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看似激进的“中帝论”,其实是反动的当代考茨基 —— 对“赛里斯与全球化经济”的批判 ...

2022-8-6 21:39| 发布者: redchina| 查看: 73625| 评论: 39|原作者: 飞机会不会飞?

摘要: 兔梓先生曾将毛主席打成“毛修”,选择背叛了毛主义,这次他又紧接着背叛了列宁主义,转向了考茨基的“超帝国主义”论。兔梓先生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皮,实则兜售反动的修正主义学说,看似激进的中国帝国主义论,实际上是鼓吹阶级妥协的反动的考茨基主义!

列宁主义的叛徒、当代考茨基——兔梓的冰烙饼

对《赛里斯与全球化经济》的批判

爱国群众、飞机会不会飞?

兔梓先生的这篇《赛里斯与全球化经济》是一篇很长的文章,文绉绉的,大家看起来恐怕会感到晕头转向,不知所云,我就来为他这篇爽文写一个导读。

开篇,他认为中国“似乎重新走上了凯恩斯主义的老路”,他极为“精准”的概括了他以为的凯恩斯主义——“用大量的货币资本的放出而达到对私企输血的作用”。

接着,他给他认为的帝国主义国家规定了两个特征:“将不再发动狭义的领土战争”、“不断扩大的对外贸易规模和对外投资”,也即:帝国主义进行着和平的实业扩张,实业扩张的结果便是:”整个资产阶级高度合作“的”跨国的产业网络“。

在此,我把《帝国主义论》中引用的关于“考茨基胡诌出来的那个臭名昭著的‘超帝国主义’论”的论述搬过来,供大家与兔梓先生比较:

考茨基说:“......现在的帝国主义的政策会不会被一种新的超帝国主义的政策所取代,这种新的超帝国主义的政策,将以实行国际联合的金融资本共同剥削世界来代替各国金融资本的相互斗争。不管怎样,资本主义的这样一个新阶段是可以设想的。至于它能否实现,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前提对此作出判断。”

为了不使兔梓先生说我断章取义,我把他这一段的论述完整的摘出来:

为了达到更高的收益,帝国主义国家将不再发动狭义的领土战争,转而在实业上进行扩张。其主要形式就是不断扩大的对外贸易规模和对外投资。于此,全世界的资本家便经由一些国际组织(例如世界银行,WTO 等等)建立起了一个跨国的产业网络,进而在全世界生产和销售产品。这个网络便是整个资产阶级高度合作的体现。作为一个网络,其规模受制于节点之间的流通能力。而在这个系统中流淌的血液便是信息和被加工物。所以这个网络的存在先决条件有二:信息高速交换能力和跨国物流能力。

有什么区别呢?一眼丁真——鉴定为当代考茨基。

这一“跨国的产业网络”的“整个世界的工业中心”就在中国,接着他就列举了一大堆中国的“超级小镇”并认为这是“国家级甚至世界级垄断的供货商”,这些小镇垄断了啥呢?垄断了:墙壁上挂的油画、被网红塞嘴里咬的打火机、小学生背的书包、过年给小屁孩发的红包、山上挖下来的石头等“尖端工业品”,在他举例的部分,他甚至特别强调了中国对牙刷的垄断:“单牙刷一项,该镇产量 55 亿多支,占全球近 40%、国内85%的市场份额…”他还特地使用了省略号让读者自行想象中帝垄断势力的强大,写作的细节,拿捏了。

讲完中帝对于牙刷的垄断,他就开始论述中帝的垄断资本为什么这么强大。他说,因为“赛里斯依靠密集型廉价劳动力享受到规模经济红利”,而当“赛里斯的劳动力价格已然飙升”之后呢,由于“配套产业链都在赛里斯发展起来了”,中帝就像黑洞一样把外资通通吸进去并且让资本留在国内。

兔梓先生总结道:

这种边扩张边固化产业链本身的举措使得赛里斯成为了一个极其可怕的产业吞噬者,其他国家的实业资本一旦进入赛里斯便再无抽身的可能性(以及必要性)。

随着中帝的经济增长与产业升级,对于西方国家而言“这种恐慌感来的便更加猛烈”,因为中帝“的研究机构已然开始冲击西方国家垄断的壁垒”。同时,“赛里斯的外资企业越来越多”,使得中帝“能够掌握的生产链遍布几乎整个行业”。

那么,外资在华投资建厂是不是西方资本输出性质的殖民剥削呢?

兔梓先生说:不是!

生产外包其实并不需要生产链上游国家对外包方进行实际上的行政控制。这是完全不同于任何一种殖民地经济体制的。

接着,兔梓先生开始介绍他的国际垄断分工理论。由于中帝“对于原材料订单的大量需求”,“让赛国成为了对第三世界第一行业无产阶级的压迫者的一份子”;由于从中帝跑到第三世界“寻找着更加低贱的劳动力价格的投机实业资本家”、“现代的帝国主义国家的工业......作为一个整体盘踞在各个国家之间”。兔梓先生认为这就是“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这种垄断分工的结果是什么呢?西方国家:“从外包生产链上获得最多的利润”,中帝:“通过经营供应链网络赚得盆满钵满”,第三世界的某些资本家:“通过售出原材料成为了暴发户”。西方工人:“面临严峻的实业危机”、“生活却仍然没有起色”;中国工人:“被框进了最大化的压榨之中”;第三世界工人:“艰难寻找活路”。

导致这一切情况的原因是什么?兔梓先生说:

整个实业资产阶级对于无产阶级的系统性剥削。而帝国主义所做的,便是先前提到过的政治背书(最出名的便是‘一带一路’),通过对大型资本的撑腰而在从中为官僚榨取利润。

在兔梓先生开始尬吹“一带一路”之前,他突然记起自己还没有批判《对“中帝论”的批判》。于是,他开始了一步步暴露自己背叛列宁主义的修正主义思想。

兔梓先生认为资本输出对于帝国主义而言是不必要的:

赛里斯作为实业上的全球网络枢纽的地位使得其并非是那个直接达到一定量的资本输出的“帝国”(很多同志便列举出了一串数据——“你看这对外投资比例这么低,垄断程度这么低,算什么帝国主义?!”)

那什么才是必要的?“作为一种姿态而非体量的事实”才是中国帝国主义必要的,什么样的姿态呢?“接过欧美等国的资金与第三世界的原材料成为代工厂,然后反过来输出给相关各国的那个枢纽。”他认为中帝这种“姿态”的扩大“正是对于国外无产阶级的剥削的扩大”,尤其是“低端劳动在东南亚国家和地区的外包的规模的扩大。”

但是,兔梓先生在下一段针对半外围论的批判中,却说“对于赛里斯来说,倚仗全球化的商品和资本的输出都是十分重要的。”这是为什么呢?因为兔梓先生意识到了中国的资本输出完全无法证明“中国是帝国主义”的论断:

许多同志所用的这种统计方法的确能够反映赛里斯这个地缘政治概念在资本输出等相关指标上的确能够部分的反映出赛里斯对外资本输出的疲乏无力。

但资本输出是列宁同志亲自认证的帝国主义五大特征之一,兔梓先生还不敢明目张胆的修正列宁主义,他就只好搬出列宁:

而我们回看列宁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的第四章中关于资本输出的论述时,我们其实根本无法找到列宁对通过资本输出瓜分之占比高低来界定帝国主义标准的任何论述,而仅仅是“资本输出对于帝国主义国家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

不知道兔梓先生是不是患有阅读障碍,无法完整的阅读一本仅有125页的小册子,果真如此,那笔者也不怪罪兔梓先生。

列宁同志在《帝国主义论》中多次强调了“资本输出对于帝国主义国家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惜字如金的列宁同志专门把小册子第四章一整章拿来讨论资本输出,甚至在第九章“对帝国主义的批评”中再次讨论了资本输出,引用了大量材料。而这在兔梓先生看来完全是微不足道的,仅仅是“仅仅”而已。

兔梓先生的转进之术是高超的,比国民党军要厉害。在他发现资本输出无法证明“中国是帝国主义”后,他就说资本输出对于帝国主义而言仅仅是“仅仅”。同样的,当他发现中国非但没有获得超额利润反而向外国资本输送超额利润,他就如同乌克兰资产阶级白军那样“向乌克兰西部,发起冲锋!”

但是,此类文章当中“只有资本输出能够达到超额利润之后才能称之为帝国主义”的论点仍然是一种规模性的论断。这种轻视在《概论》中已经抨击过了,此处便不再赘述。

在发现“资本输出——超额利润”无法证明“中国是帝国主义”后,兔梓先生就如稻上飞一般“益粗不益细”,试图利用中国在海外的“外包生产线”证明中国背着所有人偷偷地获得了超额利润:

而现在,赛里斯的超额利润来源甚至根本不再需要遵循列宁指出的“资本输出”才能达到了——赛里斯的庞大外包生产线能够让既得利益者通过极其细化的产业链顺着薅羊毛。

于是,兔梓先生就开始论述中帝是如何“通过极其细化的产业链顺着薅羊毛”的。他认为中帝薅羊毛有两种层面:“官方以‘一带一路’为代表的扩张,以及民间在泛东南亚地区的生产链溢出效应。”

兔梓先生认为,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的投的资、盖的厂、分的包证伪了世界体系论:

而赛里斯的枢纽效应让中心-外围体系发生了一种看似离奇的裂解——赛国作为最大的外包生产承接者将欧美等沃勒斯坦式的中心国家等带动的生产力全数吞下,让中心国家们无法在所有方面如同沃勒斯坦所构想的全面领导外围国家。赛里斯的“半外围”效应带来的便是传统的世界体系理论所无法想象的现状:大宗产品的外包生产实际上造就的是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环境中国际间的生产链分工,而这种分工给赛里斯资产阶级带来的是一种全新的可能。

这简直与小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对中国资本主义的判断毫无区别!


在兔梓先生的认知里,中帝是强大的,强大到“让中心国家们无法在所有方面如同沃勒斯坦所构想的全面领导外围国家”。那么,中帝在东亚有仆从国吗?有哪个国家接受了中帝的“全面领导”?恐怕没有吧。出兵哈萨克斯坦的是强大的中帝吗?也不是,反而是学院派认为明天就要崩溃的俄罗斯。佩洛西窜台的时候,中帝又做了什么呢?“谴责!强烈谴责!制裁水果!把导弹丢到海水里!”

既然按照列宁主义根本无法证明兔梓先生的观点,所以,兔梓先生果断把列宁主义丢掉,拿起了他发明的兔梓主义——“我不演了!”

从这样定性的分析来看,赛里斯并非是一个列宁意义上的典型帝国主义国家,而是一个“正在扩张中”的帝国主义国家。

兔梓先生认为,拥有“强大的化工产业”、能够“支撑起绝大部分零件的制造”的中帝通过将“某些低端,简单劳动环节转移向劳动力价格较低的东南亚国家”,建立起了“以赛国为核心的东南亚国家群”。他认为,中国已经形成了属于自己的东南亚分工体系,并且已经通过这一分工体系从第三世界攫取得到了超额利润:

赛里斯正是通过庞大的外包供应链网络的长尾效应来达成超大规模的制成品输出,进而获得超额利润的。

兔梓先生的国际分工理论由“两个循环、一个枢纽”组成:

赛里斯与西方国家之间的经贸关系构成一个循环(第一循环),赛里斯向西方国家出口制成品,从西方进口技术、资金以及各种高端服务业贸易;

赛里斯与其他非西方国家之间的经贸关系构成另一个循环(第二循环),赛里斯向发展中的亚非拉国家出口制成品,从后者进口原材料等。

两个循环通过赛里斯而联系起来。

接着,兔梓先生对“第一循环”展开分析。

根据一些同志总结的《赛里斯国际收支平衡表》等相关数据,赛国其实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剪息票”帝国主义国家,反而似乎还是被剪息票的买办国。然而,赛国在收支平衡上的负收益说明的正是第一循环当中赛国对于欧美等老牌帝国主义国家当中的资本的承接,也就是说,这些资本投资是给赛里斯庞大生产网络下订单的客户之一。

什么意思呢?兔梓先生认为《对“中帝论”的批判》的作者们使用“超额利润”这一概念是错误的,他认为中国向外国资本上贡了数万亿美元的剩余价值并不代表中国是被剥削、被攫取超额利润的,反而是“一种奇特的共生关系”:

这种循环使得赛里斯与欧美国家互相依赖,以至于互相寄生——对欧美巨大的贸易顺差与外国对赛里斯直接投资的剪息票行为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共生关系,以至于在可预见的未来,双方的民间资本的经贸互动仍将秉持这一规律进行。这可以称之为帝国主义之间的合作行为(但不代表帝国主义之间就一定是合作的)。

奇妙吧,某个国家将自己本国劳动者的剩余价值上贡给欧美,欧美获得某个国家的朝贡,这叫做某个国家与帝国主义之间的“合作”。尽管兔梓先生在前面就已经公然抛弃了列宁主义,但是作为马列主义者的我们还是要引用一下列宁同志的论述:

于是,以“剪息票”为生,根本不参与任何企业经营、终日游手好闲的食利者阶级,确切些说,食利者阶层,就大大地增长起来。帝国主义最重要的经济基础之一——资本输出,更加使食利者阶层完完全全脱离了生产,给那种靠剥削几个海外国家和殖民地的劳动为生的整个国家打上了寄生性的烙印。

列宁同志认为,“剪息票”是帝国主义国家剥削第三世界的手段,那些被帝国主义“剪息票”的是受到帝国主义掠夺、受到帝国主义巨头瓜分和扼杀的威胁的国家,二者的关系是对抗性的、尖锐的阶级矛盾。

然而兔梓先生却认为,“剪息票行为形成了一种奇特的共生关系……这可以称之为帝国主义之间的合作行为。”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兔梓先生认为“剪息票”不是掠夺,“剪息票”不是帝国主义对于第三世界的剥削,而是合作。

这是兔梓先生再一次背叛列宁主义。


中帝是如何剥削第三世界的呢?兔梓先生讲完他的“第一循环”后,开始讲“第二循环”。兔梓先生认为有两种办法,一种是中帝把产品倾销到第三世界,用中帝生产的“物美价廉的制成品”交换“第三世界的劳动人民在艰苦的开采,种植等重复劳动”。另一种是收“过路费”。中帝在第三世界投资建设的大量基础设施将会为中帝“汲取超额利润”提供方便:

亚投行(AIIB)的设立便是国内资本对于1d1l 供销网络的基础设施(道路,电力,网络等)的建设投资使得未来的赛里斯官僚资本能够通过渠道商与运营商的方式对第三世界的商业活动抽取“平台费”与“过路费”,从而汲取超额利润(而在拉美地区,则倡导“资源-贷款-基础设施”的“合作”方针)。

最后,兔梓先生对于这一国际分工理论下的中国无产阶级做了分析:

笔者认为,赛国的无产阶级在整个全球化当中的位置稍显复杂,既有通过全球化的帝国主义扩张所获取的超额利润对工人阶级的收买与经济增长的收益,也有“买不到物美价廉的产品”的需求困境。

兔梓先生认为,中国无产阶级被超额利润收买了,是“买不到好产品”的工人贵族。

这般强大的中国资本主义是否会灭亡呢?兔梓先生强行给出的解释是:消费不足。为此,兔梓先生特地把“D.罗德里克在《全球化的悖论》中所拓展的基于 B.克鲁格曼在蒙代尔-弗莱明模型上提出的‘不可能三角’模型”搬了出来,确实挺吓唬人的。

他说:“赛里斯作出了十分具有其特色的选择:其放弃了西式民主政治,转而拥抱强政府与开放性的资本合作。”由于中国缺乏西方国家的资产阶级民主,所以中帝的劳动者没有办法表达、实现自己的再分配意愿,“这种诉求上的缺失”(消费需求不足)导致“赛里斯政府对于处理国内的供需断层是无力的”,这就是兔梓先生对于危机根源的解释——缺乏资产阶级民主政治而导致的消费需求不足。

而本文旨在说明的,便是这次经济危机可能导致的悲观未来——赛里斯高层对于打通供需断层的无力很有可能会使得对于消费的刺激泛善可陈,最终导致某种萧条。而反观赛里斯曾经扛下的金融危机,每一次都似乎有那么一个小小的树枝阻止着赛里斯滑向衰败:农村潜在消费市场,“人口红利”,互联网泡沫。

兔梓先生说,中国资本主义会因为消费不足而灭亡,但又跟大家说,好像只要吃了这样那样的、大大小小的血包就可以克服经济危机,灭亡吗?也许吧,不灭亡吧?好像也有可能。那么,究竟会不会灭亡呢?

兔梓先生在全文最后,如同一位忧国忧民、苦苦思考的阳光伟岸之人那样说道:

然而这次,那个深渊开口的小小树枝,究竟在哪里呢?

兔梓先生的万字长文,看起来像是高深的马列主义,但实际上是貌似神离。据江湖上关于兔梓先生的笑话,兔梓先生曾将毛主席打成“毛修”,选择背叛了毛主义,这次他又紧接着背叛了列宁主义,转向了考茨基的“超帝国主义”论。兔梓先生披着马克思主义的外皮,实则兜售反动的修正主义学说,看似激进的中国帝国主义论,实际上是鼓吹阶级妥协的反动的考茨基主义,彻头彻尾的学院派反动思想在他的兔脑里已然根深蒂固!

兔梓先生的熊文有一万两千字,可在这一万两千字里,有哪一个字不是在替中国资本主义唱赞歌、费尽心思的要论证中国资产阶级的强大呢?在这一万两千字里,我们只能看到兔梓先生对于中国资产阶级的无比恐惧,看到兔梓先生是如何的渲染中国无产阶级的弱小。

斗争吧?没有资产阶级民主,无法实现再分配的诉求。革命吧?资产阶级还有凯恩斯主义,还有“农村潜在消费市场”,还有“互联网泡沫”,还有一个在观察者网评论区才能看到的“以赛国为核心的东南亚国家群”。

“究竟在哪里呢?”兔梓先生匮乏的兔脑无法支持他进行任何严肃的阶级斗争问题的思考,他看不到中国无产阶级的斗争行动正在中国的大江南北发生,他看不到中国劳动人民的阶级觉悟正随着他们自发、自觉进行的勇敢斗争而提高,他看不到中国资本主义的利润率的下降已经不可避免,中国资本主义的灭亡不是可能,而是一定!中国无产阶级必将完成属于她的历史任务!

而我们的兔梓先生,还搁着跟个小粉红一样幻想中国资本主义的永恒盛世,实在是蚌埠。

5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裂痕之间 2023-1-27 14:12
劝安友不要拿尼克兰德唬人,整的跟秘传主义似的,这又不欠缺理论
裂痕之间 2023-1-27 14:08
怎么还有安友的
报与桃花一处开 2022-8-26 11:55
文字游戏看得头疼
兔梓的冰烙饼 2022-8-26 11:05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8-26 10:50
你自己的理论和政治立场你自己定

我只是好奇+询问,你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因为我没有所谓“定位”,只是一个在分类学边缘游牧的人。非要说的话,我更像SI。
远航一号 2022-8-26 10:50
兔梓的冰烙饼 发表于 2022-8-26 10:37
……我还不至于堕落到支持私有制去。非要说的话,我是更加激进的卢森堡。实在不行你扣个“西马”帽子我也 ...

你自己的理论和政治立场你自己定

我只是好奇+询问,你给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脱离国际共运传统的共产主义者?
非共产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者?
非共产主义、非马克思主义的资本主义批判者?

另外,西马的帽子与更加激进的卢森堡也不匹配啊

就是马克思主义者中也没有几个敢说自己比卢森堡更激进,比卢森堡更激进,又不是“康米”,作何解?
兔梓的冰烙饼 2022-8-26 10:37
本帖最后由 兔梓的冰烙饼 于 2022-8-26 10:42 编辑
远航一号 发表于 2022-8-26 10:33
你这是正式宣布脱离共产主义者队伍?

……我还不至于堕落到支持私有制去。非要说的话,我是更加激进的卢森堡。实在不行你扣个“西马”帽子我也拦不住你。
但是不得不说,马克思的批判依然是革命性的。
远航一号 2022-8-26 10:33
兔梓的冰烙饼 发表于 2022-8-26 10:29
不得不承认,我曾经的的确确是一个康米。但是我始终觉得应该面对当下的情况生成一个新的政治设计,所以对 ...

你这是正式宣布脱离共产主义者队伍?
兔梓的冰烙饼 2022-8-26 10:29
普罗列塔利亚cdy 发表于 2022-8-26 01:01
我们只差3-5岁,思想却已然大相径庭,令人感慨。我在高中时,读的纯理科。第一次接触与“卡尔·马克思” ...

不得不承认,我曾经的的确确是一个康米。但是我始终觉得应该面对当下的情况生成一个新的政治设计,所以对于比较近的各种哲学-政治设计也正在了解。也正是通过这些了解我才发现我当时确实太弱智了,竟然还在用阿尔都塞,,,要是我当时真的愿意多看看强度哲学说不定还能更革命一点
远航一号 2022-8-26 03:53
普罗列塔利亚cdy 发表于 2022-8-26 01:01
我们只差3-5岁,思想却已然大相径庭,令人感慨。我在高中时,读的纯理科。第一次接触与“卡尔·马克思” ...

谢谢你介绍自己的思想历程。

其实我自己一开始接触马列、初步接受马克思主义也不是从共产党宣言开始的。这符合认识规律。
普罗列塔利亚cdy 2022-8-26 01:01
兔梓的冰烙饼 发表于 2022-8-25 15:30
我只是一介高中生而已,学院派这顶帽子还是太高太沉,不敢造次。这文章也只是我还是康米的时候与同为高中 ...

我们只差3-5岁,思想却已然大相径庭,令人感慨。我在高中时,读的纯理科。第一次接触与“卡尔·马克思”相关的书籍,还是在学校图书馆里借了有一本叫《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可笑吧,在中国第一次接触马克思的还是一个英国人写的书,而不是《共产党宣言》或者《毛选》。后来我机缘巧合在别人的帮助下,读了两本算是我的启蒙书,一本是李民骐前辈编写的《青年政治经济学读本》,另一本是北大马会的《共和国的历程》,从那以后,我才开始读《共产党宣言》、《列宁选集》、《毛选》还有其他书和杂志,从此开始踏上追求真理的道路。现在愈发觉得自己读书少,见识浅,理论水平差,辩论能力差,而你已经开始写文章和别人论战了。且不论文章好坏,你的能力是摆在这里的。谁过去不曾犯过错误呢?人都要经过一个“扬弃”的过程。无论一个人的思潮、派别是什么,最终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决裂的时候,就看他站哪个队伍。
32586职君古痴凝 2022-8-25 15:44
兔梓的冰烙饼 发表于 2022-8-25 15:43
你猜我端上来的是《赛博格宣言》还是《黑暗启蒙》?

那得看您想不想看人下菜碟了
兔梓的冰烙饼 2022-8-25 15:43
32586职君古痴凝 发表于 2022-8-25 15:42
“快端上来罢",您的后人类异端至少还是人类,只要您不是反人类异端,我想大家都会欢迎与您交流的 ...

你猜我端上来的是《赛博格宣言》还是《黑暗启蒙》?
32586职君古痴凝 2022-8-25 15:42
兔梓的冰烙饼 发表于 2022-8-25 15:40
不了,我怕各位神经敏感吓死在尼克兰德那里。我可担不起人命

“快端上来罢",您的后人类异端至少还是人类,只要您不是反人类异端,我想大家都会欢迎与您交流的
兔梓的冰烙饼 2022-8-25 15:40
32586职君古痴凝 发表于 2022-8-25 15:39
期待您的增强版后人类异端巨作

不了,我怕各位神经敏感吓死在尼克兰德那里。我可担不起人命
32586职君古痴凝 2022-8-25 15:39
兔梓的冰烙饼 发表于 2022-8-25 15:38
那文章早就鸽了。原因是太保守,应该更激进的解构全球化的觉醒资本主义。不过估计你们会觉得新版将会是比 ...

:handshake期待您的增强版后人类异端巨作
兔梓的冰烙饼 2022-8-25 15:38
32586职君古痴凝 发表于 2022-8-25 15:36
欸,您可不敢这么讲,过度谦虚也是一种骄傲,您在墙内左圈里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您的文章更是脍炙 ...

那文章早就鸽了。原因是太保守,应该更激进的解构全球化的觉醒资本主义。不过估计你们会觉得新版将会是比考茨基还吓人的后人类异端。
32586职君古痴凝 2022-8-25 15:36
兔梓的冰烙饼 发表于 2022-8-25 15:30
我只是一介高中生而已,学院派这顶帽子还是太高太沉,不敢造次。这文章也只是我还是康米的时候与同为高中 ...

欸,您可不敢这么讲,过度谦虚也是一种骄傲,您在墙内左圈里那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您的文章更是脍炙人口,我已经不止一次看到您这一篇“小打小闹”出来的恢弘巨制在各大左群广为流传。
不知您愿不愿意分享一下您的《兔梓的当代帝国主义概论》,好给大家增长一下见识。
兔梓的冰烙饼 2022-8-25 15:30
32586职君古痴凝 发表于 2022-8-25 15:23
看来兔梓是大学者,我等工农子弟还是少说话比较好,免得兔老爷您失了体面 ...

我只是一介高中生而已,学院派这顶帽子还是太高太沉,不敢造次。这文章也只是我还是康米的时候与同为高中生的刘恭驿小打小闹做出来的,不至于重要与尖锐如此。
32586职君古痴凝 2022-8-25 15:23
兔梓的冰烙饼 发表于 2022-8-25 15:12
回想起来,考茨基这个帽子还是刘恭驿给我的。着实没想到你们也在玩关键词匹配:“一看到全球化,就想到超帝 ...

看来兔梓是大学者,我等工农子弟还是少说话比较好,免得兔老爷您失了体面
兔梓的冰烙饼 2022-8-25 15:12
回想起来,考茨基这个帽子还是刘恭驿给我的。着实没想到你们也在玩关键词匹配:“一看到全球化,就想到超帝国,就想到考茨基,就想到反革命……”。没想到两个高中生的胡扣帽子游戏被说成了和学院派的对抗,我这个高中在读生实在是不胜惶恐。
不过,你们大可以觉得我不喜欢列宁,毕竟我现在支持的CCRU与tiqqun之流可能没一个能入在座的法眼。不过各位大可以开动死灵政治机器,我就不奉陪了

查看全部评论(39)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1-27 15:18 , Processed in 0.035429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