异草观赏。甚至于闹出过马铃薯饥荒的爱尔兰,马铃薯成为主食也已经到了十八世纪后期和十九世纪,这时候已经是第一次工业革命以后了……
激活 2022-5-16 11:15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16 11:03
这个问题是有争议的。

如果没有新大陆,还会不会有后来英国的“农业革命”?仅仅靠农业革命,但没有马铃 ...

不少印度经济学家也这样认为,1820-1860年代,仅从印度攫取的资本就占这一时期英国每年资本输出的50%多。
PalmFujimori 2022-5-16 11:11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16 02:38
没有哪个专家说世界末日过几年就来了。

就是对气候变暖最有危机感的科学家,也是说到本世纪末、下世纪初 ...

所以说我根本就不是从生态学的角度在谈“全球变暖议题”,而是从政治经济学角度去谈的:
按照僵化极左的教条,民主是阶级镇压的机构,国家是阶级调和的工具。因此国家代表了统治阶级的长期利益。既然是长期的,谁说的准呢?百年大计,也没谁活个百年再来追究吧。提出50年不变的人,20年前就挂了。奥派诟病的就是这个。你说长期,谁特么知道啥玩意,只能干预市场信号的传递。由此从政治经济学角度分析,既然资产阶级大多更在乎眼前的利益,为什么垄断资产阶级会坚持推动需要长期“鸡飞狗跳”的能源转型呢(最近面对拉闸限电和俄乌战争问题,现在又开始说化石能源是兜底性能源,现在大家都变成天然气万岁党了……)?这说明对于生产资料更新和挖掘吸纳更多活劳力的方向(利润来自活劳动。自动化只能挤掉活劳力拉低平均利润率。但老板要多捞利润只能靠自动化来拉高固定资本额以扩大分成比例。这是个矛盾。老板们不得不争相自动化,又看到利润率降低感叹生意不好做。资产阶级的市场在于自动化,可资产阶级的希望却不能在自动化,而是要挖掘吸纳更多活劳力的方向。),资产阶级也不是“听天由命”,相信万能的市场的……因为哪怕简单再生产,也不得不受制于固定资产的折旧,从而破坏部分企业首先是制造设备企业的简单再生产,进而波动全面蔓延各行各业形成社会危机。那在社会主义鼓吹物质生产倒退只在我看来只会引来更大的麻烦,还很有可能把群众吓跑。
激活 2022-5-16 11:07
xsa234 发表于 2022-5-16 04:19
如果没有新大陆,会不会是西非、南非的资源被提早推上历史舞台?葡萄牙人已经在这里建立了据点,并在与当 ...

瓜分非洲至少要等到一战前后,非洲本身的地理位置和气候就是阻止欧洲人进一步殖民的天然屏障,更别说还有无数的蚊虫疟疾。等到欧洲人的医学足够发达了,才进一步瓜分非洲
远航一号 2022-5-16 11:03
PalmFujimori 发表于 2022-5-16 10:48
如果不能够说清楚比工业革命早的十七世纪英国农业革命的措施和成果,讨论这个问题只会陷入简单的“掠夺新 ...

这个问题是有争议的。

如果没有新大陆,还会不会有后来英国的“农业革命”?仅仅靠农业革命,但没有马铃薯,能保证英国人口增长吗?

不仅是粮食问题,英国当时森林过度砍伐,木材严重缺乏。

如果照一些印度马克思主义史学家的观点,如果不是掠夺印度,英国的工业革命都未必完成。
PalmFujimori 2022-5-16 10:48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16 06:08
非洲无法提供帮助西欧克服生态困境的资源

既没有足够的贵金属,也没有新作物可以保证人口增长

如果不能够说清楚比工业革命早的十七世纪英国农业革命的措施和成果,讨论这个问题只会陷入简单的“掠夺新大陆”的思维怪圈,下面是我找到的一些材料:

英国工业革命开始前的整个十七世纪,被英国人称为“原工业化”时代,也是“工业化之前的工业化”时代,没有这个“原工业化”时代的农业革命,英国下一个世纪的工业革命这口大锅便被抽去了助燃的薪火。

实际上,圈地运动发端于十六世纪初,早在工业革命开始之前,随着议会废除了反地法令,引发的圈地狂潮已经持续了六七十年,适合圈的土地也早已圈的七七八八,由此可以看出,不能把圈地运动的原因放在“工业革命”这个筐里。

不采用深耕细作的模式并不意味着生产力徘徊不前,在这一时期,汤森勋爵致力于研究土壤改良,贝克韦尔用杂交、人工淘汰的方法来改良畜种,用以提高牧畜产量和质量,“可轮换耕作”制和“引水灌草法”解决了牧草不足的难题,畜牧业产生的牲畜粪便又增加了耕地土壤的肥力,这些农牧业改良与改进措施使得17世纪的英国农牧业单产也有了很大突破。虽然从业人口不断减少,但产量却有了大幅增加之势,小麦的单产量比之以前增长了近八成,生产率甚至超过了原先最负盛名的低地国家荷兰,到了十七世纪末,英国已经变成了谷物大规模出口国。
蒸馏水 2022-5-16 06:16
本帖最后由 蒸馏水 于 2022-5-16 06:18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16 06:08
非洲无法提供帮助西欧克服生态困境的资源

既没有足够的贵金属,也没有新作物可以保证人口增长

另外,非洲没有像南美那样的土壤气候条件发展种植园经济,大规模种植甘蔗、棉花、烟草等经济作物。
欧洲学者相信,现在世界上的植物食品,有50%以上都是由印第安人培育的。
远航一号 2022-5-16 06:08
xsa234 发表于 2022-5-16 04:19
如果没有新大陆,会不会是西非、南非的资源被提早推上历史舞台?葡萄牙人已经在这里建立了据点,并在与当 ...

非洲无法提供帮助西欧克服生态困境的资源

既没有足够的贵金属,也没有新作物可以保证人口增长

此外非洲军事力量虽然比欧洲弱,但比美洲强。像葡萄牙人那种一次远征只有几十个人根本进入不了大陆内部。

远航一号 2022-5-16 06:05
xsa234 发表于 2022-5-16 04:47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从诞生到形成,每一步都有重要且深远的意义,"如果"没有秘鲁白银和"如果"没有西非金沙蒂罗 ...

但是,资本主义在历史上只有“一次”

当然,无论资本主义在历史上的产生是偶然还是必然,我们都生活在现实的资本主义社会中

比较有意义的问题是:在十五世纪,人类是面临着多个可能的路径(比如西欧可能被新兴帝国吞没或被资源危机摧毁)还是只有一条路可走

类似的,资本主义灭亡之际,人类是面临着多种不确定可能性,还是无可避免地注定走一条路(无论好坏)
xsa234 2022-5-16 04:47
xsa234 发表于 2022-5-16 04:19
如果没有新大陆,会不会是西非、南非的资源被提早推上历史舞台?葡萄牙人已经在这里建立了据点,并在与当 ...

资本主义世界体系从诞生到形成,每一步都有重要且深远的意义,"如果"没有秘鲁白银和"如果"没有西非金沙蒂罗尔银矿或易格劳采矿法都是一样的,从纯理论的角度孤立的看,上升势头会被减缓,但历史和世界都不是孤立的……就像如果没有瓦特改良的蒸汽机,工业革命就会顿然受挫吗?使用蒸汽动力驱动和齿轮机械的技术在希腊化和拜占庭帝国时代就已经不新鲜了……巧合如果一再发生那就根本不是巧合,而是“历史的必然性在通过偶然形式来表现”的规律
xsa234 2022-5-16 04:19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5-15 22:34
这是需要讨论的。

欧洲当时已经面临严重生态资源危机。

如果没有新大陆,会不会是西非、南非的资源被提早推上历史舞台?葡萄牙人已经在这里建立了据点,并在与当地人的接触中发现了大量黄金,从黄金海岸之类的名字也可见一斑。只是作为小国的葡萄牙缺乏进一步深入探索的人力物力。没有新大陆,那么寻找祭司王约翰和黄金国度的欲望就不会驱使有条件的大国加入到这一行列?另外,在意大利战争期间,此时新大陆虽被发现,但还没有被彻底开发,西欧的军事革命已然发生,奥斯曼帝国已经在军事技术上逐渐落后,只是当时宗教改革和民族国家正在形成,西欧不是没有力量而是没有闲暇去观照土耳其。如果真的西欧到了社会和人口压力无法渲泄的关头,以文艺复兴以后西欧的力量再来一次东征打垮土耳其也是有可能的
远航一号 2022-5-16 02:38
普通人1 发表于 2022-5-15 22:50
我觉得他想说的应该是全球变暖不像有些专家渲染的那么危言耸听,好像世界末日没几年就来了一样。 ...

没有哪个专家说世界末日过几年就来了。

就是对气候变暖最有危机感的科学家,也是说到本世纪末、下世纪初,海平面会大幅度上升,然后几个世纪后,可能世界上大部分地区不适合人类生存。

他们强调的主要是如果我们现在不制止全球变暖,则以后这些过程不可逆。
远航一号 2022-5-16 02:34
普通人1 发表于 2022-5-15 13:16
这不能解释为撞了狗屎运,这是唯心主义的看法,好像欧洲发展起来是运气好,而其他地方运气不好。就像你说 ...

但是如果没有资源丰富的新大陆,欧洲“海权扩张”(还是欧洲边缘的伊比利亚半岛)不会比古希腊的雅典海权扩张成功到哪里去。

当然新大陆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并不是由西欧封建制度内在矛盾所产生的存在,相对于西欧封建社会完全是一种历史的偶然。

你既然反对机械决定论,当然也就不会绝对反对在某些条件下历史偶然所导致的路径依赖。偶然性也是客观世界一部分,不是唯心主义。

查看全部评论(7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1-27 08:59 , Processed in 0.032213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