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意识形态能长久地迷惑劳动人民吗?

2022-10-13 02:09|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7336| 评论: 113|原作者: 井冈山卫士、张惟为

摘要: 真正的问题是星星之火能否形成燎原之势。这就决定于革命行动能否将人民群众要生存要生活的个别和短期的利益与要自由要解放的长期全局利益统一起来。而这种统一,从来不是“意识形态”能做到的,而只能是特定生产关系下阶级矛盾发展的结果。
编注:在xin网友发起的帖子下面,许多网友和红色中国网的编辑开展了内容丰富而热烈的讨论,除了涉及对当前俄乌战争的看法以外,还讨论到一些重要的理论问题,尤其是意识形态、“灌输”在阶级斗争中的作用等问题。现将张惟为网友与井冈山卫士同志的相关讨论整理出来,以便各位网友进一步研究、探讨。

张惟为:
君行早网友指出了一个打仗的理由,那就是为了钱。俄罗斯人民可以为了钱而去打仗,也可以为了活命而逃离资产阶级之间的战争。但唯独不能为了”爱国“而打仗,因为那不是你的国!无产阶级祖国早就亡了!

但是钱这个东西只能招来雇佣兵,谁给钱多,我就替谁办事。并且,“死了怎么赚钱?”,所以用钱收买的只能是投机份子。但是俄罗斯老百姓都是投机分子么?不可能如此,他们大部分还是被民族国家主义所裹挟。你给他们钱,他们也不会轻易叛变。这就是意识形态的作用。所以你还会认为这是老百姓的选择么?老百姓真的能不受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的控制么?如果老百姓这么能耐的话,俄罗斯寡头集团早就被赶下台了。

井冈山卫士:
现在的情况是俄罗斯的人民群众已经不可能“安安稳稳”地走新自由主义道路了。今天的俄罗斯只有一个方法可以继续走新自由主义道路,那就是成为乌克兰,被纳粹和帝国主义肢解。再经历一遍1941年和1991年的双重悲剧。

俄罗斯人民当然不答应。就算普京集团还想和稀泥,俄罗斯人民也不答应。目前出现的状况是,俄罗斯资产阶级由于试图阻碍新自由主义分裂俄罗斯凌虐俄罗斯人民的企图,和俄罗斯人民之间出现了短期(在社会主义革命以前)利益的一致。而这种一致并不需要通过奴役新解放区内的乌克兰人民来实现,相反,新解放区内的乌克兰人民可以享受类似于俄罗斯人民的待遇。这当然与纳粹不一样。

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无产阶级祖国”,关于中国和苏联的革命性质和革命以后的社会性质,红色中国网已经有很多的讨论。可以查阅。

张惟为网友说的“钱”,就是我们通常讲的阶级利益。只有在无产阶级的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重合的时候,才会出现社会主义革命的革命形势。现在的情况是俄罗斯劳动人民反对新自由主义,反对再次解体,反对乌克兰化的短期核心利益与俄罗斯统治阶级主要集团有了一致性。这是俄罗斯劳动人民作出了符合其利益选择的表现,当然不是什么意识形态的作用。

过去存在过比今天的俄罗斯统治阶级腐朽的多的统治阶级,但它们中的很多仍然获得了人民群众在许多问题上的支持。这不是什么意识形态的“控制”,意识形态从来没有那么玄乎。

今天我们乐见俄罗斯人民取得反帝国主义,反新自由主义的胜利,一方面固然是这个胜利满足了俄罗斯人民最直接最迫切的利益,另一方面也是这一胜利会加速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崩溃,从而把中国资产阶级推向一个相当困难的境地。在这个问题上,俄罗斯劳动人民向往胜利的短期利益,与中国和世界劳动人民解放的长远利益趋于一致。

张惟为:
1、【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无产阶级祖国”】,这一点同意,但我认为毛时代,是有这个“无产阶级祖国”的承诺的,只是未兑现。
2、【你说的“钱”,就是我们通常讲的阶级利益。】钱不是阶级利益,阶级利益还有政治地位的问题,钱就只是经济方面,将阶级利益局限于经济利益,是列宁在《怎么办》中所批评的经济主义。
3、【这是俄罗斯劳动人民作出了符合其利益选择的表现,当然不是什么意识形态的作用。】您要好好考量一下这句话,西方经济学都不承认洞悉市场的理性人主体了,为什么会认为俄罗斯人民啥啥都门清?
4、【过去存在过比今天的俄罗斯统治阶级腐朽的多的统治阶级,但它们中的很多仍然获得了人民群众在许多问题上的支持。这不是什么意识形态的“控制”,意识形态从来没有那么玄乎。】

作为一个老左,您应该知道,这话明显不对。“意识形态”并不是洗脑话术这么简单,它在每个人出生之前,就已经存在了。“主体”从词根上讲不是主人,而是奴隶,是谁的奴隶呢?在拉康的理论中是大他者的奴隶,通俗地说就是社会秩序的奴隶。比如女人打扮漂亮是为了勾引男人么?用生物学解释似乎是的,但生物学解释不了人类社会,因为人不是动物。女人打扮漂亮是为了获得社会认同,社会认同对一个人来说,是十分重要的欲望。无法得到社会认同的人,甚至会自杀。

同样,如果人赚钱只是为了讨生活这么简单的话,那么为什么会互相攀比么?为什么会攀比谁赚钱多?因为只有钱多的才会得到社会认同。为什么赚钱多的会得到社会认同?因为市场经济不仅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的统治,同样也是资本对所有人的统治,这个统治结构塑造了人们对哪种事物的认同。

那么一个未系统学习过基本马政经教科书的人,能够摆脱这种意识形态么?显然是不能的。这就是列宁所主张的,工人从自发走向自觉,需要先锋队作为中介。而依靠工人自身,只能走到“工联主义”,只能是进行经济上的抗争。无法自觉地成为无产阶级革命军。

对于“民族主义”意识形态,也是全方位的、深度塑造一个人的。当一个人说自己不爱国的时候,立马会遭遇群嘲,“爱国”是当前民族国家的一个道德律令。主体本身并不需要知道自己真实内心的想法是爱国还是不爱国,主体只需要知道社会要求他爱不爱国就足够了。社会要求我爱国,我就爱国。这就是“朴素爱国主义”,它并不“朴素”,因为它是社会要求的。我们讲“朴素爱国主义”的时候,是为了给民族国家主义者一个台阶下,是为了照顾对方的情绪,但要做严肃的分析,则没有“朴素”的爱国主义。

为什么主体本身并不知道自己真实内心的想法是爱国还是不爱国?很简单,如果主体知道自己爱国,那么就会有一个自己的“国”的定义,它是指版图呢?还是指文化呢?还是指国民呢?很多人脑子里对这个概念都是很浑浊的,政府则将自己与国家的概念绑定了起来,在政府的语境下,爱国就是爱政府。

如果假设一个俄罗斯士兵想到了这个问题,并且得出了爱国是爱人民,而不是爱政府,那么他会想到人民是分阶级的么?如果想不到,那如何界定“人民”呢?显然又是政府出来给人民下定义,政府说谁是人民谁就是人民。(国内不是有这个新闻么,一群人去政府闹事,说政府要为人民服务,而当官的反问道:“你知道什么是人民么?你是人民么?”,而按照中特的定义,拥护中特政府的才是人民。)

如果再继续退一步,假设这个士兵想到了人民是分阶级的,他想要为了“无产阶级人民”而打仗,那么俄乌战争开始前干什么了?为什么以前不筹备革命?显然,如果士兵能想到人民是分阶级的,那“无革命准备”这样一个事实也表明,他只能是在俄乌战争之后想到的。那么想到这一点的士兵能有多少?能有多少士兵在打仗的时候还有时间学习马政经?这就根本不可能。以上这一部分是要阐明:“爱国”这个词不能和“朴素”连在一起用,因为它是被社会塑造的,并不朴素。

那么回过头来,【俄罗斯人民根据自身利益,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一方】这种观点正确么?我不是说它不对,我认为它至少需要两个前提:

(1)俄罗斯人民普遍很聪明,知道自身利益所在;
(2)什么是“利益”,这仍然需要下定义,当然,当前语境下,就是“钱”,就是“经济利益”。当一个人将经济利益放在第一位,压倒其他利益的时候,这本身就是一套形而上的意识形态(这里“形而上”、“意识形态”并不是贬义)。所有人都会被这种经济至上的意识形态俘获么?要分情况,家里有余粮的小资一般不会只追求“钱”,这群人追求的东西种类繁多;家里没有余粮的无产阶级会把钱看得重,因为这个钱用于满足生活所需,没有钱,生活就无法继续,也就是服务于劳动力再生产,所以它很重要,但又不会特别重要,它不会超出生活本身,因为无产阶级所能看到的是:赚钱就是为了生活的继续。

可以发现,这两个前提条件不相容。如果“俄罗斯人民”只包括无产阶级,不包括小资。那么为生活所迫必须去赚钱的无产阶级普遍会很聪明么?不会的,列宁认为无产阶级自发地只能形成工联主义,也就是只看到“经济利益”,看不到“政治利益”。那么无产阶级会为了经济利益而去打仗么?前文指出,无产阶级从自身视角所看到的,赚钱就是为了生活,那打仗不长眼,命都没了,赚钱还有什么意义?无产阶级冒着生命危险去打仗的理由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让其他同样是无产阶级的同胞获得经济利益。也就是前文所说的,认识到爱国就是爱人民,而人民是分阶级的,爱人民就是爱阶级同胞。那么这真的只是经济利益么?无产者的主观思维都已经触碰到“阶级”这个范畴了,这难道还没有上升到政治利益么?换句话说,无产者真的这么聪明,能够自觉地认识到“阶级”么?我想这是很困难的。

所以,综上所述,我认为俄罗斯人民的参战意愿并不是基于自身利益诉求所得出的意愿,而是民族国家主义意识形态影响的结果。

井冈山卫士:
列宁会在具体情况下说一些具体的论断,这无伤大雅,列宁也时常纠正自己过时的或错误的观点。不过你提到了“政治利益”,这究竟指的是什么?如果任由北约再次把俄罗斯变成殖民地,那么无产阶级会有什么“政治利益”?我相信你不会赞同帝国主义者的话:“他们一无所有了,但是他们获得了自由。”

理性经济人是对个人行为的极端假设,阶级追求阶级利益是经过历史检验的唯物主义真理。如果一个阶级的行为归根结底是由自认为的“认同”,“意识形态”等等所决定的,而且这些东西可以全局性的长久的让某个阶级背离其直接的和短期的利益,那么历史就只剩下“洗脑”——“反洗脑”——“以反洗脑的名义洗脑”的循环,因为也就没有任何规律可言。这就是“灌输论”和自封的“先锋队”永远无法胜利的也永远无法解释现实的命门所在。

红色中国网上的许多网友曾经以各种方式揭露过这种逻辑的荒谬,这篇文章可以参考: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2103

至于你说的:“无产阶级冒着生命危险去打仗的理由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为了让其他同样是无产阶级的同胞获得经济利益”。这是认识到自己的短期利益与无产阶级解放的长期利益一致,认识到自己的局部利益与无产阶级整体利益一致的时候才会有的行为,是自在阶级转化为自为阶级之后才会有的行为。

决定自在阶级行为的从来不是意识形态,而是给阶级中许多个体的直接的和短期的利益。你能认识到自在阶级和自为阶级不一样,这很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自在阶级的成员是一群傻瓜,想被什么意识形态掌控就被什么意识形态掌控。而且,如果一个阶级的行为归根结底是由与其短期的和直接的利益无关乃至敌对的意识形态决定的话,区区几个人的“先锋队”又如何能战胜庞大的统治阶级宣传机器呢?

要么认识到革命的胜利归根结底是劳动人民长短期利益的重合而非意识形态的变化,要么就只能设想人类历史是意识形态宣传战的掰手腕进而放弃唯物主义。没有第三条道路。

张惟为:
1、“政治利益”指的是无产阶级要掌握政权、要当家作主、要改变生产关系、要变革人与人之间的权力关系。可以参考这个很短的视频(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 ... arch-card.all.click),理查德∙沃尔夫明确区分了只要经济利益和经济、政治利益都要的不同。

2、“理性经济人”这个词,我不是想说人理不理性,我是想说,人能洞悉一切,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利益所在。这是不现实的,有多少人都不知道“阶级”是个啥,他们能像您一样,谈论战争结果对某个阶级的影响么?当然不能。

3、意识形态不是表面上的洗脑与反洗脑,它很深层的。我这么说吧,哲学不是某种学问,它根本上就是一套意识形态。不同阶级立场的哲学家会用自己的哲学理论维护或挑衅社会秩序。哲学家所提出的东西会超过社会现实么?天才的哲学家会有一定的预见性,但不会超过现实太多。所以意识形态并不是像传销一样洗脑这么简单,它要给自己找合理性,这个理由甚至很深刻,让你很难辩驳。或者说它就是社会底层逻辑的铺设或反动。比如市场经济所塑造的人,为什么都爱“钱”?因为有钱会得到社会认同,为什么社会会认同有钱人呢?因为资产阶级是统治阶级,他们本身自然是有钱人。为什么资产阶级是统治阶级呢?因为市场经济的生产关系是为了资本增殖服务,资本增殖需要资产阶级的存在,以及需要资产阶级成为统治阶级。所以“爱钱”这种意识形态是由社会的底层逻辑(资本增殖)所自然推导出的结论。现实与意识形态是分不开的。

4、红中网这篇文章: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32103
指出了德国法西斯是收买了工人阶级,而不是洗脑了工人阶级。但是,请问井冈山同志,为什么收买是可能的?您可能会想到这样一种内心活动:作为一个工人,我知道希特勒讲什么“国家”、“元首”之类的屁话不对,但对我有好处,那我就要跟随。

可以看到,工人本身其实是清醒的,他知道法西斯不对,但表面上会装作拥护。也就是说人可以表里不一(这很常见),收买也只能收买工人的表面,而无法收买工人的内心。那么工人的内心装的是啥?是共产主义么?因为没有发生共产主义革命,而且从自在走向自为光靠工人自己的力量是不现实的,所以也不是共产主义。但不管工人内心装的是啥,他的表面就是在拥护法西斯。
如果只有一个工人表面上拥护法西斯,那么大家会认为他是奇葩;但如果只有一个工人表面上都不装做拥护法西斯,那么大家也会认为他是奇葩。所以个人被共同体所挟持了,如果你不表面上装作拥护法西斯,那么你就要被迫害。

这就是二阶意识形态,它不要求你相信它,但它要求你表面上要装作相信它,结果导致所有人都不得不一直带着拥护法西斯的面具。甚至直到法西斯造成了灾难,人们也无法摘除这个面具。

它放在今天也是成立的,如果你不爱国,那么你就违背了道德律令,但所有人都遵守(即使可能是表面遵守),只有你不遵守你觉得合适么?你是何方神圣?竟然斗胆挑战大家都遵守的秩序?

5、被意识形态挟持,并不意味着你是傻瓜,正像前文所讲述的,你可能出于个人利益,而不得不假装自己相信。但别人不知道你真实想法是相信还是不相信,他只能根据你的表面行为来断定你是相信的。这就导致了在他看来,所有人都相信,只有自己不相信。普通人承受不了这种,所以他也会选择表面相信。

6、【想被什么意识形态掌控就被什么意识形态掌控。】
其实二阶意识形态(内心不信,表面装信)还算是好的,但更多的人其实是真信。因为意识形态不是洗脑话术,你说由“利益”来决定意识形态,其实你想说的是:由利益来决定政治立场,但政治立场和意识形态不是一回事,利益决定不了意识形态,因为判定什么是“利益”,这本身就需要一个价值排序的框架,这个框架就是意识形态。

比如一个自在的工人,会认为“赚钱”、“娶老婆”、“生孩子”是他的利益,但自为的工人会认为“我是无产阶级的一员,只有保证无产阶级集体的利益才能保证我个人的利益”,也就是将“无产阶级集体的利益”判定为他的利益。

当然你又会说,这是在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的矛盾中,他选择了长期利益。那么黄继光堵枪眼是长期还是短期?当然你又会说,这是在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的矛盾中,黄继光选择了集体利益。但是你想,【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之间是能够比大小的,或者说这个帐比较好算(其实也没法算,这里是退一步,假设它能算);但【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这个帐是怎么算出来的?这没法算,这不是数学题!这不是理性所能把握的,它跟欲望有关,而欲望是无法比较大小的。比如,“躺床上”和“吃美食”之间如何比较大小?鱼和熊掌不可得兼,怎么办?古文讲:舍鱼而取熊掌,因为熊掌影射某种崇高的东西,但判定什么是崇高,难道不是意识形态么?

7、【区区几个人的“先锋队”又如何能战胜庞大的统治阶级宣传机器呢?】
意识形态不是洗脑,它往往是很有理有据的,不仔细的人往往看不出来。“西方经济学”、“英美心理学”这种学科就整个是一套大型意识形态。你看有多少学生中了毒?皮凯蒂写21世纪资本论,仍然是在经济主义的层面批评市场经济,他没有超出经济主义这种意识形态本身。宣传机器只是机器,捣毁了它,作用没有期望的那么大。

8、【要么认识到革命的胜利归根结底是劳动人民长短期利益的重合而非意识形态的变化,要么就只能设想人类历史是意识形态宣传战的掰手腕进而放弃唯物主义。没有第三条道路。】
意识形态不是政治立场;意识形态不是洗脑话术;一个人对什么是利益的判定,本身就取决于意识形态;最后,我个人认为,生产关系是意识形态的前置逻辑,但利益绝不是意识形态的前置逻辑。生产关系不等于利益,因为利益包含着价值判断。

井冈山卫士:
沃尔夫和他的老哥们莱兹尼克是当代后现代“马克思主义”的代表。其基本观点是阶级是个“过程”,而过程决定于观察者的“切入点”,而“切入点”的选择完全是主观的,想啥就是啥。也就是说,你是不是某个阶级的成员,本质上是由你的“意识形态”所决定的。而这个“意识形态”可以让你,也可以让本阶级的绝大多数成员持久的违背自己的短期和直接利益行事。

照着这一套后现代“马克思主义”理论,社会的转变归根结底是把另一套“意识形态”从外面“灌输”进去。这也是从葛兰西到今天的中国左派教条主义者一贯的错误,即背离历史唯物主义。这篇文章值得参考:http://redchinacn.net/portal.php?mod=view&aid=48518

本质上讲,在谈论意识形态究竟有什么奇妙的反作用之前,应当先去思考意识形态从哪里来,意识形态是否可能长久地迷惑一个阶级,让该阶级的多数成员一致违背自己的直接利益行事。

历史上的阶级斗争绝大多数都发生在人们不知道阶级“是个啥”的时候,正如你在了解你的消化吸收之前就已经知道要吃喝一样。

资本主义的诞生从来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爱钱”,而“爱钱”也不是什么有意塑造的结果。一般人“爱钱”的根本原因是市场经济环境下货币是一般等价物,可以用来交换别人的劳动产品,获得使用价值,享受高生活标准。资本家”爱钱“是因为货币是资本的一般形态,可以用来直接进行增殖。人不是因为被教育了“爱钱”才去挣钱、赚钱来获取使用价值、价值,而是因为拥有货币可以让人获得使用价值、价值才产生的“爱钱”观念。是阶级利益决定了意识形态,而决不会相反。在交换并不发达的原始部落,你拿着金子也不会被人认为是有较高社会地位的人,因为你无法用它换到什么使用价值。

“面具”也好,“二阶意识形态”也罢,这些花词都不能解释为什么魏玛共和国一出现大规模失业就乱,纳粹党上台暂时消灭失业就不乱的问题。

至于遵守不遵守秩序,历史上这么多农民起义和革命为什么就能爆发?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是否有人敢于打破这个秩序,任何一个没有失去希望的民族都会有舍生取义的人存在,总会有人用生命为代价打破秩序,这从来不是问题。真正成为问题的是,你这星星之火能否形成燎原之势,这就决定于革命行动能否发人民群众要生存要生活的个别和短期的利益与要自由要解放的长期全局利益统一起来。而这种统一,从来不是“意识形态”能做到的,而只能是特定生产关系下阶级矛盾发展的结果。

你说“但【个人利益和集体利益】这个帐是怎么算出来的?这没法算,这不是数学题!这不是理性所能把握的,它跟欲望有关,而欲望是无法比较大小的。比如,“躺床上”和“吃美食”之间如何比较大小?鱼和熊掌不可得兼,怎么办?古文讲:舍鱼而取熊掌,因为熊掌影射某种崇高的东西,但判定什么是崇高,难道不是意识形态么?”。

这是错误的,从阶级斗争的角度讲,被统治阶级个体利益与集体利益,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的重合往往发生在阶级妥协无法维持的经济危机、政治动荡期间。在这个时候无法维持由当时阶级斗争水平决定的体面生活。“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 就是典型的证据。相反,当存在广泛的阶级妥协,被统治阶级还能照旧生活下去,统治阶级还能照旧统治下去的时候,往往不存在这些利益的重合。就算有反抗运动,通常仅仅限于个别地方。因此,这是“理性”可以通过学习历史规律,学习唯物辩证法掌握的,不是诉诸什么“崇高”不“崇高”的意识形态就能糊弄过去的。

无论你如何想把现实世界中意识形态所包含的政治和利益内容提纯掉,意识形态永远是现实斗争的利益的反应。你所理解的真善美、“崇高”、“秩序”等等看似中性的“前置”概念,本质上是阶级利益在认知上的反应。

总结起来,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而不是相反。上层建筑的“发作用”也只能在经济基础限定的条件下发挥作用。
7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还是公平 2022-10-30 12:51
Hudaye 发表于 2022-10-11 23:49
感谢回复!个人认为俄资与俄工人阶级根本没有短期利益,反而俄资利用与西方资产阶级的矛盾转移了国内阶 ...

如果你真的是一个马克思主义者,那么你无法就一个虚构性假设给出具体的态度和决择。
还是公平 2022-10-30 12:43
sxm 发表于 2022-10-11 23:13
就是说他觉得自己的牺牲是为国家好。“令尊对朱镕基的态度恐怕与其今天的阶级地位的关联大于与其以往阶级 ...

我把话说得直白一点:你爹要是今天还是工人无产者,他一定会恨死朱镕基,;你爹如果是当了一个小老板,那么他便会觉得朱镕基是好的。
只喝咖啡不喝茶 2022-10-15 00:49
sxm 发表于 2022-10-11 23:33
当年不是有个小品“工人要为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吗,出来以后被骂了,但应该也是忽悠了一些人的。我 ...

令尊与当时所有的下岗工人一样,对下岗是支持的。为什么?道理很简单,下岗者可以拿到起码3万元的工龄买断费,这3万元存在银行里,每月利息不比上班的工资少。下岗后正好有了时间去做点别的生意。
至于后来嘛,未下岗的一个月就可以拿到过万工资,而令尊的那点工龄买断费屁也不是了。不过,这已经与朱镕基没多少关系了。
张惟为 2022-10-14 22:50
君行早 发表于 2022-10-14 18:43
确实,毕竟现在和那时候的情况不一样,那个时候只有少部分知识分子有途径有条件了解、接触马克思主义,所 ...

http://www.redchinacn.net/forum. ... &extra=page%3D1
张惟为 2022-10-14 22:49
西红柿收割机 发表于 2022-10-14 18:21
我没记错的话,他是自己上网看着看着就接触到毛主席的书,觉得毛主席雄才大略,便开始看了起来,后面具体 ...

http://www.redchinacn.net/forum. ... &extra=page%3D1
君行早 2022-10-14 18:43
starlight 发表于 2022-10-14 18:29
其实问题实质不在这里。真正的分歧是“工人阶级转向马克思主义,到底是工人自己在实践中受到启发自觉去接 ...

确实,毕竟现在和那时候的情况不一样,那个时候只有少部分知识分子有途径有条件了解、接触马克思主义,所以对于工人们来说,只能被动的被灌输(因为当时的工人无途径也无精力去了解这些)
现在不同了,有了这么多书籍还有电子产品,想学的话都可以学(只要有时间和精力)
幽灵 2022-10-14 18:34
西红柿收割机 发表于 2022-10-14 18:21
我没记错的话,他是自己上网看着看着就接触到毛主席的书,觉得毛主席雄才大略,便开始看了起来,后面具体 ...

同意,算是来自互联网的启发。毕竟时代不一样了,现在人人都识字,加上信息技术的发展,让工人能了解到马克思主义的途径更多了,也算是好事。
starlight 2022-10-14 18:29
本帖最后由 starlight 于 2022-10-14 18:31 编辑
幽灵 发表于 2022-10-14 15:34
这里有个疑点,就是这位大叔是如何接触到马克思主义的?

他从 “被逼无奈只好斗争” 到 “自学劳动法, ...

其实问题实质不在这里。真正的分歧是“工人阶级转向马克思主义,到底是工人自己在实践中受到启发自觉去接触,学习相关思想;还是一定要有左派‘逼’他们去掌握的问题。”这不是说,工人就一定要从零开始自己去推演出马克思主义
西红柿收割机 2022-10-14 18:21
幽灵 发表于 2022-10-14 15:34
这里有个疑点,就是这位大叔是如何接触到马克思主义的?

他从 “被逼无奈只好斗争” 到 “自学劳动法, ...

我没记错的话,他是自己上网看着看着就接触到毛主席的书,觉得毛主席雄才大略,便开始看了起来,后面具体啥转变我也没啥印象,应该说是有实际经验的人更能够理解“斗争的哲学”,蛮多的左派工人都是这样,通过这种那种的手段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说是无师自通吧,也确实是没有人去给他们讲马克思主义,说他们有老师吧,也可以这么说,因为互联网上一大堆为前三十年正名的文章,一大堆宣传毛泽东思想的人(哪怕挂的是羊头),能够算是灌输吗,我认为至少不算是学院派那种庸俗灌输论,用启发会更贴切一些,毕竟这是在他已有的社会实践经历上系统化、体系化、革命化的结果。
激活 2022-10-14 16:08
本帖最后由 激活 于 2022-10-14 16:11 编辑
sxm 发表于 2022-10-11 22:46
我觉得还是有意识形态问题的,统治者一方面用超时劳动让劳动者无暇学习、思考,一方面靠对教育、宣传的控 ...

从这点看,意识形态或者说政府宣传一定是有用的,这也是为什么马克思说“ 统治阶级的思想在每一个时代都是占统治地位的思想” 当时占主流思想的就是“工人要为国家想,我不下岗谁下岗” 所以在第一时间内,多数工人是真的会被“洗脑”,但这种“洗脑”能洗一辈子吗? 等到他下岗没饭吃了,要出去摆摊了,甚至女职工要去当妓女了,你觉得他还会觉得下岗正确吗?

你父亲这样想,他肯定或多或少从中获益了,你们家你肯定清楚啊(你都去香港读书了),所以你父亲支持这种行为。就跟疫情防控一样,刚开始“清零”谁反对?我们说90%都赞同没毛病吧,但经过这些年(2年)日日核酸,停工不能旅游,方舱隔离,这些事情之后,谁还敢说自己百分百支持“清零”多多少少都有点抵触,那么按照意识形态和宣传来讲,这两年停过吗,甚至还有什么疫情胜利的颁奖典礼,这种级别的宣传,有用吗?这些宣传远不如一次真正的封城的效果,网上说“中国需要18年来培养一个小红粉,但是只用一次封城,他就变成神神(贬义词)” 只有切身利益被防控损害了,人们才会意识到这是错误的,人们受损的利益是没办法用“洗脑”洗回来的
幽灵 2022-10-14 15:34
本帖最后由 幽灵 于 2022-10-14 19:42 编辑
西红柿收割机 发表于 2022-10-14 14:22
之前认识了个农民工大叔,在工地上做电焊工,这大叔经验丰富得很,好些年前就开始了,一开始他是因为被逼无 ...


这里有个疑点,就是这位大叔是如何接触到马克思主义的?

他从 “被逼无奈只好斗争” 到 “自学劳动法,拿着《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帮工友们讨薪,久而久之就成为工友们信赖的老大哥” 这部分属于工联主义的范畴,是阶级矛盾的必然产物,但这并不能必然把他导向马克思主义。这就是《怎么办》里讲的 “工人阶级单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只能形成工联主义的意识”。

他 “后来接触到马克思主义” 这部分就是外部灌输的结果,而不是他自己想出了马克思主义,这是不可否认的。当然,我们之前就讨论过“灌输”一词并不是很好的表述,改为“被从外部带入”更好,就像这个例子一样。这位大叔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不是在其刚刚被迫开始斗争时通过有机知识分子“灌输”进去的,而是在其成为“在长期斗争中锻炼出的优秀分子”后,从网络,或者从认识的马克思主义者那里接受的,这种变化是自然而然的。

所以说,列宁同志提出的“工人本来也不可能有社会民主主义的意识。这种意识只能从外面带入”其实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部分小资知识分子自封无产阶级先锋队,凭借着自己对马克思主义理论(可能还不是很深刻的)理解,对着工人发号施令,以为这样就可以把马克思主义“灌输”给工人。
西红柿收割机 2022-10-14 14:22
之前认识了个农民工大叔,在工地上做电焊工,这大叔经验丰富得很,好些年前就开始了,一开始他是因为被逼无奈只好斗争,后来斗得多了就意识到不对劲了,为什么年年都要拖欠工资,为什么劳动法得不到执行,他就自学劳动法,拿着《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帮工友们讨薪,久而久之就成为工友们信赖的老大哥,遇到什么拖欠的事就找这个大叔求助,后面这个大叔接触到了马克思主义,很快就转变为马克思主义者,他写过很多教工人快速讨薪的文章,粉丝非常多,要是还能找得到就搬运一些到论坛来分享分享,这种工人阶级在长期斗争中锻炼出的优秀分子完全不是“有机知识分子”灌输出来的结果,而是资本主义社会下阶级矛盾发展的必然产物。
sxm 2022-10-14 14:21
报与桃花一处开 发表于 2022-10-14 09:10
对,真理是不怕辩的,是越辩越明的。其实辩赢辩输都无所谓,重要的还是辩论本身,思辨过程与结论。 ...

辩输可以学到新知识。辩赢只是爽
西红柿收割机 2022-10-14 14:06
学院派的灌输论没啥用处我说实话。
真能坚持下去跟群众融为一体的本就不多,放弃自己优渥的前途,有这个魄力与决心吗?能够承受抛弃过往美好生活的代价?反正我遇到的绝大多数学院派都没这心思,很多时候,不对,我完全可以肯定的说,几乎99%的工人积极分子都不是靠什么“有机知识分子”灌输出来的,“有机知识分子”高居楼阁之中闭门造车,工人的斗争,他们是不参加的,但工人的觉悟为什么仍然是越来越高的呢?因为斗争,斗争是最能提高劳动群众阶级觉悟、斗争艺术和组织程度的绝好办法,工人不可以不斗争,但工人可以在没有左派参与的情况下进行斗争,很多时候也能够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获得斗争的胜利。
学院派的灌输论,讲白了就是他们自己给自己加戏,呆在空调房里打完一把kr之后用键盘敲字:“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没有先锋队的领导就会陷入工联主义”,然而外头工地上的工人们正抓着钢筋找项目部经理要高温补贴。
随着斗争形势的不断发展,群众中的积极分子只会随着斗争变得越来越多,不论是否存在这样那样的“有机知识分子”,因为后者根本就不参与实际斗争。。。
至于具体啥操作,其实我们去年就说过了:
http://www.redchinacn.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137
西红柿收割机 2022-10-14 13:43
本帖最后由 西红柿收割机 于 2022-10-14 13:45 编辑
君行早 发表于 2022-10-13 22:13
这个倒不是因为因为意识形态有多么的强大,是因为在这之后中特的经济确实高速发展了,物质生活大大提高了 ...

为你的观点提供一些证据:

进入21世纪以来,农村劳动者的可支配收入长期处于低位,仅相当于城镇劳动者平均工资的16%左右。用大白话来说就是,小农与其在农村种地,风吹日晒也赚不到多少钱,还不如进城打工。农村劳动者在进城后可以接受相对低下的工资,因为他们从事农业生产的收入实在是太低了,再加上他们是接受了相当部分义务教育的,这就为经济发展提供了一批数量庞大、工资相当低下的熟练劳动力队伍。
因此,当一个农村劳动者进城务工后,他在短期内得到了更高的劳动收入,自然就。。。

报与桃花一处开 2022-10-14 09:10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10-14 01:43
咱们要不嫌麻烦,继续推进讨论嘛。

讨论越深入,就越能暴露问题,我们自己会加强学习,来观战的网友们也 ...

对,真理是不怕辩的,是越辩越明的。其实辩赢辩输都无所谓,重要的还是辩论本身,思辨过程与结论。
激活 2022-10-14 08:07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10-14 01:43
咱们要不嫌麻烦,继续推进讨论嘛。

讨论越深入,就越能暴露问题,我们自己会加强学习,来观战的网友们也 ...

他叫你等两天再来,人家觉得自己没问题呢
远航一号 2022-10-14 04:41
starlight 发表于 2022-10-13 23:43
论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张惟为网友明明自己采纳了唯心主义的观点,却不敢主动承认。(因为他承认意识形 ...

这是现代唯心主义者的一个特点

你揭露他唯心主义,他就到相对主义、不可知论那里去躲避
井冈山卫士 2022-10-14 01:43
starlight 发表于 2022-10-13 23:43
论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张惟为网友明明自己采纳了唯心主义的观点,却不敢主动承认。(因为他承认意识形 ...

咱们要不嫌麻烦,继续推进讨论嘛。

讨论越深入,就越能暴露问题,我们自己会加强学习,来观战的网友们也会思考,这就是良性循环了。

starlight 2022-10-13 23:43
本帖最后由 starlight 于 2022-10-13 23:46 编辑
井冈山卫士 发表于 2022-10-13 23:09
欢迎继续回来讨论。

您看,你自己说的沃尔夫自己又忘了。没事,这是讨论中经常出现的毛病。

论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张惟为网友明明自己采纳了唯心主义的观点,却不敢主动承认。(因为他承认意识形态由物质基础决定,但是又把意识形态看成是某种形而上的了、凌驾于社会之上的、所有阶级都信服的东西。因而,指出他的唯心主义本质,就会被他用“你在误读我”来糊弄过去)对于井冈山同志提出的“阶级意识本就是意识形态的一部分”与他自己自相矛盾的点并不直接回复,对其他同志指出的事实不予理会,反而甩出一大堆哲学家来论证自己“博学多识”,通过贬低对手来试图取得优势这可真是令人头疼。

查看全部评论(113)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2-7 12:59 , Processed in 0.031463 second(s), 17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