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红色中国网 首页 工 农 查看内容

“民主”和“自由”都有了,然后呢?

2012-8-21 20:48| 发布者: 而东| 查看: 626| 评论: 1|原作者: 南非矿工|来自: 南非矿工

摘要: 南非总统祖玛在17日即宣布成立以内阁成员沙巴那Collins Chabane为首的调查委员会“查清责任和真相”,他将暴力和流血称为“毫无意义的悲剧”,声称“有足够民主空间,通过对话、而非违法和诉诸暴力解决任何争端”,并下令“执法机构权力控制局势,把暴力犯罪者绳之以法”,他还宣布,自8月20-26日为全国哀悼日,并在8月23日举行全国性官方悼念仪式,并重申“南非人民团结起来,反对任何暴力,建立一个有凝聚力的社会,重建对和平、 ...
8月16日,南非西北省马瑞卡纳Marikana一处铂金矿发生血腥一幕:当天上午,这座由英国龙曼Lonmin公司经营的 铂金矿里涌入一群手持铁钎、木棍、砍刀、火枪等杂色“武器”的矿工,他们追逐管理人员车辆,要求接管矿山,与之对峙的南非警察用自动武器开火,短短两分钟 时间,便酿成了血流成河的一幕。

据警方事后宣布,在这次“自卫还击”中,共有34人死亡、78人受伤,其中死者全部是矿工;而工会方面则报告称,仅被打死的矿工就多达36人。

这是1994年南非结束种族隔离政策后,南非最严重、伤亡最惨烈的一起警民冲突事件,南非政治分析员丹尼尔.希尔克Daniel Silke甚至认为,这是今天南非人记忆中前所未有的社会流血骚乱。

事实上,工潮和流血冲突早已发生。

据南非新闻联合社披 露,罢工是8月10日开始的,最初参加者仅有几百人,他们指责龙曼矿方待遇菲薄(白人管工收入是黑人矿工5-10倍)、劳动和生活条件恶劣,要求将平均月 薪从4000兰特(合400欧元)提升到12500兰特,这一要求遭到南非主流工会——南非全国矿工联合会(NUM)的消极抵制,却受到小型工会南非矿工 联合委员会(AMCU)的积极支持,随后几日,矿方和矿工、矿工和警察、支持不同工会的两群矿工间多次爆发流血冲突,导致6名矿工、2名矿上保安和2名警 察的死亡,警方和当地政府介入调停但并无结果。数千名失望和愤怒的工人占据山头露宿抗议,既不听从矿方复工号召,也不再受工会的号令,与前来维持秩序的数 千警察对峙3天之久。8月15日夜,龙曼矿方发出强硬声明,勒令矿工必须在16日复工,否则“小心饭碗”,引发工人更大愤怒,次日一早,当催促工人复工的 管理人员乘车出现时,悲剧开始上演。

按照警方的说法,他们首先利用水炮、眩晕手榴弹和催泪弹等非致命武器,试图“恢复秩序”、“收缴凶器”,未果后才“被迫自卫 射击”,警方发言人阿德里亚诺Dennis Adriao8月17日称,警方“并无选择余地”,在遭到“包括枪支在内各种武器攻击时,不得不以一切手段自 卫”,但尽管警方迅速封锁矿山和现场,无数血淋淋的照片依旧很快通过网络、媒体不胫而走,“自卫射击说”受到越来越强大的质疑。

南非总统祖玛在17日即宣布成立以内阁成员沙巴那Collins Chabane为首的调查委员会“查清责任和真相”,他将 暴力和流血称为“毫无意义的悲剧”,声称“有足够民主空间,通过对话、而非违法和诉诸暴力解决任何争端”,并下令“执法机构权力控制局势,把暴力犯罪者绳 之以法”,他还宣布,自8月20-26日为全国哀悼日,并在8月23日举行全国性官方悼念仪式,并重申“南非人民团结起来,反对任何暴力,建立一个有凝聚 力的社会,重建对和平、稳定和秩序的信心”。很显然,祖玛的意图在于调和,尽可能淡化危机和暴力,同时无意深究警方责任。

而龙曼矿方则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事发当晚,龙曼公司总裁费力摩尔Roger Phillimore发表声明,称“对死亡事 件表示遗憾”,并称问题是“公共政策失误”,而非“社会冲突”,而“当天发生的是两个工会成员间的内讧,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的则是南非警方”,言下之意,矿 工有错,警察有错,惟独矿方是无辜的。

这种论调显然难以平息矿工的愤怒,和塞住南非各界的悠悠众口。南非新闻社次日即以“大屠杀”为题大幅度报道此事,媒体和公众也纷纷表示不满和谴责。

正如许多南非和南部非洲观察家所言,南非矿业的各种痼疾早已有之:蛮横粗暴的管理方式、糟糕的安保措施和工作生活环境、悬殊的收入落差,都令白人矿主及管理层之间长期关系紧张,流血冲突早在种族隔离时期便屡见不鲜。

种族隔离制度结束后,黑人在政治上获得民主、自由和平等,滋生了更强烈的维权愿望,但外资矿方仍沿用过去的一套进行经营、管 理,并利用南非近年来经济形势欠佳,和大量更廉价邻国劳工的涌入,强硬拒绝工人的各种维权要求。在政府方面,白人政权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政府的“屁股”会坐 到工人一方,因为新政权同样需要外资,需要税收和就业机会,而在种族隔离时代毫不犹豫站在工人、黑人一方的南非工会,也因为执政党——非国大ANC和工会 的渊源,分成了“鸽派”的大工会,和“鹰派”的小工会,这样一来,原本简单的“劳与资、黑与白”对立,就演变成如今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大混战。

祖玛在非国大中已属于左派、民粹派,当初他正是依靠大量中下层选票,才战胜大批党内元老后来居上,但如今比他更左、更激进的 非国大政治家已开始借马瑞卡纳之血“逼宫”:非国大青年联盟前领导人马雷马Julius Malema18日在拒绝任何警方保护情况下深入矿工中表示支 持,他声称,总统祖玛应对屠杀负责,并引咎辞职,并不失煽动性地表示“祖玛对矿工无动于衷,他昨晚(周五)宁可去见白人”。可以想见,这次矿难将引发南非 政坛、尤其非国大内部的激烈动荡。

自种族隔离时代结束后,南非本国,以及许多国际社 会人士都为民主、自由和平等的“彩虹国”建立而激动不已。但平等仅仅在政治层面上实现,而远未落实到经济层面,一方面,白人和外国投资者抱怨南非劳动力成 本居高不下,劳动效率和社会秩序大幅降低,在南非投资变得无利可图,另一方面,非国大和南非政府又不得不面对黑人和激进工会群体越来越强大的压力,要求通 过更强硬的手段,实现经济资源的“平等分配”,让黑人获得和经济地位相称的政治地位——通俗地说,就是“一平二调”、“一大二公”。而南非政府和非国大则 进退两难,依违其间,言辞闪烁,意欲调和弥缝,但事实证明,在原则性分歧面前,稀泥是和不得、也和不成的。

更严重的是,冲突的直接责任双方——矿方和矿工毫无妥协迹象。

据法新社报道称,8月19日一早,龙曼公司发出最后通牒,勒令罢工工人最迟于8月20日复工,并声称这是“最后的保住饭碗机 会”,否则“后果自负”。而矿工及其家属则发出同样强硬、愤怒的回应,有人表示“如果我们就此回去,那么死者算什么”,更有人讥讽道“他们为什么不去太平 间和医院,去给那些死者、伤者宣读这份通牒”。

南非铂金产量占全球3/4,龙曼公司的停产令全球铂金市场价格在8月16日当天攀升3%,资方的焦急心态当然可想而知。不过 此时此刻,这些英国人心中所牵挂的,依然只有铂金和市场,仿佛几十条鲜活生命的消失,和他们全无相干一般。可想而知,倘劳资双方目前的态度、立场持续下 去,事态还将扩大,还可能有更多生命丧失,更多影响产生。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海岩 2012-8-22 12:12
看近来一些“民主左派”的倒薄嘴脸,对“民主”口号越来越失望

查看全部评论(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19-10-23 05:16 , Processed in 0.02738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