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向东读秋石客文章有感

2022-7-19 06:15| 发布者: 递进民主制| 查看: 31247| 评论: 1|原作者: 向东

摘要: 大大出呼我意料,没想到张宏良会组团借题对我发起不断的恶意攻击,打碎了我们的纯友谊。我先后写了六评张宏良 ,从此与张宏良绝交,总而言之,是恩断义绝,每当想此,很是难过。

向东读秋石客文章有感

2022-07-18

中国人有一句耳熟能详的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然而,中国人搞党派斗争几千年来一直没有底线,总是离不开死缠烂打一定要置对方于死地,这种性格不改,不会有出息。正所谓内斗内行,外斗外行。远的不说,从晚清、民国到特色国莫不如此,所以国家难有起色。这也是中国人走不出皇朝更替,周而复始治乱循环不思长进的病根。要走出这个怪圈,只有一条路,实行民主。而且实行的不能是西方式的多党代议制民主,而应该是中国式的民主集中制民主。

民主集中制提出了几十年,但一直没有搞好,没有落实到位,为此,中国在与西方的竞争中,一直处于下风(文革十年除外)。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曾经使当时厌倦了西方多党緾斗的法国、美国和日本的前卫青年眼前一亮,似乎看到了新的希望,为之倾倒并争相模仿,只可惜,中国人自己的火候未到,还成不了气候,结果功败垂成。而第一次文化大革命的败,也是败在帮派斗争上,上层有上层的帮派,基层有基层的帮派,搞帮派之争,忙得不可开交,斗得不亦乐乎,必然就迷失了革命的大方向,到最后,宫廷政变都要上场演出,结果国运一落千丈。政变以后,靠变卖家产过了四十几年醉生梦死的"好日子",现在,老本吃得差不多了,很快,我们将会被打回原形。

举目望去,世界还是一百年前的那个世界,国与国之间的格局也大同小异没有太大的改变。

中国的"精英"们喜欢自吹自擂,热衷争权夺位,还善于趋炎附势到外国找靠山。因此,在中国搞多党制,必然分裂内战,辛亥革命之后的覆辙我们一定不要重蹈。怎么办?现在靠一尊一锤定音不准妄议只能是权宜之计,不可能长久。而且,这个权宜之计勉强为之搞了十年,现在也已经是乱象丛生,来到尽头。

今后的路怎么走,需要我们所有的中国人认真总结一百多年来各种不同革命的经验教训,既然专制独裁难以维持,多党竞争又会导致国家动荡,在第三次世界大战己经开打的现实环境下,多党竞争必然撕裂中国,亲俄派与亲美派一定会反目成仇兵刀相见,如果是这样,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很快就会转移到中国,我们一定要避免这种事情发生。

能够使中国不会发生分裂又能获得新的活力的道路,就是走用递进民主制去真正落实民主集中制的道路。递进民主制能够将党派斗争化解于无形,精英必须从群众中来,又能到群众中去,随时与群众保持血肉联系,通过逐级递进的选举,使理性和境界不断提升。精英不再需要自吹自擂,反而谦虚谨慎,善于听取不同意见者才能获得更多人的认同。

通过递进民主制,产生方向明确,目标坚定,又能团结大多数人一起工作的各级领导人,大家同心同德,团结一致,中国的政治局面将能够在全世界一片混沌中脱颖而出,做好了自己,主动权就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才是不用吹嘘,心里有底,脚踏实地的真正崛起之路。

秋石客谈与张宏良的恩怨

2022-07-17

    最近,我身体不好,不得不养生休息。闲来无事,想起不少好朋友,其中有一个重要人物是张宏良,决计写点真实情况以备忘。

    一、初识

    公元二00三年后,我先后在主人公、旗帜、乌有之乡、博客中国、强国等网上发文,引起不少人关注,其中有一个就是张宏良。记得我们首次见面是二00五年,他和一个香港人请我吃饭,席间宏良高猛形象突出,话语不多,多是问我理论和左派的事,我是有问必答,气氛尚佳,此为初识。

    二、名气

   天下事无奇不有,没想到就是这个张宏良竞然一炮走红。记得二00六年我正在东北老家探母,有天突然接到北京社科院研究员李延明电话,问一篇谈左右派的长文是否为我所写,我答不是。后路过北京,乌有之乡站长范井冈与我大赞张宏良文,从此,张宏良名气大起。而此时的我,因杨帆等合力攻击而同意暂时离开乌有之乡核心,名气正落,我真心为张宏良叫好。

    三、善交

    00七年,经常与我通话后的张宏良约我进京,他在请我吃饭时大谈要与我等共谋新战场,言词肯切,我有支持之意。这次饭局让我难忘,因为我走时忘了带毛衣就去北京火车站了,宏良虽有心脏病,却不顾一切追我到北京站送毛衣给我,说一件毛衣价值不算什么,但冻着我事就大了,我万分感动,从此认可此人,并写诗一首给他。

   后来,张宏良和我多次找张勤德、苏铁山谈立山头之事,张宏良私下对我说苏铁山不愿和为林彪翻案的我共事,我说我退出,而张宏良不同意,说没我参与,他不会再议此事。

   我见事无状,离京返湘前私见韩德强、范井冈,郑重建议乌有之乡收张宏良、张勤德、苏铁山进核心,当时范同意而韩强烈反对,我也不好深说了。没想到,不知为何,后来乌有之乡却收了他们几个为核心。从此,张宏良等使乌有高度政治化,大讲重庆模式和挺薄,陷红色大潮而遭败。我不赞成提重庆模式和拥谁当总理,认为这与中央对立,自然成了少数派。

    此前此后,我召开纪念文革及林彪等高端学术研讨会,都邀张宏良参会,我们关系进入最好时期,无话不说,比如他说苏铁山私心大,毛远新电话不给他,要我将毛远新电话给他,我痛快答应了。

    四、分道

    人间最难测的事是人际关系。我和宏良认识越久,其不妥之处越显示出来,他名气大后,目空一切,不知道尊重人,跟很多左派名人吵架,以领袖自居,真是不懂政治为何物,我很担心他,与他谈过几次,他表面都接受了。

   然物难过数真,我们之间内部冲突还是发生了,主要有三次:

   不要当独裁主子

   张宏良与乌有之乡多人交恶,无实权,心不甘,欲自立。有次在其家谈此事,我坚决反对,认为没几个人支持他,包括苏铁山。他大为光火,说连你这个好朋友都反对我,都反对我又如何?我一人出局找张召忠、戴旭等共事岂有不成之理?我怒云你可试试看,必碰头破血流。

   不宜伤毛家人

   有次饭局,张宏良大言说起毛新宇之根源事,我止之,说不易公开讲,其大怒,说:"秋石客,你这是哪家规矩?只许你放火言林彪,不许我点灯说毛家异子吗!"我说:"这是两回事,不宜伤及毛家人!再说我走了!我起身要走,时司马南起身劝之,我也是觉得不该闹翻,就回坐下了。过后此事并没有过份伤及我们,为此事在张宏良家我二人喝了一瓶酒,他有自我批评,我也自责。

   最后的友战

   凡矛盾激化总有原因。一次年未张某到我家,问我张宏良如何,我说他很好呀,名声很大了,支持他。张某听后苦笑,说:"秋老师,知人知面不知心呀,你是善良,但你知道他背后怎么说你吗?"我大吃一惊,忙问:"他说什么了?"张某说:"他说你不是真正左派,不要我们支持你!"我听后虽不大信,但内心翻墙,于是晚上给张宏良写了封严肃的私信发给了张宏良。

    五、恶战

    真是可恶,没想到我这封私信张宏良收到后却大作文章,竟然愚蠢地将其在乌有之乡核心圈内公开,声言要把我驱逐出乌有之乡。结果,乌有之乡多数人不同意,张宏良与很多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乌有之乡从暗裂到明裂,最后张宏良出局自立,成了复兴网皇帝。

    此时此刻的我,对左派大为不满,认为他们和右派一样无前途,开始思考践行我的新社会主义理论。我不但影响左派,我对右派也开始做工作,与王希哲多次聊天,期待左右聚会,寻找共识,于是有了曼谷会议,我参加了此次会议并做了共生政治重要发言。

     大大出呼我意料,没想到张宏良会组团借题对我发起不断的恶意攻击,打碎了我们的纯友谊。他造谣说我拿美国人的钱,是左奸和叛徒,是带路党等等,我被迫反击,称张宏良是政治上右倾投降主义,组织上分裂招安主义,文化上流氓主义,脆上欺下。我先后写了六评张宏良 ,从此与张宏良绝交,总而言之,是恩断义绝,每当想此,很是难过。

     0二二年七月十五日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递进民主制 2022-7-20 03:13
..在这里简单谈一下我对张宏良和秋石客的印象,作为一个信仰毛泽东思想,追求大众民主(实现形式是通过递进民主制落实的民主集中制)的左派,我多年密切关注国内有关政治问题的各方面舆论,张宏良的文章看了不少,印象是张宏良多年来一直站在毛泽东思想倡导的大众民主立场针对各种社会现象写出了很多具有战斗力的文章,不少左派网友(现在是微信群的群友)都喜欢转发和传看他写的文章。这自然会引起一些人的妒嫉和不快。张宏良经常为下层群众呜不平,王希哲攻击张宏良是极左,秋石客攻击张宏良是右倾和跪上欺下,更有一些胡涂人说张是保党救国派。

我的评价是:在中国当前严酷封杀社会舆论的环境下,张宏良已经尽到最大可能结合实际,有的放矢地宣传和扞卫毛泽东思想,读张宏良的文章,可以让人感受到一股正气和刚阳之气,有时候为了文章不被当局过快删除,用隐喻一点的方式表达也是可以理解的。而秋石客的文章从来不去触及特色社会的各种丑恶现象,却热衷于打横炮,秋石客与王希哲一样都是搞派斗的行家。可悲! ...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2-12-10 12:32 , Processed in 0.020390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