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列宁、斯大林是沙俄孝子吗”

2022-9-17 03:0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20396| 评论: 0|原作者: 233型酷炫喜洋洋

摘要: 因为它 ... 是从事掠夺的政府,它想掠夺亚美尼亚、加里西亚和土耳其,夺取君士坦丁堡,重新侵占波兰、库尔兰和立陶宛边疆区等等。这个政府被英法帝国主义资本束缚住了手脚。俄国资本只是那个掌握着数千亿卢布名叫“英法”环球“公司”的分公司。

列宁、斯大林是沙俄孝子吗?

233型酷炫喜羊羊

https://zhuanlan.zhihu.com/p/565255578

一些网友认为,指出俄国劳动人民深受反动的沙俄封建皇权、地主阶级、俄国资产阶级、国内外帝国主义的多重剥削,就是在为反动的沙俄帝国主义辩护:

对此,我认为很有必要为列宁同志、斯大林同志正名,洗去一些网友泼在革命导师身上的脏水。

沙俄的经济并不完全独立

梁士琴科在《苏联国民经济史》中写道:

根据奥里的计算,1916一1917年在俄国的外国资本总额是22.43亿卢布。在这个总额中,包括2.56亿卢布的债券资本和2.37亿卢布的信用机构的资本,所以在革命前夜,外国股份资本真正投入俄国工业企业的是17.5亿卢布……到1917年,全部股份资本的总额,可以确定为50亿卢布,其中外国资本所占的份额约为17亿卢布,或者说,约占34%。”“工业投资的来源是法国(32%)、英国(25%)、德国(16%)、比利时(15%)和美国(6%)。[1]

不存在阅读障碍的人都可以很容易的发现,外资在俄国经济中占有相当大的比重。

列宁同志在《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中多次提到这种情形。

在引证阿加德的材料时,列宁写道:

彼得堡各大银行的全部“实力”,等于82.35亿卢布,几乎达到82.5亿之多;同时作者又把各个外国银行的参与,确切些说,各个外国银行的统治划分如下:法国银行占55%,英国银行占10%,德国银行占35%。[2]

在论述资本输出时,列宁写道:

法国的情形不同。它的国外投资主要在欧洲,首先是俄国(不下一百亿法郎),并且多半是借贷资本即公债,而不是对工业企业的投资。[3]

列宁引用柏林《银行》杂志的文章说明资本输出的性质时,举了俄国为例:

法国贷款给俄国的时候,就在1905年9月16日缔结的贸易条约上,把俄国“压”了一下,取得了直到1917年为止的相当的让步。[4]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俄国全部股份资本中外国资本已占到1/2,外国资本在重工业部门中高达74%。俄国南部约有70%的生铁及其成品产量、60%的石油开采量属于外资企业。电力企业和电机企业资本的90%都属于外国垄断组织。就石油工业而言,占居优势的乃是以外国资本为主导的托拉斯组织。而在18个俄国大股份银行资本组成的4.335亿卢布资本中,外资占了1.85亿卢布。在俄亚银行等大银行中,外国资本股份超过半数。

正因为外资在沙俄经济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一定程度上控制了俄国资本主义:

1902年,沙皇政府设立了一个分配铁轨、机车、车辆订货的特别委员会,对铁轨和铁路装备规定了远远高出市场价格的官价,外国银行所控制的一批大工厂从沙皇政府手里取得了完成这项订货的垄断权。至于外国资本的垄断权被“打破”的迹象。人们是很难发现的。

沙俄帝国主义对于西方的依附不仅仅体现在沙俄国内有着大量的外资垄断上,还体现在沙俄对于西方的进口依赖:

直到1913年,俄国所需要的机器半数以上仍要依赖西方国家,从国外进口的不但有复杂的机床、仪器、设备,而且有犁、打谷机、简易机床以至镰刀。在俄国属最发达工业部门的纺织业,直至十九世纪末,近3/4的机器是从国外输入的。至于新兴的特殊钢、汽车、拖拉机制造业,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在俄国还只是处于萌芽状态,甚至还不见形影。

沙皇俄国的资本主义“民族经济”并不具有完全独立的性质,沙俄“国有经济”所需要的资金、技术、器材、设备很大一部分是由德、英、法、美等国垄断组织供应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在俄国形成以后,垄断资本集团与沙皇专制政权和大地主阶级间的反革命联盟更加紧密和强化,中小资本家的实力和影响变得更加微小了。这种“民族经济”是军事封建帝国主义的重要经济支柱,在一定意义上也是西欧垄断资本主义的分支。

所以,《无产阶级在我国革命中的任务》中,列宁同志把英法帝国主义资本称为俄国资本主义的“强有力的保护者和主子”:

政府屈从于俄国资本及其强有力的保护者和主子即世界上最富有的英法帝国主义资本的利益,......它甚至不公布那些明明具有掠夺内容(瓜分波斯,抢劫中国,抢劫土耳其,瓜分奥地利,夺取东普鲁士,夺取德国殖民地等等)、明明把俄国和英法帝国主义强盗资本联结在一起的秘密条约。它承认沙皇政府缔结的这些条约;数百年来,沙皇政府比其他专制魔王掠夺和压迫了更多的民族,它不仅压迫大俄罗斯民族,而且玷污和腐蚀大俄罗斯民族,使它变成屠杀其他民族的刽子手。[5]

他指出:俄国地主资产阶级政权“被英法帝国主义资本束缚住了手脚”,“俄国资本只是操纵数千亿卢布资本的名叫‘英法’环球‘公司’的一个分公司。”

因为它是主战的政府,是继续进行帝国主义大厮杀的政府,是从事掠夺的政府,它想掠夺亚美尼亚、加里西亚和土耳其,夺取君士坦丁堡,重新侵占波兰、库尔兰和立陶宛边疆区等等。这个政府被英法帝国主义资本束缚住了手脚。俄国资本只是那个掌握着数千亿卢布名叫“英法”环球“公司”的分公司。[6]

列宁、斯大林绝非沙俄孝子

列宁同志和斯大林同志是俄国无产阶级革命的领袖人物,他们毕生都在为打倒一切内外反动派、实现劳动人民的解放事业而斗争,列宁、斯大林等革命前辈对于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信心,是来自于他们在长期革命斗争实践中形成的、对资本主义发展规律及阶级斗争的正确认识。

那么,他们为什么会认为沙俄必然被俄国无产阶级战胜呢?

下面请看斯大林同志对于俄国革命必然爆发的解释:

因为俄国当时是帝国主义所有这一切矛盾的集合点。

因为俄国当时孕育着革命的程度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大,所以只有俄国才能用革命方法来解决这些矛盾。

斯大林同志认为,沙俄对外发动军事扩张,侵占了大量领土,对殖民地人民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剥削与压迫,使得沙俄这一“军事封建帝国主义”的国内民族矛盾极端尖锐:

沙皇俄国是以最残忍最野蛮的形式表现出来的各种压迫——资本主义压迫、殖民地压迫和军事压迫的策源地。谁不知道,在俄国,资本的极大势力和沙皇制度的暴虐、俄罗斯民族主义的侵略性和沙皇制度对非俄罗斯民族的屠杀政策是融合起来了呢?谁不知道,对土耳其、波斯、中国广大地区的剥削和沙皇制度对这些地区的侵占,和侵占领土的战争是融合起来了呢?列宁说得对:沙皇制度是“军事封建帝国主义”。沙皇制度把帝国主义各种最坏的因素集中起来,并使之变本加厉了。

斯大林同志认为,沙俄帝国主义对于西方帝国主义的经济依附,使其在帝国主义之间的争霸战争中担任着“西方帝国主义最大的后备军”的角色:

沙皇俄国是西方帝国主义最大的后备军,这不仅是说它任凭外国资本自由进入,让外国资本操纵俄国国民经济中象燃料和冶金业这样一些有决定意义的部门,而且是说它能拿出千百万士兵去供西方帝国主义者使用。请回想一下一千四百万俄国军队为了保证英法资本家极高的利润而在帝国主义战线上流血牺牲的事实吧。

斯大林同志认为,沙俄帝国主义作为西方帝国主义的代理人、看门狗,不仅与其在对外战争中沆瀣一气、狼狈为奸,更使得俄国劳动人民饱受内外反动派的残酷剥削:

再其次,沙皇制度不仅是帝国主义在东欧的看门狗,而且是西方帝国主义的代理人,它从巴黎和伦敦、柏林和布鲁塞尔得到借款,而从人民身上榨取几亿卢布来缴付利息。......沙皇制度是西方帝国主义在瓜分土耳其、波斯和中国等等勾当中的最忠实的同盟者。谁不知道,帝国主义战争是沙皇政府和协约国帝国主义者联合进行的呢?谁不知道,俄国是这次战争的重要角色呢?

1917年3月列宁同志在《如何实现和平?》中同样指出了俄国资本同英法资本的相互勾结起来的事实:

俄国不是用自己的钱打仗的。俄国资本是英法资本的同伙。俄国是为了掠夺亚美尼亚、土耳其和加里西亚才进行战争的。

我国现任部长古契柯夫、李沃夫、米留可夫并不是一些偶然得势的人物。他们是整个地主资本家阶级的代表和领袖。他们受资本的利益的约束。资本家不能放弃自己的利益,正象一个人不能抓住自己的头发把自己提起来一样。

其次,古契柯夫—米留可夫之流被英法资本所约束。他们过去和现在都是用别人的钱来打仗的。他们为了几十亿借款曾经答应每年付给几亿利息,而这份贡物是他们从俄国工人和俄国农民的身上榨取来的。

所以,斯大林同志认为,反对沙皇制度的无产阶级革命必然也包括了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任务:

由此应该得出结论:谁想打击沙皇制度,谁也就必然要动手打击帝国主义;谁起义反对沙皇制度,谁也就必须起义反对帝国主义。因为谁要是真想不仅摧毁沙皇制度,而且彻底铲除沙皇制度,那么他推翻沙皇制度也就必须推翻帝国主义。这样,反对沙皇制度的革命就和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和无产阶级革命接近起来,并且一定要转变为反对帝国主义的革命,转变为无产阶级革命。

而在十月革命准备时期,列宁就要求布尔什维克党向群众说明“俄国在财政、银行、外交上对英法等国的依赖”:

我们要善于向群众说明,决定战争的社会政治性质的,不是某些个人、集团以至某些民族的“善良愿望”,而是进行战争的那个阶级的地位,那个阶级的政治(战争是这一政治的继续),资本这一在现代社会中占统治地位的经济力量的种种联系,国际资本的帝国主义性质,俄国在财政、银行、外交上对英法等国的依赖等等。[7]

以及揭露帝国主义战争“同资本利益、同国际银行网的联系”:

护国主义广大拥护者把问题看得非常简单平常,他们说:“我并不愿意兼并,但是德国人向我‘闯过来了’,因此我维护的是正义的事业,而完全不是什么帝国主义的利益。”对于这种人,我们应该向他再三解释,告诉他问题不在于他个人的愿望,而在于群众的、阶级的、政治的关系和条件,在于战争同资本利益、同国际银行网的联系等等。只有这样反对护国主义,才是严肃的,才有希望取得成效——也许不会很快取得,但这种成效会是牢固而可靠的。[7]

由于沙俄帝国主义是“帝国主义在东欧的看门狗”,是“西方帝国主义在瓜分土耳其、波斯和中国等等勾当中的最忠实的同盟者”。因此,斯大林同志认为俄国无产阶级革命必然将是震撼世界帝国主义的,必然是广大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反抗帝国主义压迫的伟大斗争的开端:

俄国当时一定要成为帝国主义的各种矛盾的集合点,这不仅因为这些矛盾正是在俄国带有特别丑恶和特别不堪的性质而最容易暴露出来,也不仅因为俄国当时是西方帝国主义的把西方金融资本和东方殖民地联结起来的最重要的支柱,而且因为当时仅仅在俄国才有能够用革命方法来解决帝国主义矛盾的现实力量。

由此应该得出结论:俄国革命不能不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它不能不在一开始发展时就具有国际性质,因而也就不能不震撼世界帝国主义的基础。

在列宁逝世前一年所撰写的《宁肯少些,但要好些》中,列宁事实上已经明确指出,未来世界革命的主要希望不在西方帝国主义国家,而在被剥削被压迫的广大的东方:

我们能不能支持到西欧资本主义国家发展到社会主义的那一天呢?不过,这些国家完成这一发展过程,不会像我们从前所期待的那样。它们完成这一发展过程,不会是经过社会主义在这些国家里平衡“成熟”,而将是经过一些国家对另一些国家进行剥削,经过对帝国主义战争中第一个战败国进行剥削,再加上对整个东方进行剥削的道路来完成的。另一方面,正是由于第一次帝国主义大战,东方已经最终加入了革命运动,最终卷入了全世界革命运动的总漩涡。

只有世界广大东方的人民起来反抗西方帝国主义的剥削,那样,东方的革命才能为西方的革命展开道路:

斗争的结局归根到底取决于如下这一点:俄国、印度、中国等等构成世界人口的绝大多数。正是这个人口的大多数,最近几年来非常迅速地卷入了争取自身解放的斗争,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世界斗争的最终解决将会如何,是不可能有丝毫怀疑的。在这个意义上说,社会主义的最终胜利是完全和绝对有保证的。

上世纪中国革命的胜利已经证明了列宁同志的光辉论断是正确的,是符合帝国主义时代阶级斗争的革命理论。

那么,列宁同志、斯大林同志是沙俄孝子吗?

我相信,当我死后,我的坟墓上将会被扔上很多垃圾,但历史之风却会无情地将它们吹走。

公道自在人心,历史自有公断。

参考

1^梁士琴科:《苏联国民经济史》第二卷,人民出版社,第512—513页。

2^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选集》第二卷,第33页。第774页。

3^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选集》第二卷,第785页。

4^列宁:《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列宁选集》第二卷,第786页。

5^《列宁选集》第三卷,第37页。

6^《列宁选集》第三卷,第11页。

7^《列宁选集》第3卷,第44页。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2-3 12:14 , Processed in 0.016941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