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中国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红色中国网 首 页 红色社区 查看内容

离开毛主义路线的‘共产党执政’没有说服力

2011-12-9 23:18| 发布者: 批修灭资| 查看: 642| 评论: 2|原作者: 批修灭资

摘要: 周隆滨的‘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执政地位’中,很多观点非常正确,主流媒体上公开批判‘多党制’难能可贵,值得支持。但这个前提必须是毛主义路线的领导,离开毛主义路线的‘共产党执政’就很没有说服力。 一,少数人鼓吹多党制争取人民民主是假,向共产党夺权是真 周隆滨非常清醒地指出‘少数人鼓吹多党制果真是为了争取人民民主吗?其实,他们鼓吹多党制、争取人民民主是假 ... ...
周隆滨的‘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执政地位’中,很多观点非常正确,主流媒体上公开批判‘多党制’难能可贵,值得支持。但这个前提必须是毛主义路线的领导,离开毛主义路线的‘共产党执政’就很没有说服力。 
 
一,少数人鼓吹多党制争取人民民主是假,向共产党夺权是真

周隆滨非常清醒地指出‘少数人鼓吹多党制果真是为了争取人民民主吗?其实,他们鼓吹多党制、争取人民民主是假,向共产党夺权是真。’但是,变质的假共产党的权为什么就不能夺呢?人民把被修正主义篡夺的权力再夺回来,天经地义,完全正确。问题是‘多党制论者’的夺权是和修正主义统治集团的狗咬狗的争夺,不看到这个实质,揭穿‘多党制’就没有说服力。

二,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决定了它的国家政权只能由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执政

周隆滨的历史唯物主义也很正确‘国家政权的性质是由社会制度的性质决定的。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决定了它的国家政权必然由资产阶级政党执政。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决定了它的国家政权只能由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执政。’这里难能可贵地提出了国家的阶级性,社会制度的阶级性,共产党的阶级性。但是如果共产党蜕变成了‘资本家的党’,社会复辟了资本主义,按照上述逻辑,就决定了‘国家政权必然由资产阶级政党执政’,那么,‘两党制’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了。为什么披着共产党外衣的资产阶级政党可以执政,而不披共产党外衣的资产阶级政党就不能执政呢?

三,社会主义的公有制要求坚决捍卫它的政党在国家居于领导、执政地位

周隆滨对社会主义本质的把握也很正确‘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特征是社会主义的公有制,它要求坚决捍卫它的政党在国家居于领导、执政地位。大家知道,工人阶级的利益是同私有化对立,而同社会主义公有制相一致的。因为只有在社会主义公有制的条件下,工人阶级才能成为生产资料和国家的主人,才能走向共同富裕。所以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共产党是社会主义公有制的坚决捍卫者。否定了共产党在国家中的领导、执政地位,社会主义公有制必然随之瓦解。因此坚持社会主义公有制必然要求坚持共产党在国家中的执政、领导地位。’不过30年来,似乎不是捍卫公有制的30年,而是市场化,私有化的30年,这样的共产党还是坚决捍卫公有制的政党吗?还应该‘在国家居于领导、执政地位’吗?

四,离开了马列毛主义的指导,社会主义制度必然逐步蜕化变质

周隆滨信仰马克思主义也很正确‘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社会主义制度必然逐步蜕化变质,成为民主社会主义、假社会主义。然而只有共产党才能坚持运用发展马克思主义,使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里实际上难能可贵地提出了真假社会主义的问题,提出了‘离开马克思主义’的修正主义的问题,但是,第一,刚刚隐隐约约提出修正主义问题,自己就立即又陷入修正主义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之中。第二,只讲马克思主义儿不讲列宁主义和毛主义还是马克思主义吗?第三,难道‘特色社会主义’不是指鹿为马的社会主义吗?不是民主社会主义的翻版吗?第四,离开毛主义路线的‘共产党’能‘坚持运用发展马克思主义’吗?

五,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的相互关系

周隆滨对共产党的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的相互关系的理解也很到位‘没有共产党的领导,执政就要迷失方向,不由共产党执政,党的领导地位就失去保证,党的正确路线方针政策难以贯彻执行。’但是,党的领导的实质是党的正确的政治路线的领导,也就是毛主义路线的领导,路线走偏了的‘党的领导’,照样‘执政就要迷失方向’,迷失方向的‘共产党执政’,能保证‘党的领导地位’吗?能有‘党的正确路线方针政策’吗?

六,共产党是革命无产阶级的独立的毫不妥协的马克思主义政党

周隆滨也非常正确地引用了列宁的话‘革命无产阶级的独立的毫不妥协的马克思主义政党,是社会主义胜利的唯一保证,是走向胜利的康庄大道。’这里‘革命无产阶级的独立’就是不和资产阶级政党相混淆的独立的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蜕变为‘民族先锋队’的‘性质’还是‘革命无产阶级的独立’吗?这里的‘毫不妥协’就是与资产阶级修正主义毫不妥协,资本家纷纷进入共产党,修正主义歪理邪说满天飞,还有什么‘毫不妥协’呢?

七,离开毛主义路线的前提,就很难进行有说服力的批判

周隆滨进行了正确的正面阐述后,接着难能可贵地批判了几种鼓吹多党制的荒谬言论,然而离开毛主义路线的前提,就很难进行有说服力的批判。

1)问题在于社会主义江山变没变颜色的问题

周隆滨批判的谬论之一是“共产党既然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真理,为何害怕多党制?何况宪法写上多党制,并没说一定要共产党下台,共产党可争取选民多数来执掌政权呀?”

周隆滨正确指出‘问题不在于怕或不怕,而在于究竟应采取什么措施来维护工人阶级先锋队——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从而保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保证社会主义江山不变颜色。’其实问题既不‘在于怕或不怕’,也不在于‘应采取什么措施’,而是在于社会主义江山变没变颜色的问题,颜色已经变了,‘保证不变的措施’还有意义吗?变质的共产党还掌握‘马克思主义真理’吗?他们怎么能不害怕既得利益的丧失呢?为了不使既得利益‘得而复失’,他们不是害怕‘多党制’,而恰恰是极力想进行‘多党制’的‘政治改革’,实行公开的资产阶级民主专政。

周隆滨不仅从理论上说明了‘两党制’的荒谬,又难能可贵地清醒指出‘宪法写上多党制’的危害:‘虽然并非意味共产党必须下台,但国内有种种反社会主义势力和国外某些势力,极力对我国进行西化、分化。在这种情况下实行多党制,容许各种政党、组织(包括反社会主义政党、组织)存在和活动,其结果只能是国内反社会主义势力在国外某些势力支持下,逐步发展壮大,危害社会稳定。显然,在内有反社会主义势力、外有资本主义包围的形势下,允许多党轮流执政,是极其危险的。’但是,难道修正主义上台事实上不就是真正的共产党下台吗?不搞多党制,真正的共产党照样下台,搞了多党制,不过是共产党脱衣摘帽彻底下台而已。中国人民不仅反对资产阶级多党制,而且反对修正主义当权,要求的是回归毛主义路线,重建革命的共产党的领导,重建共产党领导下的无产阶级的专政

周隆滨还难能可贵地举出苏联的实例,清醒指出‘多党制’是‘政治改革’的‘突破口’:‘苏联亡党亡国的根本原因,在于共产党蜕化变质,背叛了马克思主义。但多党制确实是一个突破口。’遗憾的是他不敢指出,中国正在和前苏联的修正主义亦步亦趋,‘共产党蜕化变质’在前,然后从‘多党制突破’,最后走上亡党亡国的深渊。

2)修正主义距离‘开放引进’多党制只是一步之遥了

周隆滨批判的谬论之二是“西方发达国家都实行多党制,为何中国拒绝开放、引进呢? ”
 
周隆滨正确指出资本主义国家的两党制、多党制阶级实质‘是在资产阶级内部轮流执政,轮来轮去,还是资产阶级的政党“坐庄”’,又敏锐地揭示出‘一些人声称要实行的多党制,却是要工人阶级政党同资产阶级政党、反社会主义政党轮流执政’的阴谋。‘西方资产阶级搞多党制的目的是要巩固统治阶级(资产阶级)的政权,而它要社会主义国家搞多党制的目的,却是要统治阶级(工人阶级)交出政权’。但是周隆滨没敢说,修正主义没有等到‘工人阶级交出政权’就篡夺的无产阶级政权,即使反对多党制也掩盖不了修正主义资产阶级的本质,30年所谓‘开放’就是对内投降资产阶级,对外投降霸权主义,现在距离‘开放引进’多党制只是一步之遥了。

3)只有毛主义路线才是腐败的最大克星

周隆滨批判的谬论之三是“多党制可以防止专制独裁,可以防止贪污腐败”
 
周隆滨正确揭露了资产阶级多党民主不可能‘防止专制独裁’‘防止贪污腐’:‘希特勒就是通过多党竞选上台执政的,而且竟然获得3800万张选票,占选票总数的89.93%。台湾的陈水扁也是通过多党竞选上台的,然而陈水扁是世界上少有的巨贪。另一方面的事实也值得我们思考,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没有实行多党制,然而贪污腐败现象很少。’周隆滨还难能可贵肯定了‘中国在上世纪50年代’‘贪污腐败现象很少’。但周隆滨没敢说,不仅资产阶级多党制越来越腐败,而且修正主义的腐败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有毛主义路线才是腐败的最大克星。

4)修正主义篡权就是的‘党内轮流’的现实版

周隆滨批判的谬论之四是“为何不能搞党内多派轮流执政?”

周隆滨非常正确指出‘党内机会主义派别’(即修正主义)‘是党外反社会主义势力的代理人。它执行的是损害广大人民利益,而向国外图谋西化分化我国的势力屈膝的政策’‘让马克思主义派别与机会主义派别轮流执政’仍然有‘政权落入反社会主义政党(修正主义)手中的危险’。但周隆滨不敢指明当前中国当政的正是这样的修正主义。修正主义篡权就是的‘党内轮流’的现实版。

不过修正主义是暗中篡权的。周隆滨清醒地指出‘一旦在宪法上肯定党内多个派别,主张党内多个派别轮流执政’,修正主义更容易‘冒充马克思主义者,蛊惑人心,图谋通过合法选举夺取政权’,修正主义派上台,看似共产党执政,实质必然是资产阶级专政。

周隆滨非常正确地指出‘人们对假马克思主义者、假社会主义者的识别,有一个过程’。正像人们识别假冒伪劣有个过程一样,上过当受过骗就提高了识别能力。周隆滨非常正确地揭露‘89政治风波中,有些动乱精英不是冒充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骗了不少知识分子上街游行,非法聚集?’但周隆滨没敢说,不仅当年的‘动乱精英冒充马克思主义者’,而且更大的假冒正是那个‘镇压动乱者’和当前的‘维稳精英’。

5)‘一党制’和无产阶级专政民主是一致的,没有丝毫输理的地方

周隆滨批判的谬论之五是“中国是不是一党制?”的责问。这个批判就更是不得要领了。

共产党的一党领导正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核心,‘一党制’恰恰是无产阶级专政民主的保证,和无产阶级专政民主是一致的,而不是矛盾的,因此没有丝毫输理的地方。

周隆滨却不得要领地拿‘我国实行的政党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来糖塞,似乎只有‘多党民主’才是民主。其实,党的领导在无产阶级专政之内,政协恰恰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之外,政协是一个统战组织,不是‘民主权力机关’,把政协和唯一最高民主权力机关人代会并列无异于改变国家的阶级性,把无产阶级专政变成阶级联合政府了。

周隆滨不得要领之处还在于,政协不仅‘不同于多党制’,而且根本就不是构成无产阶级专政民主的‘政党制度’!列宁在反驳资产阶级攻击无产阶级专政是共产党‘一党专政’时,明确肯定,共产党的‘一党专政’正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核心。而周隆滨却不得要领地用所谓‘多党合作制’断然否定“一党专制”。周隆滨错就错在把国家的阶级性民主和民主集中制的方法性民主混为一谈了,共产党领导的人代会是阶级性民主,共产党领导的政协是方法性民主,与国家的阶级性民主不是一回事。正如列宁说,民主就是国家,和民主集中制的民主不是一个东西。

把政协提升到和人代会并列,就是改变国家的阶级性质,就是为多党制做准备,周隆滨却不得要领地说‘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就意味着中国不搞多党轮流执政’,因此要‘不断完善和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发展出‘走自己的路’的非无产阶级专政的‘民主道路’来。 

八,离开毛主义路线就不可能‘改善党的领导

针对修正主义的祸害,只有回归毛主义路线才会有真正的党的领导,周隆滨却离开毛主义路线,把‘改善党的领导’的希望寄托在根本不可能的‘反腐败’上。离开回归公有制,把‘改善党的领导’的希望寄托在根本不可能的‘缩小收入差别,走共同富裕之路’上。离开毛主义的政治路线,把‘改善党的领导’的希望寄托在根本不可能的‘加强思想政治教育,加强理想信念教育’上。

九,从现实上回避了修正主义路线同人民的对立

周隆滨从理论上非常正确地指出‘我们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地位,从根本上都来源于人民,离开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党的执政能力和执政地位就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但却从现实上回避了修正主义路线同人民的对立,不讲阶级斗争路线斗争,不讲无产阶级专政,继续忽悠说修正主义‘正从多方面努力贯彻执政为民的思想’。
周隆滨‘理论正确’,却生不逢时,无用武之地,把它用来为修正主义辩护,再正确的理论也要逊色的。这是时代的悲哀,也是理论工作者的悲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1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憨厚农夫 2011-12-12 16:33
俄联共在俄议会中的表现,就说明了资产阶级民主可以利用。我们需要警惕的是不要对资产阶级议会抱有幻想,成为议会迷。议会斗争仅仅是为了武装夺取政权做铺垫。
引用 憨厚农夫 2011-12-12 16:26
在资产阶级专政条件下,谈一党制,其实质就是“保救”。

查看全部评论(2)

Archiver|红色中国网

GMT+8, 2020-12-5 01:13 , Processed in 0.117189 second(s), 12 queries .

E_mail: redchinacn@gmail.com

2010-2011http://redchinacn.net

回顶部