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参考 红色春秋 查看内容

棒喝独立中文笔会张(钰)裕秘书长

2022-12-2 01:20| 发布者: biruxie| 查看: 2317| 评论: 0

摘要: 棒喝独立中文笔会张(钰)裕秘书长 毕汝谐(作家 纽约)由于这是张(钰)裕任职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期间发生的纠葛,故鄙人照旧敬称其为鄙人于2007年加入独立中文笔会,态度介乎积极与消极之间;2009年,独立中文笔会无端终止与鄙人的联系,鄙人不知其所以然,也不便探问究竟,

棒喝独立中文笔会张(钰)裕秘书长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由于这是张(钰)裕任职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期间发生的纠葛,故鄙人照旧敬称其为秘书长而非前秘书长。

这原是一件芝麻绿豆般的小事,却不期然暴露张(钰)裕秘书长的伪君子面目。

有这样一句成语:见微知著;小是小非,却足以彰示张(钰)裕秘书长之人格人品。

鄙人于2007年加入独立中文笔会,态度介乎积极与消极之间;2009年,独立中文笔会无端终止与鄙人的联系,鄙人不知其所以然,也不便探问究竟,

从此便处于失联状态。后来笔会一分为二,鄙人畏于介入人事斗争,退避三舍

2022年8月,欣闻独立中文笔会将于9月召开大会,鄙人报名参加,却被张(钰)裕秘书长告知:你早在2009年起一直未交会费,

因此已在2013年底彻底失去会籍。根据规定,此后恢复会籍就必须补交所欠全部会费。云云。

基于对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这一堂皇招牌以及张(钰)裕人格声誉的盲目崇信,鄙人不虞有诈,笃信这一稍嫌蹊跷的张氏说辞,心悦诚服,谨遵钧命;

果如此,则和谐场面即将呈现——鄙人一次性补交十几年来积欠的会费五百美元,银货两讫,复活会籍,你好我好,一团和气。

遗憾的是,世事多有难测者,鄙人分头与数位海外会员茶叙攀谈,方知独立中文笔会会员会费仿佛联合国会员国会费,拖延缴费情况甚多,却未闻有交付积欠会费方可恢复会员资格之先例;

于是乎,鄙人大为不悦;有道是不患寡而患不均,同为海外会员,待遇竟有三六九等之别,张(钰)裕秘书长将鄙人作为软柿子捏出来,单独处理,公道何在?!

嘻嘻,张(钰)裕秘书长俨然以黄世仁自居,责令杨白劳必须一次性交付十几年积欠之地租(会费),方能恢复佃户(会员)资格!

鄙人自我克制,致信张(钰)裕秘书长,委婉进言——悄悄话:吾友海外会员甲乙丙丁,鲜有如期交付会费者。

张(钰)裕秘书长不知反躬自省,就坡下驴,却假痴假呆地反诘于我:至于其他会员的旁例,也请提供姓名,看是否有所遗漏。据笔会记录,

如有类似会员,应该也早已失去会籍或即将失去会籍了。

北京人讲话:揣着明白装糊涂!

鄙人继而明察暗访,内情一清二楚:这是张(钰)裕秘书长单独为鄙人量身定制的一项“殊荣”,I am the only one!独一份!

张(钰)裕秘书长睁着眼说瞎话,瞎话被揭穿后也不脸红,绝了!

岂有此理,太欺负人了!

私下交流,众口皆称张(钰)裕秘书长一惯看人下菜碟,亲疏有别,大家敢怒不敢言;文坛传言,犹如海上波涛,口耳相递,何妨录以备忘;

鄙人素闻张(钰)裕秘书长解数了得,以一介工科生,谬称编辑,滥竽充数于独立中文笔会群英行列,名不正言不顺;

然其心机过人,法术圆融,巧取银两,妙手无形,乃至于人人心存疑窦却又个个手无实据;张(钰)裕秘书长安居瑞典,把控笔会,

以外行指挥文士,逞一时快意,为监守勤于弄事,铸千秋饭碗;鸠占鹊巢,威福同作,慑制儒林,滴水不漏!岂老虎也打盹、

骏马亦失蹄,张(钰)裕秘书长今番千虑一失,为区区五百美元,红口白牙,捏造章法;结果一着不慎,被敢怒又敢言的毕汝谐擒狐尾于光天化日之下,叹叹!

鄙人不禁哑然失笑——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堂堂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腼颜谎人,亦无不可,若是为了大额巨款搏一搏,争取可观的经济效益,倒也罢了;区区五百美元,小数耳,

买糖不甜,打醋不酸;为此暴露人格短板,鄙人深为张(钰)裕秘书长感到不值。

啧啧,张(钰)裕秘书长委实眼拙——揽镜自视,鄙人并非软柿子,而是关汉卿笔下那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噹噹的铜豌豆!

不才毕汝谐,于1970年深秋创作中篇小说九级浪,超前预言文革最终结局,作为文革批判现实主义第一人进入至少四种史书:一,百年中国文学总系;二,中国心灵史;三,中国知青文学史;

四,文化大革命的地下文学。国家不幸诗家幸;文革时除了浩然,全体中国作家噤声,从而出现巨大的文学真空;文革大灾难把毕汝谐这个20岁的铜豌豆一举送进了中国文学史。

2015年2月, 铜豌豆毕汝谐敢为天下先, 超前预言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称帝或者死于非命。铜豌豆毕汝谐实为全世界第一人。

少时敢于冒犯暴君毛泽东、老来不惧违逆暴君习近平——铜豌豆毕汝谐,自然不可能任由张(钰)裕秘书长派穿小鞋!

鄙人压抑怒气,再度致函张(钰)裕秘书长——

尊敬的张裕秘书长:

您好。

兹有絮絮陈情者:

一,早年学习中国法制史,知悉西周朝年满70岁罪犯可得轻处;中华民族宽老恕老美德,渊远流长;鄙人期盼今次加入蒙受宽恕行列。

二,忆及2009年情事,系独立中文笔会无端中断与鄙人的所有联系在先,而鄙人不明就里从而停交会费于后;前车后辙,果由因生,

述法述理,情有可原。尚望足下斟酌。

三,请君掷下2009年版独立中文笔会关于积欠会费与会籍因果关系之规定;兹强调系2009年而非今日之规定,以免误蹈后法惩治前过的法理谬区。

2009年后,独立中文笔会花开两朵,各自表述;鄙人不知所从,默然无语。其中某些法律纠葛,未明法院裁示。

四,拜读郭沫若茅盾传记,此二位时而脱离(自动脱离)、时而复入世界第一大党,履历斑驳;再度加入后,追认其党籍从早先算起,

却并不令其补交脱离(自动脱离)期间全部积欠党费也。

五,岁月不居,人事更替;惜刘宾雁刘晓波(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鄙人常常与之往还)孟浪诸君不在了,无法为鄙人说项也。

不情之请,还乞海涵;人老话烦,敬请原谅。


毕汝谐 敬上


名为书信,实若讼词,侃侃而言,绵里藏针,法理兼备,设网罗雀;管教这位面皮厚实、心灵粗糙的张(钰)裕秘书长无法自圆其谎,哑口无言!

果不其然,张(钰)裕秘书长理屈词穷,拒不开示2009年相关条例,模仿鸵鸟埋头沙堆;

常言道: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张(钰)裕秘书长就此化身为鱼,永失声带!

哼哼,烈士杨佳有言: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要给你一个说法!

北京人讲话:不蒸包子,要争(蒸)一口气!

其实,自古以来,朋友之间便有通财之义;无论何种名目,奉赠张(钰)裕秘书长五百美元并无不可,折为瑞典克朗也无几多;

私相授受(为照顾张(钰)裕秘书长的小心脏计,此处删去一组精彩、工整的排比句),水过无痕;然想及古语云:

君子爱人以德,小人爱人以姑息;惯纵张(钰)裕秘书长欺软怕硬、谎随口出之恶习,君子不为,铜豌豆毕汝谐亦不为也;故不能不当头棒喝,令其悬崖勒马!

1962年,印度总理尼赫鲁谈及中印边境战争说过:对于两个亚洲大国来说,为了几块荒凉的土地,互相扑上去,掐咬住对方的喉咙,是很荒唐的事情;

但是,如果这涉及到国家尊严,就是另一回事了。

为了纸面上的五百美元,不依不饶地与张(钰)裕秘书长较真,自然是很荒唐的事情;但是,如果这涉及到个人尊严以及独立中文笔会秘书长职位的道德要求,则是另一回事了。


OK,走笔至此,铜豌豆毕汝谐给本文安排一个出乎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的妙趣盎然的结尾——

自从相声泰斗侯宝林先生辞世,人世间的包袱笑料便不多了;这一回,张(钰)裕秘书长无事生非,自取其辱(杨子荣讲话:撞到我枪口上了!),

铜豌豆毕汝谐继承侯宝林大师的遗志,兼且师法郭德纲,运用巧思,将张(钰)裕秘书长炮制为包袱笑料,供独立中文笔会广大会员及天下网友同乐!

张(钰)裕秘书长名裕而实匮——人格、信誉、诚实、本分,样样阙如!

张(钰)裕 秘书长名钰而实愚——既无自知之明,又无知人之明!刘四爷对骆驼祥子讲话:老子往外掏坏的时候,还没有你呢。

1970年深秋,面对暴君毛泽东,候补秘书长张(钰)裕有何作为?!

2015年2月,面对暴君习近平,在职秘书长张(钰)裕有何作为?!

北京人讲话:那时候您还不知道猫在哪块坟地里听蝈蝈叫呢。

 且看张(钰)裕大名之新解——

北方农民喝止骡马,常常高腔大嗓地发出长长的带有韵味的断喝—— YUYUYUYUYUYUYUYU !

嘿嘿,此时此刻,眼见瘸驴跛马业已走上道德危崖,马上就要坠崖身亡,铜豌豆毕汝谐不以善小而不为,大喝一声——YUYUYUYUYUYUYUYU !

钰也罢,裕也罢,横竖用一声YUYUYUYUYUYUYUYU 便可以概括之,大不了铜豌豆毕汝谐提高八度音阶就是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3-2-8 11:13 , Processed in 0.017013 second(s), 11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