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南非玛利卡纳屠杀

2012-8-20 10:55| 发布者: 玉表| 查看: 854| 评论: 0|原作者: 橡树村|来自: 橡树村

摘要: 高涨的物价,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对政府提供的服务越来越不满意,已经使得底层南非人民对于现状越来越不满意,越来越倾向使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就在玛利卡纳屠杀发生的时候,西开普关于政府服务的抗议已经打出了要让政府无法统治的暴力口号,茨瓦尼理工大学的学生罢课也已经向暴力方向发展,多个校区不得不关闭。 ... ...
玛利卡纳屠杀

2012年8月16日下午,南非西北省铂金矿区的玛利卡纳Marikana铂金矿发生暴力冲突,警察与示威人群发生枪战。枪战持续大约三分钟。按照 17日中午南非警方公布的数据,事件造成34人死亡,78人受伤。这是南非种族隔离结束以来发生的最严重的暴力事件,堪称新南非最血腥的一天。

实 际上这次事件距离上次暴力冲突并不远。上周以来,陷入劳资纠纷之中的世界第三大铂金生产商Lonmin下属的玛利卡纳铂金矿一直有暴力冲突。在这个铂金矿,已经有三十年历史,成为南非执政联盟一部分的南非矿业工人工会NUM与新成立不久的矿业与建筑工人工会联盟AMCU在争夺铂金矿工的代表权,时有暴力行为。这一轮冲突起因是AMCU从10日起组织的罢工。去年NUM已经代表工人与资方达成了为期两年的薪资协议,认为没有必要在今年再提出薪资要 求,但是AMCU坚持要罢工。由于AMCU代表的人数不足,这次罢工也缺乏南非的法律保护,属于非法罢工。因为两个工会对此次罢工持相反态度,双 方冲突一直存在,甚至有人放冷枪暗杀。从11日到14日,冲突一共导致十人死亡,死者其中包括两名警察和两名保安,三名NUM成员,还有三名路人。警察的枪支被抢。其中一名受害者的尸体足足在外面展示了一天,用来警告那些没有参加罢工的“叛徒”。玛利卡纳屠杀发生前,NUM曾经召开新闻发布会,称对方有一个暗杀名单,专门针对NUM的人员。

这次AMCU代表玛利卡纳矿工们提的要求是把工资增加一倍多,把最低工资增加到每月 12500兰特,远高于目前的每月大约4000到6000兰特的实际收入水平。AMCU的这个做法是有成功先例的。今年二月份在世界第二大铂金生产商 Impala铂金公司控制的矿区,AMCU组织罢工要求把最低工资涨到9000,也导致两个工会的暴力冲突,造成流血事件。暴力冲突之后,资方迅速让步,最终达成的协议是8000。在普通工人眼里,暴力冲突显然成为解决劳资纠纷的一个有用的工具。尽管两个工会在公开场合都尽力撇清自己与暴力事件 的关系,但是很显然暴力事件也已经成为工会向资方施压的一个手段。不过这一次,Lonmin的管理者立场要强硬很多。

持续几天的 暴力并没有推进劳资纠纷的解决,越来越多的工人在矿区的一个小山上聚集,到15日,已经聚集了大约三千人。与此同时,已经遭受人员损失的南非警方也加大 了警力,在矿工聚集的小山附近架设了一个30辆警车组成的营地,调集了各种防暴设备。工会之间的矛盾使得工人对工会的作用失望,工人要求越过工会直接与资 方的总经理谈判,这个要求没有得到满足。资方反而以罢工非法为由,要求工人在周五以前返回工作,否则就要遭到开除。这个姿态更加激怒了罢工工人。去年 Lonmin就曾经开除了九千名矿工。虽然多数矿工最终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但是仍然有不少人失去工作。南非一个矿工往往养活数个人口,是家庭的经济支 柱,失去这份收入还不算差的工作意味着家庭立刻失去收入。同时Lonmin为工人提供住房解决方案,失去工作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住房,不得不承受更大的损 失。

劳资纠纷解决无望,15日,警方的任务就是控制局面,聚散人群了。经过了一天多的交涉,两个工会的高层也都到现场劝离,工人们 的立场都没有任何松动。面对警方的防暴设备,工人们也不是没有准备,早就找到了很多刀棒武装起来,甚至还有枪支,唱着传统的战歌,气氛非常紧张。16日下 午,AMCU的主席再一次用并不熟练的科萨语恳求工人们撤离。失败后,警方开始使用暴力手段驱散人群。

警方动手的时间是16日下 午差十分四点,四架直升机出现在空中,飞行高度很低,故意显露直升机里面的武装人员。警方一开始动用的是催泪瓦斯,暴震弹,高压水枪等。在这些防暴武器压 制下,工人们开始向山下撤退。忽然,密集的枪声响起来,足足持续了两三分钟,现场留下了至少十几具尸体。血腥过后,人群终于被驱散,矿区局势恢复平静。射 击视频见.......。按照警方的说法,一股向警齤察冲出来的人群先向警方开枪,警方不得不还击。不过,究竟为什么直接使用真子弹,警察的反应是否过 分,需要等待完整的调查以后才能知道。

无论如何,南非却再也不能说是以前的南非了。这样血腥的镇压,以前只在种族隔离时代见过。南非人对于种族隔离时代的几次屠杀都是很清楚的。1960年3 月21日的沙皮维尔惨案,69人死亡;1976年6月16日的索韦托暴动,700人死亡。沙皮维尔惨案使得南非的反种族隔离者认为和平抗争再也没有了希 望,开始考虑武装反抗手段;索韦托暴动则正式开启了暴力反抗的阶段,为南非培养了一大批反种族隔离斗士,最终使得白人种族隔离者的统治无法继续。现 在,3月21日作为南非的人权日得到纪念,6月16日则是南非的青年节。在种族隔离制度已经结束,全民选举已经实现,政权已经经过了平稳过渡,执政联盟稳稳掌握三分之二选票的今天,发生这样的屠杀,对南非的国际形象是一个重大打击。

实际上从2007年以来,南非各种示威引发的冲突就 在不断升级,不仅数量越来越多,暴力程度也越来越大,越来越血腥。从2008年到2011年,南非平均每个月就有八次半能够造成影响的示威,而在 2004年,全年有影响力的示威只有十起。示威导致暴力冲突的比例也从2007年的不足四成上升到2011年的超过六成。高涨的物价,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对政府提供的服务越来越不满意,已经使得底层南非人民对于现状越来越不满意,越来越倾向使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就在玛利卡纳屠杀发生的时候,西开普关于政府服务的抗议已经打出了要让政府无法统治的暴力口号,茨瓦尼理工大学的学生罢课也已经向暴力方向发展,多个校区不得不关闭。

马利卡纳屠杀发生后,南非总统祖马以及各个主要党派都齐声谴责暴力事件,要求对事件进行调查,探讨如何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希望通过这次事件,那些刻意鼓动暴力冲突的民意领袖们可以放弃暴力手段,改用其他途径为工人和民众谋求真正的利益,不再为自己的政治投机来鼓动暴力冲突。如果真的可以吸取教 训,那么这次事件也不算白发生,能为南非社会的稳定和发展做出贡献。不过,这个一厢情愿可能过于乐观。

南非要实现从种族隔离社会向 正常社会的转变,的确需要面临很多问题。种族隔离时代,白人与黑人得到的教育机会,发展机会完全不同。种族隔离制度结束后,这些不同也需要几代人的时间才 会逐渐消失。这个变化的过程必然是缓慢的,但是已经翻身了的很多黑人并没有耐心等待这些问题的解决。而南非高速增长的人口,迅速的城市化却带来了越来越多 的新的社会问题,解决这些问题已经超出了政府的执政能力。这些就导致很多黑人人口的实际生活水平下降。而另一方面,取得了政权的人们迅速利用权力致富,南非出现了一大批黑人富豪,权钱交易比比皆是,与日子越来越艰难的底层民众形成鲜明对比。

这些曾经的革命者也在致富后迅速远离底层民众,再也不能成为底层民众的代表。曾经在反种族隔离中起到重要作用,团结了南非众多矿业工人的NUM在与新兴的AMCU的竞争中就处处处于不利地位。虽 然这个情况与AMCU放出的一些无法实现的承诺有关,但是NUM更多关注自己的权力分配和政治利益,远离基本民众显然起到了更大的作用。NUM的上级组织 南非总工会,甚至执政联盟的领袖非国大,也面临类似问题。这些政客只在选举的时候出现,有问题的时候却毫无踪影,只有使用暴力手段闹出来足够大的动静, 才能听到政客们的声音,问题才能看到一些解决。这也是为什么民众倾向于认为暴力可以解决问题,示威越来越倾向暴力的一个重要原因。民众虽然因为缺乏选择仍然继续投执政联盟的票,但是对这个政府已经缺乏基本信任。这个基本问题不得到解决,南非的暴力冲突很难停止。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最新评论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7-22 19:49 , Processed in 0.329994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