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理 论 查看内容

旧文重发——请教李民骐诸同志

2011-12-8 23:49| 发布者: 黄雀| 查看: 2176| 评论: 11|原作者: 项观奇|来自: 原创首发

摘要: 《论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宪政的一致性》是今年6月在济南写的一篇文章,目的是回答一些同志的胡涂认识。没想到,直到今天,李民骐诸同志还犯着这样的胡涂。胡涂倒也罢了,还要对别人“大批判”,则难免流于荒唐。

 

重发旧文

——请教于李民骐同志

 

 

项观奇

   

  《论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宪政的一致性》是今年6月在济南写的一篇文章,目的是回答一些同志的胡涂认识。没想到,直到今天,李民骐诸同志还犯着这样的胡涂。胡涂倒也罢了,还要对别人“大批判”,则难免流于荒唐。


  道理已经大体讲明,更况还有主席的一篇专论文章,似乎不必再多作重复论述。


  宪政问题的提出,不仅从一般无产阶级专政理论上看,是必要的,而且,更重要的是,从反对修正主义、特别是防止修正主义的实践上看,是必要的。


  有宪法而无宪政,宪法形同虚设,个人、集团、政党都有可能凌驾于宪法之上。这已为苏东和中国发生的修正主义上台的历史所证明。宪法必须和宪政结合,构成一个完整的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民主的制度体系,才能更好地确保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机器不被篡夺,不会改变颜色。所谓权力制衡、权力监督,都是这个意思。这是实践给我们的启示,是马列毛主义的国家学说给我们的启示,而不主要是来自资产阶级的宪政思想理论——当然有批判继承。我们的认识已经远高于资产阶级的观点,这就是列宁在建国后经常讲的,我们所建设的是无产阶级的国家机器,是代表绝大多数人、为绝大多数人掌控的国家机器。仅此一点,无产阶级宪政,就高于任何剥削阶级的、也包括高于资产阶级的宪政。


  现在,要解决修正主义统治的问题,要解决修正主义路线的问题,这自然不是靠提出宪政就能实现的,这要靠人民群众革命运动。面对修正主义的资产阶级专政,只有革命才能解决问题,只有革命的形式和路径才是最现实的最紧要的问题。这一点应该没有疑义。同志们不要把我们对未来无产阶级专政的政体形式的设想,和现在要做什么,混为一谈。我们从来没有这样表述过。


  但是,现在提出社会主义宪政问题,不仅具有探讨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理论意义,也还是有重大的现实意义的。何以这样说?现在各地的维权运动,本质还是维护宪法赋予的人民权利的运动,也就是说,是一种维护宪政的运动。讲宪政,就是从理论和实践上论证维权的合理性,就是一种对维权的理论支持、政治支持。当年,孙中山先生领导了二次革命、护国运动、护法运动三次大的反对以袁世凯为代表的反动势利所搞复辟倒退活动的斗争,其旗号就是《临时约法》,就是维护宪法,维护宪政。在世界历史上,专制和共和的斗争史,就是帝制和宪政的斗争史。根据历史经验,宣传宪政,坚持宪政,推动宪政,是争取民主,反对专制,展开阶级斗争的一种重要形式,其革命精神和革命作用是不可低估的。所以,今天提出社会主义宪政问题,是有强烈的现实意义的。


  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民主是讲的同一个东西,就是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一个是就对象而言的,一个是就自身而言的。就资产阶级而言,无产阶级只实行排除资产阶级的本阶级的专政;就无产阶级而言,这个专政只能是通过无产阶级整个阶级的民主实现的。说专政也罢,说民主也罢,需要形式,以宪法为根本大法的宪政,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形式,或者说,是无产阶级民主的形式。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呢?


  很好理解。


  可能对于像李民骐同志这样牢固坚持形而上学思维习惯的同志存在不好理解。所以,这里不多谈宪政问题,只补充几句和李民骐同志讨论思维方式、论证方式的意见。


  第一、李民骐同志说“众所周知,马克思、恩格斯、列宁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宪政民主’,而只讲过无产阶级专 政。”以马恩列是否用过这个概念来论证问题,这不能说明什么道理。列宁说“无产阶级国家资本主义”是在马恩书上连一个字也找不到的新概念。这并不妨碍这是一个科学概念。我们现在大量使用了马恩列没有使用的概念,这是很自然的,这是历史这个自然过程在思维上的自然表现。不应该是思维限制生活,而应该是思维反映生活。重要的是要正确反映。


  何况,毛主席不仅有话,而且有文章。不知李民骐同志没读过,还是不同意,我把主席文章附录在后面,请李民骐同志再去读读。


  第二、从维基百科的定义来论证问题也不合适。读革命导师著作,有一篇是这样论证问题的吗?就是好的学术论文,也不能这样论证问题。李民骐同志是在美国求学和任教的,要注意不要受美国资产阶级教育的影响。别的领域我不清楚,在中国历史学领域里,我没看到美国有几位真正的大家——在德国、甚至在欧洲也是——吹自然是有人吹的(例如,我看到美国的裴易理教授说我们落后二十年。我在二十几年前,在山大接待过她,我看倒是她没有进步。当时把他们称为美国小“四人帮”,记得有黄宗智、周锡瑞等人,除了三男一女像,其它都不像。)。学术界常说,我们对外国史的研究是隔靴搔痒,他们对我们历史、甚至现状的研究,朝好里说,也同样。


  我们分析一下李民骐同志的引文和论述方式。


  “宪政主义(constitutionalism)又称立宪主义,是西方政治思想史上一种主张以宪法体系约束国家权力、规定公民权利的学说或理念,也是目前西方民主国家的现状。這種理念要求政府所有權力的行使都納入憲法的軌道,並受憲法的制約,使政治運作進入法律化理想狀態。宪法强调法律具有凌駕于包括政府在 内的一切的法治(rule of law)的必要性。


  憲政的根本作用在於防止政府(包括民主政府)權力的濫用(即有限政府),維護公民普遍的自由和權利;传统上,宪政本身并不直接涉及到政府是否通过民主选举产生,但现代宪政理论往往与民主的概念密不可分。


  可见,所谓‘宪政’的关键,是以宪法来约束国家权力,请注意,也包括‘民主政府权力’的滥用。也就是说,在本质上, 所谓‘宪政民主’的说法指的是用‘宪政’来约束民主。”


  “所谓‘宪政民主’原本就是资产阶级专门为了限制人民民主权力而设计出来的反动制度。”


  用这种西方教科书式的词条来反驳社会主义宪政理论是软弱无力的。一,这里说的是西方国家,也就是西方实行民主共和制的宪政国家。这和我们论证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在国体上不是一回事。二,这里主要说的是政体形式,也是资产阶级观点的,和我们的论述完全不一样,例如,我们强调一切权力归人大,西方根本没有,也不会接受。但是,就其强调约束政府权力一点而言,也并不总是“反动”的。倒是可以为无产阶级专政提供可以批判继承的思想资料的。三,笼统地说“所谓‘宪政民主’原本就是资产阶级专门为了限制人民民主权力而设计出来的反动制度。”缺乏历史主义观点。前面还承认约束政府权力,后面就说“专门为了限制人民民主权力而设计出来的反动制度。”自己就前后矛盾。更况,这种否定一切的观点,是违背马列对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制度的科学评价的,也不符合尽人皆知的历史常识。


  第三、李民骐同志的整个论述,就是搞一点概念,完全没有联系实际,既没有国际共运正反两方面的历史实际,也没有我们中国的正反两方面的历史实际。这样搞理论,是没有出路的。既不可能从实践中得出科学认识,也不可能对现实斗争发挥作用。这可能与李民骐诸同志的经历有关。这些同志参加过八九,受过灾难,但是,并不能正确认识八九。那场斗争毕竟是资产阶级民主派主导和领导的,人民群众的反官倒、反腐败,是人民运动的自发倾向,但是,在当时,不占主导。真正的毛派,那时,还没有自由,没有发言权。这有历史事实为证。这个区别,至今在我们的队伍里还有深刻影响。这一点,我请同志们注意。这个“出身”(实际是经历)问题,不能不深刻影响每个人一生的立场和思想观点。


  第四、李民骐同志在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民主这些问题上,自己并没有搞清楚。例如,有的同志就批评他说,无产阶级民主需要形式,需要制度保证。但是,李民骐同志只说需要无产阶级民主,那么,这个民主,怎么实现呢?他没有回答,是不是恐怕连想也没想。他的一些说法表现了思维的混乱。明明引文说的是,“宪政限制民主政府”,他却把此话理解为“宪政限制民主”。就这句话讲的资产阶级政体形式而言,正是说的宪政保证民主,限制政府——民主选举的政府。这种理解,真是低级错误。


  第五、李民骐同志搬出一点西方的论述,来讨论宪政问题。既看不出他是同意这些观点,也看不出他是反对这些观点,更重要的是,这不是我们讨论中提出的观点,没有任何针对性。有些说法,很错误。例如,说“宪政本身并不涉及民主,宪政的根本目的是保障自由权;而民主则关注政府的产生方式和 权力来源。宪政可以让政府受到约束从而保障公民自由权;民主则可以让政府执政为民,从而保障或增加公民受益权。因此民主国 家未必是宪政国家(例如古希腊),宪政国家也未必是民主国家(例如大宪章时代的英国)。宪政的关键词是‘自由’,民主的关键词是‘平等’。”这些似是而非的说法,无法和毛主席的正确说法“宪政就是民主政治”相比。中国人的思维的长处是简洁、精确。自古如此。孙中山、鲁迅、毛主席等巨人是当代的杰出代表。近三十年来,西学东渐,许多混饭吃的先生,拿自己也不明白、让中国人更不明白的废话,加上存心不让你懂的欧化句式,以显示自己的学问。这是典型的忽悠。其实,越是真理,越能让人明白,越是口语,越能深刻。


  第五、以李民骐同志这样的理论修养和水平,难免学风不够端正,口气大的有点没边,例如此文中说什么,“现在一群号称左派的所谓‘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派’居然也鹦鹉学舌地在说什 么‘宪政民主’,甚至还有‘无产阶级宪政民主’,真是无知者无畏啊。”又说,“经常有人提出左派的任务就是首先争取所谓‘宪政民主’,还有 人说什么中国要建立‘无产阶级宪政民主’、‘社会主义宪政民主’。对于了解所谓宪政思想及其渊源的人来说,听到这种说法,未免啼笑皆非。”还说“有人居然还将“三权分立”当成什么民主制度的范例,实际上是无知到极点。”这些话究竟有利于讨论还是不利于讨论,如果我把这些话反送给李民骐同志你会有怎样的感觉?道理可以讲得尖锐,态度应该和缓,以理服人,不要以势压人。无限上纲的“大批判”是没有生命力的。


  我在评论一枝清荷文章《我算那一派》的跟贴里,引用了列宁的一句话,“上帝是允许青年人在一定时间里说这样的蠢话的。”我想,此话适用于大家,包括我这个老朽。老了就不说蠢话?照样说。所以倚老卖老的“九斤老太哲学”不对。我说错了,欢迎李民骐诸同志批评。  

   

  2011.12.7  于德国马克思家乡红思屡克  



   

附:论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宪政的一致性   

   

  这个问题所以值得提出来说一说,不仅因为有那么几位“五毛”和“打手”一再在这个重要问题上制造混乱,更重要的是,这个问题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从实践上,对于反对修正主义路线和今后的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国家机器的建设,都是非常重要的。也许,正因为有这样的重要性,依附修正主义统治者的网上帮凶,就热衷于在这个问题上制造混乱。  

   

   

    有没有无产阶级宪政

   

   

  有位被我讥讽为进不了马门也进不了毛门的“理论打手”,硬说没有无产阶级宪政、社会主义宪政、人民民主宪政,而且,煞有介事地说,“‘宪政’是一个特定的历史名词,它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产物,特指资产阶级的‘宪政民主’。特定的历史名词不是可以随便解释的,正如礼制只能特指封建礼制难道可以有社会主义礼制吗?什么‘无产阶级宪政’?不就是要取代无产阶级专政吗?披一件‘无产阶级’外衣就能欺骗得了人民吗?”  


  就这样的浅薄,还有脸大肆挥舞理论大棒,向我出手,而且看客还左一个“老师”又一个“理论家”地叫着好,这着实令我汗颜,毛派怎么啦!怎么就这么无知而易于被骗子忽悠?我是不屑于与小混混论战的,那会污染探求真理的论坛,也干扰了讨论的方向。这里说几句,不是说给此类人听的,而是要告诉同志们千万“脑袋要长在自己的脖子上”,不要“上马克思主义骗子的当”。

  

  礼制是中国古代特定历史时期的特定政治形式,当然,时过境迁,我们不会搞社会主义礼制,这就像封建社会有皇帝,我们也不会搞社会主义皇帝。从哲学方法论上说,这叫具体事物有具体的特殊的矛盾规定性。但是,封建社会有法制,我们就不搞社会主义法制吗?封建社会有官员,我们就不搞社会主义的官员吗?谁也不会这样提问题。从哲学方法论上说,这叫矛盾的共性中有个性。既然有国家机器,这是共性,就要有官员,但是,封建官员和社会主义官员的阶级属性是不一样的,是不同的阶级个性的体现。这位先生混淆了矛盾的不同性质的不同意义,用一种矛盾的特殊性,去否定另一种矛盾的特殊性,是用举例子的办法,搞偷换概念的把戏,顶多骗骗无知的人,实际表现的是自己的浅薄可笑。历史发展的事实是,有资产阶级宪政,也有无产阶级宪政。 

 

  听听毛主席是怎样说的,毛主席在 1940220 的延安宪政促进会成立大会上发表了《新民主主义的宪政》的著名讲话,毛主席明确说:“宪政是什么呢?就是民主的政治。刚才吴老同志的话,我是赞成的。但是我们现在要的民主政治,是什么民主政治呢?是新民主主义的政治,是新民主主义的宪政。它不是旧的、过了时的、欧美式的、资产阶级专政的所谓民主政治;同时,也还不是苏联式的、无产阶级专政的民主政治。”  


  毛主席的话很清楚,不仅有资产阶级宪政,还有无产阶级宪政,根据中国的情况还有新民主主义宪政。这在理论上根本不是个问题。 

 

        一说宪政,就是资产阶级宪政,还发明出个“宪政民主派”,全是理论上制造混乱,实践上、政治上进行捣乱。“零八宪章”派,实质就是资产阶级民主派,这样的提法比“宪政民主派”明确。用“宪政民主派”的概念无非是为了把无产阶级宪政和资产阶级宪政一锅煮,便于打棍子。典型的小技俩而已。  

        根据毛主席的意见,也是马列的意见,无产阶级宪政就是无产阶级民主政治。我初步想了一下,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民主,无产阶级宪政,无产阶级国家,实质都是一个东西。正像列宁说的,无产阶级专政和无产阶级民主可以说是同义词,这些,都可说是同义词。区别只是从不同的观察角度去规定概念,本质是一样、统一、一致的。根据我国的历史特点,我们是人民民主专政,因而是人民民主国家,人民民主宪政,人民民主政治,也都是一个意思,而且,本质也还是无产阶级专政。 

 

        为什么这样说呢?所谓无产阶级宪政,无非是说,这是在无产阶级宪法指导下的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总要个法规,不然怎么实行阶级的专政,没有规据,没了章法,不乱了套吗?所以要个根本大法作指导。这本来是非常易于弄懂的道理,有人一搞混乱,不是问题的问题成了问题,这就是骗子的危害所在。我想,我彻底作一个清算,毛派同志会立即明白。可以说,无产阶级宪政,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实行的形式,自然,也就是在无产阶级宪法指导下的无产阶级国家,也就是在无产阶级宪法指导下的民主。难道这些不是统一的吗?是统一的,是很清楚的。那些跟着受蒙蔽的同志,要认真读点马列毛。  

 

 

    无产阶级宪政理论的反修意义

   

   

        我们现在强调无产阶级宪政,或人民民主宪政,或社会主义宪政,不是无的放矢,不是纯理论探讨,而是有强烈的针对性,强烈的战斗性。这就是为了反修。  


        修正主义统治的一个根本的特点就是搞专制。专制带来了特权,也维护着特权,它是搞修正主义的特权阶级的命根子。毛主席之所以痛斥修正主义上台会是最反动的法西斯资产阶级统治,也是因为看到了专制这一特点。专制的反动性是不言而喻的,恩格斯针对德国的情况,列宁针对俄国的情况,都有过深刻的批判,指出过这是一种封建的落后的反动的政治形态,是必须首先对其进行斗争的东西。这种反动的政治形态和资产阶级的反动的专制的统治相统一的,不清除这种反动的政治桎梏,无产阶级无法展开自己的阶级斗争。导师们讲的道理是一致的,我们要认真领会,真正把握。   


        现实给我们教训也是清楚的。专制一天不破除,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无法作为一个阶级来动作,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根本没有条件展开。不仅诉诸政治斗争不可能,就是想解决一点实际问题,也显得非常软弱无力。西方工人阶级表达自己的意见权力,在资产阶级民主的条件下,形式是多种多样的,罢工是经常运用的有效的办法,可是,在修正主义的反动统治下,一切权力被剥夺得精光。所以,修正主义统治就统治形式而言更落后、更反动、更腐朽。  


        在这种情况下,宪法形同虚设,宪法确认的保护的人民的各项民主权力,例如言论、集会、结社、出版印刷、游行示威等权利,都得不到落实。这就是说,无产阶级宪政,不复存在,而这就意味着无产阶级专政,不复存在。无产阶级专政变成了对无产阶级专政就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杨虎 2011-12-21 01:32
7、一个国家一个政党,这是第二国际时期推行的政策,后来被共产国际继承了。但它并不一定是正确的。而且在历史上起过相当坏的作用。正是它导致法国工人党同另一个修正主义的政党合并,导致法国工人运动落入了修正主义怀抱。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这个公式是斯大林主义。而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
引用 杨虎 2011-12-21 01:25
6、当然,社会意识形态具有相对独立性;剥削阶级思想不会因为旧制度的灭亡而立即消失,因此它必然要对经济基础产生反作用。但是,这种反作用无论多大,它相对于经济基础的决定作用而言,毕竟是第二位的。反作用的性质、程度的大小和反作用的后果,都是由经济基础决定的。不能把它无限夸大。
引用 杨虎 2011-12-21 01:25
5、为了不再引起误会,在这里重申一下,关于社会主义多党制的理论说明。由于一定的经济基础中相应经济地位所决定,无产阶级是最具革命性的阶级;因此必须使无产阶级作为领导阶级,因此必须完成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彻底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的生产关系,使资产阶级和其它剥削阶级作为阶级被消灭;使极少数剥削阶级分子丧失制衡政治权力的力量和行使政治权力的能力。作为一切生产关系总和的经济基础决定着社会意识形态和政治法律制度。
引用 杨虎 2011-12-21 01:22
4、列宁提出的无产阶级建党理论,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真正的发展。它显然是吸取了德国社会民主工党在建党问题上的种种历史性错误而得出的教训。特别是关于捐资入党问题上,由于错误的政策,允许资本家捐资入党,结果使党内出现了资产阶级反动人物。修正主义头子伯恩斯坦本人就是捐资入党的奥地利银行家卡尔•赫希柏格的秘书,他的思想基本上就是银行家卡尔•赫希柏格的观点。显然,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变质,就是源自于捐资入党的政策。而联想一下我们国家的允许个体私有企业主入党的政策是否正确。
引用 杨虎 2011-12-21 01:13
3、杨虎从来也不主张民主宪政。杨虎认为,即便是社会主义多党制条件下,也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原则,即按《国家与革命》上面所说的那样,建立真正的无产阶级专政的体制。坚决反对三权分立的制度。但杨虎认为,既然共产党作为无产阶级先峰队,它是指的一类政党而不是某一个,那么,必须实行多党制,才能真正构成对执政党的监督制约能力。因为,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对于自己的公仆不可不存戒备之心。
引用 杨虎 2011-12-21 01:08
2、你指责《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反思》一文“要害是把政党、领袖和无产阶级与广大人民群众对立起来,否定马列毛关于阶级、政党和领袖的学说,否定革命政党和革命领袖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中的核心地位和作用”;这是无中生有。你对,《反思》原文基本上没有搞清楚。显然,在《反思》原文中,对于无产阶级政党的属性,它的领导核心地位都有了充分的肯定。《反思》认为,“共产党与其它政党所不同的最大之点,在于它是无产阶级先峰队。列宁所作的最伟大的贡献,就是提出了无产阶级建党理论。根据这个理论,必须以马克思主义作为党的指导思想,以共产主义作为最终目标。以民主集中制作为党的章程的基本出发点。党纲党章是党的旗帜,它决定了由什么人集合在这个党中。因此,任何具备了这一切条件的政党都是无产阶级先峰队。因此,在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之后完全可以开放党禁,允许反对党合法存在;逐步实现多党平等竞选,而政党法等法律必须体现出无产阶级建党原则。”这里尤其是最后一句,即政党法告示法律必须体现出无产阶级的建党原则。这就是共产党的领导。因为共产党不是某一个政党,而是某一类政党。要知道,政党同世间一切事物一样都是处于不断地变化之中,那些曾经有着 ...
引用 杨虎 2011-12-21 01:03
回 蔺宇 :你搞错了
1、《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反思》一文,并没有主张宪政民主。说实话,你对宪政是什么含义完全不了解。杨虎主张的是社会主义多党制。社会主义多党制不等于宪政民主;所谓宪政,就是指的三权分立的制度。即行政立法司法三个职能分开,把行政和司法权从议会中分出去。阁下连什么是宪政都没搞清楚就乱说。这不合适。杨虎认为,社会主义根本没有宪政。所谓社会主义民主宪政是子虚乌有的。杨虎反对社会主义民主宪政的提法,并认为只有无产阶级专政。
引用 蔺宇 2011-12-14 12:50
项观奇先生写了不少文章,也暴露了不少问题。他居然对马列毛的阶级、政党和领袖学说无视和无知到如此程度。他自视甚高,摆出一副居高临下的架势。他多次引了马克思的那句播下龙种,收获跳蚤的名言。他肯定不愿意用这句话反思他自己。即使是马克思故乡,也并不会遍地都是龙种,肯定也会有种种的跳蚤,项观奇先生绝不愿意看到自己也不过是旅居马克思故乡的一只”跳蚤“。
引用 蔺宇 2011-12-14 09:54
毛主席的逝世,给中国的无产阶级和国际共运与民族解放事业所留下的最大空白,就是失去革命领袖及其领导下的革命政党(原来无产阶级政党蜕变为资产阶级政党),这难道不是事实吗?难道还感觉不到吗?难道革命领袖和革命政党不是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命根子吗?没有革命领袖和革命政党的一元化领导,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民主)可以取得胜利吗?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可以实现和巩固吗?
引用 蔺宇 2011-12-14 09:40
前些天有位主张宪政民主的杨虎网友发了题为《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反思》的文章,所谈的观点项观奇在《半社会主义》等文章早已谈过了。要害是把政党、领袖和无产阶级与广大人民群众对立起来,否定马列毛关于阶级、政党和领袖的学说,否定革命政党和革命领袖在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中的核心地位和作用,项观奇们一再不惜用最恶毒的语言把这些攻击为“专制”和“一党专制”(项观奇还特地加了“连资产阶级共和民主都不如的封建专制”),而且认为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大敌,必欲除之而后快。宪政民主派反对什么,攻击什么已经昭然若揭,而他们究竟意欲何为?尽管他们王顾左右而言他,遮遮掩掩,但是他们所宣扬的“宪政民主”(随后羞答答地加了“无产阶级”的前缀),从他们迫不及待高调支持修正主义集团的所谓政改(无非是在政治制度上进一步与欧美宪政民主接轨),就完全可以看清其庐山真面目,除了西方“议会民主”,即选票民主、金钱民主那一套,还能提出什么新鲜的玩意儿?
引用 蔺宇 2011-12-10 12:11
这里只就几个程序层次的问题,来看看项观奇先生的自相矛盾。很显然,项观奇先生此文是在“打内战”,因为他把李民骐视为同志,而非敌人。他在打内战方面也是颇为能征善战的,也是一名行家里手,绝非他在前几天的一篇文章中所说的那样“我对打内战从来是外行”。至于他一再表白的什么“我不接受挑战”,也就成了毫无意义的空话、废话了!
作为人民内部矛盾的不同思想的争论被某些自命清高的左派贬义为“打内战”,从唯物辩证法的观点看,其实是一种十分正常的现象,也是解决矛盾的必要手段。在这里无需假正经,无需矫揉造作,更不要搞双重标准(两面派)!

查看全部评论(11)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8-10 13:28 , Processed in 0.016067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